首页 > 现代言情 > 她是纯爱文女配[快穿] 花木柔 > 5. 第五章

5. 第五章

小说:

她是纯爱文女配[快穿]

作者:

花木柔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6

对此,四周一片死寂。

能有资格得到他邀请的,无不是魔教之中的高层,哪个不是杀人如麻?

不过区区一个侍婢之死,根本没有人放在心上。

但这好歹也算是南宫淳的私事,因而也没人敢随便发声,担心触怒与他。

而宋简执行任务,工作了这么几年,也算是见多识广,经验丰富,当下虽说猝不及防,下意识的吃了一惊,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反应过来要先保护好孩子——她一只手抱着南宫月,另一只手连忙将南宫靖揽进了怀里,挡住了他的视线。

“别看……”

她环住了男孩纤瘦的肩膀,努力安抚着轻拍着他的脊背,低声道:“别怕……”

南宫淳却脸色丝毫未变。

杀死一个人,对他而言,似乎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他只是面无表情的将剑收了回去,然后不悦的吩咐道:“把这里处理干净。”

于是立刻有一大堆侍从冲了过来,手脚麻利的搬走了云漪的尸体,开始擦洗地面上的鲜血。

“怎么不说话了?”而大约是不满冷淡下来的氛围,南宫淳瞥了一眼寂静的人群,语带胁迫:“参加月儿的满月宴不高兴吗?”

宾客们立刻纷纷又热闹了起来,好像刚才就从没冷过场——那些过于生硬的交谈和刻意的高声音量,无不显得过于做作。

一条人命就此凋零,但她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被无视的彻彻底底,这令宋简意识到了这个世界的冷酷。

——但她也只能跟其他人一样,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紧紧地将南宫靖搂在怀里,察觉到他想去看云漪死去的方向时,温柔却坚定的将手挡在他的脸侧,叫他无法回头。

这时,南宫淳有些不耐烦的对宋简道:“带着月儿准备入席。”

这场满月宴,剃完了胎发,就只剩最后的吃饭环节了,可是,刚才的事情大约已经破坏了那种完满的氛围,因而南宫淳后半场,一直显得十分不悦。

宋简决定不触霉头,南宫月有奶娘带了下去——毕竟现在婴儿还只能吃特殊的食物——她便让南宫靖坐在自己身边,专心照顾他吃饭。

南宫靖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他脸色苍白,但不哭不闹,乖巧听话的让人心疼。宋简给他吃什么,他就乖乖的吃什么。

南宫淳偶尔会投来视线,神色却显得无比嫌恶。

就像他宠爱南宫月一样,他对南宫靖的厌恶,也表露的无比明显。

可是,宋简仔细打量着南宫靖,发现他其实和南宫淳长得极为相似,不过轮廓更为柔和一些,显得温软无害多了。

这么一看,南宫淳又不像是有自恋倾向了……

但也可能是极度自恋到了不能容许有人与他如此相似?

而南宫靖对于南宫淳的目光极为敏感,每次他一看过来,小小孩童的身体就会整个僵住,动弹不得,微微颤抖。

宋简便会轻轻拍抚他的后背,低声安慰道:“别怕……别怕……没事的……你饱了吗?要不要再吃一点?”

南宫淳忍不住烦躁的呵斥道:“啰嗦!”

他训斥的应当是宋简,但南宫靖整个人却吓得狠狠一抖。

宋简倒是还好,她之前曾经在修仙世界执行过任务,相比那种超越了人类极限的威压,南宫淳这个魔教教主的可怕程度倒还在人类范围之内。

她扭头望去,只觉得他整个人都显得非常焦躁,像个想要得到关注,却一直被忽视,因而愤怒不已的孩子。

宋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意识到他是个异性恋。

这个认知让她一下子就感觉怪异了起来,连忙收回了视线。

一开始工作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和纯爱文里的男人,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物种,但现在面对一个异性恋的男人,宋简也诡异的觉得,自己和纯爱文里的男人是一个物种,和他反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了。

在习惯了和纯爱文男性相处之后,面对一个异性恋男性,她突然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不……

别动摇。

就算现在他会被女性吸引,但是以后仍然会和男人在一起。所以,就把他当做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不同的纯爱文男人就好。

于是,宋简很快又镇定了下来。

眼见着她虽然努力安慰南宫靖,可是在南宫淳的压力下,小男孩怎么也没有办法安心的吃饭,宋简便想着,干脆把饭菜打包带到房间里去吃,可能更好一些。

……不过,这样的行为也必须要得到南宫淳的允许,才能实行。

虽然现在明面上,大家都觉得她备受南宫淳宠爱,但她自己很清楚,并不是这么回事。

宋简只好迟疑了一下,又转头望了过去。

“教主……”

南宫淳冷冷的看着她。

“这孩子……”宋简摸了摸南宫靖那细软的头发,低声道:“以后可以由我来抚养吗?”

南宫淳蹙起了眉头。“为什么?”

“因为……”宋简愣了愣,几乎想要反问,他的母亲已经被你杀了,你看起来好像也不会管他,如果不交给她养育的话,这个孩子怎么办?

她脸上的困惑,似乎已经充分表露出了她的想法,南宫淳面无表情道:“他不配和月儿呆在一起。”

“……”宋简突然又有点拿不准这种发言到底是问题发言,还是只是过于重女轻男了:“他也是您的孩子啊……”

南宫淳傲然道:“难道随便从哪个女人肚子里爬出来的东西,都能算是我的孩子么?”

宋简看着他,然后道:“教主。”

“嗯?”

“您曾听过您的父母,说过这样的话吗?”

南宫淳微微愣了一下。

看着他这个样子,宋简声音轻柔道:“我一见到这个孩子,就觉得他很像您……而您现在,决定着他的命运。”

她的直觉告诉她,南宫淳是那种掌控欲极为强烈的人,所以肯定他的权威,也许会对事情有所帮助。

“……”而南宫淳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哪里像?”

“嗯?”

“他哪里像我?”

“嗯——”闻言,宋简回过头去仔细打量起了南宫靖,然后才回答道:“眉眼那,特别像。”

南宫靖有些慌张的看向了她,不安的抓住了她的衣袖。宋简朝着他安抚的笑了笑,回过头去,又望向了南宫淳,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儿他的五官,确定道:“对,眉眼那特别像。不过这孩子的轮廓比教主您的要柔和一些,教主您的眼睛形状较为狭长,眼尾略微上挑,他的眼睛就略圆一些,眼尾略微下垂,有些像是无辜的小狗……是狗狗眼呢。”

“——是么?”

听到如此详细的对比,南宫淳似乎终于升起了些许好奇,他看向了南宫靖,但因为他死死地低着头不敢抬起,并没能看见他的长相。

他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冷哼了一声:“狗吗……既然如此,你想养他的话,就养着好了。”

……

终于,南宫月的满月宴,在刻意营造出来的热闹中结束了。

宋简顺理成章的收养了失去了母亲的南宫靖,将他带回了自己的院落。

侍女将他带去洗澡,梳好长发,更换完衣物出来时,宋简越发确认了自己之前会把他错认成女孩绝对不是自己的问题。

南宫靖的五官十分秀气,大约是因为年纪还小,还没有长开,因而更加难以分辨是男是女。

宋简上前蹲在了他的面前,对他道:“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了。我叫宋简,你叫什么名字?”

南宫靖声音细弱的怯怯道:“……南宫靖。”

“南宫靖呀……”虽然早已经知道他的名字,不过宋简还是装作初次听闻一般,笑道:“那么,我以后叫你阿靖好吗?”

“那我……”南宫靖迟疑道:“要称呼您为娘亲吗?”

“啊……你愿意的话,我是没有关系。”

“……”

南宫靖没有说话,但他紧紧咬住了嘴唇,显然并不愿意这么快,便改口称呼另一位几乎算是完全陌生的女性为“娘亲”。

宋简不以为意的笑道:“不习惯的话,就叫我‘宋夫人’吧。”

南宫靖立马乖乖道:“宋夫人。”

“嗯。那么,我现在带你去以后你居住的房间。”

而在亲自带他去房间的路上,她看了一眼一直低着头,不言不语的南宫靖,轻声道:“对不起啊。”

闻言,南宫靖抬起头来,露出了茫然的神色,好像在问:“咦?为了什么?”

“因为刚才,教主说你是狗……说到底,大约是我用了‘狗狗眼’这样的词汇吧……”

她略带歉意的对他道,“我没有贬低的意思……狗狗眼,是形容那种无辜可爱的眼睛,很像小狗的感觉……啊,虽然的确是比作了小狗,不过……绝没有侮辱人的意思。我是觉得你很可爱。”

南宫靖看着她,慢慢眨了眨眼睛:“……好的。”

他看起并不在意。

宋简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忍不住的感慨道:“好孩子。”

将南宫靖领到了以后供他居住的偏房后,宋简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内,继续刺绣起来。

——这是她经历某一个任务世界时学会的技巧,后来又在不同的世界里一直坚持着做了下来,几乎成了一个习惯。

她一边刺绣,一边思考着,应该如何围绕着南宫靖展开工作。

根据剧本来看,南宫月出生以后,南宫淳似乎就没有再要孩子,也就是说,他只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

剧本里没有仔细描写南宫靖的生长情况,只是简略的说他是南宫淳的侍女云漪所生,性格温柔,武学天赋极高,因为母亲的缘故,对于南宫淳的感情十分复杂。

它没写他小时候受尽冷落,也没写什么时候和南宫淳的关系紧密起来的,不过,作为南宫淳唯一的儿子,这个年代的男人是不可能一直对他视而不见的。

可能就是在发现了南宫靖的天赋之后,南宫淳决定将他培养成接班人的过程中,两人加深了接触,然后南宫靖……

回想着那句“对南宫淳的感情复杂”,宋简心想,南宫靖的问题,大概是太缺爱。

如果要阻止这对CP的话,可能需要从这一点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