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她是纯爱文女配[快穿] 花木柔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小说:

她是纯爱文女配[快穿]

作者:

花木柔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6

这个回答,倒叫宋简那句快要脱口而出的“当君子好”的鼓励,有些说不出口了。

“……不是的,”她柔声告诉道:“阿靖,不是大家都喜欢君子,是因为大家都喜欢正直、善良、勤奋、踏实、尊重他人的人。”

不过这样的话语,对一个孩子来说,或许过于复杂了。

南宫靖迟疑了一下,回答道:“那,夫人不喜欢君子吗?”

“这个……因为被称为君子的人,不一定就是君子嘛。”

但不知道为什么,听她这么一说,南宫靖突然露出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那,就算我成为君子,夫人也不会喜欢我了……”

宋简惊到了:“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是上官先生斥责你了什么吗?”

“夫人……”

宋简连忙放软了声音道:“嗯?”

“今天,先生教了,‘不告而取是为偷’……他说这是很过分,很不好的行为。要是,要是宋夫人知道我一点也不好,是不是就不会喜欢我了?”

“可是我现在觉得阿靖很好呀?”

南宫靖抽噎了一下,垂下了头去,过了半晌,他才小声道:“我……我昨天……偷偷拿了妹妹的布老虎。”

宋简微微一愣,这才想起来昨天奶娘收拾月儿玩具时,的确困惑的来说找不到了一个布老虎。

那个布老虎是一个系列,一共有五只,每个姿态不同,都虎头虎脑的,缝制的十分可爱憨厚,也不知道是南宫淳从哪里找来的。

南宫淳喜欢用这个玩具逗南宫月,但南宫月其实不是很喜欢,每次南宫淳离开后,她都会随意的丢到地上。

因为一共有五个,所以不见了一个,宋简当时也没放在心上,毕竟南宫月的活动范围就是这么大,每日进出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说不定就是掉进哪个角落里了。因此她安慰当时很着急的奶娘说:“没关系的,说不定过几日,就会自己冒出来了。”

南宫靖抹着眼泪道:“因为妹妹有那么多……我就喜欢那一个……我想着,我就要一个,一个就好……”

这个问题,可难住宋简了。

她现实生活中别说孩子了,连婚都没结。这种两个孩子间的平衡教育,一下子就叫她不知如何是好起来。

“阿靖……”宋简小心斟酌着语气道:“这个行为的确不好,但是,人都会犯错的,重要的是,在错误中吸取教训,改正错误……而且,阿靖很棒啊,敢于主动承认,这很好哦?那个布老虎,我们一起还回去吧?”

南宫靖犹豫了一下,眼泪汪汪的说:“可是妹妹不喜欢它。”

“虽然不喜欢,但也是月儿的东西呀,阿靖。”宋简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小声的凑到他的耳边道:“而且,这个是教主喜欢的东西,如果被发现了的话,会被教主抓走吃掉的!”

南宫靖顿时瞪大了眼睛,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宋简连忙趁热打铁道:“我给你做一个新的,好不好?”

“真的?”

“真的!我保证一模一样……唔……尽量一模一样!之前那个,我们还给月儿吧,而且,奶娘找那只布老虎找了好久呢,她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弄丢了,可害怕了……等会儿我们去跟她道个歉吧。”

“我,拿的时候也觉得不好,可是……”南宫靖想起那时候,他从月儿的摇篮边一转头,就瞧见那只布老虎被那么随便的丢在地上,孤零零的,可怜极了。他就想着,他把它带回去,一定好好陪它。

但那并不是合理的理由。

南宫靖顿了顿,意识到了这一点,便没有把当时的感觉说出口道:“……等月儿长大了,我再跟她道歉……”

陪着南宫靖从他的枕头底下取出了小老虎,放到了熟睡的南宫月手边。因为南宫靖下午还有习武课,哄他午睡时,小男孩不安又局促的揪着被子,战战兢兢的问道:“那宋夫人还喜欢我么……”

“喜欢的呀。”宋简微笑了起来,看着他眼圈红红,一副小可怜的模样,忍不住怜爱的低头蹭了蹭他的脸颊,“我们家阿靖我最喜欢了。”

“那,那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南宫靖露出了安心的满足神色,又有了一点羞涩。

“什么呀?”

“今天上午,上官先生夸我的字写得好,背书也背得好。”

宋简与有荣焉的笑道:“因为阿靖一直都很认真,很努力嘛。”

她小声道:“晚上,我叫厨房做阿靖最喜欢吃的悬炙猪皮肉好不好?”

南宫靖甜甜道:“好……”

“那就闭上眼睛,快睡吧。”

凝视着他一副全然信赖的表情,闭上了眼睛,宋简安静的看了一会儿,摸了摸他柔软的额发。

对于自己今天的处理,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的对不对……虽然心中有所不安,可硬着头皮,她也只能做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唉。宋简有些丧气的靠在了南宫靖的枕头边,额角轻抵着他的额角,疲惫的想,当母亲真是太难了。

但感觉到她陪在自己身边,南宫靖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微笑。

……

下午是练武的时间,教南宫靖习武的师父房子晋长相就十分凶悍,性格也是颇为暴躁。

他从不像教南宫靖文化的上官合那样,会夸奖这个孩子有进步,做得好,只会拿着木棍,在他的动作稍有变形时,一棍子狠狠抽下去。

怕他掌握不来轻重,每次宋简都提心吊胆的在一旁守着,这一次,南宫靖却主动劝她进屋去。

“可是……”宋简很是不放心。“若是你受伤了呢?”

“就让我一个人试试吧,夫人。”南宫靖可怜巴巴的看着她,“我要变得很厉害很厉害,以后才能保护你!”

宋简担忧道:“你要是被打坏了,还怎么保护我呀?”

“不会的!夫人您就在屋子里坐着刺绣嘛,我要是受不住的话,一定特别大声的叫您来救我,好不好?”

在外人面前,南宫靖依然是一副内向寡言的孤僻模样,但在熟悉的人面前,他也会笑,会闹,会撒娇,渐渐活泼了起来。

而他如此坚持,宋简只好选择了回避。

她一下午都随时等待着南宫靖的叫喊,结果那张“立于青天之下”的手帕,本来今天就能绣完,可是到最后,也还差了一点。

直到最后,南宫靖也一声没吭。

等到吃饭的时候,宋简才看见南宫靖动作迟缓的走了进来,然后几乎没法坐上椅子。

她皱起眉头,担忧的赶了过去,心中对于房子晋难免升起了些许怨气,却也知道自己没法多说什么。

宋简只能蹲在南宫靖的面前,动作轻柔小心的卷起了他的裤腿,只见脚踝往上,全是抽打的红印与淤青。

虽说知道习武辛苦,南宫靖的师父房子晋,想必也是这么过来的,但这种粗暴残酷的训练,还是让宋简感觉触目惊心。

“我没事的!”见她盯着自己的伤口沉默不语,南宫靖怕她伤心难过,连忙一把揽住了她的脖子。“真的!我不是很疼——我还能忍的住。夫人,你别担心。”

宋简被他拥在怀中,抬起手来,揉了揉他的脑袋。

她感叹道:“阿靖真了不起。”

南宫靖蹭了蹭她,闻言顿时忍不住开心的笑弯了眼睛。

他小声的在宋简耳边道:“以后,我要成为天底下武功最厉害的人!那样,就谁都不能再欺负我们了!”

托那个大纲梗概过于简略的福,宋简对这个世界所知不多,她只是模模糊糊的感觉,南宫淳似乎就是这个世界武功最强的人,因此也低声在他耳边道:“成为怎样的人都好,不过,千万不能成为像你父亲那样的人呀。”

这种耳语,就像是在说悄悄话似的,南宫靖一下子便觉得自己和宋简有了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秘密。

而且,他发现了,宋简跟他一样,也不喜欢南宫淳。

以前他的母亲总是自怜自艾,说自己命苦被人抛弃,却又一直对南宫淳痴心不改。

南宫靖时常心想,既然他抛弃了我们,那为什么还要想着他呢?

他很怕宋简也是这样,尽管南宫淳对她一点也不好,她也依然死心塌地的只会默默流泪。

可是,原来她也不喜欢他!

她跟他一样!

这个发现,让南宫靖霎时格外高兴了起来。

“不会的!”他说,“绝对不会!”

南宫靖顿了顿,又道:“还有!他不想认我这个儿子,我也不想认他这个父亲。夫人,以后,等我长大了,我就带你离开,还有月儿一起,我们三个人……要不再带着奶娘……一起过日子,好不好?”

他尚未理解魔教势力的可怕,也把逃跑想的太过简单,这样的童言无忌,让宋简连忙紧张的“嘘”了一声。

她抱着他,在他耳边低声道:“阿靖,你记住,还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能随便说出口。一旦说出口,就必须是你现在能够做到的事情。否则就会祸从口出,明白吗?”

她的语气罕见的十分郑重,南宫靖连忙将这句话深深的印在心里,点了点头。

“还有……无论怎样……”宋简道:“你要记得,他始终还是你的父亲。你们……是血脉相连的。”

她这话听起来很像是那种“生恩大过天”的言论拥护者,但宋简担心的其实是南宫靖不认南宫淳为父亲,没准就是今后“复杂感情”的起点。

她觉得南宫靖还是时刻记住,南宫淳是自己父亲,会稍微安全一些。

他可以恨他,厌恶他,远离他,但至少,不会生出什么别的奇怪念头……

闻言,南宫靖闷闷的“哦”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见他的情绪不高,宋简挣出了他的怀抱,使劲的揉了揉他的脸颊,“好啦!吃饭的时候,就不要去想那些糟心的事情了!我先给你上药,今天的悬炙猪皮肉特别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