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她是纯爱文女配[快穿] 花木柔 > 7. 第七章

7. 第七章

小说:

她是纯爱文女配[快穿]

作者:

花木柔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6

“夫人……宋夫人……”

宋简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似乎在颤抖着呼唤自己,她还意识模糊着呢,就感觉有人迟疑的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力气很小的推了推她。

“该吃午饭了,夫人……”

“嗯……”

宋简睁开眼睛,就发现南宫靖站在自己面前,脸色局促不安,而他的身边,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那大概就是南宫靖如此慌张的源泉。

南宫淳就站在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宋简下意识的惊了一下,然后又放松了下来,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

“阿靖,你下课啦?”

“嗯……”

宋简关切道:“感觉怎么样?”

南宫靖眨了眨眼睛,一头扑进了她的怀里。

宋简顿时笑了起来,摸了摸他的头,这才看向一旁的南宫淳,有些不好意思道:“教主来了多久了?”

“没多久。”

“您就一直站在这儿看我吗?”

“看了一会。”

宋简歪了歪头,只见她青丝散乱,披在肩头的褙子滑落了下去,露出一片如雪般柔嫩的肌肤。而她扬起的秀美面容上,白玉般的双颊自然而然的透着粉霞般的绯红。因为未散的困意,眼神还有些迷离的仰视着他,看起来毫无防备。

南宫淳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那海棠春睡未足般的慵懒媚态,让他忍不住眯了眯眼睛。旋即,他瞥了一眼缩在宋简怀里的南宫靖,神色冷淡了下去道:“一个男人,天天缩在女人怀里像什么话!”

闻言,南宫靖身体就是一抖,然后慌慌张张的从宋简怀中挣扎了出去。

南宫淳又道:“进去。”

南宫靖便不安又惶恐的看向了宋简,见她微微点了点头,这才跑进了屋子里。

“教主,”见南宫淳站在自己面前,没有离开的意思,宋简有些尴尬的将滑落肩头的丝织外衣重新穿好,整理了一下情绪后,干脆大大方方的朝着南宫淳伸出了一只手道:“可以扶我一下吗?”

南宫淳的眼神控制不住的落在她的身上,听见这话,他伸手将她拉了起来,只觉得肌肤所触之地,一片嫩滑,柔弱无骨,叫人心痒难耐。他的手掌忍不住越发用力的握紧了她。

宋简感觉到他的力量,仿佛将要沸腾的火山一般,有些急躁。

她借着他的力气,站了起来,不过大约是南宫淳没掌控好力气,只差一步,她就差点扑进他的怀里——还好宋简察觉不对,稳稳的立住了。

呼……

根据设定,她要是真的扑了上去,绝对会被南宫淳嫌弃的推开,没准还会被他以为是投怀送抱,那就很尴尬了。

但宋简的美貌近在咫尺,神色又显得那么温顺柔婉,南宫淳的手臂下意识的便想要将她揽进怀里。可站直之后,之前落在宋简腰腹处的绣绷子就掉落在了地上。

她没有察觉到南宫淳的动作,连忙弯下腰去捡了起来,南宫淳的手便只是将动未动的晃了晃,又若无其事的收了回去。

他忍住心中那仿佛被羽毛轻拂引起的躁动,问道:“你在绣什么?”

宋简笑了笑道:“闲来无事,随便绣绣。”

她将绣绷子放回躺椅上,看向南宫淳道:“是吃午饭了吗?”

“嗯。”

“……您见过月儿了?”

“嗯。”说到这里,他顿时又有些不满起来:“你怎么没有陪在月儿身边?”

宋简瞥了他一眼,心想,要是有人的家庭是这个样子的,母女之间的感情能好才怪。

“她在房里睡得更舒服些。”

南宫淳不悦道:“你好像更重视南宫靖,胜过重视月儿。”

宋简欲言又止。

“你难道不觉得,月儿是世上最可爱的孩子?”

……这个毒唯。

宋简点了点头,也不与他争辩道:“好的,我以后会注意的。”

但南宫淳看着她,好像一定要得到一个答案。

宋简叹了口气道:“教主,您希望别人欺骗您吗?”

“你的意思是,如果你承认月儿是最可爱的孩子,就是在欺骗我?”

“是呢。”

南宫淳似乎觉得是南宫靖占据了她原本属于南宫月的心,因而皱起了眉头,语气凌厉了起来:“那么,你认为谁是最可爱的?”

宋简反手就是一个套娃回答:“我觉得认为月儿是世界上最可爱的那个人,是世界上最可爱的。”

南宫淳愣了一下:“你说谁?”

宋简笑意盈盈道:“您呀。”

“……莫名其妙!”

古早世界里,大概还不大接受夸奖男人“可爱”吧。

但不管怎么样,至少宋简暂时不用继续被南宫淳纠缠这个问题了。

而且古早古早的这么叫着,她突然有点想吃古早蛋糕了怎么回事……

可能是被宋简的“可爱”给雷到了——不知不觉过了这么多年,“雷”也已经是个很古老的词汇了——南宫淳留下来用午饭时一言不发。

他一句话不说,其他人便也不敢说话,一时间,屋内一片压抑的死寂。

直到他说“把月儿给我”的时候,宋简才抬起头来,盯住了他。

只见南宫淳逗弄着女儿,眉眼都柔和了下来,南宫靖抬头看了一眼,就像是被烫着了一般,飞快的垂下了视线。

……真是造孽啊。

宋简心想,简单点,家庭状况就不能简单点吗?

“阿靖,吃饱了吗?”她小声的问道。

南宫靖怯怯的朝着她点了点头。

见他的碗里的确已经干干净净,宋简心想,她现实世界里的侄子要是能有这孩子一半乖巧就好了。

“先去午睡一会儿吧,下午还要继续跟先生学习呢。”

但南宫靖畏惧的看向了坐在上首的南宫淳,不敢起身。

南宫淳明明能够听见宋简的话,但他就是充耳不闻,慢条斯理的夹起一粒米,装模作样的喂到南宫月的嘴边,见她乖乖吃下,便面露微笑。

“教主。”宋简只得起身走到他的身边,轻声道:“我先让阿靖回去休息可好?”

南宫淳依然不言不语,也不知道到底想做什么。宋简微微皱了皱眉头,又唤了一声道:“教主?”

可南宫淳仿佛把她当做了空气,只是专心致志的逗弄着怀中的南宫月。

这种被当做空气的状态,宋简可太熟悉了!

作为一个优秀的女配工作人员,在这种没有存在感的时候疯狂找存在感,简直就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她伸手按在了南宫淳的肩膀上,想要晃晃他。

身体接触的确比单纯的语音交流,更有分量,也更难忽视。

但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南宫淳就突然站了起来,倒把宋简吓了一跳。

她愣愣的站在一边,看见南宫淳将南宫月交给了奶娘,然后突然将宋简打横抱起,迈开长腿,一言不发的就朝着室内走去。

宋简:???

她一脸茫然的直到南宫淳一脚踹开她的卧室门,将她丢到床上时,才回过神来。

嗯???

嗯????

她倒是不担心南宫淳会对她做什么——她们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是一切都严格遵循着国家法律法规要求,绝不可能出现任何脖子以下的亲密行为。

南宫淳就算想做什么,也会被直接跳过,不会对工作人员造成任何影响。

因此,她甚至还有闲心,发现一个黑色的身影在门外尽忠职守的把被南宫淳踹开后没有合上的门闭拢,然后心想暗卫未免也太好用了一点。

而跳过之后,宋简面前就直接出现了一个赤裸的胸膛。

——虽然她觉得有些突然,但从某些方面来说,这说明南宫淳对成熟些的女性依然抱有兴趣,那么南宫月那边就会相对安全一些。

这让宋简心中虽然感觉有些别扭——毕竟在纯爱文里,女配很少会有这种需要跳过的剧情——但还是微微松了口气。

而为了防止到时候审核时会被打马赛克,她连忙坐了起来,拉上了南宫淳的衣襟。

他似乎并没有睡过去,完事之后,他看起来只是稍微休息了一下,便准备下床离开,而这时,伏在他的臂弯里,像是藤萝攀附着大树般柔弱无力的女人,也跟着坐了起来。

于是南宫淳眯着眼睛,看着宋简伸出手来,低头为他整理好了衣物——他没有脱下衣服,但身上的衣物还是呈现出了激烈运动后的松垮,于是她帮他重新系好衣带,然后细心妥帖的抚平皱褶。

见状,南宫淳忍不住停下了准备离开的动作。他伸出手去,撩起一缕她散落下来的长发发尾,卷在了手指上。

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宋简轻声道:“您要走了吗?”

“嗯。”

“不多休息一会儿吗?”

她就是客气客气,表达一下自己的善解人意和温柔体贴,谁知道南宫淳想了想,居然真的又重新躺了下去,大言不惭的又“嗯”了一声。

宋简:“……”

行吧。

于是她也乖乖的重新躺了下去,却小心地没有碰到他身体的任何一部分。

她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阿靖去上课了吗?”

但一听见南宫靖的名字,南宫淳就皱起了眉头:“你怎么张口闭口都是他!”

……看来他是真的跟南宫靖杠上了。

宋简只好将脸埋进手臂里,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不说话了。

谁知道南宫淳突然伸出手去,不满她离得太远,将她拽了过来。

“离那么远做什么。”

“省了教主您到时候把我推开的力气?”

听见这话,南宫淳愣了愣,然后忍俊不禁道:“你以前怎么没有这么聪明?”

既然他允许她碰触自己,宋简便顺着他的心意和力气,柔柔的俯下身去,靠进了他的怀里,“教主以前也没有这么好说话。”

南宫淳沉吟了一下,然后说出了和以前的不同:“你现在有月儿了,我很喜欢那孩子。”

宋简:……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道:“教主对阿靖和月儿的差别太大了……”

南宫淳正在玩她披散在肩头和背后的长发,闻言皱起了眉头,以为她要为南宫靖抱不平。

却听见她的语气并无愤懑和埋怨,只是平淡安静的继续道:“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我看着您对阿靖的模样,就会忍不住的想,也许有一天,您也会这样对我。”

“您觉得我偏心阿靖,是因为我希望,将来若有一天,我被您如此厌弃,也会有人像现在的我一样帮助我。”

南宫淳放开了玩弄着她长发的手,他冷静的道:“你以前倒是从不考虑这些问题。”

“以前……”宋简心想,这倒是个打探人设的好机会,“教主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