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她是纯爱文女配[快穿] 花木柔 > 9. 第九章

9. 第九章

小说:

她是纯爱文女配[快穿]

作者:

花木柔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6

可是,作为南宫淳的暗卫,每次夜露面只是完成任务而已,宋简没有办法主动联系他,只能等他自己出现,他们两人之间也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理由接触……

要怎么样才能看到他的脸呢?

宋简只好在南宫淳来的时候,去问他:“教主……”

南宫淳最近经常在有空的时候,中午跑来抱南宫月——而且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只是把她抱在怀中,而喜欢上了把她抛上抛下的玩闹。

而南宫月从来不哭不闹,每次都配合着他开心的咯咯直笑,南宫淳也因此对她越发宠溺。

好在他一周大概也只能来两三次,不然南宫月现在说不好,可南宫靖和宋简每天对着他,怕是都要压力过大。

此刻听见宋简的呼唤,他漫不经心道:“嗯?”

宋简问道:“暗卫是什么样的存在?”

南宫淳瞥了她一眼,“怎么?”

“就是好奇……”宋简装作天真懵懂的问道:“他们来无影去无踪的,好厉害啊。我也能有一个暗卫吗?”

她说的仿佛暗卫就跟街头的杂耍艺人一般,只会突然出现和突然消失。

南宫淳被她的不谙世事给逗笑了,他如今重新对她有了些兴趣,可这种时候,还是有些轻视她的无知浅薄:“你?”

你也配有暗卫?

你以为你有多重要?

宋简听出了他的嘲弄,张口欲言,但想了想,又觉得现在他们之间建立的联系还不够她闹点别扭,于是她只是露出受伤了神色,有些难过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垂下眼眸,沉默的坐在座位上,没有再说话。

很快,南宫靖走入了大厅,瞧见上首坐着南宫淳,连忙低下了头,下意识的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宋简。

见她神色低落,小小的男孩子脸上顿时露出了担忧不安的神色。但他不敢就这么跑过去,只能先恭敬而拘束的向着坐在正席上的南宫淳行了一礼,低声唤了一声,“教主。”

南宫淳凉凉的瞥了他一眼,连“嗯”都懒得回应一声,只是继续看着怀中的南宫月,看起来似乎想要试试亲自喂她吃顿饭。

宋简有时候心想,南宫淳这执着孩子的劲头,要是能跟那么多“丧偶式育儿”的妻子的丈夫综合一下多好……

她这么想着,面上却对着南宫靖露出了温柔的笑容:“阿靖,来。”

在所有对他冷漠或者无视的大人里,总得有个对他微笑的人吧。不然的话,那也太可怜了。

南宫靖的表情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他努力表现得端庄守礼,像是老师教过他的那样——不急不缓,时刻进退得宜——但此刻也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小跑着来到了宋简身边,依偎着坐了下去,拉住了她的衣袖。

有侍女端着水盆走了过来,宋简拿起搭在盆边的毛巾,南宫靖便乖乖的伸出双手。

她仔细的为他拭净双手,微笑着问道:“上午的课感觉怎么样?”

南宫靖敏感的看了一眼刚才似乎瞪向这边的南宫淳,低低的“嗯”了一声。

“最近的习武课呢?还吃得消吗?”

“嗯……”

“别硬忍着,知道吗?上次吓死我了。”宋简想起上次南宫靖扎马步,扎到最后摇摇欲坠,汗出如浆,脸色苍白如纸,他都一声不吭的一直忍着一直忍着,结果最后直接就昏了过去。

这孩子习惯性的忍耐一切,从不轻易吐露自己的痛苦,也不管自己能不能承受的住。

这样的性格让宋简很是担心。

也是上次之后,南宫靖好几天全身酸痛的动都动不了,宋简才养成了帮他擦手,喂饭的习惯。

这时,南宫淳忽然开口问道:“习武课怎么了?”

南宫靖顿时不知所措的看向了宋简——他习惯了被南宫淳漠视,突然被他注意到,就忍不住的慌乱。

宋简握住他的手,让他安心的用力紧了紧,这才回答道:“阿靖身体有些弱,上次习武时,强度对他有些大……”

“他没撑住?”

宋简小心的更换他的说法道:“老师一开始不大了解阿靖,没弄清他能承受的极限。”

南宫淳不屑道:“一点苦都吃不了,真是废物。”

宋简:……

对于他的态度,宋简不满的皱起了眉头,但也没有争辩,只是背过身去,将南宫靖安慰的抱进怀里,同时不让南宫淳瞧见她的表情。

但姿态即便看不见表情,也明显的表露出了拒绝的含义,南宫淳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

他语气森冷道:“我六岁的时候,早就不知道杀过多少人了,你看这个废物,除了躲在女人怀里哭之外,还有什么本事?”

宋简一听,就放开了南宫靖——在他面前,她对南宫靖越好,他似乎就越生气。

也许是因为,他觉得宋简是属于他的女人,理应全身心都围绕着他打转,而不该将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

而察觉到了宋简准备拉开距离,南宫靖顿时惊慌的拉住了她的手。

宋简无奈的看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挣出了自己的手。但她认真的注视着他的眼睛,让他确信她不会把他一个人丢下,南宫靖才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收回了手。

见状,南宫淳冷哼了一声道:“吃饭!”

不过,吃饭途中,他果然再也没找过南宫靖的麻烦,甚至也没再往宋简那边看上一眼,只是有些动作生硬粗笨的喂起了南宫月。

为了避免刺激到他,宋简没再给南宫靖喂饭——好在这几天他的身体已经休息足够,缓了过来,没有酸痛的那么厉害,能够自己用餐了。

宋简时不时的注意一下南宫靖的吃饭情况,时不时的又关注一下南宫月的吃饭情况,自己倒是没吃下多少,全在担心南宫靖会不会吃不进和南宫月会不会被呛到两件事上了。

一顿饭好歹有惊无险的吃完。宋简和南宫靖送走了南宫淳这尊大佛后,都感觉轻松了不少。

等到晚上,南宫靖写完当天的作业——现在他还在打基础,一般都是**字多少多少张,再背多少句文章——宋简一直守着他做完,才叫人打来热水,让他洗漱准备睡觉。

然后,宋简就会给他讲些睡前故事。

等他的眼皮开始打架之后,她便会给他一个晚安吻,轻声道:“晚安。”

每次南宫靖含糊不清的低声回复“晚安……”时,宋简都会觉得他很可爱的笑起来,忍不住摸摸他的头发。

不过这一次,除了“晚安”以外,南宫靖还睁着那双黑白分明,清澈明亮,又无辜可怜的狗狗眼,认真的对她说:“夫人……教主不肯给你暗卫,没有关系……以后我学好武功,我来保护你。”

这是生性内敛的南宫靖,第一次说这么长的话。宋简顿时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你今天中午听到啦?”

她这个反应,似乎让南宫靖觉得很害羞——他涨红了脸,忍不住在被子里蜷缩了起来,却仍然鼓足勇气,注视着她的眼睛。

“听到了……一点点……”他轻声道:“夫人,以后我当你的暗卫,你不要难过了……”

宋简笑弯了眼睛,“真的呀?”

“真的!”

“好呢。那我等阿靖长大保护我,阿靖要记得哦?”

“嗯!”闻言,南宫靖顿时感觉自己被人极大的肯定了。他的眼神里几乎立刻有了光彩,兴奋的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来道:“拉钩钩!”

“拉钩钩。”

纤细修长的手指,与稚嫩柔软的手指轻轻的勾连在了一起,晃了晃,结下了约定。

瞧着南宫靖心满意足,面带笑容睡去的脸庞,她温柔的凝视着他的睡颜,心中不无遗憾的想到:多可爱的孩子啊……长大之后怎么就瞎了眼能看上南宫淳呢……

以现在南宫淳对他的恶劣态度,宋简实在怀疑他爱上对方,只可能是因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而南宫月早在南宫靖写作业的时候就已经睡着了。等到两个孩子都睡着,宋简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准备睡觉。

但这一次,她一进屋子,就突然被人一把抓住,拖上了床。

猝不及防之下,宋简瞪大了眼睛,差一点就惊叫出声,却听见南宫淳的声音在黑暗中响了起来:“是我。”

……魔教教主和霸道总裁这类角色,似乎总是对强制爱有着迷一般的执着。

宋简顿时不再挣扎了,她安静的等到这段情节直接跳过,才重新投入剧情。

“您怎么大半夜的过来了……”她的声音又轻又柔,带着些被折腾狠了的疲倦和无力,却酥媚到了骨子里,听得南宫淳身心舒畅。“吓人一跳。”

南宫淳没说话,却轻轻抚摸上了她的脸颊,惬意的眯了眼睛。

那与其说是温存之举,倒不如像是一位贪婪的收藏家,在摩挲着自己上好的藏品。

其实南宫淳今天晚上没打算过来的。

但想到中午宋简对南宫靖的温柔照顾,他便莫名的越想越生气。

他想起她细长柔软的双手将南宫靖的手捧在白嫩的掌心,垂着纤长的睫毛,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为他仔细擦拭,就一阵无名火起——

她都没服侍过他用餐,倒是天天围着别人转!

仿佛被一团邪火烧灼缠身了一般,尽管夜已经很深了,南宫淳还是直接朝着宋简的院落赶来。

他心想——有什么好纠结的?这是他的女人——她凭什么让他不开心?凭什么让他一个人憋着不能释怀?

为了破除那股莫名的不得劲,南宫淳觉得只要去睡她就好。

只要将她彻底的征服——告诉她谁才是主宰者——

一切就都会恢复正常了。

可是,当一切都如他所愿以后,南宫淳却依然觉得,体内某个地方仍旧是空虚一片,尚未餍足。

——为什么?

他想起宋简的身体,看似纤细单薄,然而触之丰盈温软,温香软玉,宛若迷梦,让人的灵魂都想要深陷其中。

还有凑得极近时,能够嗅到的隐约香气,勾的人想要紧紧贴着她的肌肤,埋首在她的颈窝深处,淹没在她的浓密长发里。

这时,南宫淳才意识到,宋简离他极远。

其实,都已经躺在一张床上了,彼此间的距离怎么样都不能算是“极远”。可正因为躺在同一张床上,却仍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相互一点都没有碰触,才让人感觉格外的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