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她是纯爱文女配[快穿] 花木柔 > 6. 第六章

6. 第六章

小说:

她是纯爱文女配[快穿]

作者:

花木柔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2-16

南宫靖非常乖巧、温顺、听话,他极会看人脸色,对别人的情绪变化分外敏感,几乎像是在讨好着所有他见到的人。

这样小心翼翼活着的人,宋简见过不少,但每一次,她都会觉得有些难受——尤其是,南宫靖不过才只有六岁。

她之前看见他跟在奶娘身边,陪着南宫月时,随口夸了一句阿靖对妹妹真有耐心,他就开始几乎寸步不离的守在南宫月的身边。

……对孩子来说,一句夸奖和肯定,或许就是有着这么重的分量。

之前宋简也听说过一句话,你想要一个人做什么事,就往那个方向使劲夸他。

“阿靖,”而当南宫靖已经安顿好后,宋简便意识到,另一件事情必须提上日程了——他今年已经六岁了,却完全没有得到任何教育。“过来。”

南宫靖立刻乖乖的跑了过来,有些怯怯的叫了一声:“宋夫人。”

宋简放柔了声音道:“阿靖,我帮你找位师父,教你读书写字好不好?”

南宫靖露出了困惑的神色,“读书写字?”

“对。阿靖若是学得好,以后天下哪里都可以随心自由的来去哦。”

南宫靖对于天下没有概念,因而也不能理解,可以随心自由的来去到底有多好。

他只是有些瑟缩的点了点头,和往常一样,不懂拒绝,看起来好像对他不管做什么,他都不会反抗。

虽然他努力压抑,但每当与人交流时,他的眼神里都会透露出不安和忍耐不住的惊慌,好像总觉得下一秒,对面的人就会暴起伤人似的。

察觉到这一点,宋简朝着他伸出了手。果然,南宫靖猛地抖了一下,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睛,想要蜷缩起来。

但她只是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南宫靖的这个下意识反应,显然是因为他的母亲情绪反复无常,经常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翻脸暴怒,让他没有安全感。

一时半会,这个问题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不过,宋简觉得自己可以慢慢的与他建立起信任关系——至少,得先让他觉得自己在宋简身边是安全的,不会她随便一动,他就会立刻绷紧身体,高度紧张。

……

当南宫淳下一次过来看南宫月的时候,宋简便对南宫淳提起,想要为南宫靖找一位师父。但听见这话,南宫淳皱起了眉头,露出了一副觉得很麻烦的样子。

他不耐烦道:“有这个必要吗?”

宋简道:“我觉得阿靖很有天赋,他很聪明……就这么荒废了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

而对于“有天赋”、“聪明”这样的评价,南宫淳不以为然的嗤笑了一声——作为魔教教主,又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之一,他的设定基本就是从小天才,傲视群雄傲视到大的。

再加上他一直以来都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目前除了南宫月以外,谁都看不上。

可他对于自己的孩子如此的不上心,顿时让宋简有些出于普遍人权主义的感到生气。

真是渣男……!

不行……不行……

忍住,忍住……!这是工作时间,是工作时间!

要考虑时代背景……时代背景……

宋简闭了闭眼睛,微微平缓了一下心情,这才拿出了营业用的柔声细语道:“而且……他还是您的孩子……阿靖或许不能如您一样武功冠绝武林……可是若是大字也不识一个,不也太让人笑话了么?”

南宫淳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眯起了眼睛:“你倒是比之前会说话多了。”

宋简愣了一愣,然后低下头去,垂下了眼睫。

“好吧,夜。”见状,南宫淳淡淡的呼唤了一个名字,一个一袭黑衣的男人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单膝跪地。

他吩咐道:“去安排一个合适的先生。”

“是。”

那黑衣人低了一下头,便又立刻消失不见了。

宋简知道,这就是“暗卫”。

就像南宫淳的姓氏南宫一样复古,南宫淳的暗卫,名字叫做“夜”。

那年头的暗卫,名字似乎基本上都围绕着“夜”“暗”“殇”“血”之类的字眼打转。和“殇”相比,“夜”已经算是不错的名字了。

而见宋简盯着暗卫出现消失的地方,似乎颇为在意,南宫淳嘲讽似的勾了勾唇角:“怎么,你还在想要怎么对付暗卫,好杀死我,或者逃跑吗?”

闻言,宋简连忙收回了视线,保险起见,继续低头不语。

但这一次,南宫淳却没有放过她的紧盯着不放感慨道:“自从月儿出生以后,你的性格的确变了许多。”

宋简含糊道:“毕竟……已经是母亲了。”

南宫淳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像是在评估成为母亲是否真的能让人有如此大的改变。

像是察觉到了他的疑虑,宋简顿了顿,又低声补充道:“我想保护月儿。”

南宫淳觉得自己仿佛被质疑了一般,有些不悦道:“你觉得谁会伤害她吗!”

宋简露出了有些悲伤的神色道:“……有您对阿靖那孩子的态度在前,如果您是我,您觉得呢?”

南宫淳顿时哑然,同时由于罕见的理亏,反而动怒道:“你竟敢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

宋简曾经在一个世界里,扮演过黑暗世界的首领情妇一类的角色,虽说一个是现代社会的世界观,一个是武侠世界的世界观,但这种人物在某些方面,毫无疑问是有相同之处的。

不容忤逆。

不容质疑。

而且……对于付出感情这件事情,非常谨慎。

但是,一旦容忍有人近距离的存在于身边,反而不会那么容易的将对方放弃。

目前为止,宋简觉得,南宫淳对于天下第一美人的初始好感度,似乎仍未消散。

有些时候,人就是能够感觉的到那种磁场不合,或者磁场相合的感觉。

因此南宫淳虽然显露出了怒气,宋简却没有那么担心。不过,为了以后,她大概还是得想点办法让他高兴起来。

但现在,宋简在南宫淳发怒时避其锋芒,安静不语。

等南宫淳看完南宫月,准备离开时,她才连忙追了上去道:“教主,等一下。”

他略带疑惑的看来,宋简便微笑着将自己这段时间绣好的一块手帕递了过去。

“这是……我最近绣的。”她柔柔的笑着,似乎还有一丝羞怯道:“教主若是不嫌弃,就请收下吧。”

手帕算是最省事的礼物之一了,只要绣上一点点东西,就能带上一份仿佛亲手制作的心意。

南宫淳微微一愣,却见叠成小方块的手帕一角,绣着一座祥云缭绕的小小宫殿,在宫殿的门匾上,有一个小小的“南”字。

他迟疑了一下,才“嗯”了一声,于是他的暗卫夜突然出现,代替他接了过去,两人这才一起转身离开。

“夜。”直到两人走远,南宫淳才停下脚步。

暗卫夜便默默的将手中的手帕,递了过去,声音沙哑道:“验过了,没有染毒,也没有藏匿任何危险物品。”

南宫淳表情有点微妙的接过手帕——从未有过正常恋爱经历的魔教教主对于接受女性礼物这件事情,有点陌生,又有点新鲜,有些困惑,又有些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丝愉悦——他对于暗卫的检查“嗯”了一声,然后露出了沉思的模样,收紧了手掌,将手帕揉进了掌心。

“……安排几个人,去监视宋夫人每天的行为活动。”

“是。”

……

对此,宋简一无所知,只知道第二天,就立即有一位沉默寡言的中年男人被领上门来。

他书生打扮,大约四十多岁,蓄着长长的胡子,时不时抚弄一下,神色之中带着些许傲气,说以后担任南宫靖的老师。

这位老师的名字也很复古,复姓上官,名为上官合。

宋简牵着南宫靖来迎接他的时候,有些担心他看起来会过于严厉,但转念一想,要求古代的老师跟现代老师一样,未免也有些太过不切实际,只能压下心中的担忧,向他颔首行礼道:“先生,以后阿靖就交给您了。”

“哦——!”上官合瞧见宋简的时候,狠狠的愣了一下,然后才有些魂不守舍的回过神来,看向了她身边的南宫靖,刻意的不再将视线落在宋简身上。

南宫靖则紧紧的抓着宋简的手指,大半个身子还非常腼腆怕生的躲在了她的身后。

宋简让开了身子,温声告诫道:“阿靖,快叫先生。”

他被宋简松开了手,立刻就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却依然乖乖听话的艰难道:“……先生。”

见状,宋简感觉有些好笑,又忍不住怜爱的抚摸着他的头,轻声道:“没事的,我就在外头等着阿靖上完学出来,所以阿靖一个人跟老师在书房里学习也没有关系,对吗?”

南宫靖红了眼圈,但努力忍住眼泪的呜咽道:“……呜……嗯……”

宋简笑着夸道:“阿靖真棒。”

能够被大人三言两语哄好的孩子,是最让人喜欢的。

乖巧又听话的孩子,既能让人觉得自己被需要,又不会觉得被添了麻烦。

宋简现在在南宫淳面前,扮演的就是类似南宫靖的人设——态度柔和、说话轻声细语、不带任何威胁、听话温顺,虽然还有些谨小慎微,但在努力的试图向他靠拢。

目前来看,虽然没有什么惊喜,但足够稳定。

于是她将上官合和南宫靖一起送到书房,又让院子里的仆人帮忙,搬了张躺椅,放在院子里的树荫下。

如今是四五月份,天气温暖,不过已经有了些许蚊虫,有侍女细心妥帖的在躺椅旁置放好了熏香,宋简笑着对她说了一句谢谢。

啊……

这种有人伺候方方面面的生活,真是最容易让人腐败了……

她躺进摇椅里,舒服的喟叹了一声,然后拿起了绣绷子,在明媚的阳光下,继续新的绣品刺绣。

这次绣的还是手帕,她准备送给南宫靖,纹样是“立于青天之下”,取“立”与“青”为“靖”的意思。

比起上次送给南宫淳偏古风的样式,这一次的花纹更偏童趣一些——蓝色的云团下,小小的男孩子有着圆圆的脸,脸上是大大的笑脸。

不过目前的进展只绣出了半朵云。

她绣着绣着,就听见书房里响起了南宫靖一开始有些细弱,后来声音渐大的读书声。

不知不觉,春风和煦,听着听着,宋简就慢慢闭上眼睛,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