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清穿之继后难为 玉池春水 > 114、天上的故事31

114、天上的故事31

小说:

清穿之继后难为

作者:

玉池春水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3

("师妹她走火入魔");

丰天澜用帕子擦拭着穆晴额头上的汗,
他尽量放轻了动作,不想要惊醒那醉酒的、昏昏沉沉睡着的人。

可穆晴还是不安稳地动弹了。

“……唔嗯。”

她不舒服地哼唧了两声,身体一翻,从平躺着改为面对丰天澜侧躺的姿势。

丰天澜拿着帕子帮她擦汗的那只手,
顿时十分小心地停住了动作。

而穆晴这个醉鬼,
则是突然抬起了手。

丰天澜悬停在她额前的手臂,
直接被她隔着衣袖,
抓进手中了。

丰天澜:“……”

穆晴的体温本就有些高。

醉酒后,她体内的热意就散发的更加厉害了。

丰天澜哪怕是隔着袖子,
也能感觉到,她的皮肤是温热的,
她的呼吸间也带着热度,喷洒在他的衣料上,让他感觉到有些潮湿的暖。

丰天澜下意识地要抽手。

穆晴却不允许他随意来去——

丰天澜的体温偏低。

隔着那布料柔软丝滑的衣袖,
也能感受到他手臂微凉的温度。像初春时还带着些许霜寒气的风,
微凉且清爽。

很舒服。

穆晴下意识地就抱紧了他的手臂,稍稍低头,将有些烫的脸庞埋进他的袖中。

丰天澜的身上带着些许药香,袖子间有着剥果物时沾上的清冽的橘皮气味,混在一起古怪极了,却又让人很是上头,停不下来。

穆晴埋在袖中吸了一口。

因为醉酒而带着一丝酡红的面庞上,
紧拧的眉峰舒展开来,
唇角也带上一丝若有若无地笑意。

这整个过程里。

丰天澜只觉得手臂僵硬,
不听使唤,和手臂相连的身体也仿佛被施乐定身术,动弹不得。

过了许久,
丰天澜才缓过神来。

他另一只手按住穆晴的胳膊,将自己的手臂缓缓地从她怀里挪出来。

但右手才刚刚脱离桎梏,醉鬼就一伸手,又将他的左手抱住了。

丰天澜:“……”

他再也不觉得穆晴醉酒后乖巧老实了——她这只是换了一种腼腆含蓄一些的方式来发酒疯罢了。

“穆晴。”

丰天澜低声道,

“把手松开。”

他希望穆晴睡得不要太死,还能听见他在说什么,并且给予反应。

很遗憾。

对醉鬼说话,和对牛弹琴的区别其实不太大,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且,丰天澜觉得,山海仙阁外门里养来犁地的老黄牛,比穆晴听话太多了。

丰天澜只能硬抽自己的手。

而穆晴这个醉鬼,也一如既往地发挥了不听他话、不由他意的特色。

她死死地抓住了丰天澜的袖子,开始和他拔河。

丰天澜不打算继续忍让她。

“刺啦——”

丰天澜动作一顿。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袖口,只见穆晴抓着的布料上,出现了一道小小的,丝线不齐整地崩断开的裂口。

这两个剑修的角力,胳膊撑得住,衣服扛不住——再稍稍用力一些,丰天澜的袖子就要被撕下来一圈了。

这身衣服是医宫请制衣司新做的。

因为穆晴讨厌汤药味,他才刻意换了这身新衣过来。

只可惜他在药房里泡得久了,身上、发丝间皆夹杂药味,纵然换了身衣服,施了许多次清洁的法术,身上也还是有着药味。

不过这药味不重。

穆晴似乎不是很反感。

……不,现在不是药味重不重的问题。

他的新衣服要保不住了。

衣服毁了没关系,他可以让人再裁一件,他好歹是个医宫主司,这点权力是有的。

要命的问题在于——

他衣衫不整地从东宫走出去,别人会如何看待他和穆晴?

虽然他和穆晴皆没有这个心思,但人言可畏,风言流语会影响他们师叔侄之间的关系,会让他们为了避嫌,而变得距离疏远。

丰天澜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所以为了保住衣服,他手上的力道下意识地松了。

松了之后,他又感觉到有些不对——他卸了力气,穆晴可还使着劲在拉他呢!

丰天澜已经来不及反应了。

穆晴用力抓着他的胳膊,将他往自己的方向带。丰天澜失了力,一个趔趄跌在了床榻上,他用右手撑住了床榻,才没直接砸在穆晴身上。

“丰主司,药茶泡好……”

了。

最后一个字没说出口,直接消失不见了。

丰天澜正一条腿曲起,压在床榻上,左手被穆晴抱在怀里,右手撑在她头边。

半透明的红色薄纱帷幔在夜风中轻轻飘扬,烛火摇曳,为二人染上了十足的暧昧色彩。

桃雪端着茶,愣在了书房后殿的屏风边。

若不是跟在穆晴身边见多识广,素质极佳,桃雪早已震惊得将手中的茶壶和茶杯一起摔了。

要维护穆晴的名声。

丰天澜当机立断——

他姿势一变,一脚将穆晴踹下了床。

丰天澜:“……”

不对,这样做不对!

这不叫当机立断,这明明叫脑子断片!

可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啪——”

“哗啦啦——”

桃雪过于震惊,手中的木盘掉落,紫砂壶和茶杯一起摔成了碎片。

“……嘶。”

穆晴摔在地毯上,痛呼一声。

纵然剑修在修炼时就摸爬滚打,不怕摔,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儿受伤,但她还是会感觉到疼痛和难受的。

穆晴一手捂着头,紧拧着眉毛,悠悠转醒。

她一手撑着毯子坐起来,看了看周围。

桃雪顾不得地上的瓷器碎片,连忙走过来扶她。

“桃雪?”

“……小师叔?”

穆晴醉酒极深,尚未完全清醒,仍然有些迷糊,正在努力地抵抗着头疼和晕乎的感觉,分辨眼前现状,道,

“这里是……书房后殿?”

“是。”

桃雪道,

“殿下,您没事吧。”

“没事是没事,可我怎么觉得谁踹了我一脚?我好像跌到尾椎骨了,有些痛……”

穆晴皱着眉,正要去揉一揉自己的尾骨,但一动手指,便发现自己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

穆晴抬起手,拇指和食指中间,也就是虎口上,正挂着一圈白布。

丰天澜:“……”

丰天澜后知后觉地看向自己的袖子,发现自己左手的袖口已经豁了一圈,满是线头不说,还短了一截。

穆晴顺着丰天澜的目光看向他的袖子,她又看了看手里的白布,自己身上的脚印,以及有被人躺过的痕迹的床榻。

穆晴沉默了许久,问道:

“……我做了什么?”

丰天澜不知道该如何答。

穆晴想了想,问道:

“我是不是喝多了,非要拉你进被窝,看我新得的夜光石?”

丰天澜:“……”

怎么说呢?

除了没有夜光石,你说的都对。

丰天澜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道:

“是。”

“好看吗?”

穆晴大方道,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就……”送给你。

“不知道。”

丰天澜面无表情地打断她的话,道,

“你还没来得及掏出来。”

穆晴摇晃着站起身,在桃雪的惊呼和扶持之中,晃晃悠悠地走向丰天澜。

“那怎么能行?”

穆晴似乎是酒还未醒,说出的话也昏聩胡来的很,她道,

“来,进被窝,我一定要给你看看这颗八寸夜光石。”

丰天澜:“……”

他沉默了很久,阴沉着脸,压低了声音,似乎在极力忍着不发脾气,问道:

“穆晴,你是不是有病?”

穆晴迟钝地反应了一会儿他在说什么。

随即,她咧开嘴,笑着答道:

“我没病。”

她拉着丰天澜的袖子,坦然无惧地说道:

“再说了,就算我真的有病——”

“小师叔,你作为一个医修,应该有药啊。”

她一边说话,一边拽着丰天澜,要往床榻的方向走,要看她的夜光石。

但她没能成功。

丰天澜如同一棵扎根已深的劲松,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挪动。

桃雪连忙上前劝道:

“殿下,你喝多了,该歇……”

桃雪话未说完。

丰天澜已经抬起了没被拉着的那只手,照着穆晴的脑袋就是一下。

那“咚”的声音,桃雪听得头疼——

她看过旁人拿着木棍敲西瓜,那西瓜被打得爆开,红瓤连着瓜皮四分五裂、汁水迸溅的时候,就是这个声音。

穆晴被打得龇牙咧嘴。

她松开了丰天澜的手臂,跪在了地上,两只手捂着脑袋。她瞪着眼,感觉眼前地毯的花纹线条正在分裂,又努力地叠合在一起。

“……小师叔。”

她咬着牙,痛苦道,

“你打我做什么?”

这次应该是彻底醒酒了。

丰天澜声音冷厉:

“给你治病。”

他挥袖,以仙术扫了地上的茶壶和茶杯的碎片,对桃雪道:

“劳烦重新泡一壶醒酒茶。”

没等桃雪应声。

穆晴死死瞪着那一堆碎片,道:

“我的紫砂壶?!这是千师叔亲手做了烧好送我的,壶壁内侧刻有一幅硕叶细竹图,天上凡尘仅此一套……”

丰天澜:“……”

不是,千机子为什么要把图刻在内侧?

能让人欣赏到吗?谁会揭开茶壶盖,抱着壶仔仔细细地看里面?

穆晴也不闹腾了。

她蹲下身,从被茶水浸透的地毯上小心地捡起瓷片,似乎很是心疼的样子。

丰天澜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若是秦淮做的壶,他还能拿着剑,逼着秦淮重新做一个。

如果是云梦仙子做的,他也可以端上好酒,态度恳切地求一求师父。

……

可这为什么偏偏是千机子做的?

他论武力可以碾压千机子,摁着千机子重新做个壶不成问题。可千机子还没飞升,他现在见不到这家伙……

穆晴捡了半晌。

而后,她负气一般地,一屁股坐在地毯上,将手中瓷片往碎片堆里一丢。

“铛”的一声清响,这一块碎瓷片一分为三。

她瘪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丰天澜有些无措地问道:

“我给你粘好?”

作者有话要说:  穆晴:那我帮你把袖子缝好?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晴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omnus?
30瓶;玖媣媣、小五、月汐元
10瓶;明冬仍有雪
5瓶;阿谷、幸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师妹她走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