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首富刚上幼儿园 三生思量 > 071

071

小说:

首富刚上幼儿园

作者:

三生思量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7

071

宋赫然看到陆鹿那充满同情的眼神, 像是在看一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似得,他没好气的瞪了那位不会说话的员工一眼,便赶紧拉着陆鹿离开了。

被瞪了一眼的员工一头雾水, 不知道自己到底哪儿做错了。

她与周围的同事面面相觑, 最后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 心里忐忑极了。

他们老板可不是什么善茬, 刚刚不会在无形之中已经将老板得罪了吧。

身为社畜立即开始祈求上帝保佑, 打工不易,千万不要被扣表现奖呀,双11和双12欠下的花呗分期还没还完呢。

宋赫然牵着陆鹿来到打印室,李菲菲正在打印室里打印陆鹿的照片。

虽然他们只在海城待了几天时间, 但陆鹿的照片却拍了有上千张。

李菲菲在头一天晚上已经清理过一遍相册了, 将那些拍的不好的, 重复的,差距不大的都删掉了。

可即便是这样, 还是留下了接近五百张照片,这五百张李菲菲一张都舍不得删, 索性全部都洗出来了。

宋赫然看着桌子上的一摞照片, 又看着照片打印机上倒数的照片张数, 还有两百多张未打印。

他问道:“李菲菲,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也太多了吧。”

几百张照片, 是想将他家里的墙上全都挂满, 一个缝隙都不留吗?

宋赫然在脑子里一脑补出那个画面,便觉得恐怖。

但愿陆鹿能放过他的房间的墙面, 他可不想在睡觉的时候被无数双眼睛三百六十度的盯着。

纵使陆鹿在可爱,那也会做噩梦的好吗!

几百张照片全都打印出来确实有点多,但陆鹿现在可是公司的小艺人了, 李菲菲想着这照片之后肯定还会有其他用途的。

李菲菲刚想解释,说明自己的想法,陆鹿便抢先开口了。

“不多不多,鹿鹿可以把照片做成相册送给喜欢鹿鹿的人呀。”

昨天在恩钰哥哥家玩的时候,恩钰哥哥听说她拍了好多照片要洗出来挂在墙上,还问她能不能送一张给他呢。

恩钰哥哥想要的话,一张怎么够呀,她要送好多好多照片给恩钰哥哥。

因为恩钰哥哥是她最好的朋友,在好朋友面前不能做小气鬼!

除了恩钰哥哥之外,她还要送给琪琪一本,因为琪琪之前送了一张她的照片给她。

还有大伯,大伯那么喜欢她,肯定可想要她的照片了。

还有幼儿园的小伙伴们,她可以用自己的照片去交换他们的照片,这样的话她就可以收集齐班上所有小朋友的照片了。

一时间,陆鹿的脑海里冒出了好多的想法,闪过好多人,她突然觉得菲菲姐姐洗出来的照片根本不够用。

等天气暖和一些之后,她要拍更多照片才行。

每次拍照,菲菲姐姐都会替她打扮,让她穿上最好看的衣服,梳各种各样的好看的发型。

陆鹿爱美,所以她超级喜欢拍照片,她觉得拍照的时候,自己是最漂亮的。

一想到之后还要拍更多照片,她便笑了起来。

宋赫然看着笑的憨憨傻傻的陆鹿,觉得这个小鬼头简直是个人精,这么小就知道用照片做成写真集宠粉了,简直了不得。

不过最近宋赫然也注意到陆鹿非常有当艺人的天赋,她很喜欢拍照,很喜欢热闹,还希望自己可以被很多人喜欢。

这么小的年纪,面对上千人的场面,能一点都不怯场,拿起话筒非常有条理的跟大家互动,太适合做这一行了。

宋赫然宠溺的摸了摸陆鹿的小辫子,道:“行,鹿鹿觉得不多就不多。”

“照片还有多久打印完?”

“还得四十分钟。”李菲菲回答道。

“鹿鹿,这些照片已经够装饰客厅墙面了,我们先把这一部分照片拿着去买相框好不好,剩下的等打印好了之后,让菲菲姐姐直接送到家里去好,行吗?”

提到买相框,陆鹿已经迫不及待了。

“好!”

陆鹿赶忙将刚刚公司的小哥哥小姐姐们送给自己的零食从书包里拿出来,将自己的照片放进去,背上照片便跟着宋赫然去了商场。

李菲菲将陆鹿的照片打印了不止一个尺寸,大的小的都有,但都是常见的尺寸,很好买相框。

来到卖相框的店里,陆鹿拿着照片比对着大小,很快就将相框买好了。

在事先宋赫然很担心陆鹿会有多少张照片,就要买多少个相框,但实际上情况还好。

陆鹿在店内导购小姐姐的建议下买了一个套组,一套总共16个相框,除了这一套之外,还另外买了两个可爱的小相框,准备装上照片放在自己的房间床头柜上。

买完相框后,她又买了三本相册,说要装上照片送给恩钰哥哥和大伯,还有留一本在家里。

宋赫然原以为李菲菲洗了几百张照片出来,过于夸张了,但看到一本相册就能容纳近百张照片之后,他觉得还是自己太年轻了。

将相框买好放进后备箱之后,宋赫然便在手机上搜索了一家附近的猫咖啡馆。

陆鹿喜欢猫咪,没能见到小橘猫最后一面觉得很遗憾,宋赫然想猫咖啡馆里各个品种的猫都有,陆鹿看了之后应该会很开心。

他特意保持神秘,没有告诉陆鹿他将要带她去哪里,一路上陆鹿都在好奇的追问。

陆鹿见哥哥不回答,她想了想后说道:“是不是去吃草莓蛋糕呀?”

“你猜。”宋赫然卖着关子。

“我猜肯定是的。”

一想到草莓蛋糕,陆鹿的步伐都变得轻快起来,牵着宋赫然一蹦一跳的,嘴上还哼着歌,虽然哼的并不成调,但足以证明陆鹿此刻的好心情。

宋赫然见状口罩下的嘴角也忍不住上扬。

真是个好哄的小孩,一个草莓蛋糕就高兴成这样。

陆鹿跟着哥哥乘坐商场的电梯来到了五楼。

这家商场的整个五楼都全是吃的,一出电梯便是连着三家奶茶店,奶茶店过去是卖冰淇淋鸡蛋仔的店,再过去便是放着甜甜圈的玻璃柜。

陆鹿看着这些吃的喝的,不停的咽着口水。

“草莓蛋糕还有多久到啊。”

“马上。”

“马上是多久呀?”

“马上就是你闭上眼睛,倒数十个数,发生什么都不能睁开,等你数完的时候就到了。”

“真的?”陆鹿有些不信的仰着头看着哥哥。

“骗你是小狗。”

既然哥哥都这么说了,陆鹿决定相信哥哥一次,她闭上眼睛后又用小手将眼睛捂住,说道,“我闭好啦,要开始数了哦。”

陆鹿正要开始数,她便感觉自己被哥哥抱了起来,随后哥哥好像跑了起来,因为她感觉有些颠。

“哥哥,你干什么呀!”

哥哥的举动让陆鹿一时间忘记了数数,等她想起来的时候,哥哥已经将她放在了椅子上坐下,并告诉她可以睁开眼睛了。

陆鹿将捂着眼睛的手指分开露出一条缝,从缝里面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入眼便看到了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再一看,竟然是一只戴着大围脖的猫咪,猫咪睁着一双又圆又大的蓝色眼睛看着她呢。

“是猫猫!”

“这是猫猫长得好漂亮,它的毛好长呀。”

陆鹿小心翼翼的伸手摸了摸它的脖子,漂亮猫咪立即端庄的坐下,仰起了它的头。

陆鹿替小猫咪挠着下巴,而这时候她感觉到脚边有一团毛绒绒在蹭她。

她低头一看,是一只长得像煤球似得猫猫,没有桌子上这只猫猫看起来漂亮,但也萌萌的。

陆鹿这才发现这家店里有很多很多猫咪,这些猫咪还长得不一样,比如前面那个小姐姐抱着的猫猫小脸皱皱巴巴的,鼻子眼睛嘴巴都缩在一起了。

还有银灰色的猫和金色的猫,眼睛圆圆的,脸也圆圆的,但他们的毛都是短的,只有她桌子上这种长相的猫毛是长长的。

陆鹿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种类的猫咪,她觉得很新奇,但是能理解。

就像她们鲤鱼家族一样,并不是每一条鲤鱼都是锦鲤,也不是每一条锦鲤的花色都长得一样。

龟伯伯告诉过她,这个世界上没有花色一模一样的锦鲤的,每一条都是独一无二的。

陆鹿觉得小猫咪肯定也是这样,所以他们的毛毛才会长得不一样。

店内的服务员小姐姐过来提醒他们扫桌子上的二维码点餐,宋赫然将菜单扫出来之后,将手机递给了陆鹿,想让陆鹿自己选要吃什么。

哪知道在进店前还心心念念着要吃草莓蛋糕的陆鹿,在看到猫咪之后,将草莓蛋糕完全抛在了脑后,理都不理会。

“鹿鹿!”宋赫然喊道。

桌子上的猫咪,被宋赫然突然加重的语气给吓到,慌忙跳下了餐桌跑走了。

陆鹿见漂亮猫咪跑了,她不满的抗议道:“哥哥,你说话小声一点啦,都把猫猫吓跑了。”

好在长得如同煤球一样的猫咪对陆鹿不离不弃,它一直在陆鹿的腿边蹭着脑袋。

陆鹿拍了拍她旁边的座位,小煤球便跳了上来,蹲在陆鹿的旁边,一会儿后干脆躺下舔起爪子来。

宋赫然见陆鹿满心满眼都是猫咪,连看菜单的心思都没有,他便替陆鹿点了一份草莓蛋糕,还有一份名字不知所云,但图片看起来很不错的热饮,自己则点了一杯热可可。

大概是宋赫然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我对猫咪不感兴趣”的气场,整家猫咖啡馆里,十几只猫咪竟真的没有一只猫去靠近宋赫然。

宋赫然这边无猫问津,而陆鹿那边却门庭若市,来了一只又一只,蛋糕上了陆鹿吃了两口便又去玩猫了。

第一次,宋赫然有了一种自己受到了冷落的感觉,他感觉自己不论说什么,陆鹿都回答的很敷衍。

宋赫然想了想决定换一个陆鹿感兴趣的话题。

他问道:“鹿鹿,你知道这个猫咪是什么品种吗?”

提到猫,陆鹿果然来了兴趣,她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宋赫然道:“这种模样的猫咪叫布偶,它是长毛猫。”

“哇,这你都知道呀。”陆鹿又指向了最先黏着自己的小煤球猫,“那它呢?”

“这是泰国的,叫暹罗猫。”

“原来你还是一只外国猫。”陆鹿摸了摸暹罗猫的小脑袋,又指向了旁边银灰色的猫,“那这个呢。”

“这是银渐层,它旁边那只金色的是金渐层,鼻子很短,看起来五官缩在一起的那个是加菲猫……”

“哥哥你好聪明呀,竟然知道这么多猫咪的种类,鹿鹿都没听说过呢。”

宋赫然对猫咪并不感兴趣,但现在喜欢猫的网友实在太多了,不管是刷微博还是刷抖音,总是能刷到关于猫咪的视频,久而久之,宋赫然不主动去了解都知道了不少。

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聪明的,但被夸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接下来两人便围绕着猫咪展开了话题,宋赫然终于成功参与进了陆鹿的世界。

中途陆鹿想拿蛋糕喂猫咪,宋赫然这才想起自己竟然忘记告诉陆鹿桌上的标语了。

每一张桌子上面都写着:请勿喂食,下面还有一段小字,是科普猫咪为什么不能吃人类食物的原因,但陆鹿目前还不识字。

宋赫然赶忙制止了陆鹿的行为,并把道理给陆鹿讲清楚。

他原以为以陆鹿现在的年龄和对世界的认知,会很难理解这件事,却没想到陆鹿却理解的很快。

“哥哥,是不是就跟小鱼不能吃人类的食物一样?”

“差不多,鱼类跟人类不是一个物种,它们不能吃相同的食物。”

这么讲,陆鹿便动了。

她以前是小锦鲤的时候,人类经常会扔一些脏东西和吃不完的食物到大湖里,结果有小鱼小虾吃了之后就生病死掉了。

这么说,猫咪吃了人类的食物也可能会生病死掉。

想到这些,陆鹿赶紧将蛋糕拿的远远的,连闻都不许猫咪凑上去闻。

她冲猫咪解释道:“你们不能吃蛋糕,会死掉的,鹿鹿不是吓唬你们哦,是真的。”

然而猫咪还是个个都伸长脖子,努力往陆鹿的蛋糕上凑。

陆鹿举着蛋糕想了想,最后决定快速将蛋糕装进肚子里,这样小猫咪就吃不到了。

吃完蛋糕后,宋赫然想替陆鹿再点一份,毕竟难得出来一趟,可陆鹿今天却主动制止了他,还让他赶快将杯子里的东西喝掉,免得小猫嘴馋偷喝。

宋赫然只好遵命。

这家的热可可味道很香浓,但点餐的身后他没注意看,点到了全糖。

对于宋赫然来说,三分糖都已经是很甜的状态了,更别提全糖了,小喝一口还行,被陆鹿盯着喝完一整杯,简直齁的嗓子眼都难受。

宋赫然赶紧叫了一杯白开水解腻。

短时间内喝了太多水,没一会儿宋赫然便想去上厕所,他跟陆鹿说明情况,叮嘱她就坐在位置上别乱跑后,又叫来了店员帮忙看着一下陆鹿,别让她出店门后,这次放心前往卫生间。

一直慵懒的躺在陆鹿旁边的暹罗猫,在宋赫然走后突然起身离开了。

虽然还有其他猫咪在,但陆鹿觉得暹罗猫跟自己的关系最好,从一开始便不离不弃的待在她的旁边,陪着她。

她跟忙跟了上去,还像服务员问道:“姐姐,它要去哪里呀。”

店员看了下暹罗猫前往的方向,以她在店里工作的经验猜测道:“可能是去喝水了,那边放置了很多猫咪饮水机。”

陆鹿还没见过猫咪喝水呢,她好奇的跟了上去,想要看看猫咪是怎么喝水的。

果不然,暹罗猫走到饮水机边,便开始舔了起来,舌头伸的老长了,不断地向前拨动着,小水珠都溅到了鼻子和胡须上了。

陆鹿蹲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见小煤球一直没有喝完水,她腿都蹲麻了。

陆鹿站起来,看了看周围的猫咪,决定先和其他小猫玩一会儿,等小暹罗喝完水了再和它玩。

陆鹿看到一只眼睛特别大的金渐层猫咪,鹿鹿发现自己好像还没有摸过它耶,于是便跟在猫咪后面,想要找机会摸摸它。

被宋赫然嘱咐过照看陆鹿的店员,见陆鹿一直都很乖巧,再加上店内这会儿到了人流高峰期,开始忙碌起来了,心想陆鹿应该不会跑出去,便去接待其他客人了。

金渐层跑的很快,一溜烟儿便跑走了,陆鹿跨越了大半个店也没摸到它的尾巴,反倒自己却跑累了。

她叉着小腰,看着特别活泼的金色小猫,喃喃自语道:“算啦,下次再摸摸你,我要回去找小暹罗啦。”

陆鹿正打算回到自己的位置去,却发现有个小女孩正在喂猫咪吃华夫饼。

刚刚哥哥才跟她说过,猫咪和人类不是一个物种,肠胃是不一样的,猫咪不能吃人类的食物,吃了之后对猫咪的身体很不好,可能会生病死掉的。

陆鹿很担心猫咪会出事,她赶忙上前阻止这个小女孩。

陆鹿见小女孩的模样比她大几岁的样子,便喊道:“小姐姐,猫咪不能吃这个,它有专门的猫粮的。”

小女孩还没说话,坐在她对面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奶奶反驳道:“人都能吃,为什么猫不能吃?”

“因为猫咪的肠胃很脆弱,跟人类不一样的。”陆鹿态度认真的跟老奶奶解释,她将哥哥的话重复了一遍。

然而老奶奶却不以为意,回答道:“乡下的猫天天吃死老鼠、剩菜剩饭还不是活得挺好,没见有什么毛病,畜生而已哪儿这么矫情。”

老奶奶凶巴巴的训完陆鹿,转头笑着对自己的孙女儿说道:“田田别管这小丫头胡说八道,你想喂就喂,今天跟奶奶出来就要玩开心。”

蹲在小女孩桌上的这只小猫很嘴馋,见到有吃的就赶紧吃了起来,陆鹿见状上前想将猫咪抱走,可小猫根本不想走。

一直没说话的小女孩见陆鹿要来抢自己的猫,她着急的喊道:“奶奶,你看,这是我的猫。”

老奶奶见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小女孩,竟然敢抢自己孙女儿的东西,她直接上手想将陆鹿掀开。

陆鹿本来就个子小小的,加上她的注意力又在小猫咪身上,哪里经得起成年人的一掀。

陆鹿重心不稳,一屁股便摔坐在了地上,把周围的猫咪都全部吓跑了。

摔倒的陆鹿委屈的坐在地上大哭起来,一方面是屁股墩儿传来的痛楚,让她觉得难过,另一方面是因为她觉得明明是这个小姐姐做得不对,她在纠正她的错误,保护小猫咪,并没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可这个老奶奶还推他,让鹿鹿觉得自己很委屈。

大人怎么能欺负小朋友呢?

小女孩的声音本就尖锐,哭起来更是动静极大,店内所有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店员更是在第一时间便跑了过来,将陆鹿从地上扶了起来。

本来宋赫然在店内找了一个比较角落,大家的视线容易忽略的位置,所以除了店员之外,其他人并没有发现陆鹿和宋赫然。

现在陆鹿这一哭,大家这才发现哭的小女孩竟然是陆鹿!他们赶紧掏出手机将这一场面拍摄下来。

陆鹿在这儿,那是不是代表着宋赫然也在这儿?

大家怀着这样的疑问,左右环顾着周围的情况,果不然很快便在店内看到一位身高瞩目,身材清瘦的男子。

男子虽然带着口罩和帽子看不见脸,但身高身材和气质,还是让大家一眼便认了出来。

有人在人群中惊呼道:“宋赫然!”

从卫生间回来的宋赫然找不见陆鹿,又看到这边有不少人都举着手机,便料到了情况,只是他没想到陆鹿竟然在大哭。

听到陆鹿哭,宋赫然一下子便紧张了起来,立刻拨开人群来到了陆鹿身边。

本来就觉得委屈的陆鹿看到哥哥,像是看到了靠山一般,赶紧扑进了哥哥的怀里。

宋赫然拍了拍陆鹿的背,哄道:“好了好了,哥哥在,鹿鹿咱们不哭了好不好,告诉哥哥发生了什么行吗?”

陆鹿听到这话,点着头答应,但眼泪还是想决堤的洪水,顺着脸颊掉个不停。

不清楚情况的店员想要说话,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给宋赫然递去餐巾纸,一个劲儿的赔礼道歉。

宋赫然接过纸巾,动作轻柔的替陆鹿擦干净鼻涕眼泪,语气又温柔了几分,问道:“告诉哥哥怎么了好不好?”

陆鹿还没来得及说话,便有围观者说道:“好像是这位老太婆推了鹿鹿,鹿鹿一屁股就摔到地上了。”

宋赫然睨了一眼围观者口中的老太婆,没着急问责,看向陆鹿,想要从陆鹿口中得到准确答案。

陆鹿点点头,“对,是她推鹿鹿。”

宋赫然的火气一下子便蹿上了头顶,他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老太婆,质问道:“对这么小的小女孩,您也下得去手?您多大年纪,她才多大年纪,就算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您至于跟一三岁小孩一般见识吗?”

宋赫然越想越气,他真的想不出那么懂事可爱的陆鹿,会做出什么冒犯别人的事来。

陆鹿听到哥哥的话,她反驳道:“鹿鹿没有不对,是他们不对!”

陆鹿摔得不严重,此刻屁股已经不疼了,现在她更加担心吃了华夫饼的小猫咪的情况。

她赶忙说道:“刚刚她们用华夫饼喂小猫咪,鹿鹿告诉她们小猫咪不能吃这个,但是她们不听鹿鹿的,鹿鹿就很担心小猫咪吃了会生病,就想将小猫抱走,结果她们就把鹿鹿推摔倒了。”

陆鹿叙述着事情的经过,一边讲一边比划,将情景重现了一遍。

陆鹿的口齿清晰,逻辑完整,大家脑海中立马有了画面感,根本不用看监控,他们便相信事情就是陆鹿讲的这样,因为一个三岁小孩不可能会撒这么完整的谎。

会来猫咖啡馆喝下午茶的人都是爱猫人士,他们一听这老太婆竟然拿人吃的东西喂猫,自己做的不对还推小孩,立即开始指责了起来。

老太婆看向周围举着手机对自己进行指责的围观群众,她想反驳,可又不敢,怕再次引起众怒。

可让她道歉,息事宁人,却又拉不下来这张老脸,觉得自己在孙女儿面前丢了面子,是一辈子的耻辱。

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主意。

宋赫然看着头发花白,年龄约莫六十出头的老人,他觉得这件事决不能因为对方是个老人而算了,至少得有一个道歉才行。

然而让宋赫然没想到的是,原本精气神看着很不错的老人在下一秒突然倒在了他面前。.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