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柯察金的中国太太[钢铁] 报春鸟 > 丽娃之死

丽娃之死

小说:

柯察金的中国太太[钢铁]

作者:

报春鸟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1-19

当家中的电灯亮起时,阿尔焦姆夫妻将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保尔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妈妈,别哭了,您看电灯都亮了。”顾兰芝坐到玛丽亚身边劝道,玛丽亚自打保尔被抓走后眼泪就没停下来过。

“是呵!保尔现在还在电厂工作呢。”阿尔焦姆也加入了游说的行列。

玛丽亚也明白这个道理,渐渐地止住哭泣,抬头看着儿子和儿媳:“电厂都开始复工了,镇子应该很快就能恢复平静了。”她的心中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夫妻二人面面相觑,这个可不敢保证。

玛丽亚显然只是自我安慰,她没等着他们保证,而是起身开始虔诚的祷告。

显而易见,上帝没有听到她的祷告。

午夜时分,剧院方向传来零散地枪声,紧接着,镇子里的驻兵被调动了,连珠般的枪声和机枪的嗒嗒声打破了深夜的寂静。

阿尔焦姆连忙将母亲和妻女亲自送到了地窖:“你们到里面躲好,我就在房子里。”他贴着墙站着,小心地观察着外面。

一列列士兵被调动了起来,甚至连警卫连都被调动了,但是没有看到红军,全部是哥萨克士兵,阿尔焦姆皱着眉头想不明白现在的情况。

戈卢勃上校刚刚进驻,他们内乱了?

阿尔焦姆这样想着。

战争持续着,天空渐渐泛白,密集地枪声渐渐消逝,胆大的市民勇敢地走出家门查看情况。

“哥萨克的两个头目因为女人打了起来。”镇上的人都这样说,“最终还是戈卢勃上校赢了,他还说将要和酒馆老板的女儿举办婚礼。”

“酒馆老板的女儿比瓦西里神父的女儿还要美?”另一个市民好奇地问,话题渐渐歪了。

阿尔焦姆继续在人群中探寻着消息,零散而混乱的消息几乎把他给埋了。

最终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据说戈卢勃上校虽然赢了,但损失惨重,特别是警卫连。”阿尔焦姆忧心忡忡地和妻子说,“他们现在还在埋尸体,等到这些做完,他们肯定会‘消遣‘一番的。”

果然,阿尔焦姆预料的没错,下午将要虐杀犹太人的消息传遍了谢佩托夫卡,他连忙赶到犹太人聚居的地方将缅德尔一家带回了家中,保尔也领了几个老头和女人到家人避难。

一场浩劫从一大早开始了。

犹太人不敢出现在外面,都躲进了地窖和暗楼上,顾兰芝抱着孩子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外面的动静,这片是俄罗斯人聚居的地方,比较安宁,但是空气中仿佛传来一股股血腥味,让她作呕。

一个白天,他们率先抢劫了镇子中心的富户,镇上只有两名受害者——丽娃和她的父亲。丽娃在帕利亚内查强。暴她时被闷死了,她的父亲被铁枪柄敲破了头。

“丽娃不是犹太人!”顾兰芝吃惊地说。

“但是她在帮福克斯看店,他们要抢劫犹太富户。”阿尔焦姆沉重地说道,“这才刚刚开始,晚上才是魔鬼行动时间。”

顾兰芝沉默了,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丽娃还这么年轻,他们打过不少交道,她是个忠实可靠的人,一夕之间,她就死了,还是这样的死法。

丽莎的母亲托依芭疯疯颠颠在镇上跑着,口中大叫着魔鬼!

一阵,这个可怜的老太太又开始使劲求饶。

“到这里,这里安全。”顾兰芝出门拽住了托依芭,老太太皱着脸看看顾兰芝,口中叫着丽娃,丽娃,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顾兰芝慢慢诱导她跟着自己回家,刚拉开园子的门,栅栏门吱嘎的声音触动了老太太脆弱的神经,她一声尖叫:“啊啊啊!魔鬼来了!”挣脱了顾兰芝飞快地跑走了。

接下来三天两夜,无数的生命被杀戮和毁灭了,情况紧急地时候连顾兰芝也抱着孩子躲到了暗楼上。

“他们不敢杀俄罗斯人。”保尔告诉顾兰芝,对此,顾兰芝只能苦笑。在大清时她就体会到洋人极高的地位,她在这里,

人们忍受着他们的屠杀,只有小河旁边的铁匠纳乌姆在他们企图对他年轻的妻子施暴时进行了反抗。强壮的铁匠在打死几名敌人后,被一粒子弹结束了生命。

但是人们记住了他,谢佩托夫卡镇唯一一个敢于反抗乱兵的人。

女人全部都躲在家中,胆大的男人们出去打探消息。河边的血腥气息飘荡在整个小镇上空,女人们的哭嚎让小镇失去了色彩,白与黑——犹如一场黑白电影在人们眼前展开。

三天两夜,这场屠杀结束了,顾兰芝爬上了家中的樱桃树,远远地,她能够看见一些受尽折磨的妇女卷缩的身体,石子路上沾染着褐色的血液。

托依芭还是死了,她被冻死了。

谢廖沙头上绑着绷带来了,他在路上勇敢地拦住一名彼得留拉士兵屠杀犹太人,最终,那人顺势在他淡黄色的头发上削了一道的,留下了一个伤口。

保尔对此羡慕极了。

“快点打消你脑子里的那点小念头。”玛丽亚絮叨。

保尔不以为然,捧起了一本《加里波第·朱泽培》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第三天,镇上出现了一些附近乡下来的、身体结实的农民,他们一个个都骑着高头大马,由他们在戈卢勃部队里的亲属护送着,拉着一车车赃物运回他们的老家。

镇上的人愤怒着看着他们将那些主人被屠戮的物品送出谢佩托夫卡。帕利亚内查得意洋洋的端坐在高头大马上,这场屠杀完全是他威胁戈卢勃上校搞的,得了甜头的士兵使他在军中的势力更高了些。至于戈卢勃上校,这个漂亮的家伙既不愿意直接当刽子手,又不能压制住帕利亚内查,干脆带着酒馆老板的女儿缩回老窝去了。

帕利亚内查是个极为聪明的人,打着为戈卢勃上校送结婚礼品的由头将最精美的物品送到了他的老窝,剩下的他自己留下了一部分,其余都和士兵们分了。

“他是个人渣!”保尔指着帕利亚内查对顾兰芝。

顾兰芝眼睛极好,远远看到他,他身上体面板正的衣服并不能掩饰他是一个奸杀犯的事实。

恶魔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