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电商女王 薄荷脑 > 第 168 章 登堂*屏蔽的关键字*

第 168 章 登堂*屏蔽的关键字*

小说:

电商女王

作者:

薄荷脑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03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电商女王最新章节!

许斐然迎着服务员诧异的目光,忍着眼泪奔进电梯,直上总裁办。

陆宇他们正在会议室吃盒饭,这一阵的午餐晚餐,他们基本都在办公室吃盒饭。

许斐然犹豫了下,最后抬脚快步进了以前是哥哥的现在是她的办公室。

她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大班椅上,无力的靠在椅背上。

先是进公司,下一步估计就是住进家里。

难道她真的要跟舅舅闹崩?这个时候闹崩,还真的是亲者痛仇者快。

可是她也真的无法容忍这样。

许斐然人生第一次想砸东西,但这是哥哥的办公室,她心疼保持原貌还来不及,怎么舍得打砸。

许斐然从旁边抽出一垛A4纸,顺手抽了把裁纸刀,恨恨的一刀一刀划着。

陆宇吃饭的时候就看到许斐然怒气冲冲的经过,他快速吃完就过来敲门。

推开门进来,看到的就是握着刀还在划纸,一脸戾色的许斐然和满桌的碎纸。

陆宇皱眉,快步过来,一把拿了她手里的刀,又把满桌的碎纸全部扫进垃圾桶:“说说看怎么了?”

许斐然木然看着他:“赵之德要把他私生女领回来。”

陆宇愣了愣,随后叹气:“你这性子,真的要改一改。斐珩就没说你?就这么怒气冲冲从餐桌上跑回来了?”

许斐然不吭声。

陆宇又叹了口气:“这里是公司,你这么直呼其名是不对的,而且,即使在家里,赵董也是你长辈,也没这个理。”

许斐然拧眉看着他。

陆宇拉过把椅子坐到了她对面:“匪匪,奕然不在了,你舅舅外面又有女儿,他就不再是你以前的那个舅舅,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意气用事。你跟他闹崩对于你掌管德雅没有任何好处。”

许斐然长长的叹了口气:“陆宇哥,你准备起草一份遗嘱吧,让老头签字。舅妈的股权全部归我,他的一半归我,他的另一半我就不管了。”

陆宇失笑:“你这丫头。遗嘱有什么用。遗嘱还能随时改呢。而且,你就这么放弃那么多股权了?这样做你心里就好受?”

许斐然气馁:“那我能怎么办?”

陆宇想了想:“匪匪,这个世上许多事情是没法较真的。你也不要太有执念,先把上市的工作好,就当是为奕然的工作结个尾。你舅妈的那一份,我觉得你舅舅无论如何不会给私生女,他这一丝愧疚还是有的。你和舅妈的股权加起来总是超过你舅舅手里的股权。赵董是个识时务的人,我觉得,公司最终还是会交你手里。至于私生女,如果她本身没犯什么错,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舅舅要认,就随他。咱们不愿意认,咱们坚持就好了。有些时候,我们没法改变别人,就随意吧。钱财你并不重视,我相信奕然也是这样,你没必要赋予太多的别的念想。念想不在这上头。奕然最希望的,肯定还是你生活得开心。”

陆宇的话说得许斐然悲怆上涌,眼泪长流。

陆宇也红了眼眶。

邵睿的调查许斐然没有透露,沈峰许斐然都不知道他知道与否。

陆宇并不是不厌恶私生女,只是,他也能理解人在绝境里恰逢希望的执着。

奕然爸爸也是因为需要好好活下去,才往事重提,才开始执着这个以前只是付钱养育关系的女儿。

陆宇低低道:“匪匪,奕然走了,你舅舅舅妈都很沉痛,舅妈选择陷入自己的世界,舅舅选择他婚外的女儿,其实都是因为太悲恸了,没有办法的选择,毕竟,大家都要活下去。活下去,就得给自己找希望。他们不像我们,奕然只是我们的兄弟,虽然也是剜了我们的一块心,但毕竟,我们还有其他,但对父母,孩子就是唯一。你要理解。”

许斐然泪流满面怔怔看着貌似也不站自己这边的陆宇,诧异吃惊悲伤,但却没有愤怒。

因为,陆宇的话她听懂了。哥哥没了,亲情的天平就倾斜了,人力无法改变。

许斐然喃喃道:“那我舅妈怎么办?”

陆宇沉声道:“匪匪,自从你告诉我这件事,我就想过最坏的打算,最坏的,不过就是你舅舅另组家庭,舅妈我们来照顾吧。”

“如果这样,他重组家庭之日,就是我跟他断绝关系之日。”

陆宇这次没再说什么,良久,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匪匪,哥哥只是把最坏的打算和最有可能的实情告诉你。我不希望你纠结在这些里面出不来。看透就好。若不是还有外公外婆,我都会劝你和斐珩带着家人搬去宁城换个环境生活算了。”

许斐然低头看着桌面,良久,她抬头:“陆宇哥,这些我们都不管了,我们先把上市的工作做好,你也出来这么久了,让斐珩尽快全接起来,杜灿说她还有两周能出院,她也会回来工作。”

陆宇点头:“匪匪,哥哥希望你生活得开心。反正咱们都不缺钱,家里就维持平稳为主吧。如果你舅舅真的有重组家庭的那一天,哥哥一定帮你守护好属于你和奕然的东西。”

许斐然怔怔问道:“如果我和鲍欣然打起来,万一我*屏蔽的关键字*了,舅舅求你们放过,因为他只有这一条血脉了,你们”

“第一,我们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我仅仅是回答你这个假设,假设这样,我一定会让她血债血偿。”陆宇沉声打断她。

“如果舅舅拿哥哥来哀求呢?”

“拿奕然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哀求,你觉得我会答应么?”

“好,谢谢你陆宇哥。”

“匪匪,你可不能和她去真打架。即使有什么,咱们得正规途径处理。”陆宇担忧的看着她。

许斐然点头:“放心,我不会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

陆宇看着她沉寂的样子,越发不放心,决定等会和斐珩好好聊聊。

陆宇出去一会会,斐珩就回来了,他拎着几个食盒:“匪匪,过来吃东西。”

许斐然没有任何胃口,但还是过去听话的坐下,接过筷子就着斐珩打开的食盒吃了几口。

斐珩微笑看着她,没有提任何之前的话题。只是问她这个菜好不好吃,那个会不会有点凉?

许斐然在他的随意里忍不住多吃了几口。

晚上回家,许斐然加了会班,赵之德早一点到家。

许斐然一进门就被赵芝雅拉住,赵芝雅欲言又止。

许斐然直愣愣对着她道:“是不是舅舅要你找我说什么?如果是鲍欣然的事,不用说,我不会接受。”

赵芝雅怔了怔,看许斐然抬步朝楼上走,拉住她,低低道:“斐然,舅舅很不容易。就当就当给舅舅一个念想。”

“我没有拦他,他要找他的念想我拦不住的,只是不能要求我非得跟他一样吧。”许斐然平静的看着赵芝雅。

赵芝雅噎了噎,悲伤恳切:“可是匪匪,你如果不开心,舅舅也会不开心的。”

许斐然看着妈妈:“您是想让我开心的接受么?”

赵芝雅语凝。

赵之德跟她承诺,只认这个孩子,坚决不认鲍月的。

她看着哥哥慢慢有点光彩的眼睛,怎么都不忍心拒绝。

许斐然转身就拉着斐珩上楼了。

饭桌上,许斐然一如既往的先喂舅妈,然后再自己吃饭。

她对着舅妈依旧有说有笑,但对着其他人,她就等同对着舅舅,一律一言不吭。

赵之德看向赵芝雅,赵芝雅点头又摇头。

许学礼无声叹了口气,奕然走了,大舅哥和嫂子都是可怜人。匪匪比芝雅更倔强,家里是一波未息又起一波。

赵之德开口:“匪匪,你别生气了。明天,明天舅舅安排欣然跟你见一面好不好?”

许斐然冷脸回答:“不用。”

“匪匪,你别生气。明天我带欣然到公司,你见一见,你就会知道她很好相处,你就不会这么排斥她了。”

许斐然放下了筷子:“舅舅,您要怎么样,我管不着,您反正不会听我的。但是,我怎么做怎么想,您同样也别干涉我。”

赵之德突然也把筷子一放,赌气般道:“欣然明天搬回家,芝雅你帮忙收拾个房间出来。鲍月已经出国了,以后都不会回来,欣然以后就是我和高芊的女儿,是斐然的妹妹。我明天带她回乡下去看望爷爷奶奶。”

赵之德赌气般快速说完,就起身朝书房走去。

在旁边的保姆们听得目瞪口呆。

许斐然冷漠的听着,重新拿起筷子挟菜吃。

斐珩重新盛了碗汤给她:“喝点汤。”

许斐然点头。

赵芝雅想说什么,但被许学礼拉住。

第二天,许斐然早餐都没吃,就和斐珩一起去上班了。

斐珩没有安慰她,只是温柔的握着她的手。

清官难断家务事。

如果是外人,拍拍屁股走掉就好,但这个时候,匪匪不可能真的丢下一家人拍拍屁股走掉,哪怕舅舅做的真的很伤许斐然的心。

所以他只需要在匪匪需要的时候出手就行,多余的话免得破坏匪匪的心情。

赵之德一天都没在公司露面,赵芝雅倒是发了信息给她:“外公外婆一切都好。舅舅染黑了头发和眉毛去的,老人看到欣然有些生舅舅的气,但对欣然很喜欢。欣然我见了,很漂亮大方一孩子。匪匪,晚上回来不要发脾气。”

许斐然嗤笑一声,把手机丢到了桌面上。

如果邵睿那边找不出什么证据,鲍欣然就真的扎根赵家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许斐然对陆宇和周扬道:“这一周把工作规整下交斐珩和刘秀吧,杜灿过两周也要出院了,你们俩出来太久了。回去正常上班吧。”

周扬和陆宇点头。

刘秀犹豫了下问道:“我听我爸说,赵叔有个女儿要进来上班?”

许斐然点头:“这两天应该会带进来,估计是预先给刘伯伯打个招呼。”

刘秀此刻依旧如同第一次听到一样忍不住惊讶的瞪大了眼:“你一直知道?”

“两个月前调查过,后来想算了。没想现在冒出来了。不过没事,德雅至少目前轮不到那个杂种当家,放心,好好做上市,咱们拿到各自该拿的,其他管他呢。”

刘秀听出了许斐然吊儿郎当话里的愤懑,她担忧的看向许斐然。

陆宇却轻轻笑了:“匪匪这话说得对,咱拿到自己该拿的就行,其他管他呢。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最重要。”

下班后,许斐然一直没有下班的迹象,斐珩也不催,陪着她各干各的。

快七点的时候,赵芝雅电话过来:“斐然,怎么还没回。赶紧回来吃饭。”

许斐然淡淡道:“你们吃吧,我和斐珩今天加班。”

赵芝雅叹了口气,哀求:“家里都都这样了,你别赌气行不行?”

“你们吃吧,我这边已经吃了盒饭了。”许斐然轻轻挂了电话。

赵芝雅深深皱眉,深吸一口气,快步走出房间。

餐桌边,赵之德许学礼已经落座,改名为赵欣然的姑娘坐在高芊面前,依照保姆说的,挟着菜在喂她。

赵欣然耐心的哄着高芊:“妈,我们吃饭啊。”这一声妈叫得及其顺口。

高芊茫然的看着她,她似乎有些不明白这个姑娘为什么叫她妈。但她还是顺从的张开嘴,木然的吃下递到嘴边的饭菜。

赵之德很是欣慰。

他已经吩咐人去把赵欣然上到了家里的户口本上,以后,欣然就是他和高芊的孩子。

看到赵芝雅出来,赵之德抬头,赵芝雅调整了情绪:“匪匪加班,我们吃吧。”

赵之德垂眼,拿起筷子开吃。

赵欣然看向赵芝雅:“姑妈,姐姐最近应该很辛苦。给姐姐姐夫留些汤吧。”

赵芝雅笑笑:“没事,你姐姐怕胖,不吃宵夜的。”

赵欣然点头:“跟我一样。姐姐几点回?我见见姐姐再睡。”

赵芝雅勉强笑着:“不知道,她加班很难说。”

“吃饭吃饭。要见明天一早不就见了。而且明天在公司你总要见见你姐的,你姐是副总裁,回头你还要她多教你。”赵之德粗鲁的说道。

赵欣然清脆的应了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