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你可见过他 韩小青 > 第二十二章:夜香

第二十二章:夜香

小说:

你可见过他

作者:

韩小青

分类:

综合其他

更新时间:

2020-04-14

“那我是谁?”

宋晓岚又把问题抛给赵仪。

赵仪转了下眼,和他对视,脑袋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宋晓岚猜不到,又问:“我是谁?”

赵仪在经过短暂的失神后,笑了笑,转移话题:“你先把鞋换上。”

宋晓岚听话,换上棉拖鞋,还是看着她,等她回答。

赵仪看得见他的固执,比她还固执,可她偏不想如了他的意,柔媚的声音引诱宋晓岚。

“你觉得是谁,就是谁。”

宋晓岚眉心聚拢,把目光从她身上收了回来,他不想和她闹,也不想接她这话,想走。

“你早点休息,我......”

赵仪手机响,是她母亲打来的。她没立刻接,而是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咕噜咕噜猛喝了两口。

透心凉。

清澈冰冷的水从她的喉咙滑到胃里,也就那么几秒钟的事,整个人凉了个透,禁不住打颤。

她手机划过,电话接通。

“妈,什么事?”

赵仪语气不是很好,有点严厉,但更多的是冰冷。仿佛对面是仇人。

宋晓岚愣了片刻。还有人跟父母说话是这般傲慢和不耐烦的。他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干脆去厨房给赵仪熬稀饭。

*

“赵仪啊,你哥又闯祸了啊!”母亲的声音很急促。

赵仪却平静得很,眉色未动,问:“什么祸?”

她母亲也是习惯了赵仪的态度,但没关系,只要她肯拿钱,老脸什么的也不重要了。

“他跟人家合伙开的餐厅,人家现在卷钱逃跑了啊!”

赵仪坐在沙发上,表情冷淡的听着,手里还拿着矿泉水,一直在转。这冰凉冰凉的水,和她对父母亲人的感情是一样的,寒她的心,伤她的胃。

赵母:“哎呦,你说这可怎么办啊!咱家砸了那么多钱,这下全没了……”

赵仪冷笑,什么叫咱家?明明就是赵仪的钱。

“报案了吗?”

“报什么案,合同什么都没有,警察管不了。”

合伙做生意,连基本的流程都没走,这么大一笔钱,说给出去就给出去,一纸合同都没有。而这么粗心大意,无非是因为这钱是赵仪的,得来全不费工夫。倘若是自己的血汗钱,用一分一毛,都要细细斟酌风险,三思而后行。

赵仪的脸色这才变化了,微微的怒火上头,嘴巴里像长了刀子似的质问母亲:“没签合同,就敢把钱给出去?”

她母亲从来不怕她的,别说她是一瓶冰箱里待着的矿泉水,就是那冰川上的冰块,锋利而寒冷,她也不怕。

夫妻两人把赵仪的性格摸得透透的。女儿要面子,不喜欢家里的事被外人知道,又心善,刀子嘴豆腐心。就凭这几点,他们夫妻两人就可以把女儿拿捏的死死的。

“哎呀,都是好朋友好兄弟的,谁知道会出这事啊!”

赵仪:“他家人呢?”

赵母:“都跑了啊!前天夜里全跑了!”

赵仪手里的矿泉水转不动了,心也转不动了。

能怎么办,人跑了,合同没有,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赵仪:“我哥他情绪怎么样?”

赵母:“别提了,还说要寻死,说这钱是你的,还不上了,在家里闹。”

赵仪眼底的神色近乎麻木,“没要他还。”

“是啊!我就说这亲兄妹的,还什么还啊!”

赵仪:“你们以后不要再让他和别人合伙了,亲兄弟还明算账,何况朋友。”说着说着就有些讽刺,亲兄弟,亲兄妹的钱就是白拿的。

“诶,好好好,我们说他。”

赵母很殷勤,赵仪心里有底,主动问:“所以现在要我帮什么忙?”

赵母:“我和你爸决定再给你哥买个商铺,我和你爸都看好了,就是手里钱不够,你看……”

绕来绕去,还是开口了。

赵仪的表情很冷,脸上都发这寒气,她舔了下苦涩的唇边,冷笑几声。

“我没钱。”

宋晓岚把米洗好,放锅里调了定时,又在冰箱里找到蜂蜜,冲了一杯蜂蜜水端出来要给赵仪。听见她说没钱,自然的又退了回去,侧着耳朵听她说话。

赵仪母亲开始撒泼。

“你可不能这样啊!我和你爸就你们两个孩子,你不能自己过好了就忘了我们啊!”

自己过好了?她赵仪好个屁。

赵仪单手拧开矿泉水,猛喝两口,嘴里都冒着寒气似的,“我是提款机,也应该有补货的时间吧?我现在没钱。”

母亲听了她说补货,才肯放松些。

“那你什么时候能凑够钱?”

“还差多少?”

“六十万。”

“太多了,我弄不到那么多。”

“那你可以给多少。”

“二十万,多了也没有,你们一定要,就来拿我的命吧!”

赵仪挂了电话,很平静,把手机放在茶几上,人也仰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

*

宋晓岚走近赵仪,越过她的眼里的冰冷,看到了藏着的无奈和恨。他手里端着一杯蜂蜜水,温温的,推到赵仪跟前。

“喝点,能解酒。”

赵仪勉强挤出一丝笑:“我酒气早没了。”起身,又问:“喝什么?”

宋晓岚皱眉,立刻握着她手腕,不让她走。

“你缺钱?”

废话,她可太缺钱了。

赵仪垂下眼眸,看着宋晓岚。他的目光清澈得仿佛夜里山涧的清泉,清冽而温暖。赵仪却想破坏他,让他尝尝黑暗的滋味。

“你听不出来?”

宋晓岚握着他的手,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体温,那么凉,那么冷,像个无情动物。她不说话的时候,冷冽的时候,严肃的时候,他总觉得她神秘而又可怕,可就是忍不住想靠近她。既然靠近了,他就不打算放她走了。是她自己上了他的背,把他拉进屋子里的。

哪有放开的道理了。

爱情就是这样,来都来了,挡不住的。

宋晓岚抬起头,看着赵仪,一字一句说道:“我听出来了,我可以帮你。”

他不想让赵仪再和金主有半点瓜葛,尤其是金钱。

赵仪的心猛烈地跳了一下,抿抿嘴,推开他:“我不需要。”

宋晓岚站起来,又把她拉回来,扣死在怀里:“你刚问我是你的谁,来日方长,我慢慢告诉你。”

赵仪微怔,眼酸了,任由他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