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你可见过他 韩小青 > 第三十二章:情动

第三十二章:情动

小说:

你可见过他

作者:

韩小青

分类:

综合其他

更新时间:

2020-04-14

宋晓岚并不是真的想睡她,只是他心底里总能生出几分博弈的欲望,想看看她到底能“坏”到什么程度。进了屋,他也不推开赵仪,任由她抱着。

赵仪家里的鞋柜对面就是一个窗户,阳光投过玻璃,照在宋晓岚的侧脸上,给他侧脸轮廓加了一层光晕。

好看。

赵仪眉间不禁泛开笑意,情不自禁开口。

“好看。”

宋晓岚略羞赧,耳根微红,清澈的嗓音很低很低,“哪里好看了。”

赵仪说好看就好看,不需要理由。

美色当前,岂有不动之理?

赵仪真的想睡他,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那就把心里的那束光遮住,索性走肉体关系,谁也不欠谁的,来去轻松。

她勾着他的脖子,眼神勾着他。

“要洗澡吗?”

她的眼里好像有一张用欲望织成的网,就那么一下子把宋晓岚的心给捕住。

宋晓岚是那深谷中的幽兰,受不住这种诱惑的。况且是个少年郎,身上那股热劲冷不了了。

“好。”

宋晓岚想要放开赵仪,可赵仪没有要从他身上下去的意思。

宋晓岚皱眉,清澈的眸子看着她,等她放手。

初夏的风绕过窗纱吹进屋子里,加上老房子有着特有的凉薄,空气中就弥漫着陈年材料带来的红尘味。

赵仪身穿着包臀裙,真丝衬衫,身体的温度隔着薄薄的材料传到宋晓岚身上。

宋晓岚压了压心火,别开眼,轻轻推开她。

“有点热。”

赵仪哪里肯放过他,滚烫的身体又贴了上去,眼神迷离:“哪里热?”说着手还在他身上抓了一把。

这个坏女人,是*屏蔽的关键字*。

宋晓岚皱眉,他高估了自己的耐力,也低估了赵仪的倔。

“嗯?哪里热?”

声音媚如丝,拦不住了,丝丝沁入宋晓岚的心。

宋晓岚只能投降,单手搂紧她腰,两人的身体更加贴合,他俯身含住她嘴唇,不再让她说话了。

*

宋晓岚吻赵仪的时候,心跳很快,起初是小心翼翼的试探,后来是猛烈的。

赵仪喜欢咬人,把宋晓岚咬疼了。

宋晓岚停下动作,看了她好一会,问她:“为什么咬我?”

这让赵仪怎么答?一些情趣爱好罢了。但他既然那么认真的问,她就好好的答。

“喜欢。”

宋晓岚看着她,心跳的很快,可表情还是波澜不惊:“真的?”

他是要问的,圈子里对赵仪的流言太多,几个箩筐都装不完。她有金主,也招惹演员,他怎知自己是不是和那些演员是一样的呢?

他是要问的,因为他想独占眼前的这个女人。

年轻男孩的爱啊,总是如暴风雨般,想要在顷刻之间扫平一切。

赵仪把他手拉过来,贴在心口:“你自己分辨。”

宋晓岚掌心传来她的体温,那软柔的触感像触电般,微麻,迷幻。

他阖上了眼,把她抱在怀里。

*

张阿姨来了,一面敲门,一面喊小赵。

宋晓岚放开赵仪,两人整理了一下衣服,赵仪开门,宋晓岚站在她身后。

张阿姨提着一袋东西,进了门,把东西放在餐桌上。

“小赵啊,我今天早上出门时炖了鸡汤,刚刚回家就闻着了香味。”

“来,给你,刚刚在楼下就看你气色很不好,正好给你补补!”

赵仪不爱喝汤,但是盛情难却。

“谢谢张阿姨,我这多不好意思啊,还要你亲自给我拿上来。”

张阿姨:“没事,里面还有几个小菜,都是阿姨我自己做的,你一会趁热吃了啊!”

“哎呀,要不我帮你热一下吧,你对厨房的活一窍不通。”

老人家说完这一些话,才发现赵仪家里有个男人。

宋晓岚躲也不是,坐也不是,就站在赵仪身旁,淡淡的笑着看两人说话。

张阿姨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哎呀,小赵,你这有客人啊?”

赵仪眉眼平淡:“我弟弟。”

宋晓岚眉心一紧。

张阿姨心里刚起的揣测又收了起来,笑着要走:“哎呀,你有客人,那我就不不打扰了。”

赵仪也不想解释,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她从冰箱里拿了一瓶上好的洋酒,递给张阿姨。

“我叔不是爱喝酒吗?我现在戒酒了,放着也是放着,您拿给我叔。”

这个女人,撒谎时,眼都不眨一下。要她戒酒,还不如要了她的命。

张阿姨笑着收下礼,又看了几眼宋晓岚才离去。

*

张阿姨一走,宋晓岚的脸上恢复清冽。

“弟弟?”

“不然呢,你是谁?”

宋晓岚皱眉,把她揽入怀,眼里带着火:“弟弟能这样搂着你?”

赵仪转了下眼,跟他对视。她以为他只是想跟她睡,可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一来,她又觉得自己刚刚对他的误会,很无耻。

赵仪浅笑:“哎呀,你先放开我,一会汤凉了,就不好喝。”

宋晓岚不让她走,手上的力道加重,把她搂得更紧,他的呼吸抵着她的额。

“我不好吃吗?”

这话像*屏蔽的关键字*,快要了赵仪的神志。她禁欲多少年了,心里的波澜一点也不比眼前的少年郎少。

可她知道,宋晓岚是玩真的。

那一束刚刚差点消失的光,又回来了。

那就来日方长,不是吗?

赵仪很努力的回神,抬眸回看宋晓岚,眼里带着万种风情,轻轻地,低低地,说了两个字。

“太嫩。”

宋晓岚可是个男人,这两个字直接把他往欲望的火坑里推,眼里早就迷离起来,呼吸变急。

他俯身含住她嘴唇,手往下滑,托住她大腿,把人掫起来,熊抱着转身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