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你可见过他 韩小青 > 第十九章:交换

第十九章:交换

小说:

你可见过他

作者:

韩小青

分类:

综合其他

更新时间:

2020-04-14

后来赵仪的嫂嫂受不了家里长期处于悲痛的日子,和赵仪兄长离婚了。

整个家,用了六年的时间,才缓过来。全家人对过去的事闭口不谈。而赵仪的母亲,依然失忆着。

而这一切,已经是赵仪交出了自己毕生青春而换来的结局。

没有人知道,她在接受齐哥的帮助前,内心是何等的煎熬和无助彷徨。

那个时候,这个世界都是黑的。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她,她跑遍了所有的*屏蔽的关键字*机构,都被拒之门外。烈日就这样在她的头上,把她的皮肤晒干,嘴唇干裂,出血,结痂。可她是毫无知觉的,她只知道,她不能倒下,她如果倒下了,父亲和兄长就会倒下。

那些人拒绝她的神情,那是令人作呕和心寒的神情。可是当她领着最好的律师和上级的盖章文件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又变得卑躬屈膝,阿谀奉承起来。

你看,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可笑。

人命算什么?

这个世界,把赵仪身上的刺都逼了出来。

她从一个清澈的小姑娘,进化成一个冷漠、狠、飒的魅惑之主。她开始结交达官贵人,成为他们饭局里的常客。京圈里,没有那个官二代不认识赵仪的。但睡到她的人,没有。

可是赵仪从此也没有正儿八经的谈过恋爱。她的恋爱,已经被她亲自封印了。没有齐哥的允许,谁也不能开启。

*

同时,齐哥也是赵仪最大的支柱。

这种源自于男女情,发乎于恩情的畸形的关系,赵仪深坠其中。

她无法逃脱。用齐哥的话说,他可以帮她,也可以毁了她。

赵仪也不想逃脱。她对这个社会太恐惧了,她需要齐哥这个支柱。也许这一辈子不结婚,没有白头到老的人,也无所谓了。这一生,谁又能救赎谁呢?

所以当她第一次和宋晓岚对视时,就知道这个人和她是相反的。

他表面清冽,骨子里干净。

而她呢,表面冷酷,骨子里发狠。她曾经连*屏蔽的关键字*的心都有,她是恶魔。

赵仪不自觉的想靠近宋晓岚。

她这一生,从她为这个家而付出自己的毕生青春开始,她就没有自我救赎的机会了。

既然如此,那何不拉他下水?一起在这个混沌的圈子里活下去?

*

言情剧,剧情单一,两个月下来就拍完了。

杀青宴上。

赵仪喝了些红酒,脸绯红。洛可可劝不听,只好改劝其他人不要给赵仪敬酒了。

宋晓岚坐在一旁,以果汁代酒。

像未成年人。

他的眼神,偶尔跟着赵仪走。赵仪一共喝了六杯红酒,一共笑了九次。对男二号放了两次电,电力不强,但足以让男生心跳加速。

宋晓岚眼睫毛微动,喝完杯子里的果汁,起身去洗手间。

赵仪看到了,无波光的眼睛起了那么点变化,微量,也不易被人察觉。她放下酒杯,也跟着出去。

洗手间门口有个转角处,用于遮挡洗手间,方便大家整理衣物。

赵仪跟着宋晓岚,宋晓岚没察觉。

到转角处,赵仪把宋晓岚抵在墙上,借着他胳膊搂上去了,贴着他的身体,每一寸都清清楚楚。

宋晓岚微微一怔,要拉开她,手上用了些力道。

赵仪就喊疼,细弱的声音喊着。

清吧里的灯光是暖人的,也是迷人的,低沉魅惑的音乐徐徐传来。

一个妖艳的女子正把一个如兰的男子抵在墙上。

画面像静止那般,等待着些什么发生。

*

宋晓岚也不躲了,想看看她能发酒疯到什么程度。他的五官像有柔光,那双清澈的眸子自带星辰,却没有笑。

赵仪眼里带着春水,眼看了他好一阵。

他眼睫毛还挺长的,对他那双眼,是锦上添花,赵仪没管住手,摸了一下。

“你就那么干净?那么讨厌我?”

她的眼里装着春色,声音又魅,一般人招架不住。

宋晓岚正直坦荡,他无力招架这种眼神,耳轮悄然红了。

赵仪看他的眸子里是那么镇定,心有不甘。用大腿去撩他的腿,绯红的脸,微微喘气。

“混这个圈子,你能纯洁到何时?”

宋晓岚别过脸,不同她面对面,下颚线对着她。

赵仪白皙修长的五指,又轻轻把他的脸扳过来。声音魅了几个度,绕到宋晓岚的心里。

“很多人都跟你一样,想保持着冰心玉洁,但是你知道吗?这个社会是很蛋疼的。”

她低头,把眼泪倒逼回去,冷笑两声。

“呵,冰心,玉洁,能当饭吃?迟早被这个社会玩死。”她说着,眼泪好像要掉下来,看起来很难过。

她从来不是这么软弱的人,为什么这般轻易就在他面前掉泪了?她抬头,把眼泪装回去。

宋晓岚就感觉某个地方疼了一下,好疼。

为什么这么严肃的话题她可以说得如此不雅?可是为什么他又会心疼?他不推她了,彻底放弃了。直视她,脸不红,心跳平稳。

“你怎么知道别人不能保持?”

赵仪眼里已没了雾气,淡淡笑:“那你能吗?”

宋晓岚从认识赵仪,就没见她这样失态过,以往她浑身透出来的沉着令人着迷。此刻的难过和自我嘲讽,令人心疼。

宋晓岚:“我能。”

赵仪不信。她搂住他,搂得紧,附在他耳际上,细弱的声音说着:“你怎么就知道别人是肮脏的?就因为你们听到的那些八卦?我脏不脏,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

宋晓岚额头起了一层汗,心跳剧烈,眼神软了一些。

他有一万种理由推开她,也有浑身的力气可以做到,但他没有。

赵仪的大腿在他的身上蹭,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

宋晓岚心里那把火又被她重新点燃,烧到了嗓子眼。挣扎之后,他还是扯开她。

“你喝多了。”

被推开的赵仪心下一凉。微怔片刻,眼酸了。仿佛就是一瞬间的事,听到宋晓岚这句话,就眼酸了。

就好像她漂浮在海面上,好不容易抓着一块木板,结果这块木板是一片树皮,根本承受不住她身体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