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你可见过他 韩小青 > 第二十章:转身

第二十章:转身

小说:

你可见过他

作者:

韩小青

分类:

综合其他

更新时间:

2020-04-14

赵仪收回手,放开宋晓岚,退开一步,跟他保持距离。

宋晓岚不动,可是红了的耳根骗不了人。

赵仪笑,笑声跟铃铛似的清脆,可也没有说话,转身进了洗手间。

她一走,宋晓岚才回过神,人靠在墙上,眉心紧蹙,呼吸不稳。

——“呵,冰心,玉洁,能当饭吃?迟早被这个社会玩死。”

——“混这个圈子,你能纯洁到何时?”

她的每一个字,都驮负着千斤重的情感。这是宋晓岚第一次听她说狠话。但是心里真特么疼,蚂蚁啃噬一般,找不到源头,掐不死。

宋晓岚出身京剧世家,家风良好。像赵仪这样摄人心魄,迷幻神奇的女人,他第一次遇到。

金主,女导演,年轻,这些词混合在一起,碰撞出五彩斑斓的话题,使人津津乐道。色彩的背后是什么,没有人想知道。

宋晓岚也一样,从来没有想过,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真的只是一个被金主圈养的女人吗?

他讨厌她,甚至厌恶她,想离她远远的。终于等来了杀青,从此一刀两断,再也不接她导的戏了。

可是就在刚刚,她那驮负着千斤重的字眼,在往他心里钻。

宋晓岚输了。

这场女性和男性的博弈游戏,宋晓岚输了。输给了他的荷尔蒙,也输给了他那颗如玉般剔透而干净的心。

黑暗与光明,浑浊与清澈,总是那么急于相融。

*

赵仪坐在马桶上,盯着地板,眸子里是刀子。

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她,她从不上心。

人之所以会在乎周围的声音,大抵是因为这些声音会给你生活带来好坏影响。流言的力量是无边际的,波及到家人,朋友,亲人……

反正她赵仪的人生,什么幸福美满的婚姻,家庭,子女,都不会有。来也一人,去也一人。流言蜚语似巨浪,似惊涛,她都不在乎。

赵仪想不明白,她刚刚怎么会想流泪。

太可笑了。

她都多少年没笑过了?记不得了。她只知道,这个操蛋的世界,眼泪是最没用的物件。

软软的,晶莹剔透,一点力量劲儿都没有,还比不过一双白花花的大腿。

宋晓岚明明在恼火,可他不会发作。

赵仪喜欢极了他那个克制自己的模样。想着,就笑得很随意。

算了。

算了吧。

他这么贞洁,怎么能入泥潭呢?

*

凌晨一点,杀青宴散场,赵仪和洛可可是最后走的。

洛可可扶着赵仪,一面打电话叫代驾,一面轻扫她的背。

赵仪胃很难受,但是她能忍,五六年来都是这样忍过来的。眉头也没皱一下,整个脸红润润的,如盛开的桃花,妖艳迷人。

代驾叫好,两人站在门口等人来。

月色浓郁,洒在地面上,光影斑驳。夜风吹来,赵仪胃里的酒精也散了些,人清醒了许多,想去车里坐,抬眸看了眼停车场。

车子那头,有个白色的轮廓,她看不到他的脸,却也被牢牢吸着注意力。

风来,吹起她额上的发,扰了她视线。风走,那个白色的轮廓慢慢进入她的眼帘。

宋晓岚站在她车子旁,在等她。

赵仪双眉微动,忘了反应。

宋晓岚看到了她,就站在那儿,浅浅一笑。

赵仪下意识别开了眼,假装不看他。

这是她第一次,拒绝直视,因为她怕她的笑意从眼睛里跳出来。她也有害怕的时候了。

这泥潭那么深,总要有人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站在边上,唱歌也好,跳舞也罢,总归是要的。

她本来还想放过他的,可就在刚刚,她反悔了。

这泥潭,是他自己要跳的,跟赵仪没关系。

泥潭也好,沼泽地也罢,有个人作陪,是好事。

*

洛可可顺着赵仪的目光也看见了宋晓岚,微微蹙眉,悄声对赵仪道:“你可别玩火,齐哥的人可是无处不在。”

赵仪眼里看着宋晓岚,嘴里在笑。

“放心。”

洛可可管的宽,可也是有界限的。蹙着眉走了。

赵仪看着宋晓岚走到她跟前,她嘴巴不说话,眼神在说话。

得意、喜悦、害怕,都有。

宋晓岚眉眼平和,风再吹着他的头发,好温柔:“你喝酒了,不能开车。”

赵仪:“我可以叫代驾。”

宋晓岚看起来那么坦荡,可他的底气并没很足:“你一个女人,不安全。”

赵仪没再问,慢慢走近他,他身上的淡淡清香全灌入她鼻子。

很好闻,像山中的幽兰,在月色之下飘来很淡很淡的香味。一对比,周围的花草都俗气多了。

赵仪弯了腰,歪着头,雪白的胸和勾在宋晓岚抬眼就能看到的地方。她把脸凑到他耳边,盯着他,软绵绵地说:

“不后悔?”

宋晓岚不接她这一茬,“能走吗?”

赵仪还是歪着头,盯着他:“不能。”

宋晓岚气,她就是故意耍赖。但是无奈,只能弯腰,“上来。”

赵仪:“没力气。”

宋晓岚的声音有气无力:“你得寸进尺。”

赵仪笑,她可太喜欢他生气了。

“我可没有,真走不了。”

宋晓岚只好双手揽着她的腿,把她背起来。

真是个坏女人。

*

赵仪的身体贴着他炽热的身体,很暖,很安心。她把头深深的窝在他的颈肩处,呼出的二氧化碳进到宋晓岚的领子上,温热温热的,很酥麻。

宋晓岚皱眉:“为什么喝那么多。”

赵仪很直接:“因为你拒绝了我。”

她说的是真的。

她以为这场戏拍完,两个人也就不再有瓜葛。

从艺者,有后天努力小有成就的;有靠祖师爷赏饭吃的,灵性十足,一点就通,观众缘一抓一大把的。比如宋晓岚这一类型的。

赵仪那么穷,怎么请得起一线演员?想都不敢想。

宋晓岚不回答了。

他要怎么告诉她,她赵仪有多坏?一次次的攻击他的防线,一次次明目张胆的勾引他。

他更说不出口,是自己先投的降,缴的械。

赵仪见他不答话,自己也不说了。她怕自己再说多,又把宋晓岚吓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