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恶毒女配和女主HE了 疯兔仔 > 4. 热搜

4. 热搜

小说:

恶毒女配和女主HE了

作者:

疯兔仔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18

江书墨回到角落的位置上时,服务员正好把她的餐品端上来。

她摘下墨镜放在一旁,丝毫不在意自己会不会被路人认出或偷拍。

刚尝了一口这边招牌菜品的味道,江书墨就听到系统闷声道:“你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吗?”

“谁啊?”

江书墨满不在意地应了声,抿了口柠檬薄荷水冲淡口腔中的酱汁咸味。

系统:“你真没认出来?”

这话听的江书墨一头雾水,正奇怪系统为什么说这种话,等尝到口中淡淡的薄荷味,江书墨脑中灵光一闪,“……你想说那个冰薄荷酒是女主?”

怪不得,她就说怎么随随便便就能偶遇这种顶尖大美人,原来“冰薄荷酒”就是女主!

系统顿时气急败坏:“我就知道你认出来了!你就是想在女主面前刷好感度,你这是阳奉阴违!暗度陈仓!”

它就说嘛,这个人类在手机里保存了上百张女主的照片,怎么可能认不出女主?!

江书墨不像系统那么激动,首先她的确没有认出来,按照原主的性格,她刚才的一举一动都很合理,原主的确高傲脾气暴躁,但对待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还是很有礼貌的。

另外,规则都没有惩罚她,这说明规则判定她没有作出崩人设、毁剧情的行为。

“不,我的确没认出来。”江书墨脑子转得飞快,“她不是穿着小花裙撸猫吗?怎么跑到这来了。”

系统:“…原文里没写,我不知道,别问我。”

江书墨心底猛翻白眼,这垃圾系统能不能有点用了?

江书墨想了想,还是决定安慰这个废物系统:“其实,我的举动对女主也是一次羞辱。”

系统:“???”

“你想啊,大家都说看凤眼知颜清许,我坚定不移地黑她三年,她肯定以为我对她是那种她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的讨厌和仇恨。”

“但结果呢?”

“她戴了个口罩,我就不认识了。”

江书墨说:“这不仅是对女主颜值的羞辱打击,同时也突出了我的无脑形象,是不是一举两得?”

系统:“……”

它是傻了才会和这个狡猾的人类说这些话,只要规则没判定她崩人设,说来说去都是她的道理!

系统沉默了半天,最后只能干巴巴地来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吧,崩了人设或剧情,当场死亡不说,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江书墨又想起那可怕的窒息感,她起了身鸡皮疙瘩,猛灌了一口柠檬薄荷水才消下去。

“放心吧,我才不会干傻事。”

在餐厅里随便填了填肚子,江书墨正要走人就接到了经纪人刘纨打来的电话——

刘纨:“《山河》的一番已经定下了颜清许,游辛不松口,我只能帮你争取一个女配的戏份。”

游辛就是《山河永安》的导演兼编剧,在业内颇有名望,往常那些手段在他身上根本不管用,这还是她走东路那边才争取到一个角色。

像是怕江书墨心里不满意,刘纨补充说:“我看了下,女二是女主最要好的朋友,我猜你不愿意和颜清许演这种对手戏,所以帮你选了女三,是女主的反派仇敌,你演起来会舒服点。”

这才一个上午,刘纨就给她办完了,这办事效率果然高!

原文中原主演的就是女三号,江书墨对此早有准备,说:“行,我知道了。”

听她答应的干脆,刘纨又说:“不过有一点,我明天带你去东路签合同,签完合同后,游辛要和你聊聊那个角色,看看你是怎么理解的。”

江书墨嗤笑了声,“多事。”

电话那头的刘纨没有像往常那样支持她,而是沉默了几秒,才说:“书墨,这是她最喜欢的一本小说,我相信你会全力以赴的,对吧?”

尽管是在问她,但刘纨的语气十分肯定。

原主能和刘纨这样出身贫寒的人成为朋友,也是因为白荔。

白荔生前把自己所有片酬都捐出去做慈善,帮助了不少人,刘纨就是其中之一。正是有白荔的资助,刘纨才顺利读完大学,所以她非常尊重且感激白荔,毕业后成为白荔粉丝会中的一员,由此认识了原主。

后来原主看她在这方面有些能力,就邀请她到自己的影视公司里,给自己当经纪人。

听刘纨说到她,江书墨的语气倏地严肃起来:“当然。”

在原文中,原主便把这一点贯彻到底,即便在拍摄期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遭受了各种非议,她还是顶着四面八方的压力,认真完成拍摄。

原主对白荔绝对是一片赤诚之心了。

和刘纨说完电话,江书墨一时间有些兴致缺缺,先是在卫生间偶遇女主,而后又有工作上门,这一茬接一茬实在让人快乐不起来。

不过,出来玩不就是寻找快乐嘛!

江书墨戴好墨镜便拎着包款款离开了网红餐厅,并没有注意餐厅角落里的一个女人正拿手机拍她,躲在手机后的面容阴沉的可怕。

-------------------------------------

永淮路迷夜酒吧

“哟,你怎么这个点就来了?”

说话的是迷夜酒吧的老板宋歌,她今年刚过三十,相貌不算出挑,但举手投足间的风韵让她增色不少,光是那一颦一笑就能惹得人神魂颠倒,来迷夜的客人至少四成都是冲着她来的。

江书墨不在意地挑眉,故意问:“你这还没开门?”

这会儿酒吧里的人不多,三三两两的坐着,目光时不时地往吧台后面瞟。

至于瞟谁,就不言而喻了。

“哪能啊,”宋歌抿嘴一笑,眉眼间风情婉转,能让人看直了眼。

早就习惯了那些视线,宋歌轻笑着说:“只要你来,这里随时营业。”

这一笑让这张脸从五分颜色增到了七分,江书墨甚至听到了夸张的抽气声。

这话并非客套或着开玩笑,原主和宋歌认识不到一年,却积累了相当深厚的交情,这有一半要归结于原主救过宋歌的命。

当时宋歌过的艰难,甚至动了轻生的念头,是恰巧前来喝酒解闷的原主和她聊了几句,在得知她的困境后,原主大方地出手帮她找律师解决了经济纠纷,将她从泥沼中拉出来,让她重新看到生活的希望。

正因如此,宋歌对原主心存感激,别说现在已经是营业时间,就算这会儿没营业,她都能开门迎接江书墨。

“还是给你开个单间?”宋歌嘴上这么问,实则直接转身出了吧台,招来经理来替她招待客人,自己领着江书墨往二楼的单间去了。

江书墨跟在她的身后,就听宋歌问:“你不会刚从甜小姐的店过来的吧?”

“嗯?”江书墨应了声,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该不会有人在餐厅拍到她的照片传到网上去了吧?

宋歌的声音听上去颇为无奈:“你上热搜了,没看到吗?”

原主是个黑红明星,前两年经常因为黑颜清许而上热搜,但久而久之,大家就对这件事不感兴趣了,人气掉了不少。

基本上,如果没有黑料或者公司出力,她很少能上热搜。

“我看看。”江书墨饶有兴致地掏出手机,点开微博。

然而热搜榜上压根不是她想象中的#网红店惊艳偶遇江书墨#,反而是一条满是控诉的话题:#江书墨无礼欺人#

江书墨一瞬间就想起那个卫生间里嘁她的女人,点开话题下最热的那条微博,果不其然就是那人发的控诉微博。

“@蔷薇与玫瑰:#江书墨无礼欺人# 今天下午我和朋友去华都四汀街上的甜小姐的店用餐……”

这条微博讲述了博主是如何在卫生间偶遇江书墨,被江书墨撞了之后磕到腰,没想到江书墨不仅不道歉,还骂她矫情,博主忍不住上前同她理论,结果江书墨竟然又故意推了她一把,并在恶意嘲讽后扬长而去。

微博内容字里行间都充斥着委屈和不满,不到140个字的短微博生动地刻画出一个蛮横无脑的女明星形象,煽动力极强,就连江书墨都有点生这位“江书墨”的气,更何况是那些对她印象不好的网友,一时间群情激愤,大家纷纷在网上声讨江书墨。

到目前为止,这条微博从发出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小时,然而已经有了近十万的转发评论、二十几万赞。

因为事发地点是在卫生间,店家没有安装监控,所以里面的真实的时间地点以及偷拍到的两张照片就成为江书墨欺负人的“铁证”。

即便有极少部分理智的网友觉得事件存疑,但理智的声音终究太少,更多网友都被愤怒的狂潮挟裹着涌入江书墨的微博下疯狂开麦。

江书墨懒得看自己的微博,她就扫了两眼“嘁女士”微博下热评,其中几个眼熟的都是颜清许的粉丝:

「江疯狗见谁咬谁,已经没得救了/呕吐」

「江书墨在镜头前都那幅德行,私底下肯定更狠,江卓远上辈子造了多大的孽才摊上这么个坑比女儿/摊手」

「江疯狗向小姐姐道歉!」

……

其中大部分评论都在叫着要她向“嘁女士”道歉,看的江书墨都要笑了。

她直接转发了“嘁女士”的这条微博,并评论道:

“@江书墨V:嘁,你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