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恶毒女配和女主HE了 疯兔仔 > 3. 忽悠

3. 忽悠

小说:

恶毒女配和女主HE了

作者:

疯兔仔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18

收拾妥当的**书墨下楼准备吃早餐,坐在餐桌旁的父亲立刻拿起杂志,作出认真看杂志的模样。

**书墨装作没看到他刚才伸着脖子往楼上看的样子,面无表情地拉开椅子坐下。

看到女儿在对面坐下,**卓远心中一喜,他装模作样地合上杂志放在一边,语气谨慎地问:“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是要出去试镜?”

阿姨端着三明治和牛奶放到**书墨面前,听到**卓远的话,她眼皮子都不抬,冷声吐出三个字:“出去玩。”

**卓远拿筷子的手一顿,眼里有明显的喜色,他和颜悦色道:“出去玩好啊,趁着年轻就要多玩玩。”

**书墨:“……”

见她脸色没什么变化,**卓远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那是和谁——”

**书墨抬眼睨了他一眼,他立刻改口,“我是说,和谁出去玩都不要紧,书墨是大姑娘了,肯定能保护好自己,玩的开心哈。”说完小心觑着她的脸色,见她没有生气,**卓远才悄悄松了口气。

**书墨:“……”

内心复杂。

这对父女的关系在十年前还算融洽,**卓远一个穷小子白手起家到现在的百亿公司董事长,他的一生几乎就是一段商业传奇,然而他再怎么强悍也只是一个凡人,事业家庭无法顾全,事业有成的**董注定无法成为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因为忙于工作,**卓远没法经常陪伴家人,原主知道父亲工作辛苦,什么事情都和母亲商量着来,也算得上是贴心小棉袄。

然而十年前的意外车祸带走了母亲的性命,那段时间**卓远正在谈一个至关重要的合同,如果赶回来参加妻子的葬礼,他将永远失去这次机会。

在妻子和公司之间,**卓远选择了后者,他的公司因此得到了更好的发展,他的女儿却再也不肯认他,几乎把他当成一个陌生人。

等到女儿考上大学搬出去后,**卓远惊觉自己已经成了孤家寡人,爱妻已逝,唯一的女儿把他当作陌生人看待,除了公司事业,他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直到这个时候,**卓远才终于停下开拓商业版图的步伐,转而努力讨好女儿,想要修补两人之间的关系,然而收效甚微。

起初原主都不想碰**卓远的钱,但后来一想,她凭什么不用,她不把他的钱用掉,是要便宜那些小三、野|种吗?

不过江卓远还算洁身自好,自从亡妻死后也没有动过再娶的心思,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在女儿身上。

一个有意讨好,一个不予理会,这种姿态维持了十年之久,直到这对父女死亡,两人关系依旧没能破冰。

想到原文中两人的结局,**书墨心里一堵,忽然有些吃不下。

“不吃了。”**书墨丢下吃了一半的三明治,用湿纸巾擦了擦手指,拎着包起身朝外走去。

**卓远下意识说:“好歹再吃——”

话还未说完,大门已经“嘭”地关上。

**卓远:“……唉。”

出了门,**书墨到车库里提了一辆红色跑车,刚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就听系统叨叨:“你现在应该留在家里看《山河永安》的原文小说,你这个样子——”

**书墨连忙打断它的话:“好了,就算把原文背下来,我也不会演戏。”

她压根没学过表演,指望她去演戏,那不是抓瞎吗?

虽然嘴上经常骂一些流量小花演技差,自己来都比她们强,但她那就是随口哔哔,如果非要演,她最多表演一个当场暴毙。

系统:“你怎么能自暴自弃,你可以去请表演老师,趁着还没进剧组好好打磨自己!”

请表演老师?

那她现场出一本学表演的自传,全文就六个字:从开始到放弃。

**书墨无奈道:“哪怕请两个顶尖表演老师手把手教我,我也是块烂木头,而且以原主那个心高气傲的性子,请表演老师那是崩人设。”

在演戏方面,她就比原主强一点,这一点就是她有自知之明,原主没有。

“你你你——”系统差点被她气出bug,这个人怎么这样?

**书墨直白道:“我们是同一条阵线上的,原主想要好好演出这部剧,但奈何我实力不够,只能请你帮忙了。”

自己不苦心琢磨就算了,竟然还把注意打到它身上?

系统只恨自己权限太低,不然一定要给这个贪婪的人类来两下狠的,让她知道贪婪没有好下场。

没有听到系统的回应,**书墨知道它是气狠了,软了语气问:“你知道我要去做什么吗?”

系统气炸了:“你要去贪图享乐,你要去醉生梦死,你这个——”

哟,还会用成语了?

**书墨没等它说完就打断它,“你说的对!”

系统:“!”

它要和这个厚颜无耻的女人同归于尽,这个任务它不做了,大不了销毁它的数据包!

**书墨不急不缓道:“你想啊,我让刘纨去帮我拿《山河永安》的参演名额,我砸了大价钱,不在家好好琢磨剧本,却跑出去喝酒玩乐,他们肯定觉得我是故意想找女主的茬,对我的印象肯定就更差了,女主肯定也以为我是为了挑衅她,炮灰形象是不是更鲜明了?”

“但实际上呢,我是在表现出原主的高兴,她能够参演偶像生前喜欢的小说改编剧,高兴地要去喝酒庆祝、悼念偶像,这是不是合情合理?”

愤怒到险些数据错乱的系统听到这段话懵了,它乍得一听觉得很有道理,虽然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它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问题。

系统:“我觉得……”

**书墨一通抢白,继续忽悠道:“你觉得这个法子非常妙,对不对?”

系统:“不是,我是想说……”

**书墨立刻接话:“你想说你非常支持我,我知道,我们是一条心的,你想让我走完炮灰女配的剧情,我也想尝试一下原主那样混不吝的行事作风,我们一拍即合!”

系统:“这个……”

**书墨拍板定下,“好了,不必再说了,相信我,今晚绝对给你送上一个大丑闻!”

系统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不是,你要庆祝、悼念偶像,为什么要出去喝酒玩乐?”

**书墨:“这你就不懂了,这是我们文化中的特色,酒是祭祀中的必备用品,既能够悼念已逝之人,也能让狗仔拍到我在夜店酗酒的丑照,岂不是一举两得?”

不识人心险恶的系统被她说服了,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甚至表示支持。

系统很是赞同:“你说的对,让你在家看小说也是浪费时间,不如出来搞一个大丑闻,也能强化原主品行不佳的形象。”

系统:“加油干,我支持你!”

**书墨微微一笑:“放心,绝不让你失望。”

今天的系统,智商也是欠费状态。

她喜欢。

-------------------------------------

先是享受了一把疯狂刷卡的快乐,**书墨让商场把东西都寄回住处,这才一身轻松地在附近找了一家网红餐厅,准备进去填饱肚子。

逛街购物的时候不觉得,现在逛完就觉得腿快断了,而且她上午就吃了半块三明治,这会儿真是又累又饿。

网红餐厅的装修风格独树一帜,**书墨挑了个稍微隐蔽点的角落,点了几个推荐单品,然后拎着包去卫生间洗手。

不愧是网红餐厅,就连卫生间里都用上了高级熏香,闻着倒是挺让人身心愉悦的。

**书墨把包放在洗手台上,先是润湿了手掌,又挤了点洗手液,开始仔仔细细地搓泡泡。

空气中忽然多了一股独特的香气,犹如一杯加了冰的薄荷酒,清新凛冽又带着几分醉人的微醺,在暖甜的熏香中分外清冽动人。

**书墨鼻翼微动,她挑眉朝镜子看去,只见一个戴着口罩的年轻女人走进卫生间,她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卷边短裤,难掩她窈窕性|感的身材,尤其是那双白的近乎发光的大长腿。

啧啧啧,不得了。

随着“冰薄荷酒”的靠近,那股凛冽的香气就越发明显。

借着搓泡泡的时间,**书墨用余光观察“冰薄荷酒”,海藻般的长发扎成了俏皮可爱的丸子头,尽管戴着口罩,但露出的眉眼也足够精致动人,从眼角肌肤就能窥见她口罩下的面容肯定也是同样的细腻通透。

果然是小说世界,素颜都这样抗打的大美人居然被她随随便便就碰见了。

“冰薄荷酒”径直走向洗手台,占据了靠近门口的洗手台。

**书墨谨记自己炮灰女配的设定,没有上去和“冰薄荷酒”搭讪,她勾起包准备去烘干手,烘干器就在“冰薄荷酒”身后。

**书墨刚把手放在烘干器下方,正巧有人进入卫生间,她猝不及防被撞了下肩膀,踉跄着后退撞到一具温热柔软的身躯,清冽醉人的香气顿时盈满整个鼻腔,**书墨都有些醺醺然。

顾不得肩膀被撞的生疼,**书墨反射性先和“冰薄荷酒”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冰薄荷酒”的身子一僵,低声说了句:“没关系。”

**书墨这才看向那个撞她肩膀的人,那女人瞥了她们一眼,转身就准备进单间,“嘁。”

撞了人还嘁她?

谁给她的勇气?

**书墨冷哼了声,“怎么,不道歉就想走?”

女人停了脚步,回头冲她掀了个白眼,不耐烦道:“矫情。”

**书墨:“?”

**书墨冷冷一笑,迈着长腿跟上去,不等对方进入单间就狠狠撞了下她的肩膀,后者一时不察扑到卫生间门板上,发出“嘭”的一声响。

“嘁——”

**书墨懒懒地掀了掀眼皮,转身就准备出去。

女人脸色铁青地扶着门板站好,“你干什么?道歉!”

**书墨离开的步伐一顿,她转过头,挑剔的目光把对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看着女人陡然涨红的脸,她鄙夷地哼了声:“矫情。”说完也不管那女人变得难看至极的表情,摇曳生姿地走出卫生间。

“噗…”

看着**书墨婀娜多姿的背影,颜清许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不过很快,那点钦佩笑意就被复杂所取代。

这个**书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