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红杏姑娘 二月杏 > 第294章 根源

第294章 根源

小说:

红杏姑娘

作者:

二月杏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03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红杏姑娘最新章节!

尽管是这样,路郎中和曾郎中也是难以接受,特别是路郎中,原本在喝水,听到方红杏这话,直接就被呛住了。

他以为他们刚刚说的话题已经是比较重口了,没有想到。她这么轻飘飘的就说出了更加重口的话。

难怪刚刚说三八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意思羞赧。

虽说郎中比一般人要看得透些,但是她至少是个女子啊!

路郎中觉得有些抓狂了,难道薛老太爷在教学的时候,都是这么直白的吗?!

“瑭郎中啊。”路郎中好不容易让自己缓过来。摸着胸口有些语重心长地说到:“你毕竟是个女子,有些话还是要注意一些的啊。”

不然以后可没有人敢娶啊。

方红杏微微一愣,她以为自己已经很注意了啊,那不叫欢好,叫啥,****?

作为一个不懂就要问的好少年,方红杏直接问道:“那我应该怎么说呢?”

路郎中那张老脸难得的红了红,有些艰难地说到:“可以称之为敦伦,那欢好,都是比较轻佻的人才会用的词。”

方红杏表示理解地点点头。

“那,路郎中,男女之间敦伦的时候,有什么措施是避孕的吗?”方红杏换了一个词,将那个问题又问了一遍。

路郎中顿时觉得一阵无力,挥挥手,示意曾郎中来解释,他算是彻底败下阵来了。

曾郎中清清喉咙,小声说道:“这避孕,自然是有避子汤。”曾郎中怕方红杏不知道,还将那方子和她说了一番。

也不是什么要藏着掖着的祖传方子,自然不用注意那么多。

方红杏并不是不知道避子汤,但是她那个话的意思,其实是说的是敦伦的时候……

就好比现代的避孕套之类的玩意儿。

方红杏将自己这个问题,用尽量比较矜持的语言说了出来。

这次他们倒是没有因为方红杏的话老脸羞红,但是却是一脸的茫然。

“那是何物?”

方红杏顿时有种“果然是骗人的”感觉。

不是说青楼女子会在体内放置相当于“女性避孕套”的玩意儿吗,还有,古代应该也有避孕套的雏形形成了吧。

这边青楼这么多,难道就没有人提出这样的概念吗?

明明知道可能得病,这边的x服务行业还这么发达,也难怪有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方红杏将要说的话,在心里各种斟酌,组织语言,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那样的话,对于他们来讲,好像太重口了。

其实明明只是美好而单纯的学术交流啊!

怀着这种蛋蛋的忧伤。方红杏的下班时间到了。

回去的时候,方红杏正好瞧见已经几天没有和他们一起吃饭的薛醒易了。

他最近可能一直专心于研究三菱针法,再加上汪传儿也不是一个太会照顾人的人,所以身上难得出现了一丝凌乱。

这输血的事情。方红杏暂时不敢找薛醒易,但是现在这个事情,找他还是可以的。

毕竟有些事情,男丁出面会比女子出面更加的好。

世人也更加容易接受。

“你最近研究的怎样了?”方红杏和他寒暄起来。

“还好。”薛醒易本身就聪慧,特别是在医术上面,天赋更是惊人。

也许对于一般人来讲,这些完全没有接触过的,根本无从下手。

但是对于薛醒易来讲,却不是这样。

即使没有一点基础,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他也慢慢摸出了一点门道。

而且之前方红杏还给他示范过,他整个人都觉得豁然开朗了。

等之后回了京都,他讲所有的东西都整理一遍,应该就能有不小的收获了。

“你可是有事?”薛醒易虽然和方红杏的接触不算太多,但是却也知道她的性子。她一般没事,并不会主动来找他说话。

而且一般的事情,也都是和医术有关。

除了之前,将那个做什么事情,都粗心的很的小丫头塞给了他。

他念着她也帮了自己不小的忙,就没有拒绝。

但是他没有想到,一个人可以蠢到这种地步。

白白每天吃这么多的饭了。

因为有了之前的事情。薛醒易现在觉得,若是方红杏再提什么要求,他得好好斟酌一番。

方红杏刚要说话,余光看到鹿奶妇还在,连忙将话给厌了下去,随便换了一个:“我今儿在薛家药铺里头看见了那个长寿美容膏。正好他们也送了奶妇一个,所以等下想找你一块儿瞧瞧。”

“我好像以前有听说过,那用过了晚膳,到书房说话吧。”薛醒易说到,他总觉得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好。”方红杏点点头。

鹿奶妇知道他们之间是纯洁的学术探讨。也就不反对了。

等用了晚膳,方红杏先装模作样地和薛醒易讨论了一下那个长寿美容膏,然后让汪传儿留下,让红菱陪着鹿奶妇回去休息了。

虽然说是装模作样的探讨,但是薛醒易却不是,他仔细将那盒子长寿美容膏闻了一下,又尝了尝味道。

便将里头的药材差不多都猜出来了。

方红杏一听,顿时乐了,这和后世的“龟苓膏”很是相似。

不过后世的那是改良过的,这应该是最早的那种,所以口味上面还有待改善。

“汪传儿,你那本《药经》看的怎么样了?”薛醒易突然说到。

汪传儿原本正吃糕点吃的开心,冷不防听到这个声音,一下子就被噎住了,拍了好久的胸,才让那块糕点下去了。

“还没看完。”汪传儿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薛醒易,为什么这么漂亮的男丁,性子这么可怕呢?

“那还不将书拿过来看?”薛醒易道,一个眼神扫过去。

汪传儿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哆嗦,立马站起来屁颠屁颠地跑远了。

不过依她的性子,多半是不会那么快就回来的。

“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薛醒易等汪传儿走了以后,淡淡地开口道。

方红杏摸摸脑袋,冲着薛醒易“嘿嘿”一笑:“你倒是机灵!”

这话说的,倒还真有几分长辈对小辈说话的意思。

只是由方红杏说出来,总是透着几分怪异。

薛醒易闻言,微微皱皱眉,并不说话。

方红杏知道他这是不愿意和自己开玩笑,无所谓地撇撇嘴,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才有些艰难地问道:“你在薛家可有什么亲近些的丫鬟?”

今儿被路郎中和曾郎中说了,方红杏很是深刻地认识到了语言的博大精深。

有些话,就要怎么委婉怎么说!

薛醒易并不是很能理解方红杏说这个话的主要含义,但还是实话实说:“我身边都是小厮。”

虽然薛夫人那边有派过来丫鬟,但是他觉得女子过于麻烦,一般还是让小厮贴身伺候着,丫鬟顶多就是做些端茶送水的活儿。

而且,他也实在厌烦了那些丫鬟看向自己的眼神。

方红杏并没有太意外,但是心里多少却有些失望。

那自己还要和他讨论之后的那个问题吗?

“这和你等下要说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薛醒易见方红杏一脸的难以启齿,顿时有些不解。

自己这小师姑可不是这么犹豫不决的人啊!

“你也知道,这庆州遍地是青楼,不少青楼女子得了花柳病,这花柳病极容易传染,所以我就想着,有没有法子,抑制它的传播。”方红杏说的是抑制,却不是治疗。

“你说抑制传播?”薛醒易再次感受到了一丝不解,难道不是应该医治更加明确吗?

“对啊,从根源上截断!”方红杏用手做了一个狠狠切除的模样。

如果是医治的话,方红杏并不觉得一定会成功,而且相比较研制药物,抑制传播的方法更加简单。

先抑制住了,等后面到时候也可以再想治疗的方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