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某高专的不死喵 今粥 > 第45章 第 45 章

第45章 第 45 章

小说:

某高专的不死喵

作者:

今粥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3-03

“那如果我说我想让你杀了我呢?”

这话一出口, 禅院甚也就后悔了。

努力隐瞒的秘密,他居然就这么轻易地说出口了。

或许是因为话赶话吧。

五条悟他会怎么回应他呢?

他抬眼,偷偷瞄了五条悟一眼。只见五条悟正看着他, 一副沉思的模样。

“为什么呢?”五条悟问他。

也是, 这样奇怪的要求, 正常人都会先询问一下理由吧?但又正因为这是正常人的反应, 禅院甚也却反而觉得有些意外。

“因为……”禅院甚也犹豫着,最大的秘密含在嘴边, 却无法像之前那样轻易地说出口了。

他一直相信,如果他将自己的能力告知五条悟,五条悟一定是会同意帮他的。

但前提是他不说出他变强之后想要做的事。

即使五条悟一直以来对他的恐吓言论毫无反应, 但眼前这人毕竟是五条悟,如果他将真正的自己完完整整摊开在他面前……

就算五条悟再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也不可能放任抱有那种愿望的他变强的。

他知道的。

可是,他又不想隐瞒这一切, 不想在隐瞒这一切的情况下从五条悟身上骗取实力。

这大约是他可笑的坚持吧。

他最初的计划虽然也是有骗的成分在,但是至少在那个计划中,他对五条悟展露的是自己恶的一面。

反正他是敌人, 五条悟对他动手才是对的,而之后他变强了, 也是他的阴谋诡计算计了五条悟。

被敌人算计,五条悟顶多就是……生气、愤怒吧?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五条悟将他当成朋友, 如果他请求他的帮忙,让他帮他变强, 那就是在消耗五条悟对他的善意。

真心相待的朋友变成了敌人, 并且还是被他亲手变强的……五条悟该会是怎样的心情?

即使五条悟不知道, 即使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五条悟这个形象在黑暗中照亮了他十多年这件事也是个已然存在的事实。

他……舍不得。

不敢,不愿,不想去伤害唯一照亮过他的光。

“为什么?”五条悟又问了他一遍。

听到声音,禅院甚也恍惚了下,意识还未从沉思中抽离,他看着近在眼前的五条悟,忽然有种这个五条悟是他这十多年来常常看到的幻影的错觉。

下意识地,他伸手朝五条悟抓去。

垫着脚尖,他够到了五条悟的头发,食指和拇指轻轻捻着那根头发,他有了触及到实物的感觉。

这个五条悟,是真实存在的。

真的是真实存在的啊,五条悟真的就在他身边。

在五条悟疑惑的目光中,他将手往上再次伸去。这次不再是一根头发,他的手掌整个放到了五条悟的头顶。

然后,他做了自己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和五条悟揉他脑袋时的动作一样,他也揉了揉五条悟的头发。

室内温度很高,五条悟头发上的水早就被烘干,此时被轻轻一揉,瞬间炸了开来。

就像是蒲公英一样。

这时,五条悟抓住了禅院甚也作乱的手。

“好玩吗?”他问。

禅院甚也这才回神,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下意识将眼神往下瞟去。

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他不敢抬眼和五条悟对视,就像是做错了什么一样。

或许不该说是像吧?他是真的几乎要做错事。

·

五条悟看着忽然低垂起脑袋的禅院甚也,想了想,弯下腰,又拉起猫猫的爪子放回到了自己脑袋上。

“甚也~”他一边喊着禅院甚也的名字,一边抓着猫猫的爪子在自己炸开的白毛上又揉了揉。

“喜欢吗?”他问。

见禅院甚也没有反应,他又抓着猫猫的爪子在自己脑袋上揉了又揉,一边还说道:“我不是才跟你说过吗?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啊~所以喜不喜欢嘛~甚也?”

声音逐渐往撒娇的方向一路狂奔。

禅院甚也:“……”

他根本不是在想这件事好不好。

好吧,也不是完全没有想这件事,可是显然另一件事更加重要。

手被按在五条悟的头顶,他知道五条悟的脸此刻离他很近,假如他现在一抬头的话,额头或许都能贴到五条悟的下巴上。

又或许是更高的地方……

因为他感受到了自己头顶发丝轻微的晃动,那似乎是被五条悟的呼吸拨动的。

手掌被用力按着,他的指腹可以感受到五条悟头皮处传来的温度。

很暖,比空气里的温度还要高一些。

“甚也~”

五条悟的声音再次响起。

禅院甚也表情一僵。

他明明是在想那件事的,为什么思绪忽然又飘到了奇怪的地方?为什么注意力又放到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去?

之前的话题是什么来着?

哦对,五条悟问他为什么,问他为什么想要让他杀了他。

所以,他缓缓抬头,想看看五条悟,想看看五条悟还想不想问这个问题。

然而额头蹭过一片柔软之时,他才忽然想起自己刚刚才想过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他的第一反应是:他的猜测没有错,果然一抬头就会碰到比下巴更高的地方。

而第二反应则是……

他突然炸红了脸。

他感觉自己脸颊上似乎冒起了热气,温度不断升高,从脸颊往耳朵、往脖子迅速蔓延开来。

他怀疑自己现在像是一只煮透了的虾子,又或者是煮熟了的螃蟹,总之是一副奇怪的模样。

后退一步,他用自由的左手按住了额头,右手也挣扎着试图从五条悟的手中抽离出来。

可是只轻轻一拉,他就发现他向来无法撼动的五条悟竟然被他拉了过来。

那处柔软再次贴到他额头的同时,他又感觉到一股重力压到了自己身上。

毫无准备,他被突如而来的力道撞得后退一步,小腿撞到了床,脚下一滑,他向后倒去。

而刚刚被他拉过来的最强也像是依旧稳不住身形一样,和他一起倒了下来。

身下是柔软的被子,他没感觉到半点疼,但是没再被手掌护住的额头却被重重磕了一下。

“嘶——”

“嘶——”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五条悟的牙……磕到他的额头了。

湿润的感觉传来,他怀疑自己额头已经被磕破了,还流出了血来……

沉默,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过了不知多久,久到他怀疑额头上的血迹几乎要开始凝结时,他才感觉到身上压着的重力一松。

他悄悄睁开眼,这回竟然没有跟五条悟对上视线。

五条悟还在看着他,但是视线却一直停留在他的额头上。

而他……视线也缓缓下移,看到了五条悟唇边的一抹红色。

是鲜血的颜色,但是似乎有些怪异。

就在他思考为什么感觉有些怪异之时,他看到五条悟舔了舔唇,将唇边的那抹红色舔进了嘴里,然后突然又朝他俯下了身。

禅院甚也:“!!!!!”

五条悟他要干嘛!

很快地,额头又传来了一股湿热的感觉。

虽然没有看到,但是他确信,五条悟舔掉了他额头的血。

禅院甚也:“?????”

原本已经开始降温的脸颊上温度再次攀升。

虽然他知道五条悟不按常理出牌,但是他没想到五条悟可以这样的不按常理出牌!

他以为他是小狗吗?干嘛要这样去舔他额头的血啊!

·

五条悟感受着嘴里满满的铁锈味,思绪逐渐回忆起刚刚。

刚刚看到禅院甚也额头的血迹时,他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他的猫猫一身是血的模样。

那样的场景他见过三次。

第一次,他的猫猫奄奄一息,差点在他怀里咽过气去。

第二次,他的猫猫还是奄奄一息,身上一个个的血窟窿,比第一次时的场景更加可怖。

而第三次,他的猫猫身上只有一道被爪子挠过的小伤口,几乎安然无恙。

他知道这一次的红色之下是没有伤口的,可是就是想亲眼确认一下,确认一下这些血色全是属于自己的。

待到回过神来之时,他发现自己嘴中已是一片铁锈味。

原来他的血的味道是这样的。

猫猫确实没有受伤。

很好!

他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问题。

他只是用最简单快速的方法确认了一下他的猫猫没有被他弄伤而已啊,确实没问题不是?

否则用手去擦的话,还要洗手,多麻烦。

再次舔了舔唇,他双手撑着,缓缓起身。

确认猫猫没事之后,当然是要再欣赏一下猫猫可爱的样子了。

不出他的意料,他看到了禅院甚也震惊、羞恼、疑惑等等表情。

猫猫的脸颊上渲满了红色,不似刚刚的鲜血一般红,是略淡些的红色,透过雪白的皮肤映了出来。

那是健康的色彩。

他暗想这几天的食补似乎很有效,他的猫猫现在的样子和刚来时那副让人心疼的模样相比可好太多了。

所以明天要给猫猫吃什么呢?

对了,之前说过的双倍惩罚好像还落了一次?

但明天还要出去玩,还有一些烦人的苍蝇要处理……

思维逐渐发散开去,已然偏离了他最初思考的问题。

·

禅院甚也不知道五条悟在想什么,他涨红着脸,再次伸出左手,抚向自己的额头。

意外地,他发现自己额头并没有伤口,皮肤一片光滑。

视线再次游移到五条悟脸上,他看到了五条悟唇上那道浅浅的伤口。

禅院甚也:“……”

难怪他之前感觉有些怪异,原来……受伤的不是他,而是五条悟吗?

察觉到他的视线,五条悟再次开口。

“抱歉啊甚也~弄脏你的额头了~”说完很不走心的道歉,五条悟又舔了舔唇,然后才继续道,“不过这样就搞定了!”

禅院甚也看着没事人一般的五条悟,捂紧自己的额头,从他身下钻了出来。

所以他在脸红个什么鬼啊!

背对着五条悟,他偷偷用右手朝自己的脸颊扇了扇风,试图让自己降温。

可是就在这时,五条悟再次贴了上来。

一切的感官都变得格外敏锐,他感受到五条悟的胸膛贴上了他的背,他感受到了五条悟平稳的心跳声,他感受到五条悟的脸擦过了他的耳朵,他感受到五条悟的下巴搁在了他的肩头。

他看到五条悟的手从他身后绕了过来,朝他的额头探去。

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一根根被轻轻挑起,又被轻轻放下。

五条悟撒娇的声音再次响起:“甚也~你是在嫌弃我吗?”

一边说着,他一边继续重复着刚刚的动作,就像是在玩一般。

禅院甚也终于开口:“我……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

五条悟继续玩着手指,答道:“那你为什么要一直捂着这里?”

禅院甚也:“……”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