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某高专的不死喵 今粥 > 第44章 第 44 章

第44章 第 44 章

小说:

某高专的不死喵

作者:

今粥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1-24

禅院甚也想过五条悟是不是又在想什么坏主意。

但是五条猫猫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他只是单纯的想要逗一逗他的猫猫, 仅此而已。

(无辜脸jg)

原本说要喂牛奶时,五条悟只是随口一说,想逗一逗禅院甚也,顺便也是想让禅院甚也乖乖喝奶。

禅院甚也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再加上之前营养摄入不足, 需要好好补补。

不过在回高专的路上, 他察觉到他的猫猫一直在想他。

他没再提喂牛奶的事, 他的猫猫却一边想他,一边时不时将视线放到了他手中的牛奶上。

赤红的眼眸中没有害怕,也没有担忧,反而带着些疑惑。

所以他的猫猫是在想他什么呢?

他的猫猫想了他一路,他也想了他的猫猫一路。

最后,他得出结论:果然他的猫猫是想要他喂牛奶的是吧!

突然兴奋!

可是一回到高专,他的猫猫就一溜烟跑回了房间,连头都没回, 半点不带留恋。

似乎是他脑补错了?

没有想太多,他拎着牛奶也回了房间。

洗了澡换过衣服,他看到放在桌上的牛奶, 想了想还是去热了一杯。

热过的牛奶上方冒着薄薄的雾气, 五条悟凑过去轻轻嗅了嗅, 感觉奶香扑鼻。

似乎,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他回忆了下,忽然想起来, 他的猫猫身上似乎也有类似的香气。

奶奶的, 甜甜的。

将杯子拿了起来, 他抿了一小口。

嗯, 不错, 温度刚刚好。

不愧是他!连热牛奶都可以热得那么恰到好处。

就在这时,他察觉到了他的猫猫又在想他。

一定是心有灵犀吧?

于是很快地,他拿着装有牛奶的杯子,飞速来到了禅院甚也房门口。

·

禅院甚也看到五条悟进门,不自觉将自己从回来到现在做过的事在脑海中都过了一遍。

他……是忘记锁门了吗?

只是才发生过的事情,他明明不该忘记的,但是此刻看到拿着牛奶的五条悟,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有没有锁门了。

大约是忘记锁了吧?总不可能是五条悟开的锁吧?

思考间,他看到五条悟朝他挥了挥手。

原本第一时间注意到的牛奶此刻却显得不那么引人注目起来。他发现五条悟换了衣服,是睡衣,和他身上穿的几乎一模一样。

五条悟一定也是刚刚洗了澡,头发没有完全吹干,有一滴水珠从他发尾滑下,落到肩头,瞬间没入了睡衣中。

“甚也~我可以进来吗?”五条悟问他。

禅院甚也:“……”

他缩进了被子中。

这个人是干什么呀?门都开了,却还要问吗?他摸不着头脑,却也不想去琢磨五条悟的想法。

因为他已经有了自觉,他琢磨出来的一般情况下都不是五条悟真正的想法。

将脑袋埋在被子中,他等待着。

然而好几秒过去,门口处却再没传来动静,仿佛五条悟已经离开了。

真的……走了吗?

他在被子里蠕动了一下身体,枕头被他撞得偏移了一些位置,枕头下的绛雪露了出来。

黑色的匕首上,隐隐透出的红色在灯光下泛着诡异的光。

鬼使神差地,他伸手握住了绛雪。

虽然房间里温度很高,但绛雪还是有些冰凉。不过在这样的温度之下,这一丝冰凉却显得有些舒服。

他抓着绛雪摆弄了会儿,很是心不在焉,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门口。

五条悟他有没有走?

五条悟他还在不在那里?

五条悟他那这里是想做什么?

大约是刚刚看到了五条悟的睡衣的原因,照常出现在脑海中的五条悟的幻影也身着着睡衣,手里拿着牛奶,正在……有些颤抖的感觉。

禅院甚也暗想五条悟在自己心中的形象真是越来越歪了。

五条悟怎么会颤抖呢?

哪怕穿着睡衣立在寒风之中,他也不可能颤抖的吧?

……吧?

门口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短短一分钟,禅院甚也却感觉过得比任何时候都慢。

终于,他还是探出头来,朝门口看去。

五条悟他,还在。

只见房门被打开的幅度变小了些,留下的缝隙刚好够他看清五条悟。

五条悟就站在门口,正将手中的牛奶护在怀里,一副要用体温保住牛奶的温度的样子。

而他本人却在他看过去之时打了个哆嗦。

可怜兮兮地,五条悟又问道:“甚也~我可以进来吗?”

禅院甚也:“……”

居然真的在发抖吗?这个人真的是五条悟吗?

——就算……就算你这样卖惨,我也……

就在这时,他看到五条悟将牛奶又往怀里护了护,然后打了一个喷嚏。发梢的水珠随之晃了晃,有的落到了地上,有的再次没入了五条悟的睡衣之中。

似乎还有夜风吹过,他看到五条悟的头发又动了动。

大晚上的,穿着睡衣,头发都没有吹干,还要站在夜风中……

五条悟你干什么啊。

禅院甚也收回视线,把绛雪塞回了枕头底下,然后整个人又钻进了被子中,最后隔着被子喊道:“进来吧。”

声音很大,就像是生怕五条悟听不到一样。

五条悟闻言笑眯了眼,他看着被子里被拱起的一小团,从容地进了房间,顺手带上了门。

总感觉这副场景有些眼熟啊。

他的猫猫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也这样做过呢。

五条悟回忆起了当时的场景。

他的猫猫偷偷掀开被子,偷偷看了眼他,却正好被他抓包了。

那可可爱爱的样子,他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露出了笑。

所以今天,场景会重现吗?

他拿着牛奶蹲在床边,右手无意识地玩起自己的头发来。

一秒,两秒,三秒。

他突然放开了玩着自己头发的手。

不能忘记正事,再等下去,他手里的牛奶真的要冷掉了。

右手搭上床沿,贴着床单缓缓向前伸去。

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一股带着热气的温度,然后是有些干燥的皮肤。

找到了。

他看到被子上的那个小鼓包动了动,指尖的皮肤也随之退去。

被子里,闷闷的声音想了起来,和之前让他进来时的那个声音相比,这个声音可小了太多。

他几乎听不清他的猫猫在说什么,但是他大概可以猜到,他的猫猫一定是在说着类似“你干嘛!”“你别过来!”“你走开!”“别碰我!”之类的话吧。

而他……就不!

右手再次往被窝深处探去,这一次他动作迅速,没再试探,直接抓住了禅院甚也的手腕,然后把人从被窝中拖了出来。

空气太过干燥,又是被拖出来的,禅院甚也的头发似乎和被子摩擦着起了静电,五条悟看到时,就发现他的猫猫真实地炸了毛。

已经被剪短的头发根根竖起,配合着这副炸毛的表情,简直就和炸毛的猫猫无异。

五条悟不禁笑了起来。

“喂!你笑什么!”禅院甚也知道五条悟一定是在笑他。

五条悟扬了扬眉,认真答道:“我想起了一件高兴的事情。”

禅院甚也:“……”

为什么看到他要高兴啊?

不对,为什么看到他要想到高兴的事情啊?看到他能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

他一定还是在笑话他。

瘪着嘴,他的手缩了缩,试图挣开五条悟的手。

可是五条悟虽然只是松松地握着他的手腕,几乎没让他感觉到疼,但是他却依旧没法挣脱开。

他出去跑一圈得到的力量在五条悟面前,还是完全不够看。

正当他跟五条悟的手“搏斗”之时,他又听五条悟问他道:“甚也,要喝牛奶吗?”

有些时候,禅院甚也的脑子总能转得飞快。

五条悟的这个问句又让他回想起了之前他们的对话,想起了五条悟说过要喂他喝牛奶的事。

之前纠结的问题他还没有答案,但是他想,既然两个答案的结果都差不多,那先拒绝总是没错的。

“不要,不喝!”他答道。

“嗯?”五条悟眯了眯眼,手上微微用力,就把他的猫猫拉到了他面前。

“我知道了!”他一副非常了然的样子,坐到了床上,然后把他的猫猫拉到了怀中。

“你……你知道什么了?”禅院甚也问道。

他直觉这个姿势有些危险,让他回忆起了之前那些羞耻的记忆。

“我知道了你想让我喂你啊~”五条悟自信满满地答道。

禅院甚也:“……”

果然如此!

但……这个答案是从哪里得出的???

他什么时候说过想要被喂啊!

“啊——”五条悟朝他张开了嘴,又是一副教小孩的模样。

禅院甚也:“……”

太熟悉的表情了。

见他没有张嘴,五条悟笑道:“甚也~你是觉得用杯子喂你不满意吗?如果你不满意的话,那我们换一种方式?嗯?”

微扬的尾音像是化作了钩子,在心尖上轻轻拨动了一下。

禅院甚也晃神了一瞬,又很快回神。

什么叫如果不满意的话就换一种方式?他还想要换什么方式?

用勺子喂吗?就像之前喂他喝汤一样。

但看着五条悟的表情,他有一种预感,似乎不止如此。

总感觉如果现在不顺着五条悟的话,会有更不好的事在等着他。

万分别扭着,他还是乖乖的张开了嘴。

“真乖~”五条悟笑着,将牛奶送到了禅院甚也嘴边。

明明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却被无聊的家伙玩成了复杂的模样。

温热的牛奶进入了禅院甚也嘴里,又缓缓进入了腹中,因为吃过火锅而有些不适的胃变得舒服起来。

马上要睡觉了,五条悟只热了小半杯牛奶,很快就被禅院甚也喝完了。

看着禅院甚也嘴角的奶渍,五条悟低了低头。

停顿了下,他把禁锢着禅院甚也的手松开,伸出拇指帮他的猫猫擦去了奶渍。

忽然,他问道:“甚也,知道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什么道理吗?”

禅院甚也:“?????”

他一脸迷茫,这种做阅读理解的提问是什么意思?

五条悟彻底松开了他,把他塞进了被子里,然后答道:“这件事告诉我们,想要说什么就去说,想要做什么就去做。”

禅院甚也:“……”

——我不是说了不要的吗???

——你是在说你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吧?想要喂就喂了,也不顾我……

等下。

禅院甚也忽然回忆起来。

他一直说的是“不要喝牛奶”,却并没有拒绝过五条悟的喂食。

看着禅院甚也一变再变的表情,五条悟不禁又笑了起来。

这时,他突然听到了禅院甚也的声音。

“那如果我说我想让你杀了我呢?”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