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肥宅快乐抽 王谢之 > 这里是第三十

这里是第三十

小说:

[综]肥宅快乐抽

作者:

王谢之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2

四周实在是太安静了,空气里带着挥之不去的湿润,透着一股腥味。

白鹭穗现在大脑里的每根神经都在叫嚣着:跑、快跑、离开这里……

这里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阴森可怖了。

暗色的乌鸦张开翅膀,飞快在半空中一掠而过,悄无声息。

白鹭穗对这些细微的变化一无所知,她被夜风吹起了一身的寒意,试探性地往前踏出了两步,看见前方转角处似乎有什么在反着光。

……话说。

现在应该不会就是那个剧情点吧,就是那个,宇智波,灭门夜。

白鹭穗原本就有点头皮发麻,在进行了这个猜测后,更是觉得浑身上下哪里都不舒服,她抬起手摸了摸另一只手上的游戏指环——那里隐藏着贪婪之岛之行得到的游戏书。

虽然在这种情况下好像没什么用,但是聊胜于无,总能让她安心点。

不知道自己在贪婪之岛时不会受到恶意攻击伤害的能力还在不在。

她不安地想着,咬了咬下唇,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朝着墙角处那有着微弱反光的物体走去。

白鹭穗刚再次迈出脚、踏出第一步,冰冷的刀锋就抵在了她脖间。

“不要动。”

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和刀刃一样也是冷冰冰的,没有带着任何感情在里面。

这个声音她在不久之前还刚听过。

“你是谁?”他问道。

白鹭穗没有说话。

他的刀刃抵近了些,他再次问道:“你是谁?”

——那是佐助的声音。

“我叫白鹭穗,”白鹭穗老老实实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我不是忍者,你不用这么小心。”

“你有名字,”佐助道,“你是人。”

白鹭穗茫然地眨眨眼。

她当然是人,除此之外还能是什么?

就在她莫名其妙的时候,佐助冷冷道:

“这是我的梦,而你是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真实的人。”

白鹭穗一怔。

“你不是我的臆想,就不应该出现在我的梦里。如果你不是忍者,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又问道。

问得好。

白鹭穗也想知道。

每当她以为这个垃圾游戏已经够坑人的时候,游戏总是能够向她证明,她还是低估了它有多可恨。

呼啦呼啦的振翅声像疾风一样刮过耳畔,白鹭穗和宇智波佐助同时抬起头来,成群结队一大片一大片的乌鸦从远方飞近,像一朵巨大的乌云,遮盖住了天空和月亮,原本就昏暗的光线彻底不见,只余下一片漆黑。

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响起,佐助把刀从白鹭穗的脖子上拿了下来,转过头警惕地提防着未知的危险。

“我愚蠢的弟弟……”

低语声同样也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白鹭穗终于看清了这群不速之客的面容,他们是同一个人,同样满身是血的宇智波鼬。

“我杀了所有人……”

他们步伐一致地朝着佐助走了过来,包围的圆圈越缩越小,白鹭穗想要躲开,避无可避。

“憎恨我吧……”

仿佛魔咒一般,宇智波鼬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然后将武器握得越来越紧的佐助脸色苍白,最后终于爆发出一声嘶吼。

******

——原本安然躺在床上的宇智波佐助倏然睁大了眼,直直地坐起了身。

他喘着粗气,额上冷汗涔涔,看来梦境中的一切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白鹭穗默默地往后挪了些,试图把自己缩到角落里,恨不得自己只是一只老鼠,随时能打洞逃跑。

没有人在经历噩梦后还能马上回神来注意现实世界,佐助也不例外,他喘了好几口气,平缓了半天,才察觉到哪里不对,转眼看了过来,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白鹭穗看。

白鹭穗没出息地又往后挪了挪,对着他勉强扯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来。

佐助的脸色沉了沉。他掀开被子干脆利落地直接跨了下来,从枕头底下摸出藏着的一把手里剑,径直朝白鹭穗走来。

白鹭穗暗道不好,扒着墙面站起来想跑,理所当然地跑不过佐助,他一把揪住她的领子把她按回了墙上,动作粗暴,白鹭穗吃痛地哼了一声,皱起了脸,宇智波佐助才不管她作何感想,另一只手举着手里剑对准了她的喉咙。

“你到底是谁?”他问道。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白鹭穗苍白无力地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告诉过你的。”

佐助冷眼看着她,面无表情地将手里剑往前推了些——然后穿了个空。

白鹭穗愣了愣,佐助也愣了愣,他不信邪地又拿着手里剑退后了些、再往前推,还是刺了个空。

——原来这个不会被伤害的能力还在啊。

白鹭穗差点喜极而泣。

她欣喜地看着宇智波佐助,打着商量:

“那个,反正你也杀不了我,不如先把我放下来可以吗?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干的。”

佐助抬手去掐白鹭穗的脖子,什么都没发生,他又狠狠地把手里剑往前一钉,穿过白鹭穗钉到了墙上,然后才恨恨地放开手。

白鹭穗重获自由,感动极了,她以为佐助会就此罢手了,结果佐助退后一步,站在她对面开始结印——

“等等——”白鹭穗又有点怕了,连忙道,“我真的不是——!”

“火遁——”

话没说完,佐助的印就结完了。

“大豪火球之术——”

他张开嘴,吐出了一团火,白鹭穗闭上眼睛偏过头去,绝望地想着游戏应该不会威胁她的人身生命吧,然后一分钟过去了……

她什么都没感觉到。

白鹭穗睁开眼,有点懵地眨了眨眼,然后抬起头看向佐助。

他已经放下了结印的手,黑着一张脸,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

懂了。

这孩子还是没能伤到她。

白鹭穗高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她松了口气,接着扬起笑容,笑眯眯道:

“我真的不会做什么的!稍微相信我一下吧!”

佐助已经冷漠地摸着腰间的佩剑,转过了头,手脚麻利地开始收拾起了包裹。

“哎,你要去哪里啊?”白鹭穗下意识地就问道,完全忘了这个世界的佐助根本不认识她。

面对着一个陌生人,宇智波佐助理所当然地没有给出任何答案。

白鹭穗皱着眉头,有点烦恼。

要脱离这个世界,她就必须使用‘离开’卡片,可是这里不是贪婪之岛,她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离开’,当初询问游戏客服的时候客服只是故弄玄虚地说跟着你见到的第一个人就行了……

而现在佐助明显想丢下她跑路。

他要是跑了,她去哪里找‘离开’的契机?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棘手的问题。她在自己的世界里,白天遇到的第一个剧情人物会跟着她一起进入梦境……而她今天白天遇到的第一个剧情人物,就是宇智波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