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肥宅快乐抽 王谢之 > 这里是三十一

这里是三十一

小说:

[综]肥宅快乐抽

作者:

王谢之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2

理论上来说,另一个世界的佐助也会跟着她一起到这里来,但是,现在她完全没有看见对方的身影。

白鹭穗弄不懂发生了什么,只是安静地站在旁边看着佐助收拾东西,然后跟着他一起走了出去。

房门打开到一半,露出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两人还没有完全走出去,佐助就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用草雉剑对着她,警告道:

“不要跟着我。”

“我不会给你拖后腿的,”白鹭穗保证道,“没有人能伤到我。”

“我也不会救你,”他道,“走开,别跟着我。”

在他们两个人争执的时候,另外一个带着木叶护额的男人从某间房间里走了出来,佐助把剑收了回来,下意识地退后了些,半掩上门往外看。

木叶的忍者抬眼看了看四周,现在是深夜,没有人在,佐助已经熄灭了灯,从对方那个方向观察,只要佐助没有动作,他就完全察觉不到佐助在默默注视着他。

确定了四周并没有什么人之后,木叶忍者回过头,给房间里的人比了个手势,接着从那里面走出了另外一个木叶忍者,他推着一个踉跄的少年往前走,夜色已深,月光暗淡,白鹭穗一开始什么都没看清,直到他们从楼梯上走下去,路过了楼梯边的火把。

火光映衬出了几人的面容,白鹭穗清清楚楚地看见那里有自己要寻找的同伴。

她睁大了眼,来不及多想,正要推开门出去,但是为时已晚,那两个木叶忍者早就已经挟持着白鹭穗要找的人远去、不见踪影了。

“佐助……”她喃喃道。

那是宇智波佐助,来自另一个属于她的世界的存在。

她下意识地看向身旁站着的宇智波佐助,想要开口求助,宇智波佐助却早就已经转过了头冷眼看着她,和她对视。

“你到底是谁?”他问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那不仅是你的名字……”白鹭穗道,“那也是我朋友的名字,就是刚才那个被他们带走的人的名字。你也看见了,他长得和你一模一样。”

“这没什么难的,”佐助冷淡道,“一个变身术就可以了。你难道想说那边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我吗?”

“他是宇智波佐助,来自另一个世界,你是他,他也是你,你不能对他见死不救。”白鹭穗道,“是不是变身术,你追上去不就知道了?”

宇智波佐助没有动弹。

“我没有骗你。”见他仍旧无动于衷,白鹭穗有点焦急,就算她现在有不会受伤的能力,但是她也没办法在这个不熟悉的地方找到同伴,只能指望别人帮助她,而眼前的佐助就是最好的人选。

“我真的真的,绝对没有骗你!”她再三保证道,“我不知道怎么证明……但是你真的应该救他,就算看在他也是个宇智波的份上也好,拜托你了。”

“如果他是我,”佐助的面容依然平静,看上去理智得可怕,“他怎么会束手就擒?”

“……因为不一样,我们的世界和你们不一样。”白鹭穗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声音低沉下来,“我们没有忍者,没有杀戮,美琴阿姨和富岳叔叔一直活得好好的。”

听到这些话,佐助终于有了一点反应,他抬起眼来看了看她。

“如果你还有别的什么想问的,我都会告诉你,”白鹭穗接着又道,“比如说为什么我和另一个佐助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我明明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却都什么都知道……我还知道更多,我知道宇智波灭门的真相。”

“帮我,帮我把他救回来,我也一定会帮你,让你看到一个更好的,宇智波的未来。”

她直视着他的眼睛,努力地放缓了声音,想让自己看上去更有说服力一些。

她只能这么做。她带来的贪婪之岛的卡片有那么多张,没有一张能在此刻帮助她救人。

只有佐助能帮她。

“宇智波已经没有未来了。”佐助回答道。

“它有,”白鹭穗斩钉截铁地肯定道,“因为凶手不是你哥哥,是别的人。救回你哥哥,两个人相互扶持,你的家族就还有希望。”

“……你说什么?”

他不敢置信地问道。

******

拥有贪婪之岛的卡片书和不会受伤的能力后,白鹭穗就在想自己能做些什么。

现在她知道了。

“我有一张卡片,”她对佐助道,“叫‘大天使的呼吸’,无论人们的伤势有多重,只要使用了这张卡片,那个人立刻就会立刻被治愈好,就算他身患绝症。”

“过度用眼的衰竭也可以?”佐助问道。

“我不确定,但是应该可以,它不是‘恢复’,是‘治愈’。”白鹭穗把脑袋支在膝盖上,轻声道,“除了相信我,你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身体的衰竭没有那么好治愈,不然宇智波早就统治世界了。”

佐助坐在树荫下闭目养神,没有说话。

在他听说家族谋划叛乱又被木叶高层下令杀死后,就一直是这副模样了。

死气沉沉,周身又燃着复仇的烈焰。

他握着剑似乎立刻就要去复仇,但是却被白鹭穗拉住请求先去救另一个佐助。

“你已经为了变强努力了这么久,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她道,“救回另一个你,和你的哥哥才是最重要的。”

“你没有骗我?”他嘶哑着声音问道。

“我没有骗你,”白鹭穗看着他的眼底,诚恳道,“我编出这个谎言骗你也没有好处。”

她说谎了,她还是隐瞒了关于游戏的事情,但是那些佐助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好处。

“你要骗我去救人,然后埋下陷阱抓捕我。”佐助冷静地猜测道。

“我不需要,”白鹭穗道,“我只是不擅长跟踪,但是如果要抓你……你根本伤害不了我,我只要一直缠着你,总是能抓到你的。”

佐助的回答是再次朝白鹭穗扔了个手里剑,而白鹭穗依然安然无恙,朝着他露出一个微笑:

“你看,我根本没事。”

于是佐助终于愿意相信她了。

他已经为了变强投入了大蛇丸麾下,现在正在为他效力、执行任务,任务在两天前已经完成了,他正谋划着加快路程往回赶,恰好路上遇上了白鹭穗。

考虑了半晌,他终于同意帮她去找另一个佐助。

他的眼神比白鹭穗好,也有自己的方法进行侦查,沿着路上的痕迹走了半天,才勉强休息了一次。

“为什么还是没有看见他们?”白鹭穗问道。

佐助冷冷地道:“你走得太慢了。”

“……”

白鹭穗鼓了鼓脸。

“我又不是忍者,”她小声嘟囔,“而且你也不是好几次跟踪错了方向折回来重新找嘛……”

佐助睁开眼扫了她一眼。

白鹭穗缩了缩脑袋,不敢说话,心里碎碎念地抱怨着“为什么不养只忍犬,狗狗才是最有用,又能打又能跟踪”。

她沉默了半晌,最后没忍住,小声又道:“我饿了。”

她的卡片书里有一个餐厅,可以任意点出美食来品尝,会有饱腹感,但实际上只是幻觉,不过在离开餐厅的时候餐厅会给你喝营养剂。

这是一张很实用的卡片能力,问题是卡片变出来的物体如果不能及时变回卡片,那么白鹭穗就再也没有机会把它变成卡片收回它了,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使用这个餐厅。

佐助抬手扔了颗兵粮丸过来。

白鹭穗硬着头皮嚼了两口,又小声道:“我想喝水……”

说到这里,她又隐约想起来贪婪之岛的卡片书里有一张卡片,使用之后就能每天从水壶里得到很多清澈的水……问题是她没有这张卡片。

回头去了贪婪之岛一定要搜刮卡片,为什么上次她那么快就走了?

现在就算想要立刻拿出一张“大天使的呼吸”让佐助去救鼬哥也做不到,只能先隐瞒他,许诺一个空头支票……万一她下次来到这个世界鼬哥已经死了或者她根本不会回来该怎么办啊?

白鹭穗忧心忡忡地胡思乱想着。

佐助看上去表情更糟糕了,他盯着白鹭穗看了半天,撒了好几个谎的白鹭穗根本不敢说什么,小心翼翼地眨眨眼看了回去。

这里离最近的溪流也有一段距离。

佐助没办法,又不可能真的看白鹭穗在这里渴死,他犹豫了半天,脸色铁青,取下了身上的水壶隔空遥遥扔了过去,白鹭穗手忙脚乱地接住,听见他恶声恶气地叮嘱道:

“不准碰壶嘴。”

白鹭穗:“……”

“我不会的……”她弱弱地道,捧着水壶,对着它陷入了纠结中。

所以到底喝不喝呢……

总觉得……难以接受。

刚才只是觉得很渴,所以没来得及想那么多,佐助特地叮嘱了那么一句话之后,她就觉得浑身难受,别扭得不像话,打开了水壶根本下不了手,盯着水壶发起了呆。

……可是真的很渴啊。

兵粮丸也好难咽下去啊。

唔,应该没关系吧,不要想那么多,佐助喝水的时候又不会把水吐回去,反正也……也……也不……

不行!还是无法接受!做不到!

白鹭穗下定了决心,抬手飞快把壶嘴拧了回去,然后扔给佐助,动作一气呵成,十分流畅,足以见到她拒绝喝水的决心:

“不用了!谢谢!我等下去河边喝水!”

佐助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他把水壶收了回去,又闭上了眼。

白鹭穗却啃着兵粮丸,十分煎熬。

到下一条河还要多久啊?她真的好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