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综]虽然是鬼可是能晒太阳 点墨亦浓 > 斑纹剑士

斑纹剑士

小说:

[综]虽然是鬼可是能晒太阳

作者:

点墨亦浓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01

风柱不死川实弥得到上弦一被捕获(?)的消息后就匆匆的赶往了本部,原本需要五天的路程,被硬生生缩减到了三天。

作为驻守地区最偏远的柱,他到了之后,这次被紧急召开的柱合会议就开始了。因为参与人的特殊,时间被定在了晚上。

“主公大人!无需赘言,上弦一和祢豆子完全不能相提并论,斩了就是!”炼狱杏寿郎脸上少有的没有笑容,即使是单膝跪地,他的浑身也是紧绷的,手搭在腰侧一一随时可以拔刀出鞘。“上弦几百年来从未有过更替,几百年间又有多少人被吃掉!是绝对无法原谅和谅解的存在!”

“附议。”悲鸣屿行冥沉重地说道,“主公大人,上弦一不可信。”

其他人的意见大同小异,只有水柱和虫柱没有说话。前者纠结着刀的事情到底要怎么说,也不觉得自己能在红瑾力保那个鬼的情况下将之斩杀一一而且他相信红瑾。

后者则是有三天的和上弦一相处的时间基础,还有听过红瑾的解释,她想再看看。

产屋敷耀哉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听着他们的话。

红瑾抱着严胜看下面的一群人,张嘴打了个哈切完全没在意的:“如果说是介意吃人这一方面的话,严胜没有吃过人,我记得炭治郎也在本部吧,他的嗅觉很出色一一可以分辨的出来吧。”

不死川实弥谨慎道:“不用那小子,我来就可以了。”他站了起来,拔出日轮刀,青金石一般的刀刃在月华下分外美丽。

鬼杀队的风柱是人类中少有的稀血,鬼闻了之后会产生恍若醉酒一般的飘飘之感。除了祢豆子,至今还从未有鬼在面对他的血时控制本能一一尤其是吃过人肉的鬼。

他盯着鬼人少女怀中看上去全然无害的鬼,手上毫不犹豫的切开了手臂上的肌肉!因为是上弦,他这一下极狠,深可见骨,瞬间猩红的血就流了满地。

“不死川先生!”蝴蝶忍顿时皱眉叫道,“你一一!”她想说什么,却想起自己从来没劝说这位同僚成功过,只能冷着脸撇开视线不再去看。

浓郁的血的味道在庭院中蔓延开来,对于人类来说只是普通的味道,对于鬼来说却是无可比拟的稀世佳肴。

严胜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鼻尖动了动:“……微醺的感觉,也是很久没感受到了。稀血么。”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脸蛋已经泛红,眼神也有点迷茫了,反而一本正经的点评道。

甘露寺呼吸一窒,白皙的脸颊上顿时浮现起可爱的红晕:好、好可爱啊小忍那孩子好可爱啊啊!

恋柱大人疯狂的拉扯虫柱的衣袖。

已经见过:红瑾给严胜扎头发,红瑾捏严胜脸,红瑾把严胜当猫rua,红瑾跟严胜一起午睡等等限定画面的蝴蝶忍:恩,我懂哦蜜璃,你的心情。

不死川实弥等了一会儿,血流的他都眼前有点发黑了,却发现那只鬼除了脸红了眼睛水润了,毫无变化!

就算是祢豆子也会有一个克制的过程,这家伙却丝毫不为所动!

这就是上弦吗?!

红瑾手塞进空间了摸了摸,摸到了一瓶恢复药,这是蝴蝶忍给她补充的经过稀释后的一一她摸出来,丢给了不死川实弥:“好啦,虽然有效果,但是严胜并不会有食欲的。”

不死川实弥喝了恢复药,手上的伤口迅速愈合,苍白的脸色也红润起来。大概是祢豆子的存在已经磨练了他的心性,可以平静的面对鬼了,他淡淡的说道:“那就叫炭治郎过来。”如果这个鬼真的几百年来不曾吃过人,那……

“在那之前!我们想问一下,为什么红瑾说这个鬼是你的兄长呢?!”看着鬼依旧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杏寿郎终于不是那么戒备了。转而问起了另一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于是趁着隐部的人去找炭治郎的时候,红瑾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短暂的概括了一遍。于是等炭治郎到了的时候,就收获了一脸恍然大悟的柱们。

“怎么了一一是因为严胜先生的事情吗?”猜到真相的炭治郎反问道。“严胜先生没有吃过人!”

于是不等人问,少年就坚定的说道。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就如同珠世夫人,隔了几百年了,他还是能够嗅到,那隐隐约约的味道一一食人鬼的味道。

可是在这个据说是已经成为鬼四百多年,位居十二鬼月中上弦顶端的鬼的身上,他闻不到一点点食人鬼的恶臭。反而散发着被太阳光晒过的被子一样,暖乎乎的味道。

“能够坚持四百多年不吃人,我想,这一条就可以抵过所有了吧。”产屋敷耀哉在炭治郎确定之后,终于出声道。

他从始至终没有对严胜流露出丝毫的敌意,带着浅笑,声音温和。因为鬼之中确实有着特殊的存在,比如祢豆子,比如……珠世夫人和愈史郎。所以他愿意相信红瑾,而且有一种直觉在告诉他,产屋敷家努力千年来都未曾达成的夙愿,在他这一代,或许要完成了。

四百年来未曾真正化身食人之鬼……么?这个认知让柱们的神色都缓和下来了。他们齐齐向产屋敷耀哉低下头然后齐声道:“是!”

于是柱合会议在缓和下来的气氛中,和平的开始了。

“为什么你能保持四百年不曾进食,也不会衰弱饥饿?”蝴蝶忍手上拿着笔记,不好意思的笑道。“抱歉,因为这个问题很重要,务必回答我。”

虽然用的是请求的语法,但是态度意外的强硬呢。外柔内刚,柔韧至极。

严胜扫了一圈周围的人,目光在霞柱身上停留了片刻。才收回了视线:“是红瑾。不是所有的鬼都会有这样的情况的,我也只是……只是依靠妹妹的馈赠才能如此而已。”

随着剑之鬼的幼体化而调整了大小的腕绳被其主人展示在了众人的视线中,红色的绳身和黑色的坠饰一眼看去就能确定来源。

历经百年,腕绳并未破损,反而因为不久之前注入了新的力量而焕然一新。

“这个气味是……红瑾姐的头发和角?可是味道不太一样……”炭治郎嗅了嗅鼻尖,疑惑道。作为同样有一个鬼的妹妹的少年,还有作弊一般的嗅觉天赋,他被留下来旁听了。“和红瑾姐现在的味道有所区别,感觉更淡一点。”

“因为在那个时代行动的身体不是我的本体,虽然极力去模拟了,差距却还是存在的。”红瑾解释道,“当初鬼杀队的剑士分分开启斑纹,却无一例外能够活过二十五岁。经过调查后发现是因为斑纹过多的消耗了剑士的生命力。为了弥补损失的生命力,我将力量注入发丝之中做成腕绳交予开启斑纹的剑士以达到补充的目的。”

红瑾挠了挠脸侧:“咳、严胜的我还用了我的角……”这个,人有亲疏嘛,她偏心也没什么。像是雪还有琉璃子天次郎他们,她给的腕绳蕴藏的力量也远比给不熟悉的斑纹剑士的多得多。

不同于她的正体鬼人族的躯体有庞大的魔素量,战国时代她看似力量强大,但是是有限量的。想要保护在意的人,就得有所取舍一一当时想着反正可以随时补充,可是没想到那不就之后就发生了严胜的那件事情。

她得以在那个时间停留的力量源自于母亲的愿望,希望[神明]可以庇佑自己的孩子们,强烈的执念误打误撞的召唤了红瑾。不过并不是什么正经召唤,所以红瑾才会既失忆又以婴儿的方式诞生。

但是在严胜被转化为鬼的那一刻,母亲的执念破碎了……没有在那个时代维持己身的力量,她被弹了回来。

杏寿郎眼睛一亮:“斑纹?!”

产屋敷耀哉沉思片刻:“斑纹……啊。”

传说在战国时代,有几个数度将鬼舞辻无惨逼入绝境的初代灭鬼剑士们,身上都有着类似于鬼纹的纹路。但由于当时有不少人还没来得及觉醒斑纹就已经丧命,所以关于斑纹的传承方式众说纷纭。同时,斑纹在当时并未受到重视,再加上鬼杀队历史上曾多次遭遇重大毁灭危机,因而就此断绝了传承。

但是炼狱家传承百年,家里虽然没有完整记载,却有相关的资料流传下来。而产屋敷家许多重要的资料都是口口相传,因此他其实也是知晓斑纹的。

正是因为知晓,所以产屋敷耀哉从未提过。开启斑纹者活不过二十五……在这个恶鬼肆虐的时代生存本就艰难,活跃在夜晚和恶鬼战斗的剑士的生命更是朝不保夕。或许是私心,产屋敷耀哉想,他总是一直希望着,他的孩子们都能活下去,在活下去的基础上斩杀掉鬼舞辻无惨,断绝这千年来纠缠不断地纠葛锁链。

“的确…斑纹剑士活不过二十五岁,是在初始呼吸的剑士们之后才有的……”产屋敷耀哉回忆起曾经他的父亲告诉他的历史。“据说是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初始呼吸剑士们。让他们能够跳脱于[斑纹剑士活不过二十五岁]这一事实。”

“开启斑纹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实力,但是与之相对的,是被提早消耗的生命力。所以,开启斑纹的人几乎都活不过二十五岁,而那些得到红瑾庇佑的,也不过多活了十年而已。”严胜说道。

他自己觉得自己讲的话严肃认真还略带冷酷。

实际上这一口小奶音落在所有人耳中一一就连原本沉重的气氛都没了!

红瑾胡乱点头然后把娇小的剑之鬼抱起来摁进怀里:“嗯嗯嗯~所以,接下来你们都要开始训练,开启斑纹的训练。”

严胜闭上嘴巴,顺带也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妹妹既然提出开启斑纹,那么自然会和以前一样,用自己的力量去庇佑他们。而且他看得出来,红瑾和这个时代的鬼杀队的亲密程度,要比战国时代的要亲近的多。

他记忆力,红瑾也就和水柱还有鸣柱亲近了,其他的几位柱关系都是普通。

蝴蝶忍双眸发亮:“我也可以吗?”因为过于娇小的身体,她的力量不足以斩下强大的鬼的头颅,只能选择用毒来杀鬼。可是如果能够和同僚一样,拥有强大的力量,她果然还是更喜欢把那些恶鬼的头颅斩下的感觉!

开启斑纹……炭治郎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里曾经是为了保护弟弟而落下的伤疤,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伤疤的形状好像变了。

甘露寺有点忧愁,她本身的力气就很大了,开启斑纹更大的话,她真的能找到一个能够强大到保护她的丈夫吗?好愁哦,她也想要被保护嘛……

“不用担心,固定补充生命力的话不会有问题的。”红瑾又拿出了一瓶恢复药,“这个,可以恢复因为战斗而消耗的生命力哦。”

还有一点她没说,如果前往她的世界,得到世界馈赠之后,斑纹的瑕疵想必也会在横渡世界时解决。

说出来好像是在逼迫大家离开自己的世界一样,所以她没说。

“如此的话,就麻烦你了,红瑾。”产屋敷耀哉认真地拜托道。“这些孩子,就交给你了。”他的双眼已经彻底的看不见了,此刻微笑的模样却一如往日的温柔。

……

而此时的鬼舞辻无惨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躁之中一一因为他的上弦一不见了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