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前任他穿成了反派 松石为骨 > 热血

热血

小说:

前任他穿成了反派

作者:

松石为骨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8-10

挑战赛坚持自愿原则,并不强制。

最后站出来向圣师发动挑战的只有包括宋倾辞在内的三人。

当大家在台上看到宋倾辞上前一步,宣布加入挑战的时候,现场沸腾了!

“大师姐!”

“大师姐!”

“大师姐!”

……

跟刚才精力集中在战斗上不同,此时,她非常确切的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

一时间,竟然也有些心潮澎湃起来。

宋倾辞:我现在感觉热血沸腾!

四零:我真高兴!🙄️

宋倾辞忽略掉小机甲话语中的讽刺,其实不用他泼冷水,宋倾辞的鸡血保质期向来很短,因为感动而激发起的热血,很快就冷静了。

她现在更关心的是,自己应该去挑战谁?

在场的圣师共有五位,挑战者却只有三个人。

按照规定,将由学员们自己决定要挑战谁。因为宋倾辞是新人里的第一,所以她最后选。

另两个学员同样来自于甲班,加上宋倾辞,正好是甲班目前的前三甲,三个人的修为也都差不多。

首位:宋倾辞

次席:杜明则

三席:卿华

比赛从卿华开始。他是妖族,选择了同为妖族的圣师作为挑战对象,毫无疑问的败了,不过输的并不难看,整场比试,圣师们教导的痕迹很明显,卿华下场时非常恭敬的行了礼,胸前交叉叠并,推出,平示,这是这里独有的礼节,类似于交手礼,这里暂且就这么称呼吧。

在比试打斗之前,无论是平辈切磋,还是现在这样向师长讨教,双方都只需要点头示意。待比试完后,同辈间只需要拱手示意,后辈对长辈则需要行交手礼。

杜明则是仙族,他的视线在在场唯二的仙族圣师河洛以及路川身上略过,最后选了路川。

是的,路川也担当了此次小比的圣师,不过为了避嫌,不给系统判定作弊的理由,他很巧妙的避开了所有宋倾辞的比赛。

比赛毫无悬念的以路川的胜利告终,路川最后还拍了拍杜明则的肩膀以示鼓励,把杜明则感动的不行,最后同样行了交手礼。

轮到宋倾辞了。

她耐心的看完了其他人的挑战赛,看到一个个被揍服的同学们,心里有点慌。

她倒不是惧战,按照四零的计算,她现在的实力,运气好的话,对上元婴都能稳赢。

她是不想太高调。

其他人都输了,她却必须得赢。

一个刚入学不久的菜鸟,把圣师给赢了………这………

宋倾辞默默叹口气:我觉得这么做,我以后就别想安生了。

四零:这不是很好。

有人找麻烦才有机会收割经验。它可不想自己的宿主太佛。

现场还有三位圣师,但留给宋倾辞的选择看上去并不多。

可能是新人们为了安全着想,怕被暴打,找的都是同族的前辈。

河洛很友善的对宋倾辞笑笑,他已经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

宋倾辞很无奈,她不是很善于去分析复杂的人际关系,不知道自己把圣师揍了以后还能不能在仙灵学府混,但不能在仙灵学府混还是小事,毕竟她未来漫长的时间里真正要依靠的是上观宗。

为了日后好相见,宋倾辞不是很想选河洛。

虽然在所有剩下的圣师里,这位看上去最弱不禁风。但实际上,河洛可是有小战神之称的上观新秀,不过百余岁就已经是金丹中期,而且还有不少越阶暴打元婴的传说……

当然,这些宋倾辞都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动摇她的决定。

在众人的注视下,宋倾辞走到魔族圣师雪樵面前,拱手行李。

“请雪樵圣师赐教。”

一直在一旁面色阴沉的雪樵,此时也不得不惊讶,他看着面前弱不经风的少女,疑惑的看了看旁边的河洛,却看到对方同样惊讶。

“你要挑战我?”他问道,声音沙哑,带着浓重的回音。

宋倾辞点点头,再次拱手,“请赐教。”

现场一片哗然。

观众席上议论纷纷,都是“怎么选他?”“太危险了吧。”“发生了什么?”之类的惊呼。

还有脑子快的阴谋论者开始煞有其事的编造“宋师姐肯定跟魔族有仇”之类的言论。

魔族们对宋倾辞的观感倒是突然变好了,刚才她暴打危叶,虽然危叶也挺让他们看不上的,但毕竟都是魔族,同族被揍的那么惨,他们也面上无光,所以对宋倾辞很是不喜。

此时,见宋倾辞挑战雪樵,这些人竟然也脑补起来。

“什么有仇?她肯定是仰慕我们魔族的手段。”

“雪樵圣师会好好教导她的。”

然后接着就有人质疑,宋倾辞是不是因为刚才揍了危叶,怕魔族找她麻烦,才来找雪樵示弱。

……

“她竟然选了雪樵?有胆魄!”慕容庭对宋倾辞刮目相看,雪樵可不是一般魔族,他被誉为魔尊之下第一人,强者中的强者,

谢星璇无奈的摇摇头,他确信,宋倾辞肯定是不知道雪樵这个人的。

………

虽然质疑声很多,但宋倾辞前面攒下的路人缘还在,大部分人都对她表示了支持。

“不愧是大师姐!要挑战就选最强的!”

“没想到大师姐也这么热血啊!”

“大师姐!争取撑过一柱香啊!”

……

前面几个挑战的,都在一柱香的时间之内被扫下了台,这还是圣师们收着打,没尽全力的结果。

“时雨,这宋倾辞还真是狂!”荀娇娇看着站在焦点处的宋倾辞,嫉妒的要死,“一个病秧子,也不怕把自己给折腾死!”

柳时雨无奈的笑笑,“别胡说,圣师们看着呢,不会伤到她的。”

经过今天,宋倾辞算是真正进入了上观核心弟子的队伍,圣师们怎么都不会让她出事的。

柳时雨捏了捏储物袋,那里面有她在秘境中获得的一块甲片,上面是一部上古心法。

她本来不打算学的……

……

宋倾辞想的其实很简单,首先,虽然大家如今和睦相处,但魔族嘛,本身还是带着反派的气质,揍他,应该不会被大多数人针对。

另外就是,她刚才已经揍了一个魔族,如果说得罪,怕是已经得罪了这个族群,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得罪到底好了,总比她再得罪另一家好。而且刚才危叶被抬下去时,这位雪樵圣师也是搭了把手塞了丹药的……可能跟危叶关系还不错。

如果她在这里把一个吞噬期的大魔给办了,后边要找她寻仇的魔们也得掂量掂量。

其实这还真是宋倾辞想多了,这个世界的魔族人个个都是凉薄阴毒的性子,绝大多数都不存在同胞爱这种东西,会为同胞找场子报仇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雪樵上了台,他的战力评级是吞噬期大圆满,青铜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