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幸运概率 归骨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小说:

[综]幸运概率

作者:

归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24

虽然六道骸不好对付,但有天然热血的笹川了平在一旁帮倒忙,再加上一个没有耐性的小孩子蓝波,稍微交谈的时间长些就坐不住,吵吵嚷嚷的,让六道骸一个头两个大,在这种背景音下,就算有再大的气场也表现不出来了。

“所以说,为什么要让我带蓝波出来啊!”

笹川了平在一旁傻笑:“就让我们极限地找出真凶吧!”

六道骸扶额,这下岂不是把底牌全都掀翻给港口Mafia的人看了,特别是这个叫狛枝凪斗的男人,是个智慧型的人物呢。

所以说横滨到底是个什么奇葩地方,拉出来一个就是智多近妖的人,让他们这种靠伙伴和羁绊的“朴实无华”的意大利黑手党怎么给自己谋取利益。

狛枝凪斗笑眯眯地看着吵闹的蓝波,想了想,递过去一块蛋糕。

吵嚷着要走的蓝波看着眼前的蛋糕一愣,然后大声哼道:“蓝波大人才不会吃陌生人给的蛋糕,是苦的!”

狛枝凪斗随即放下蛋糕,丝毫没有被拒绝的尴尬,他看向六道骸:“六道君的伙伴都很活泼啊。”

六道骸看他吃瘪心情愉快,手指拂过眼角,磁性的嗓音透着浓浓的幸灾乐祸:“啊,总比勾心斗角要好得多。”

狛枝凪斗仿佛听不出内涵港口Mafia的话,他表示合作就要有合作的样子,在那阴阳怪气干什么呢。

“不知六道君对于‘死屋之鼠’了解多少,又掌握了什么情报,”他垂下茶碧色的眸子,轻描淡写地道,“事情快点解决,也好早日完成任务吧?”那批货是丢失了,但欧洲才是吞金的大流,不早日解决问题回去处理后续,就算是彭格列也无法承担这巨大的损失。

“如果有情报却不透露,就不厚道了。”

闻言六道骸一噎,对方精准地踩在了他的痛点上,本来他都做好了将港口Mafia糊弄过去,自己去查,之后将结果甩在港口Mafia的脸上,让港口Mafia把前段时间吞掉的好处变本加厉地吐出来。

谁能想到这个在里世界籍籍无名的狛枝凪斗,早就看透了他的打算。

是的,他们早就掌握了“死屋之鼠”的情报,在里世界其他人眼里,“死屋之鼠”的成员个个神秘莫测,不知所踪,首领魔人更是不知姓甚名谁,但他六道骸是谁,他可是世界一流的幻术师,就连巴利安那个贪财鬼,都要略逊自己一筹。

在欧洲的货源遭到恶意打击后,彭格列的十代目就当机立断地委派他来调查此事,只需要顺着气息利用幻术制造几个傀儡,就能很容易地发现货物身处何方,而又是谁隐在暗处。

不过用了几天,就顺藤摸瓜揪出了“死屋之鼠”这个地下盗贼团。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魔人费奥多尔就龟缩在横滨,虽然也可以全权委托港口Mafia来解决,但这不是追求利益最大化吗?交给别人还怎么敲诈,不是,商讨后续补偿。

六道骸稍稍坐直了身体,将白瓷茶杯搁下,将“死屋之鼠”的情报娓娓道来。里世界珍贵无比的消息,就在清淡茶水,甜丝丝的精致甜点中被一一道出。

“死屋之鼠”是一个收纳全世界出色异能力者的地下盗贼团,头目是一个代号为魔人的俄罗斯人,名叫费奥多尔。主要成员有普希金、小栗虫太郎、伊凡。

这三人全都拥有独特的异能力,普希金的异能力名为<瘟疫流行的宴会>,小栗虫太郎的异能力为<完美犯罪>,伊凡的异能力为<悬崖>,这三人是费奥尔多的忠实拥趸,在费奥多尔的带领下,做下了很多罄竹难书的恶事。

不过可惜的是,就算他亲自潜进费奥多尔的精神世界,也没有看到费奥多尔的异能力是什么,并且这人很敏锐,他只是去过一次,就被对方不动声色的防备了,再想侵入就发现进出无门了。

对上费奥多尔,他有种面对太宰治的既视感,憋屈得要命,搞得六道骸更加讨厌费奥多尔了。

六道骸最厌恶的就是费奥多尔这样的黑手党,人性的底线一退再退,凭着自己有一颗聪明的大脑,在里世界搅动风雨,毫无底线,致使不知多少家庭支离破碎,与散发着温暖光辉的彭格列截然不同。

——这也是他查到这位费奥多尔之后,态度格外积极的原因。这样的搅屎棍,赶紧消灭才是为世界做贡献。

六道骸最后说:“我亲自试探过了,魔人是标准的脑力派,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体术水平,全都差得要命。”

六道骸斜了一眼狛枝凪斗,夹带私货地道:“就像你和太宰治这样的。”

狛枝凪斗笑而不语,六道骸自讨没趣,撇撇嘴商量怎么抓住这个人。

——被一个远程法师如此评价,知名不具的某好心的俄罗斯人也不知作何感想。

“费奥多尔不亏鼠之名,简直滑不留手,藏匿地点多达几十个,不过我最后还是摸到了他的藏身地,不过要尽快,因为他换地方的速度非常快,只要慢了一步就有可能打草惊蛇。”

狛枝凪斗喝掉了杯中最后一口茶,抬眸对六道骸道:“明白了,港口Mafia这边我全权负责,接下来的几天,六道君就请多多指教了。”

六道骸哼出一个鼻音,为这场会面画上句号。

很快有人带领彭格列的三位守护者入住港口Mafia承办的下榻酒店,紧接着,狛枝凪斗一个电话,就有人将他所需要的横滨街道俯视图-详细版送了过来,结合六道骸的情报,狛枝凪斗稍微看了几眼,就圈出了一个大致位置,随后调动武斗部门的行动权限,要求武斗部门配合他的任务指挥。

相关文件和调令很快被批复,需要的装备也一一到位,对于这种事关港口Mafia利益的要求,森鸥外一向快速又大方。

——找人,尤其是在横滨找人,就应该地头蛇来办,专业又可靠。

只在短短两个小时内,港口Mafia全部武装到位,随时可以配合行动。虽然狛枝凪斗不是第一次意识到这点,但他还是想感叹,这种办事效率,不愧是注重实绩的港口Mafia啊。

太宰治听闻消息匆匆赶来。

狛枝凪斗有些惊讶地看着他,问道:“你怎么来了?”太宰大多数是不会过问他的任务的,所以第一次看他这么着急地赶来,他才如此诧异,甚至怀疑有什么事情是他没有注意到的。

结果太宰治还真的给狛枝凪斗带来了一个消息。

“你要去抓捕的人可是叫费奥多尔?”在得到狛枝凪斗肯定的回答后,太宰治才说,“我之前与他有见过一面,这个人很狡猾,狛枝要小心他。”

狛枝凪斗挑了挑眉,心领神会地道:“是那次万米高空之旅吗?”

太宰治点头。

他去首领办公室的时候正好看到广津柳浪在和森先生汇报,其中就提到了费奥多尔的名字。他有些熟悉,仔细回想才想起来,这个不就是日本海上万里高空坠机之路陪着他的,给他感觉无限麻烦的那个头戴白色毡帽的青年吗。

于是随之想起来的,就是那人冰冷的眸子,薄凉的笑容,漫不经心的语调和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危险气息。

这个形容是不是有些熟悉?只要换个发色和眸色,就成了百分百的太宰治了。

不光别人觉得他们相像,就连太宰治本人都察觉到了这份惊人的相似,不过他觉得自己是有底线的,被温柔相待之后,也忍不住回应给相同的温柔。然而叫费奥多尔的青年并没有这份同理心,眼底是将整个世界游戏的傲慢。

太宰治为这份过于巧合的相似恶心不已,他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危险,在某一个瞬间,他们的脑回路也是相似的,所以他立刻意识到,费奥多尔大张旗鼓地将彭格列引来横滨,可能有另外的目的,他明面上放的消息很可能就是烟/雾/弹。

太宰治可不相信像费奥多尔那样的情报贩子,会没有对六道骸的防备。体质弱的人当然十分怕死,所以他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藏得严严实实,又怎么会让六道骸这么轻易的找到他的位置?

这么想来,一切都很清楚了,费奥多尔根据欧洲的货源将彭格列和港口Mafia牵扯到一起,他知道港口Mafia不会轻易与彭格列开战,所以只有合作这一条路可走。然后又将狛枝凪斗扯了进来,这样太宰治就不会避而不战。

——是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魔人费奥多尔对太宰治的宣战而已。

费奥多尔猜到了太宰治想要将中层干部的狛枝凪斗推上干部之位,于是顺水推舟,让狛枝凪斗来对接彭格列。

太宰治已经意识到了,就算没有自己的算计,魔人也会暗中将狛枝推到这个任务中来。

有了狛枝的参与和他明面上放上去的那些假消息,很快得到消息的人就会找到被他误导了的安全屋,譬如六道骸,或者狛枝凪斗。

而这个时候与他相同的头脑和智慧的太宰,不会看不出其中的蹊跷,魔人料定了有狛枝凪斗参与的任务,太宰治不会不管,于是隔着无数计谋与算计,太宰治与费奥多尔隔空交手。

这次是他输了。太宰治冷漠地想。

现在这段时间足够魔人再次跑路,如果港口Mafia的人摸到魔人真正的藏身之地,恐怕也会看到人去楼空。

或许是一张纸条,或许是一条信笺。魔人不会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跑路的,算计了这么一大圈,怎么可能不和自己打个招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