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幸运概率 归骨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小说:

[综]幸运概率

作者:

归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24

港口Mafia总部大楼是全横滨最高的建筑,身处横滨不论在什么方向,都能看见那栋高耸入云的办公大楼,在森鸥外上位后,渐渐发展成了横滨的代表建筑。

众所周知,首领的办公室在这栋高楼的最顶端,当森鸥外朝着窗外望去,整个横滨尽收眼底。

这种仿佛掌控整个横滨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森欧外每天都要欣赏一下他治下的江山。随后太宰治求见,与他说了中岛敦的事,森鸥外一瞬间的惊喜后,就忍不住心中怀疑他是否背着他闯祸,又或者谋划了什么坑他的阴谋——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向着他。

对于太宰治来说,一切的警惕都是值得的。他太清楚不过,自己这个弟子太过聪慧,并且对世俗毫无敬畏之心,所以相对应的,手段也就没有太多的约束。

太宰治对港口Mafia来说,即是助力,也可以是敌人。只要太宰治安心地留在港口Mafia,不然……不过他这种毫无牵挂的样子,果然需要培养一个羁绊,他看狛枝凪斗那个少年就很合适。

谁也不知道森鸥外在太宰治带来好消息后,他的脑中在一瞬间闪过了九曲十八弯的念头。

“……就是这样,中岛敦和芥川不一样,我推荐让狛枝来养,”太宰治摊了摊手:“反正狛枝快升级为干部候选了,也该提前培养一下自己的属下了。”成为干部后,太宰治说这种话就更加理直气壮了。

至于太宰治什么时候升任干部的?自然是从海上飘回来后,以一己之力谈妥(敲诈)了和彭格列的全部合约,太宰治逼得彭格列在合约上大大让步,一退再退。彭格列十代目在合约上签字的那天,太宰治便成为了港口Mafia最年轻的干部。

森鸥外被太宰治的话吸引了注意力:“狛枝君最近也没有做什么事吧,怎么就提出升干部候选了,徇私可不行哦太宰君。”

太宰治一副提醒更年期老人的架势:“本月初灭了一直不服港口Mafia的敌对组织,并留下活口带了回来。”

“那也有中也的功劳。”

“十二号抓住了情报部潜藏的叛徒。”

“对于狛枝来说小事一桩。”

太宰治隐晦地翻了个白眼:“二十号挖掘出天生的**泉镜花,后者在红叶姐的教导下快速高效地肃清了潜在的组织敌人。”

“这个嘛……的确如此,但还不够。”说着森鸥外露出为难之色:“太宰君,你也不要太为难我,狛枝君已经很好了,按部就班就可以,不要急。”开玩笑,刚想让狛枝凪斗牵制你,怎么可能让他晋升得太快。

太宰治笑眯眯地让人看不出情绪,没有说什么。

森鸥外想了想,安抚道:“不过你带回来的那个孩子的确可以交给狛枝君来带,虽然没法成为候补,但可以为了成为候补努力不是吗?”

太宰治眼底没有笑意,一躬身,应声离去。

傍晚夕阳落下,最后的一丝光亮被吞没,太宰治背对着森鸥外,他没有回头,于是这两人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脸上是何等的相似,压抑的窒息感,仿佛陷入泥沼,是不可错认的沉浸在黑暗中的人。

太宰治的脚步平缓,整个人走在阴影与灯光的交界处,他勾起唇角,眼底没有一丝笑意,手段熟练的警惕与防备是何等熟悉,森先生这次是将视线放在了狛枝凪斗的身上吗?

森先生啊,我明明都告诉过您,这世上万般皆可控,唯有“幸运”不可控。为什么不信呢?不信的话吃亏在所难免吧。

中岛敦满脸惶恐地跟着一看就不像好人的港口Mafia人员身后,被带进了一个明亮的屋子,被妥善细致地对待后,反而更加不安,那人可能也察觉到了他的紧绷,很快离去。房门关闭,中岛敦试探地扭了扭把手,发现可以重新打开才微微放松了僵硬的身体,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屋内的摆设,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办公室,有着凌乱的办公桌和舒适的,一看就想躺上去的沙发,靠近窗边的位置还有一个小型吧台。

唯一和这个舒适的环境格格不入的,就是墙壁上挂着的写着大大的“希望”二字非常夺目,可是现在的中岛敦并不认得。

中岛敦原本被示意坐在沙发上,但刚一触及柔软的沙发,他就受惊一般地弹跳起来,如临大敌地贴着墙站。

在港口Mafia人员,或者说普通人眼中寻常的办公室,却让中岛敦浑身不自在,他不敢去触碰,最后一步一挪地靠在了角落里,蹲下抱头,这样与在福利院相似的姿势反而给了他一些安全感。

中岛敦不知自己会遇到什么,离开福利院之后,一切对他都是未知的,包括被那个可怕的人带来这栋他从没见过的大楼,半强迫式地将他洗刷干净——负责给他洗刷的人穿着严肃的黑衣服,洗得很用力,他很痛,但不敢说出口。

然后他被带到了这里。

为了不给院长叔叔添麻烦,他跟着人走了,然后发现,他好像对于未来一片茫然与恐慌。

于是等到狛枝凪斗接到消息后进入办公室,就看到了一个与他发色一致的男孩儿,只不过男孩儿的发色是冷白的,与自己柔和的白不同,应该是男孩儿吧,瘦小的看不出年纪,他蹲在角落里,仿佛一个蘑菇。

听见开门声,中岛敦一惊,身体再次贴上了墙壁,眼神惊恐地看着进来的人。

狛枝凪斗一顿,要关门的手松开,任其半掩着,笑眯眯地看着白发男孩儿:“你就是中岛敦吧,以后我就是你的教导者了。我叫狛枝凪斗。”

中岛敦沉默了半晌,狛枝凪斗也没有急着说话,他可是听太宰说了,这是希望的火苗,那么对他多一点耐心也没有什么。

然后就听这个孩子迅速冷静下来,确认一般地轻声问:“是、是老师吗?”

狛枝凪斗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产生了与太宰治相同的感受,他笑着说:“你这么说也可以哦。”

“狛枝老师好!”

被人叫老师还真是奇妙的体验……狛枝凪斗这么想着,提醒道:“我只是教导你如何在港口Mafia生存,不是常规的老师。”

中岛敦朝着狛枝凪斗的方向鞠了一躬,大声道:“能够生存下去,就是我最大的幸运了!请狛枝老师多多指教!”

狛枝凪斗的心情指数直线上升,有点明白为什么太宰治要把这个孩子扔给他了——在黑暗中顽强燃烧的火苗,早晚有一天会熊熊燃烧照亮世界。

狛枝凪斗有些兴致勃勃地问:“那么你知道港口Mafia是干什么的吗?”

中岛敦一僵,在狛枝凪斗的目光下咬牙道:“我知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在来时的路上,太宰治就“贴心”地介绍了个齐全,包括但不限于港口Mafia是做什么的,有什么部门,平时港口Mafia人员都是怎么出任务的,更是详细介绍了一个名叫“黑蜥蜴”的武斗部门。

用词险恶,恐吓与惊吓齐头并用,听得中岛敦惨白着脸,满脸冷汗。最后还是织田作之助看不下去,阻止了太宰治的恶趣味。

不过难得的是就算再怎么被恐吓,中岛敦顽强地将所有内容消化了,没有临阵脱逃。也是这样,才让太宰治坚定了将他带回来交给狛枝的念头。

虽然这根苗苗是个可塑之才,但养孩子的确很麻烦。

狛枝凪斗手掌托着下巴,微眯起浅碧色的眼睛,一锤定音:“那么敦就先跟着我吧,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黑手党,要有威震别人的本事才行,第一步,先学会挨打!”

“欸?!”

“不过敦,认识墙上写的什么吗?”

中岛敦反应了一下,万分羞愧地鞠躬:“抱歉,我不认识!”

“这样可不行啊……”狛枝凪斗苦恼地挠头:“决定了,先从学习课本开始!”

“我、我还是知道自己的名字的……”中岛敦微弱的声音被狛枝凪斗无视,在后者的一声令下后,下属陆陆续续将幼儿读物到初高中的课本全都搬了进来。

中岛敦目瞪口呆地看着堪比人高的书本,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转头就对上了笑眯眯的狛枝凪斗,这个未来给他带来巨大痛苦的罪恶的男人轻飘飘地说:“我的学生可不能是个文盲,那么就拜托了敦,这些请务必学会。”

中岛敦:“……”

太宰治闲来无事跑来闲逛,被狛枝凪斗办公室一摞一摞的课本吸引了视线,然后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课桌上奋笔疾书的中岛敦。

太宰治啧啧称赞地绕着他走了一圈,然后趴在狛枝凪斗的桌面上,侧头看他:“说起读书,好像芥川也没怎么读过书,我把他打发到这里来怎么样?”

“嗯?不要。”

“别急着拒绝嘛,虽然他人比较傻,但完全可以给你做苦力。”

狛枝凪斗终于抬头,盯着太宰治一会儿,上手捏住他的脸,左右扯了扯:“你就是想摆脱他,我才不想要增加负担。”

“芥川可没有敦听话。”狛枝凪斗不上他的当,“芥川不是希望,没有教导的价值。”

太宰治口齿不清地说:“他会听话的,”他拉住一侧颊边的手,“而且将不是希望的芥川,一手教成了希望,不是比普通的希望更加振奋人心吗?”

“狛枝不应该这样狭义的定义希望。”

狛枝凪斗迟疑了,他放开手沉思了好一会儿,神色凝重地点点头:“你说得对。”

旁观了对话的中岛敦:……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狛枝老师被忽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