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幸运概率 归骨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小说:

[综]幸运概率

作者:

归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24

“这个令人作呕的世界啊,腐烂的让我恶心,毁灭吧毁灭吧!”

“哈哈哈哈哈!在重力的碾压下粉碎吧!”

十年后的中原中也嘴中说着这样充满绝望的话,动了动肩膀,无视了在场的所有人,慢慢走出去,手上一个接一个的重力球凝成,被他随意地扔出去。

很快,来自十年后更加强大,异能力更加凝实的重力使的几个重力球,将港口Mafia砸得破破烂烂。

森鸥外大惊失色,追在中原中也的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劝说着。

但中原中也不为所动,或者说,他的意识已经迷失在了不知名之处,现在留下的,只有一个充满绝望的躯壳。

异能力<污浊了的忧伤之中>最强模式,<污浊>启动!操纵着触碰到的所有东西,深红色的,仿佛地狱门启开后魔鬼的瘢痕出现在中原中也的身上。

“汝、容许阴郁之污浊,勿复吾之觉醒。”

仿佛恶魔的呢喃,这个状态下的中原中也完全处于无敌之中,在场所有人,别说阻止他了,就连近身都做不到。

笹川了平瞳孔紧缩:“六道骸!试试幻术啊!!”

六道骸的额头滴下冷汗:“试过了,没办法,我的幻术对于没有意识的人来说不管用。”

森鸥外看到这个状态的中原中也,脑中的弦立刻绷紧了:“所有人听令,立刻去找太宰治,不论任何手段,都要把他带来!”

在中原中也毫无保留地破坏下存活下来的港口Mafia人员齐声应道:“遵命boss。”

港口Mafia的人很快散去,但森鸥外并没有松口气,因为他知道,太宰治之前去追魔人的信息,现下并不在总部,也不知这个状态下的中原中也能否坚持到太宰治的到来,如果不能……

森鸥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中原中也身上的瘢痕越来越重,层层叠叠覆盖在身上,猛地看上去,完全是个人形怪物。

横滨最高建筑港口黑黑手党总部大楼,在<污浊>全开的中原中也手上,仿佛白纸一样脆弱。

他放声大笑,视周围于无物,手上的重力球越来越大,破坏力也越来越强,到后来,没有人能跟上他的步伐,保护自己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中原中也没有故意地伤害谁,而是无差别攻击。

港口Mafia大楼里还存活着的成员,全都四散着跑掉,情报文件等一系列的重要物品只能随缘分抢救,森鸥外在一旁扼腕长叹,当中原中也这把犀利的刀用在敌对组织上时,他觉得分外满足,然而当这把刀捅进自己的心窝,才知道有多痛。

森鸥外下意识地环视一周,想要估算这次港口Mafia的损失会有多少,但满目疮痍还是让他的心在滴血。

就这么一个偶然的扫视,森鸥外感觉到哪里不对,一惊,问道:“狛枝君去哪了?!”

众人这才陡然想起,从刚才开始,狛枝凪斗就不见了踪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这种危机情况下,有个破坏狂中原中也就算了,狛枝凪斗还添乱,森鸥外是真的有些恼怒了。

如果再这样下去,任由中原中也无节制地使用<污浊>,他真的会死的。

森鸥外是如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的。

好在奉命去找太宰治的属下拽着被动异能<人间失格>的主人大步跑来。

太宰治脸色凝重,他在路上已经大致听说了情况,眼前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港口Mafia大楼已经被摧毁的差不多了,处于摇摇欲坠的边缘。

中原中也更是浑身漆黑,只剩下个脑袋还能看见皮肤的样子,其他地方全都覆盖了黑红的异能力。太宰治尝试着靠近,却发现在中原中也的周围,重力完全失衡。靠近都做不到的话,还怎么消除异能,然而时间不等人,六道骸喊道:“速度要快,如果你们不想让他死的话!”

“这种事你不说我也知道啊!”

太宰治抓狂,看到眼前这个完全失控的中原中也,他才明白,从前的小矮子使用异能已经是留手的状态了。

他再也不说小矮子麻烦了,这才叫真正的<污浊>啊!

森鸥外也顾不上隐藏实力了,爱丽丝出现在他的身后,这时候只有身为人形异能力的爱丽丝不受重力的影响,可以将太宰治送到中原中也的身边。

爱丽丝面无表情,抱着巨大的针筒漂浮在空中,与平常傲娇的小姑娘完全不同。

太宰治苦笑一声。

爱丽丝将所有力量集中在自己的针筒上,抡起针筒朝太宰治挥去,巨大无比的力量使得对方身不由己地快速靠近中原中也。

爱丽丝在挥出去太宰治之后,就消失在原地。

唯一可以欣慰的就是现在中原中也无知无觉,对于靠近他的太宰治并没有什么反应。

太宰治努力伸长手指,在和中原中也擦身而过的瞬间触碰到了他。

一瞬间仿佛奇迹诞生,中原中也身上层层缠绕着的失控异能如同雪融一般褪去,在中心地带,中原中也完好无损地跌倒在地。

他对于无法使用异能还有些困惑,视线对上太宰治才慢半拍地道:“太宰,是你啊,这个世界只有你还没有绝望,为什么?绝望吧,陷入绝望,与我们一起沉沦。”

太宰治皱眉看他蚊香状漩涡的眼睛,眼底是无法理解的震惊。

港口Mafia人员火急火燎地找到他,只说是中原中也陷入了<污浊>之中,快把港口Mafia大楼都拆完了,一群人等着他救命,然后就把他连赶带追地带回来了,至于为什么导致了现在的局面,却是一头雾水的。

而听到了这句似是而非的话后,更是不明所以。

以他的敏锐程度,当然能够看出眼前这个中原中也细微的不同之处,但就是这样才诡异,而且这个眼睛到底怎么回事……

太宰治还想询问,上前抓住他的手,下一秒,一股白烟笼罩了他,这个人就在太宰治的眼前消失不见,随后跌回来一个他熟悉的中原中也。

十年火箭炮的时间限制,五分钟到了。十年后的中原中也被换了回来。

但这个中原中也却是一身狼狈,身上多处擦伤不说,脸上竟然有血迹,眼角青紫,完全是和别人打了惨烈一架的架势。

这对中原中也来说足够罕见了。

这人可是港口Mafia的武力天花板,破坏力看看刚消失的那个就知道了,还有谁能伤了中原中也?

还没等搞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远处的一个港口Mafia人员的喊声打断了太宰治的思绪:“boss,太宰大人,中原大人,找到狛枝大人了!”

众人寻声望去,在一栋坍塌的楼层下面看到了被压着,半条命都去了的狛枝凪斗。

他边吐血边笑:“哈哈,哈哈,未来,未来竟然是如此的绝望吗?”

“完全无法接受啊!!”说着这样的话,狛枝凪斗还要挣扎着爬起来。

太宰治皱眉,当机立断地快步上前,将狛枝凪斗毫不留情地劈晕过去:浑身是血就不要折腾了。

狛枝凪斗晕了过去,但他却好似漂浮在意识中,在这里,他见到了几个陌生的场景,有漆黑空旷的实验室,一张空荡荡的床上面无表情地坐着一个长发少年,旁边的实验仪器在滴滴作响。有血红的长廊,被地刺扎得浑身是血的粉发少女,让人惊叹一个人的体内竟然能有这么多的血量。

纷乱而复杂的场景一闪而过,中原中也的话刺激了他,让狛枝凪斗油然而生满腔的悲愤,然而还不等他探究这份强烈的情感波动。

意识模糊,昏迷了过去。

太宰治从六道骸那里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他皱眉:“竟然还有十年火箭炮这种东西存在吗?”

“其实已经停止生产了,蓝波这里是最后的炮筒了。”

六道骸沉思了一会儿,开口有了些迟疑:“我们彭格列内部都在猜测,十年火箭炮可能把人带去的是平行时空,所以……”

太宰治陷入沉思。

森鸥外看着破破烂烂的港口Mafia大楼欲哭无泪,还得感谢十年后的中原中也没有把它完全拆掉。

“——啊啊啊,这和完全拆掉有什么区别啊!”森鸥外只要想想重建港口Mafia需要花费的金钱,就感觉自己痛苦得快要窒息了。

至于十年火箭炮之类的东西,森鸥外意外的并不感兴趣,他活着就是为了港口Mafia,未来如何都是当下的他一步步走出来的,基于对自己堪称狂傲的自信,森鸥外并不想过被剧透的人生。

昏迷不醒的狛枝凪斗很快被送到了港口Mafia内部的医务室中,好在被检查过后,医生通知说狛枝大人只是被天花板砸下来,有一些肉眼可见的外伤,看着血淋淋的很严重,但其实只要修养几天就没什么事了。

太宰治跟在医疗部的主治医生身边听完了全程,这才晃晃悠悠地走了。

既然没事,就让他慢慢养着就是。

接下来的重点还是如何快速高效地重建港口Mafia大楼,唉,只要想想就想叹气,接下来的工作量太大太大——完全要继续向森先生抗议涨工资!

另外还有一件事,既然十年火箭炮是十年前后的互换,那么中原中也消失的五分钟,又看到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