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幸运概率 归骨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小说:

[综]幸运概率

作者:

归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24

港口Mafia重新恢复了平静,留下一片狼藉,大楼被十年后的中原中也拆的差不多,周遭被港口Mafia大楼牵连的伤者数不胜数,光是安抚伤员,就让森鸥外愁得揪掉了不少头发。

还有港口Mafia总部的重建问题,也要重新规划。

六道骸带着蓝波、笹川了平灰溜溜地跑路了,趁着港口Mafia没有精力搭理他们,赶紧回了意大利。

——这次港口Mafia的重大事故,彭格列要负主要责任,谁让蓝波带了危险武器,还忍不住将它掏出来了呢,虽然蓝波的本意是想要把十年后的自己换出来……

但港口Mafia谁能听蓝波辩解,看来这次注定要大出血了。解决了欧洲货源问题,结果闯了一个更大的祸……六道骸叹息一声。

飞机从蓝天划过,划出了一道白色的线。

……

【彭格列温暖大家庭】

极限的拳击:哈哈哈哈哈哈,蓝波闯祸了!

王子殿下:???你们不是去横滨了吗

最爱奶牛装:呜呜呜呜,蓝波大人没有错!

泽田纲吉:怎么了蓝波,港口Mafia欺负人了?

最爱奶牛装:……没

极限的拳击:蓝波被港口Mafia的干部刺激,掏出十年火箭炮把对方的干部误伤,轰出一个十年后的,失去理智的港口Mafia干部,然后把港口Mafia大楼拆了。

泽田纲吉:……别慌,回来说。

……

中原中也描述的未来情形在每个人的心中烙下印记,森鸥外在听到中原中也说福泽谕吉和他打了一架,并且也疑似失去神智后,一张脸铁青,手指捏得咯吱作响。

太宰治若有所思,这样的未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才导致了世界呈现毁灭之态?他们现在怎么想,也想不到怎么能让世界毁灭。

众人试着讨论了一下,但缺乏情报,云里雾里的也没办法分析出太多,于是只得到一个“加强戒备”的命令,然后就各自散去了。

太宰治从阴影中踱步出来,难掩幸灾乐祸地道:“森先生,‘幸运’的代价如何?”

森鸥外脸色阴沉了一瞬:“太宰君,幸灾乐祸的太明显了。”

他脸色苍白,因为巨大的信息量,时刻高速运转的大脑没有分毫停歇,森鸥外坦然道:“‘幸运’代价是有些超乎寻常的大,但也看到了些意外收获。”

他意有所指。

漆黑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太宰治沉默不语,对于未来的情况,所有人都一头雾水,但太宰治却有些猜测:

中原中也说那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城市,并且也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记忆中,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城市会不会的确没有出现在“现在”他们所在的时空中呢?

因为没有出现过,所以中原中也并没有印象,也不认识这一个陌生的城市,毕竟他可是港口Mafia年轻的干部,不说见多识广,但世界中大部分的城市都应该知道,再怎么难以置信,都可能是唯一的真相。

太宰治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这种可能虽然大胆,但的确是可能出现的。

就他所知的,狛枝凪斗,不就是一个突然出现在横滨的人吗?他口中的“希望之峰学院”,更是满世界都找不到。

那么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狛枝凪斗与“希望之峰学院”和中原中也口中陌生的城市一样,是他们这个世界没有见过的人和城市,所以不管怎么看都认不出这是哪里。

森欧外没有打断明显陷入思绪中的太宰治,他知道他这个弟子是个绝顶聪颖的人,所以当他说出自己的猜测时,森欧外没有下意识地否定,而是顺着他的思路思考了下去。

然后他就得到了一个堪称惊恐的结论,那就是:太宰治的想法完全是有可能存在的。他提出的这种想法给了森欧外崭新的思路。

不管怎么样,在人类共同体的大前提上,所有的恩怨都不值一提。面对未来那种可能会发生的毁灭,就算是老谋深算的森欧外,也无法说出“不去管它”的话来。

毕竟就连那个拥有钢铁般意志的男人都会被洗脑和控制,这对森欧外来说完全是无法原谅的事。

没有了世界,当然不会有横滨,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就是这个道理。

虽然六道骸说过十年火箭炮呈现是平行时空的情景,但他们谁都没有把这句话记在心上并且放松警惕——平行时空就在于一个事件不同的过程或一个不同的决定的后续发展是存在于不同的时空的,称之为平行时空。

所以虽然选择不同,事件发展不同,但背景大体是一致的。基于这个原则,森欧外和太宰治怎么也没办法忽视来自未来的警示。

而且对于十年后的中原中也也有些令人在意,除了他叫嚣着绝望外,那种异样的状态,加上从十年后回来的他口述的其他人的状态,森欧外和太宰治只要一琢磨,就明白使他们变成这样的是一种高超的洗脑术或者催眠。

混黑的都知道,一般能用到这个手段的家伙,大多数都不走正道,也就是一些心黑手辣的角色,再加上“绝望”,完全可以推测,他们的未来就是被掌握在一个反派手里。

虽然森鸥外掌握了横滨夜晚城市的控制权,做了很多为人不齿的事,但他自诩是为了守护横滨这座城市,认为他的行为是出于大义的。

和未来这种一看就是个毁灭世界的疯子不是一个层次的。

森鸥外环视了一周,悲哀地发现,港口Mafia破烂的不能再破烂了,能坐人的地方基本没有,最后只在太宰治那里发现了最后干净的净土,他施施然地来到太宰治的身边,紧挨着他坐下了。

太宰治一脸嫌弃,却没躲开,然后撇撇嘴问道:“森先生,坐过来干什么?”

森鸥外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他晃了晃手指:“太宰君对我的排斥不要那么重,关于狛枝君的问题我们还是要谈一谈的。”

“狛枝现在躺在医务室,这是属于他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太宰治斜了他一眼:“森先生不要明知故问。”

森鸥外忍不住叹息:“只是没想到威力这么大。”

还记得之前森鸥外想要利用狛枝凪斗的幸运对付彭格列的人,所以把他派去了处理与彭格列的欧洲货源合作问题,当时森鸥外打得主意便是让彭格列替他试探狛枝凪斗能力的上限。

那时的太宰治提醒过他,不要试探“幸运”,只不过他的控制欲无法忍受一个不被知道界限的男人,所以最后失控,得到了港口Mafia被拆的结局。

虽然明面上是十年后失去理智拆掉了港口黑手党,但港口Mafia的一切全都瞒不过森鸥外,所以他知道,能够打中中原中也,完全是狛枝凪斗的“杰作”。

如果说这就是试探的代价,那么他咽下了这个苦果。

不过想起“绝望”的未来,再想想每天口称“希望”的狛枝君,虽然不太厚道,但森鸥外还是有些幸灾乐祸:“如果知道了和他期望中截然相反的未来,狛枝君会如何做呢?”

太宰治站起来整理了一下黑衣服的衣摆,然后重新缠绕了手上的绷带,和森鸥外告辞,并送上了“真挚”的祝福:“森先生加油工作,港口Mafia的重建还需要首领的努力。”

森鸥外:“……”扎人不扎心啊太宰君。

太宰治带着胜利的笑容走了。

森欧外注视着忙忙碌碌的港口Mafia人员,还有虽然尽力收拾,但还是一片狼藉的港口Mafia大楼,有些崩溃:“我的港口Mafia啊啊啊。”

以狛枝凪斗的身体素质,原本需要在医疗室躺上十天半个月才能下床——狛枝大人在港口Mafia是出了名的体术废,身体素质差,就算一场感冒发烧都有可能将狛枝凪斗放倒。所以说被大楼砸吐血的狛枝凪斗,完全爬不起来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就连心黑手黑的森欧外都有过评论:狛枝君的身体素质是罕见的普通人的素质呢。

其他港口Mafia人员那种动不动就吐血受伤,还能活蹦乱跳,站起来继续战斗的素质,在狛枝身上,是完全看不到的呢!

但这次也不知是不是被刺激大发了,狛枝凪斗在很快的时间内苏醒,并且吵嚷着要下床——别闹了,大人您刚刚才吐血了啊!但狛枝凪斗对于医疗室的人员来说是惹不起的人物,所以就在医务人员满脸为难的时候,救星来了。

太宰治到了。

医疗组长将太宰治拉到一边,为难地道:“太宰大人,请您劝一劝狛枝大人吧,他总想下床,但他身体还没好啊!”

太宰治心领神会,比了个OK的手势,分外可靠地道:“没问题,就交给我吧。”

医疗组长满心信任地看着太宰治进了病房,他身边的医护人员有些迟疑地道:“组长,太宰大人……真的靠谱吗?”

“当然!”

就这么没一会儿,就听到有人惊声叫道:“太宰大人和狛枝大人不见了!!”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