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幸运概率 归骨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小说:

[综]幸运概率

作者:

归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24

中原中也在警惕与懵逼中被火箭炮打中,他并不知道那是十年火箭炮,黑科技的东西,他在被击中的一瞬间想到:炮弹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重力完全可以抵消炮弹击中身体,爆炸产生的伤害,所以他并没有对这个怪异的紫色炮筒多么重视。

然而在一瞬间的白烟弥漫开以后,中原中也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他并不在港口黑手党,并且身边的人——狛枝凪斗、六道骸、笹川了平、蓝波,全都不见了,他的面前是一个陌生的房间。

中原中也谨慎地没有走出去,而是对这个房间进行了扫视,率先引起他注意的是一个类似摄像头的显示屏,安装在自己的头顶,并且正对着他。

现在那个摄像头处于关闭的状态,但中原中也一摸显示屏的后面,就知道这个摄像头在不久之前刚刚播放完毕。顺便说,这个摄像头放的位置实在是让人火大,比自己的身高高一大截,用了重力才成功摸到了。

作为一个称职的黑手党干部,他对于监控器,监听器一类的东西不能更敏感,所以他一上手,就知道这是个已经使用过的东西。

让他仔细品品,一个不知名的东西,时刻监视着这里的人,而现在在这里的是他,所以监视的不就是他中原中也?!

更甚者,当中原中也环视一周,发现这个空旷,豪华的房间中竟然有好几个摄像头,监控器。

中原中也一脸火大地拆,到最后烦躁地道:“这是哪里,到底在搞什么——”

在房间中转悠的时候,窗外风景一闪而过,他注意到了什么,倒退回去,一眼望出去,窗外一片血红,就连不远处海水的颜色都是血一样的鲜红。

中原中也大吃一惊:就算是一年前的龙头战争,也没有死人到海水都变红的地步。

而这种骇人听闻的场景,竟然就在他眼前。

中原中也顾不得让他火大的监控设备了,他看了看禁闭的房门,干脆一把掀开窗户,跳了下去。

平稳地落地,然后他看到了街道上到处游走的普通人,他们的双眼是蚊香状的漩涡眼,脸上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不然就是泪流满面的状态,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让中原中也分外不适地后退了半步。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这些人肆意地破坏着,没有目的,见到什么破坏什么,不为钱,不为人,只是破坏。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他们所有的做为,都是为了“破坏而破坏”。

然而更诡异的是,他目之所及的所有人都是这个状态,中原中也神色凝重地站在原地,有一瞬间世界毁灭的荒诞感,不寒而栗的同时,成为了唯一“清醒”的人。

这些人的脸上并不是面无表情,相反有着极其丰富的负面表情,他们有的人在痛哭流涕,有的人在张狂大笑,有的人在崩溃地大喊,有的人万念俱灰打算自杀,更有人的表情呆板麻木。

让中原中也只多看了几眼,心里就泛起了极致的不适,烦躁油然而生。

这些人动作虽然不快,但就是能让旁观的中原中也感受到一种狂热,对于摧毁、毁灭、摧残、破坏,这一系列负面行动的狂热。

如果想要更准确形容的话,这一切,可以称作为“理智崩坏”。

中原中也怀疑人生:“我到底来了什么地方……世界毁灭了吗?”

就在不远处一个对这里一览无余的天台上,一坐一站有两个人关注着,站着的是一个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的男子,身穿得体的黑色西装,赤色的眸子注视着中原中也,语气淡淡地道:“中原中也出来了。”

回答他的是一个拥有粉色双马尾,笑容甜美的少女江之岛盾子:“没关系,他会自己回去的。”

中原中也确定这里不是横滨,也不是他记忆中任何一个熟悉的城市,现在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才是最重要的。

他沿街走,很快遇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也不算熟悉,仅仅有着一面之缘,但对于这个时候的中原中也来说,就足够亲切了。

那是曾经他跟在首领身后见过一面的武装侦探社社长,一个拥有钢铁意志的男人,福泽谕吉。

中原中也眼前一亮,迫不及待地来到福泽谕吉的身边,问道:“福泽先生,我是港口Mafia的中原中也,这到底是——”话音未落,一道银色的刀光一闪而过,中原中也一惊,矮身躲了过去。

“福泽先生,您怎么了——”

就这么一个照面,让中原中也看到了福泽谕吉和其他人如出一辙的蚊香状漩涡眼睛,中原中也心中一沉。

能够说出“我仍然——想帮助别人。我想成为他人的盾,想成为斩杀不义的刀剑”的福泽谕吉,现在却和其他人一样,陷入这种不详的情绪中,并且明显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然而现实不容中原中也多想,在一须臾间,福泽谕吉极快地挥舞着武/士/刀,朝中原中也无差别地攻击,“银狼”之称名不虚传,刀法之精湛,在毫无防备的中原中也身上留下一道血痕。

中原中也有点崩溃,刚见到一个熟人,却和这里的所有人都一样拥有漩涡状蚊香眼,还是一副失去理智的样子。

福泽谕吉的格斗术是经过战场上的千锤百炼锻造出来的,虽然中原中也不知情,但的确存在着十年沉淀的距离。

不过刚开始时因为惊诧的原因,他手忙脚乱的一会儿,但到底是港口Mafia武力值的巅峰,所以在结结实实吃了几下攻击后,就找回了进攻的节奏。

两个人你来我往地打了一阵。

对中原中也不利的是,在这种敌我不明的情况下,他根本不敢使用<污浊>,更不敢全力战斗。

福泽谕吉一言不发,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手下的刀愈加锋利,愈加快速,而中原中也则因为心有顾忌束手束脚,身上慢慢添加了伤痕。

鲜血浸染了他的西装外套,对于黑手党来说,流血受伤都是常态,中原中也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但对福泽谕吉来说,看到鲜血,刺激得他更加激动,下手也就更狠了几分。

就这样一路打一路退,竟然又绕回了之前中原中也离开的那栋房子前。

一个躲闪不及,身上又添新伤口的中原中也终于忍不住崩溃地喊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什么都没弄明白不说,还让他看到了这么诡异的场景,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熟悉的人,却不分青红皂白地战斗了好几分钟,其间他努力想要沟通,却一无所获。

这时,一直沉默地挥刀的福泽谕吉却出乎意料地说话了,他的眼睛没有焦距,但中原中也就是知道,他看得是自己:“绝望啊,泥沼般的绝望。”

中原中也一怔,他终于将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用一个词联系了起来,不管是陷入崩溃的人们,还是远处翻滚着血色的浪花,亦或是血红的天空,空气中充满的硝烟的味道,压抑而窒息的氛围,这一切,全都是“绝望”啊!是“绝望”才会有的体现!

中原中也在福泽谕吉的回答中豁然开朗,“福泽先生——”

他还想发问,却又一次迎来了福泽谕吉毫不留情地攻击。

中原中也憋屈地闭上了嘴。

然后就在又双一次躲过福泽谕吉的刀之后,眼前出现了似曾相识的白烟,不知怎么,中原中也下意识在心底松了口气,怎么说呢,由衷地希望这是一场噩梦,白烟来临的时候,就是噩梦醒来的时候。

中原中也这次没有想错,他的确见到了熟悉的人——他可敬可爱的首领,仿佛长姐一般照顾他的红叶大姐,聒噪的青花鱼,一边吐血一边喊着希望的狛枝凪斗,在经历了刚才那个世界后,眼前的一切让中原中也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一时的放松引起了多处刀伤的不适,中原中也脱力地半跪在地。

却由衷地发出一声感叹:“回来真好。”

在其他人的口中,中原中也才得知了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听说是十年后,他忍不住脸色一变。

他看到的那些全都不是梦,未来……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中原中也觉得,如果自己不弄清缘由,他会寝食难安。

不过好在还有首领和青花鱼,还有一个希望狂魔,如果是这家伙的话,怎么也无法忍受世界变得那般“绝望”吧?

=

十年后的中原中也落脚在街道上,他遥遥地朝着不远处的天台躬身行礼,然后慢慢地踱步,自己走回了房间内,将那些被拆掉的监控设备重新装了上去,紧接着关上了窗户。

福泽谕吉见他回去,也慢慢失去了踪影。

江之岛盾子捂着嘴笑,双腿搭在天台边缘调皮地晃了晃:“看样子第448次洗脑中原中也的成果不错,我们以后要拥有一个强劲的伙伴了呢!好开心!”

神座出流淡淡地注视着远方,没有理睬。

江之岛盾子并不在意他的沉默,自顾自地道:“那么接下来,继续进行对太宰治的865次洗脑!”说到太宰治,她咬牙切齿地道:“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的!”

“没有人不会绝望,太宰治更是如此,绝望将永远伴随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