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幸运概率 归骨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小说:

[综]幸运概率

作者:

归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24

在那场声势浩大的拆办公室活动后,两个罪魁祸首被叫到了首领办公室,然后被森先生和太宰先生轮番训斥了一顿,不过就狛枝凪斗旁观而言,训斥的主要目标还是芥川龙之介,谁让他是绝对主力。

让人觉得诧异的是,森鸥外竟然对中岛敦的态度意外不错,就算对话也主要是安抚为主,这让后者受宠若惊的同时,诚惶诚恐。

狛枝凪斗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森鸥外的目的。

他冷眼看着,让敦这个老实孩子全身心地给港口Mafia卖命,才是森鸥外的目的。加入港口Mafia半年之久,足够他看清楚森鸥外是一个什么本性的人。

这是一个足够冷酷与精明的黑手党boss,森鸥外率领着盘踞在日本里世界的庞然大物的港口黑手党,张牙舞爪地对世界展示它的可怖。他做事全以港口Mafia为第一准则,可以说是完全的利“港口Mafia”主义者,只要港口Mafia需要,那么无论如何森鸥外都会去做,哪怕付出什么昂贵的代价。

因为港口Mafia的安全与扩张,在这个男人心中是第一位的。

一年前,森鸥外凭借着龙头战争,奠定了港口Mafia的霸主地位,同时接管了横滨黑夜的秩序。

就是这么扭曲而莫名的信念,森鸥外却实现了,并且在另一种意义上保护了横滨这座混乱的城市。这种自深渊中释放的守护与希望之意,同样吸引着他。

森鸥外的这种理念与他的想法意外的契合,毕竟为了极致的希望,有些牺牲是在所难免的,陷入绝望的话,就算是自己也要消灭给你看。

不过这就不意味森先生不是人渣了,森鸥外可是唯一一个让狛枝凪斗自愧不如的人渣。

他的本质是冷酷无情的,但这个男人比太宰治来说会伪装得多,他的每一个行动,都是有目的要达成,如果你短时间看不出他的目的,那么过段时间再看最终受益者是谁,你就明白了。

平易近人可以是伪装,温和笑意可以是伪装,为了达到“让武斗派好苗子中岛敦心甘情愿地留在港口Mafia”这一目的,森鸥外会精准地在三言两语间摸清可怜中岛敦的性格,然后针对他的性格,使用合适的态度对待。

对待中岛敦这种缺爱而敏感,本质向往和平的人还有什么比怀柔更加有效的办法呢?

果不其然,下一刻森鸥外就将话题转到了中岛敦的学习生活与交友等方方面面,简直不能更贴心。狛枝凪斗觉得不能再这么冷眼旁观下去了,自己要养的希望火苗,不能转眼就跳到别人碗里。

他声音淡淡地打断森鸥外充满暗示的话:“森先生,关心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森鸥外话音一顿,笑着说:“芥川也是个好孩子,但他可是太宰的学生,我可不能越俎代庖啊。”

狛枝凪斗学着太宰治轻啧一声,嘲讽的力度十成十:“那您就可以越过我去关心我的学生了?”

“……”森鸥外看样子有些惊讶,他将视线在中岛敦和狛枝凪斗间来回转动,好似终于消化完话中信息一般,问道:“敦是你的学生?”

——看看这才几分钟,就叫上敦了。

好在这个问题不用狛枝凪斗回答,中岛敦作为学生,已经积极地回答了森先生的话:“是的,狛枝老师非常照顾我!”老实孩子在这段对话中,已经觉得港口Mafiaboss是个好人了。

“……啧。”这次轮到森鸥外一副牙疼的样子了。毕竟刚好发现的好苗子,被告知已经有人圈上了,画圈的这个人还是不那么可控的狛枝凪斗,足够他头疼了。

“我有好好培养希望的火苗哦。”

森鸥外一噎,假惺惺地道:“这次事件中,受到损失最大的就是狛枝君吧,只是教导个小学课本而已,造成的后果可是惊天动地,狛枝真是辛苦了。”他完全清楚事情的起因经过,想来也知道中岛敦是狛枝凪斗的弟子,他表现得不知道,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在港口Mafia,没有事情能够隐瞒他。

中岛敦下意识想接话,被一旁安静如鸡的芥川飞速地拉住了:这个傻大个,弱鸡和港口Mafiaboss之间的交流哪是他们两个能掺和进去的,想死可别拉上他。

中岛敦虽然有些疑惑芥川为何不让他开口,但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已经形成了某种默契,于是他脚步一错,跟在芥川身边保持安静。

就这么一打岔的功夫,狛枝凪斗与森鸥外你来我往。

“不幸的我被炸了办公室,幸运的我收了敦为弟子,这么一比较,还是敦更重要,为了更大的幸运,我完全可以忍耐接下来的不幸。”

中岛敦在一旁晕晕乎乎的,暗自想到:如果刚才他插话打断了狛枝老师的话。岂不是就听不到这句话了?看来以后不能随便打断老师的话,芥川偶尔也是对的。

森鸥外默默吸气:他可是知道狛枝凪斗诡异的“幸运”的,也明白他的幸运与不幸平等交换的法则,只不过就是不知道表现形式为“狛枝凪斗”的不幸,还是“别人”的不幸了。

“狛枝凪斗”的不幸非常清楚:就是发生在狛枝凪斗身上的不幸,比如流血,受伤等直观一点的。

“别人”的不幸则非常唯心主义了:与狛枝凪斗相关的人或事的不幸,比如这次的事故,可以说表面上是“狛枝凪斗的办公室”被破坏坍塌,他不幸。

实际上“狛枝凪斗的办公室”属于港口Mafia的一部分,所以也可以换算成“港口Mafia的办公室”被破坏坍塌。于是这就不一定是“狛枝凪斗”的不幸了。

然而最霸道的是,神秘莫测的幸运概率就是将这起事故算作了狛枝凪斗的不幸,也完全没法说不对。

——因为的确是他的不幸。

作为办公室的实际拥有者,掏钱给办公室的重建森鸥外强忍一口血。

他知道,在他摸清狛枝凪斗的幸运之前,都没办法对他放松警惕,再加上他那个邪门歪道的幸运,防不胜防,保险起见还是将他委派出去,最好让他去祸害别人,离他越远越好。

不过眼下远的活没有,倒是有一个委托可以交给他,就放这个杀器去祸害彭格列的人吧!反正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他都能从中获得狛枝君能力的情报,岂不是美滋滋。

有了倾向,森鸥外二话不说将彭格列来访的情报塞到了狛枝凪斗手里,语重心长地道:“狛枝君,为了港口Mafia与彭格列的友谊,这次的会见就交给你了,请不要让我失望。”他笑得不怀好意:“虽然原本我想交给太宰君来负责,但我想了想,想要成为干部候补,狛枝君可以展现出更强大的力量吧?”

垂下眼眸看着手中的档案报告,想起之前太宰来找他八卦的话,狛枝凪斗问了一句:“什么干部候补?”

“咦,太宰君没说吗?”森鸥外表现出夸张的惊讶,然后唇角勾起弧度:“太宰君之前找我申请给你干部候补的地位哦。”

“……明白了。”狛枝凪斗转身就走。

当壁画的芥川见狛枝凪斗离开,立刻拉着中岛敦与森先生告辞,随后追了上去。

森鸥外孤家寡人地感叹了一句:“年轻啊,羁绊啊。”

狛枝凪斗将手里的方案捏得咯吱响,将脚步踏得震天响。

后面两个小尾巴一路尾随,芥川一看就知道狛枝凪斗处于怒气状态,他后背一寒,条件反射地拉住了中岛敦,在后者一片茫然的视线中难得有些头疼:这就是天然的好处吗,什么都不知道,也就不会烦恼了。不像他,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威胁。

芥川拽了拽中岛敦,两人悄无声息地换了个方向,既然这么天然,那挨顿打不过分吧?

狛枝凪斗哪还记得小尾巴,他咬牙切齿地想:拙劣的离间计!明目张胆的防备!森鸥外以为自己会如何?冲到太宰治的面前质问他为何这样做吗?可笑,他完全不在意。

干部候补也好,干部也好,港口Mafia也好,他们以为什么?他们在算计什么?为了在这里看到极致的希望,所以他才会心安理得地留下来,而不是找回去的路。

一切都是为了希望。

为此,他作为一个港口Mafia底层人员也好,干部候补也好,就算是干部,也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存在的。

愚蠢的试探和明显的防备,都是他不放在心上的。

一开始就说了,一切为了极致的希望。

这么想着,狛枝凪斗怒气冲冲地拐进了太宰治的办公室,将手中的档案啪地拍在了太宰治面前,然后问:“干部候补?彭格列?”

——想归想,但一想到这么算计他的是太宰治,他的怒气就忍不住上涌。

“……”森先生卖我。太宰治柔和了眉眼,试图哄道:“你何必这么生气,地位越高,能够做的动作就越大,这样就算是为了希望,也会更加璀璨吧。”

然而这样的话已经哄不住他了,狛枝凪斗猛地靠近太宰治,一手扯住他的衣领,冷声道:“你现在还有坦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