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幸运概率 归骨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小说:

[综]幸运概率

作者:

归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24

鬼娃娃突兀地出现在人们的脚下,猝不及防地踩了上去,然后那个诡异的带着绷带的娃娃,仿佛真的受伤了一样,灰突突的绷带上被血色染红,哭泣一般。

紧接着,以第一个踩到鬼娃娃的人开始,昏迷仿佛蔓延的瘟疫,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无声无息地倒下了。

就在他们的眼底,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些昏迷的人再次醒来,出现的就是失去理智的人了,他们的脖颈上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个小巧的黑色爪印,印记似的刻在上面,狛枝凪斗明白,这就是被控制的证明了。

他们互相攻击着,脸上充满了疯狂,人们拿起手边一切能够碰到的东西,然后将那些东西举起来,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人砸去。

其他人不躲不避,直迎而上,很快就乱做了一团,鲜血和惨叫声充斥耳边,明明是为了戒备梦野久作而来,却在另一个意义上成为他的帮凶。

鲜血顺着梦野久作的脚边流淌着,染红了地板,其他人惊恐万分地后退,地下一层很快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梦野久作嘴里哼着不成文的调调,路过一个人的脚下时,弯腰捡起破破烂烂的娃娃,脸上闪过一丝疼惜,他将鬼娃娃脸上的鲜血擦去,抓着它蹦蹦跳跳地朝前去。

通往上一层的电梯被打开,抬眼望去,整个电梯都被穿着黑衣服、黑墨镜的港口Mafia人员围成一圈,为首的就是他们可爱可敬的boss森欧外。在他的旁边,恭敬地站着黑蜥蜴的领头人广津柳浪,见他们出来,周围人整齐划一地端枪,黑洞洞的枪/口齐刷刷地对准电梯里的三人。

中原中也不在,尾绮红叶也不在,在不久前就被森欧外外派,出差去了。可以说选择这样一个时间段,造成的后果完全在太宰治的计划之中。

港口Mafia的最高战力和第二战力不在,其他人不足为惧。

森欧外面带笑容,仿佛他面对的不是疑似反叛的干部和未来的预备干部,他问道:“太宰君,狛枝君,你们这是要做什么,终于想要叛变港口Mafia了吗?”

在看到森欧外的一瞬间,心情愉快的梦野久作就安静了下来,默不作声地抓着狛枝凪斗的衣摆,躲在了他的后面,只留下一只星星眼暗中观察。

太宰治无辜地歪了歪脑袋,像是被抽去骨头一样软软地靠着一旁的狛枝凪斗,他露出柔软的笑容:“森先生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呢,我们明明只是想找梦野出来玩而已啦。”

狛枝凪斗扶了下太宰治的身体,然后带着温和的笑容,加入了他们的对话:“森先生,将一个孩子囚禁在禁闭室多年实在是太不人道了,港口Mafia怎么能虐待小孩子呢?”

森欧外的视线对准狛枝凪斗,眼底带着不易察觉的冷漠和深深的忌惮,他可没忘记,之前港口Mafia大楼被拆,实际上是谁的原因。

“梦野是个比较特殊的孩子,他不适合普通的教导,”在森欧外的旁边,面无表情的爱丽丝悄然无声地出现,一个巨大的针筒被她藏在身后,“再说有什么要求,梦野会自己提出来的,不必要如此。”他示意了一下背后的梦野。

后者在他看过来的时候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狛枝凪斗上前半步,将梦野久作完全地挡在了身后,他笑着道:“这是为了自由啊,自由就像希望一样,全都是需要用毕生去追求的。”

森欧外扯平了嘴角,失去笑容的他,扑面而来的黑暗感令人窒息。

“太宰君也决定这么做了吗?我自认为作为一个老师,还是比较合格的,钻石需要打磨才会闪闪发光啊。”

太宰治薄凉地笑了笑:“森先生,要说理由有很多,但你会信吗?”

生活如同一潭死水,太宰治加入港口黑手党的初衷,就是为了在黑暗中见到人性美好的绽放,也可以看做是一些希望的东西。

虽然他没有狛枝凪斗一样极致地追求希望,但他的确在追求一些美好的东西,找到活下去的光——在遇到狛枝凪斗之前,他每天都在陷入那种窒息般的孤独和淤泥中,看不见未来,看不见光。仿佛从云端堕落,像是明晃晃地对比着自己污浊的灵魂。

再加上他登峰造极的心操术,世人在他眼中都是愚蠢的,一些算计信手拈来,他和森先生互相戒备与提防。

他任由自己心中的恶念滋生壮大,却又矛盾地想要证明在黑暗的世界中存在温暖与羁绊,然而一天一天,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让人烦躁的东西。

剿灭敌对组织让人厌倦,刻板呆滞的人群让人厌恶,写不完的冗长报告,还有随处可见的,人性的恶。

这一切都让他厌烦至无法忍受到想要自杀的地步。

然后他就遇到了一个满嘴希望的奇怪的人,不管是他的“幸运”和“不幸”,全都是不可控的,这对于太宰治来说是个新奇的体验,更别提他不止有不逊于自己的头脑,还有超强的行动力。

这样一个满身都是惊喜的人,让太宰治在心中悄悄地升起了一丝期盼——是不是,跟在这样的人身边,他总会给自己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狛枝凪斗总说自己才是他“希望的象征”,但在太宰治看来,狛枝这个人同样充满着惊奇,只要他永远不可控,那么对于太宰治而言,就一直存在着吸引力。

太宰治也会好奇,狛枝凪斗口中极致的希望是何等模样,配合他的行动,是不是就可以得到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森先生沉默片刻,露出一个令人肝颤的笑容,后退一步,爱丽丝转眼就来到他身边,将巨大的针筒横在身前,朝他们快速冲了过来。

太宰治拽着狛枝凪斗一个后空翻,脚踩着电梯的边缘,身体就翻到了另一边。将梦野久作无情地留在原地。

下一刻,“突突突”的机枪声响起,子弹集中发/射,将刚刚太宰治和狛枝凪斗所站的位置轰得坑坑洼洼。

梦野久作倒是不愧于他高危精神异能者的人设,身前出现一个巨大的鬼娃娃,鬼娃娃将射在他身上的子弹全都挡住了,并且所有射击子弹的人,全都陷入了梦野久作的异能中。

不少港口Mafia人员失去了理智,反而朝着自己的队友发起了攻击。一时间倒戈和背刺比比皆是。

狛枝凪斗手持一把勃朗宁手/枪,弹匣容弹量为七发,但就是这短短的几发子弹,被狛枝凪斗射出了火箭炮的威力。

只见他朝着人群最多的方向射了一枪,这一枪在中途与其他子弹相撞,陡然改变了弹道轨迹,朝另一个方向发/射时,又“碰巧”改变了原本射/向梦野久作的子弹,一颗子弹,仿佛多米诺骨牌一样,碰了一个又一个,最后倒了一个又一个的人。

全都是被一颗子弹误伤的人,并且中弹的地方“巧合”地让对方失去了继续爬起来战斗的能力。

狛枝凪斗只发射了三颗子弹,子弹在空中飞速地碰撞,改变,最后误伤了港口Mafia大部分人,转眼间,黑西装黑墨镜的酷哥们就倒了大片。

森欧外是第一次亲眼看到狛枝凪斗的“本事”,脸色漆黑——他只是在狛枝凪斗加入港口Mafia的那天听太宰治与中原中也汇报过关于他的情报,到了后来全都是对方怎么剿灭敌对组织时的爽快,没有亲眼见到过“幸运”的威力——果然亲眼所见与道听途说相隔了一个银河的距离。

森欧外不信邪地挥舞着匕首快速上前,爱丽丝在他的身后配合他的动作,两人默契惊人地一左一右袭击太宰治与狛枝凪斗。

在靠近的一瞬间,森欧外惊鸿一瞥,竟然从太宰治的眼中看到了名为“怜惜”的情绪……等等,怜惜?森欧外怀疑他看错了,然而下一秒,他就没有多余的心力去计较太多。

因为就在那惊鸿一瞥间,就在他的面前,在他不敢置信的目光下,一块巨大的陨石从天而降,砸穿了港口Mafia十层往上,新建好的大楼,轰隆隆地,砸在了他的身上。

“噗——”

森欧外喷出一口血。

他无力维持异能力,爱丽丝被迫消散在空气中。

港口Mafia其他现存的人员,现在在首领重伤倒地的当下,没有命令,也不敢阻拦太宰治与狛枝凪斗——他们全都面带惊恐地看着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陨石,心里不知道刷屏出多少页的内容。

森欧外整个人都被砸在地上,身上结结实实地压着一块巨大的陨石,脸上红艳艳的,到处都是自己嘴角溢出的血。

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刚才太宰治对自己的“怜惜”从何而来,他看着那块离谱的陨石,眼角沁出泪水:“我刚建好的大楼啊……”

狛枝凪斗将手/枪别在腰间,踱步走到森欧外的旁边,微笑地问:“森先生,到了如今的地步,您还不改邪归正吗?”

森欧外吐血,吐着吐着就习惯了,但对这种莫名其妙的指控却不承认:“改邪归正?”

狛枝凪斗的眼底是面对冥顽不灵的人最后的惋惜:“是啊,森先生。我策划这一出,就是为了让您正确地走在通往希望的道路上啊。”

“您感受到我的心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