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幸运概率 归骨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小说:

[综]幸运概率

作者:

归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24

狛枝凪斗是醒着的,在太宰治踏进病房的时候,正要求医护人员让他下床,说自己并没有那么脆弱,但对方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

他在看到太宰治的时候眼睛一亮,朝太宰伸手,示意对方把自己扶起来。太宰治对尽职尽责的医护人员点头,后者看了一眼狛枝凪斗就离开了。

太宰治施施然坐在病床旁边,将他扶起之后笑着说:“你还真不愧是港口Mafia玻璃人的人设,这都多少天了,竟然还不能下床。”

“胡说,我都已经好了,就是他们不允许罢了。”狛枝凪斗的脑袋上缠了好几圈绷带,脸上的伤痕也尽数包扎完毕,这下倒是和太宰治这个绷带浪费装置打扮得差不多了。

就算不问,太宰治也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急着恢复健康,他安抚道:“中原中也被森先生派去重建港口Mafia了,就算你现在出去也见不到他。”

果然不出他所料,狛枝凪斗深深地皱起眉。

太宰治:“不过他在未来看到了什么全都告诉我和森先生了,我可以告诉你。”

狛枝凪斗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你又在想什么坏主意?”

就像太宰治了解狛枝凪斗一样,要说了解太宰治,狛枝凪斗也不逞多让。

太宰治笑得眼睛都没了:“我哪有想什么坏事,你到底想不想知道未来的消息了?”

“……想。”

他就是精准地拿捏了自己的痒处,知道是一定要知道的,不然他这么怕疼的人,也不可能在伤势还没好的时候就吵闹着要出院,这么大的牺牲,怎么可能因为太宰治的坏主意就退缩的。

狛枝凪斗手指无意识地拽着床上雪白的被,眼睛紧紧地盯着太宰治,神色凝重地道:“你说吧。”

太宰治的笑意渐渐褪去,要复述那段充斥着绝望和麻木的经历,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随着太宰治的话慢慢道来,狛枝凪斗神色渐渐变化,眼角露出泪水,他的脸色本就因为失血而苍白,但现在却是惊人的白,到了让太宰治都心惊的地步。他瘦弱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仿佛承受着无形中巨大的压力,额角的伤口崩开,染红了绷带。

太宰治迟疑地停下了。

狛枝凪斗并不在意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放声大笑:“绝望,真是绝望啊!这样的未来!这样的未来没有存在的意义!”

太宰治看到了他眼角已经渗出了泪水,在这种真情实感的情感冲击下,就连太宰治都说不出话来。

“不可以,完全不可以!”

“作为希望的垫脚石,是绝对不能让这样的未来发生的!就算牺牲自己,也不能让绝望成为世界的主流。”

太宰治看着神情激动的狛枝凪斗,迟疑地想起来病人不能情绪太过激动云云,于是他靠近对方几分,然后伸出手,按在狛枝凪斗青筋暴起的手背上。

被狛枝凪斗反手一扣,反客为主地抓着太宰治的手,目光殷切地道:“太宰一定有什么想法了吧?请一定告诉我。”

“……”虽然的确有些想法,但狛枝凪斗这个态度还是让他有些微妙,太宰治恶从胆边生,手指直直地戳上他额角的伤口,看他吃痛地轻呼,才心满意足地把手放下。

太宰治装傻不回答,狛枝凪斗也没在意,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他,所以干脆地转移话题:“干部大人,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在狛枝凪斗看来,急迫的未来近在眼前,他就不应该继续待在医疗部浪费生命,想迫切地做一番大事业。

而且说实话,太宰治的照顾都比这些畏畏缩缩的医护人员舒服得多,而且太宰长得好看,养眼得很。——可能是太宰治常年喜欢追求死亡,所以意外地练就了一手照顾自己的好本事,就是那种,能够让病患感受到极度舒适的本事。

当然前提是,太宰治有那个耐心照顾人,不要一时兴起,拉着人去自杀——别怀疑,这完全是有可能发生的。

太宰治眨了眨眼睛,用他那只没有被绷带缠出的眼睛看过来,神神秘秘地道:“狛枝身体还没恢复,不能出院呢。”

狛枝凪斗玩闹般地捏了捏他的手指,学着他的样子,同样眨了眨眼睛,笑着问:“你猜我继续待在这里,这个医疗部需要多久被毁?”

“……哇,好可怕的发言啊狛枝,这算是威胁了吧。”

“没有哦,我只是问一下你的看法。”

太宰治单手支着下巴,非常配合地道:“既然这么说的话,那就没办法了,我可是被你胁迫着做坏事。”他装模作样地对着病房的监控摄像头,做着“抱歉”的嘴型。

狛枝凪斗与他心照不宣地笑:“太宰带我走吧。”

“呜哇,别说的那么恶心!”

两个不停的斗嘴,但动作却默契十足,太宰治在搜刮了本该属于狛枝凪斗的绷带后,将狛枝凪斗从床上拽起来,然后打开一旁的窗户,这个时候,太宰治就由衷地欣喜港口Mafia大楼被炸了,现在这个临时据点只是二楼,对于想要跑路的人来说非常友好。

太宰治看了他一眼,然后率先跳了下去,两层楼对于太宰治来说压力不算太大,站定之后朝着狛枝凪斗招招手,后者迟疑了一下,败在了对方充满自信的神色上。

结果就是有一个算一个,超级有自信的那个被当做了垫背,(被迫)抱着狛枝凪斗在花园里滚来滚去,沾了一身泥,又被吐了一口血。

太宰治无奈道:“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我抱着你跳。”他吐槽,“不然也不会这么狼狈。”

狛枝凪斗身残志坚地走在太宰治旁边,带起一阵风,他咳嗽了一声:“谢了,完全不想有下次了。”

他嘟嘟囔囔地说了些什么,太宰治动了动耳朵,不易察觉地靠近了他一些,屏息才听见他说什么:“怎么回事,太宰平时不是没少跳楼自杀吗。”

太宰治:“……”我跳楼的姿势很熟练!这次翻车是因为带了个你而已!总感觉被很过分的内涵了!

……

港口Mafia被拆,重建需要很长的时间,不过好在港口Mafia的重要骨干都没遇到什么意外,狛枝凪斗除外。

森鸥外除了要重建港口Mafia外,还要抵挡敌方组织的攻击。

总得来说,这次算计完全得不偿失。

森鸥外逮着港口Mafia员工的羊毛薅,虽然他自己心里知道有狛枝凪斗的锅,但他实在不敢对未知的“幸运”做什么手脚了,就算算计,也要等到他更有把握的时候。

所以也就默认了太宰治将狛枝凪斗带走,这次主要抓住中原中也奔(迫)走(害)。谁让这次明面上是中原中也失控导致的灾难呢。

唉,有中原中也这种下属实在是太幸福了。

其他干部完全分身乏术,于是难得无视了太宰治和狛枝凪斗明目张胆的摸鱼,而中原中也倒是想去将他们抓过来干活,但分给他的事情更多,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抓滑不溜手的青花鱼,拖来拖去,就两个月过去了。

这两个月,新的港口Mafia大楼一点点重建起来,太宰治时不时领一个要出差的活,公费旅游。而狛枝凪斗为了未来的希望,掌握了一些情报,和太宰治私底下互通有无了一下,又跟着他出去认识了一些朋友。

很难说他们凑到一起,是未来的幸运还是不幸。

不过换狛枝凪斗来说,他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希望,所以现在所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

包括和太宰治一起算计他可爱可敬的老师兼boss。

是的,当狛枝凪斗询问太宰治,要不要一起给森鸥外挖个坑的时候,后者非常惊讶地看了看他,保持面对面的姿势很久,仿佛终于意识到狛枝凪斗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之后,放松了下来,靠在了椅背上,有些意味深长地道:“好狠得心啊狛枝,港口Mafia被你算计的还不够惨吗,森先生已经掉了很多头发了。”

狛枝凪斗笑了笑:“那明明是中原中也闯的祸,和我有什么关系。”

彼时他们坐在那家常去的Lupin酒吧,面前放了一杯咖啡,苦苦的咖啡搅着醇香的牛奶,氛围安逸,然而这两个人却轻声讨论着被知道就会被沉海的事情。

太宰治喝着甜甜的咖啡,幸福地眯了眯眼睛:“愿闻其详。”

“森先生的试探也有太宰你的手笔吧。未来那么绝望,怎么可以不好好的守护横滨,把心思算到我身上呢?”

太宰治“噗嗤”一笑,并没有否认他的前一句话,而是道:“狛枝想怎么搞事?”

“怎么能说是搞事呢,这明明是为了让森先生的横滨更美好。”

狛枝凪斗单手支着耳朵,侧头看他,笑着问:“不知道太宰认不认识能让整个港口Mafia乱起来,但又能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的人,这样的人一定存在的吧?”

太宰治侧头同样看他,眯着眼,沉默了好一会儿,笑起来:“港口Mafia的暗室中关着一个精神系异能者,梦野久作,代号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