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幸运概率 归骨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小说:

[综]幸运概率

作者:

归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24

梦野久作,在港口黑手党的禁闭室被封印多年,拥有罕见的精神系异能<脑髓地狱>,是个破坏力极强的孩子。

没错,他还是个孩子。

然而就是孩子,当他拥有超强的精神系异能,并且失控的时候,所造成的灾难比任何人都要可怕。

异能力<脑髓地狱>的危险级别是高危,具体特征为对生命体进行精神操控,会用幻觉侵犯目标的精神,另外梦野久作可以用这个异能来操控目标人物,使目标对周围的人进行无差别攻击,这是一个被登记在案的攻击性危险异能。

异能发动的契机就是破坏其随身携带的人偶,随后破坏的人身上就会出现抓痕,这就代表着被<脑髓地狱>烙下了印记。

太宰治享受着酒吧悠扬的爵士乐,将当年逮捕梦野久作的事情娓娓道来。

梦野久作觉醒异能力的时候,还是个幼儿,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异能力直接**,方圆几里的人全都在失去理智地互相残杀,这种“异常”当然就近引起了港口黑手党的注意,森欧外派了刚刚成名的双黑前来查看,于是就看到了还是个孩子的梦野久作。

这个孩子有着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瞳孔是一颗星星一颗圆圈,特别的很,太宰治当场就记住了他,后来证明,这个孩子的确有让人印象深刻的能力。

梦野久作就抱着他诡异的脑袋上缠着绷带的娃娃,然后刻意让其他人触碰到娃娃,下一刻,所有人就陷入了名为梦野久作编织的幻境中,太宰治在看到对方的同时,也同样看到了一圈围着他,手舞足蹈地攻击着其他人的人。

周围血肉模糊,哀嚎声四起,而作为罪魁祸首,梦野久作笑得十分开心,甚至拍手称赞。

那一天是很多人的噩梦,直到将他带到港口黑手党,也无法放心地让他出来行走——顺便一提,将梦野久作带到港口黑手党的一路上,太宰治就没放开过他的手,所以直到现在,梦野久作最讨厌的人也是太宰治。

谁让自己的异能完美克制对方。

太宰治抿了口咖啡,叹声道:“梦野是一个‘活灾难’,可以将一切生命都破坏殆尽。”

狛枝凪斗听得入迷,赞叹道:“这还真是一个强大的异能力,如果能够代表希望,该是多么夺目的希望,现在被关在禁闭室的话,就太浪费才能了。”

“他合该是为了证明希望而存在的人啊!”

“就算森先生也不敢肆无忌惮地使用梦野,怕他失控,给港口Mafia造成更大的灾难。”

狛枝凪斗轻笑一声:“只是个孩子而已,能指望一个孩子有什么自控力?”

太宰治倚在椅背上,懒懒散散地道:“应该说多亏了梦野是个孤儿吗,被港口Mafia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是他最显眼的时候了,但凡他有监护人,都不可能会被抓到港口Mafia来。”

狛枝凪斗又给他们各自叫了一杯酒,与太宰治碰了碰杯后,似笑非笑地道:“我们的森先生还真是罪孽深重。”

港口Mafia被拆掉之后,梦野久作也被从禁闭室中放了出来,不过需要被成天监管,而后来森先生消耗头发卖力工作,将港口Mafia以最快的速度重建起来后,就将梦野重新关了回去。

其实在港口黑手党,听过梦野久作大名的人员并没有多少,毕竟他是个需要全心警惕的人,森先生也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所以每次都不会让普通的港口Mafia人员接触梦野久作太久,需要时常更换陌生人来看管梦野久作。

为了防备他的异能力<脑髓地狱>,森欧外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不过这就让狛枝凪斗有了钻空子的余地,关着梦野久作的禁闭室在港口Mafia大楼的最底层,进出都需要提出申请,并且得到首领的首肯后才可以放行,不过干部有着堪比首领的权利,有了太宰治作为担保,再加上这次看守的新成员是一个慕名双黑而加入港口Mafia的人,被太宰治笑一笑,哄一哄,就晕头转向地放行了。

不过他也没有晕头太久,很快就给首领递去了汇报。

而森欧外得到消息的这段时间,完全足够一个太宰治和一个狛枝凪斗达到他们的目的了。

他们朝着关押梦野久作的禁闭室走去,弯弯曲曲的长廊只能听到彼此的脚步声,回荡着足音,走到最后,光亮都若隐若现了。

太宰治率先走在前面,将禁闭室的门推开,“吱呀——”的开门声在这种空旷的环境里分外的明显。表现就是被关在里面的梦野久作听到声响,“啪嗒啪嗒”地跑了过来,站在灯光的不远处,抱着他那个可怖的娃娃盯着他们。

“太宰先生来看我了吗?”

“是哦,小梦野,带你出去玩。”

“真的吗?!”梦野久作下意识地扬起笑脸,然后看着跟在太宰治后面进来的人,警惕道:“这人是谁,你们要做坏事吗?”

狛枝凪斗环视了一下这个对孩子来说分外温馨的小屋——这个房间陈设很简单,寻常的陈列设施全都齐全,而且在角落还有个简易大方的书架,上面的书是什么看不清楚,但上面倒是全部摆满了。还有几个看起来就柔软不已的抱枕,就连普通男孩喜欢玩的玩具,都完全不缺。

光看这个充满温馨的小屋,谁都无法想象这是一个被囚禁的十三岁男孩的禁闭室。

——只能说,港口黑手党在一些细枝末节上,还是存在一点人情味的。

狛枝凪斗将视线放在这个温馨小屋中唯一的存在,发现这个被妖魔化的男孩儿只有他的腰高,头发的确如太宰治说的那样,是怪异的一边白一边黑,瞳孔也非常特别,但现在这个孩子,对着他们神色警惕,可以肉眼可见的畏惧着太宰治。

狛枝凪斗后退了半步,以示友好:“我叫狛枝凪斗,只是想邀请你出去玩而已。”

梦野久作对于他这个陌生人的话有些怀疑,但能够出去玩对他的诱惑太大了,所以试探地道:“森先生能同意我出去吗?”

狛枝凪斗的笑容充满了对幼小孩童的引诱:“就是森先生把你关在这里,你不恨他吗,我们出去破坏他的大楼,让他再也没地方关着你,不是更好吗?”

梦野久作眼睛一亮,对他的提议怦然心动,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太宰治,又看了眼狛枝凪斗,不确定地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狛枝凪斗轻声道:“那就看你是不是真的敢出去这里了。”

“我当然敢!”梦野久作立刻道,然而脱口而出后又迟疑了一瞬,“森先生真的不会惩罚我吗?”小孩子最经不起激将法,然而激情应答后,对于森欧外刻在骨子里的恐惧还是占了上风。

狛枝凪斗看了太宰治一眼,后者耸了耸肩,对他说:“之前港口Mafia被拆了,我们决定再来拆一次,让森先生没有空来找我们麻烦不就好了?”

“梦野走出去之后,可以肆无忌惮地使用异能,森先生也不能阻止你哦。”太宰治做出的保证在梦野久作心中更具威力。

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还可以反抗,太宰治和狛枝凪斗带来了这种可能,让小小的梦野久作心驰神往,他眼睛亮晶晶地左看看太宰治,又看看狛枝凪斗。

太宰先生在他心中的讨厌程度下降了许多,至于狛枝凪斗这个今天才见过的陌生人,更是刷爆了他的好感度。

在梦野久作的心中,只要能带他走出这个黑屋子,那这人就是自己的好朋友,不论是谁。

梦野久作立刻就决定和他们离开,他抱着自己的丑娃娃,亦步亦趋地跟在太宰治和狛枝凪斗的身后,漆黑厚实的房门在他们身后悄然无声地关闭,梦野久作的神色一动,仿佛被打开了什么枷锁。

他渴望真正的自由,但在这个小黑屋里没有,虽然这里的人并不在物质上苛待他,有什么条件也尽量满足,但孩子的心是敏感的,所以梦野久作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平常与他接触的那些港口Mafia的人,对他的态度是畏惧的,接触时是僵硬的。

就怕被自己控制。

梦野久作有些不屑,所以平常和那些害怕自己的人很少交流。

不过现在不同,反正有太宰先生这个讨厌的人,可以无效化自己的能力,出去闯祸的话,就算事后被森先生抓住,也可以供出是他们的主意。

梦野久作在心中盘算着自己的打算,步履轻快,蹦蹦跳跳地走出了禁闭室,跟着他们路过空荡荡的长廊。

“啦啦啦,啦啦啦,笼中鸟,什么时候能够见面?虽然是黎明,但只有**或者逃脱才可以离开,到底是谁回来呢?是什么命运在前方等待呢?啦啦啦,啦啦啦……”注

梦野久作唱着有着诡异歌词的童谣,清脆的童音回荡在空荡荡的长廊时,造成了成吨的精神伤害。

太宰治和狛枝凪斗充耳不闻。

他们所过之处,港口Mafia人员纷纷如临大敌地散开,呈现将他们团团围住的趋势。然而下一刻,一个恐怖的娃娃突兀地出现在港口Mafia人员的脚下,脚只是踩了上去,还不等他们有所反应,就瞬间失去了意识,一片一片地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