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幸运概率 归骨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小说:

[综]幸运概率

作者:

归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24

织田作之助在一年前的龙头战争中收养了五个孩子,分别是咲乐、幸介、真嗣、优、克巳。

一年前,发生了一件震动整个里世界的大事,那就是龙头战争,龙头战争的开端是因为某个有钱的异能者死亡,黑/社/会的各大组织为了争夺五千亿财产展开斗争,最后由一个名叫涩泽龙彦的异能力者结束了一切。

战争总是无情的,那些大人物根本不在意普通人的死活,更别提最后出场的涩泽龙彦,更是将普通人视作草芥。

织田作之助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收留了被龙头战争牵连,长辈死去变成孤儿的五个孩子。

别的不说,织田作之助一个人拿着港口Mafia底层人员的微薄工资,养活五个孩子,省吃俭用,过得分外节俭,他的状况在他的朋友这里,根本就不是秘密。

也难怪一个大男人没有心思在意外表了。

坂口安吾沉吟片刻:“虽然明白织田的心意,但到底不是好事。”

狛枝凪斗:“是吧,不管怎么说,一个实力强大的人,因为有了弱点和羁绊,开始变得束手束脚,迟早会被身边的黑暗淹没,这是只要想想就会窒息的绝望啊。”

织田作之助沉默的身形一僵。

太宰治低垂着眉眼,不发一辞。

坂口安吾一愣:“织田很厉害吗?”

太宰治闻言将酒杯磕在吧台上发出一声脆响,笑眯眯地道:“那是当然啦,织田作可是前杀手界第一杀手呢!”

不等坂口安吾再次发问,狛枝凪斗接腔:“至于为什么是前,是因为他受到了一位老先生的启蒙,想要用这双手写小说,自然就不想杀人啦。”

坂口安吾震惊地看着织田作之助,万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渊源。

“不过有什么用呢,一个不杀人的杀手,早晚被人利用到死吧,这真是超级大绝望!”

太宰治斜了他一眼:“少说两句,不然惹毛了老实人,织田作喂你吃超辣咖喱我可不拦着。”

“啊抱歉抱歉,我又说了招人厌烦的话吗?”狛枝凪斗不为所动地歪头:“换个角度想,在黑手党中能做到如此坚持,也可以称之为闪耀的希望!织田作要坚持住,千万、千万不要崩溃!”

“……”不提织田作之助听了这番话有何反应,坂口安吾吐槽道:“狛枝完全是在嘲讽吧。”

织田作之助苦笑,自从狛枝凪斗知道他收养了五个孩子后,每次聚会都要阴阳怪气那么几句,他早就习惯了。

他何尝不明白狛枝凪斗的意思。只不过那五个孩子还那么小,会跳到他的肩膀上恶作剧,看着他的眼神都透着孺慕,他实在放心不下啊。

坂口安吾想到了一个办法:“为何不将他们送去福利院呢,这样只要定期给福利院捐钱,就可以让他们过得更好,并且那里还有其他同年龄的孩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说完他顿了顿,内心挣扎一下之后道:“如果织田真的想将孩子送去福利院的话,我倒是有些门路,可以帮忙运作一下。”

太宰治看了一眼坂口安吾,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织田作之助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充满感激地道:“我会好好考虑的,谢谢坂口君。”

“叫我安吾就好。”

“说起来,我捡到狛枝的时候就说自己来自学园呢,”太宰治趴在吧台上,歪着头看狛枝凪斗:“那是什么样的学园?”

狛枝凪斗卷了卷鬓角的头发,笑眯眯地道:“一个幸运的通过抽签录取我的学园。”

织田作之助:“还真是狛枝君的风格。”

“说详细点啦详细点,”太宰治耍赖,趁着狛枝凪斗陷入回忆,抢过他的酒就喝了一口,满意地咂咂嘴,然后才道:“让我尝尝狛枝的酒,你不会拒绝我吧?”

狛枝凪斗和善地微笑:“当然不会,但如果醉了,你知道后果的。”

太宰治打了个哈哈,试图转移话题:“快说啦,怎么样的学园。”他笑着磕了磕杯壁:“除了狛枝外,我们几个可是从来没有去上过学呢。”

“不,我还是有念过国中的。”坂口安吾淡定反驳,但其实他也有些好奇狛枝凪斗这样的大杀器在哪里读的书,因为就资料上来看,狛枝凪斗好似凭空出现一般,谁也查不到他从小到大的痕迹。

织田作之助早就听说过太宰治与狛枝凪斗相遇的始末,但还真不清楚狛枝凪斗上过的学园。毕竟就狛枝凪斗表现出来的心机手段和堪称可怖的“幸运”,完全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学校敢接收他。

“想要听八卦可以,但这顿酒就坂口君请了吧,怎么说都是第一次来,不表示一下怎么能行呢?”

坂口安吾回忆着之前酒单上昂贵的价格,胃隐隐作痛,但为了听情报,还是忍耐了下来,咬牙切齿地道:“我请就我请。”

“希望之峰学园,是一所集中小学初中大学为一体的私立学园,以培养社会各领域顶尖人才为目标的,被政府所认可的私立学校。”

“也是一所……充斥着各种才能的,人人都能成为希望的学校。”

坂口安吾将日本境内所有符合条件的学园在脑子里过滤一遍,然后有些迟疑地道:“我怎么隐约记得……日本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学园?”

“是啊,为什么呢。”狛枝凪斗晃了晃杯里的冰块,愉悦地听着响动,“好好工作吧坂口君,没准我开心了就告诉你答案了呢?”

坂口安吾:“……”确定了,你是在耍我们。

织田作之助:“这样的办学理念,日本很多学校都是如此吧,感觉有些配不上狛枝君。”他注意的不是学园的名字,而是这种烂大街的描述。也不是说这种学校有什么不好,但和狛枝凪斗放在一起,就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太宰治没有说话,只有他知道,狛枝凪斗每个字都是真的,至于有没有隐瞒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啊,我这个烂人竟然被期待了,真是太好了。”狛枝凪斗伸长手臂,叹息一声:“不过我的确就是个普通人,进入一所普通的学园,大家一定会理解的吧。”

织田作之助扶额,显然是习惯了狛枝凪斗这种随时随地发病的模样,倒是坂口安吾第一次见,有些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