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那个小孩(咒回 宿伏) 象八亿 > 4. 四

4. 四

小说:

那个小孩(咒回 宿伏)

作者:

象八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1-22

21

惠失踪了。

宿傩派出里梅四处搜寻,哪里都没有惠的下落。

宿傩有丝心慌意乱,这个人类小孩儿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惠从来没有离开过宿傩的身边,从小到大,他跟宿傩的小尾巴似的,宿傩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宿傩本以为惠在长到一定的年纪后就会渴望人类的世界,想要去寻找人类成为同伴从而离开他,他想过等到那一天时,他就让惠走掉算了,这样他省了照顾人类小孩儿的麻烦。可他等啊等,等到惠都成了一个翩翩少年了,惠依旧没有流露出半点想要回到人类世界的想法。

宿傩问过惠:“你不想交人类朋友吗?”

惠毫不犹豫地说:“不想。”

宿傩问:“为什么?”

惠很认真地说:“因为我有宿傩了啊~我只要有宿傩就够了。”

宿傩笑了,他甚至不知道他自己笑了。

宿傩以为惠就会这样永远呆在他的身边了,直到惠的生命走到尽头,可现在,因为得不到他的爱,惠就离开了。

宿傩几乎可以认定,惠一定是去找别的人类了,他去寻求人类的爱了。

这个认知让宿傩暴怒不已,他一时兴起了将人类屠杀殆尽的念头,要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类了,那么惠就只剩下他了,这个他养大的人类孩子就会乖乖地呆在他的身边,哪里也不去。

诅咒之王的怒火席卷了世界,就在他要大开杀戒时,惠的消息传来了。

惠被御三家的人抓了,成为了人质。

22

伏黑惠又做梦了,梦里他变得小小的一个,被宿傩捧在怀里。

宿傩满脸都是不耐烦的表情,碰触他的大手却很轻柔。

然后他长大了,他追着宿傩问宿傩爱不爱他,宿傩冷漠地让他滚开。

画面一转,他被很多很多人围着,这些人他全都不认识,但从他们服装上的家徽来看,这是御三家的人。

有人跟他说了什么,他听不清,他觉得呼吸困难,低下头,他看到他脚下全都是血,大片大片的血在蔓延。

伏黑惠忽然意识到,他要死了,他的生命力随着蔓延的血在流逝。

他感到很累,累到睁不开眼,在他眼睑合上的那一刻,他看到了宿傩。

他听不见声音,但他能看到宿傩在喊他名字时的口型。

惠!

伏黑惠满头大汗地惊醒过来,宿傩盘腿坐在他的旁边,垂眸看他。

“你做噩梦了,”宿傩用肯定的语气说,“你梦到我了。”

伏黑惠撩起汗湿的额发,矢口否认,说:“没有。”

宿傩扬起嘴角,笑得有几分邪气,“你叫我名字了,说说吧,梦到了什么?”

伏黑惠并不想跟宿傩讨论自己的梦,生硬地转开了话题,“为什么你还在?你对虎杖做了什么?”

宿傩“切”了声,说:“怎么?你想让虎杖悠仁那小子醒过来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吗?”

伏黑惠:……

伏黑惠此时的模样真说不上好,他的衣服被宿傩给扯坏了,身上处处都是做了某事后留下来的痕迹,而且整个房间还充斥着那种让人蠢蠢欲动的味道。要是被虎杖悠仁见着了,这根本没法解释。

“伏黑惠,”宿傩捏着伏黑惠的下巴,强迫他转过头与自己对视,“我命令你和我定下一个束缚。”

伏黑惠本想直接拒绝,可他看着宿傩的眼睛,那里面仿佛有什么他看不懂的情绪,他抿了抿唇,问:“什么束缚?”

宿傩:“不许死。”

23

惠对宿傩告白失败后,就心情混乱地走了。

他漫无目的地走,等回过神时,他来到了一处他没到过的地方,他察觉到这里不是宿傩的势力范围,尽管宿傩不爱他,他还是无法离开宿傩,他打算往回走了。

有人拦住了惠的去路,不客气地问:“你就是诅咒之王养着的那个人类吗?”

惠很少见到人类,因为他知道宿傩不喜欢人类,所以他从不打探人类的消息,也没想过要去跟别的人类一起生活。

他只要宿傩就好。

惠:“你是什么人?”

“禅院家的人,”这个人逼近惠,“你身上有禅院家的血脉,却被一个诅咒养大,你真是禅院家的耻辱!”

惠听不懂这个人在说什么,他只警惕地盯着面前这个人。

禅院:“跟我回禅院家。”

惠:“不。”

禅院:“呵呵,这就由不得你了!”

惠并没有在宿傩那里学会什么战斗方式,毕竟他生活在诅咒之王的地盘里,身上沾染了诅咒之王浓烈的气息,没有任何咒灵敢对他出手,他除了自己觉得好玩而学会了从影子里召唤一些长得可爱但没太大用处的式神外,他没有太多战斗的手段。且禅院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他联合了另外两家的人,为的就是在此埋伏,把惠给抓走!

御三家的算盘打得很响,他们要用惠来当作人质引出宿傩将其灭杀,只要宿傩一死,世间的咒灵群龙无首,他们咒术师的时代就会来临!要是惠在宿傩心中没有那么重的分量无法引出宿傩也没有关系,这个被养在诅咒之王身边的人类少年竟然会宗家都无人继承的十影法,他也必须死!

无论如何,惠的死亡都是注定的。

24

宿傩提出的要求对伏黑惠来说很新奇,从没有人对他说过“不许死”这三个字。

人类求生是本能,可作为咒术师,在与各种咒灵战斗时早就做好了死亡的觉悟,而伏黑惠这个人更是对生死不那么看重,他仿佛随时都能和敌人同归于尽,即使那个敌人的分量和实力根本不值得他的这一条命。

伏黑惠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问题,他在这世上牵挂甚少,要是豁出命去就能保护到那些该活下去的人,那也没什么不好。

“你为什么在乎我死不死?”伏黑惠疑惑地说,“你想要利用我做什么?”

宿傩轻佻地摸上伏黑惠的腰,一下一下地揉,反问:“你说呢?”

伏黑惠瞬间红了脸,说:“你为什么想和我做这种事?”

宿傩:“你不是也想和我做吗?那你是为什么?”

伏黑惠:……

伏黑惠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活了十几年,从没对任何人产生过这方面的欲-念,可在面对宿傩时,他的心里就烧起了一团火,这团伙烧得他抓肝挠肺,日夜难寐,只有当宿傩抱着他时,这团火才能得到安抚。

宿傩的怀抱有难以言说的熟悉感,无端让他感到安心,与宿傩相拥时,他能忘掉全世界,不去管什么咒术师,也不去管什么咒灵,只要和宿傩困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里,好似就能到海枯石烂。

伏黑惠想到此,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宿傩熟练地搂住他,亲-吻他,在他耳边低声说:“伏黑惠,是你唤醒了我,你要对我负责。”

25

御三家设下了圈套,这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但宿傩不顾里梅的劝谏,仍然去了。

他必须要夺回他的小孩,他的惠!

御三家派出了他们最出色的咒术师与宿傩对战,这些人全都不是宿傩的对手,可他们的数量太多了,即使是宿傩要把这些咒术师全部解决也需要费一番功夫。

宿傩闻到了血的味道,那是惠的血,这令宿傩的怒气值到达顶峰,所有阻拦他的人都在她的怒火之下化为灰烬。然而等宿傩赶到关押惠的地方时,他仍迟了一步。

御三家见围剿宿傩的行动失败,便赶在宿傩到达之前,先对惠下了杀手!

于是,宿傩见到惠的最后一面,就是惠倒在了血泊里。

惠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那已失去了神采的双眸中映着宿傩的倒影。

即使在死前的最后一刻,他想见的人还是宿傩。

他的世界里,永远只有宿傩。

宿傩彻底暴走,尚且来不及逃脱的咒术师被全灭,漫天的血液将天际都染成了血红的颜色。

宿傩在这片红色中抱起他的小孩儿,无论他如何使用反转术式,惠也不会再醒来了。

惠不会再跟在他后面,一声一声叫着宿傩;不会踮起脚尖来求他的一个吻;不会可怜兮兮地问他你有没有爱我……

宿傩忽觉意兴阑珊,这个本就无聊的世界变得愈发无趣了。

26

虎杖悠仁在重新得到自己身体的使用权后,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但他又说不上哪里怪怪的。

他去问伏黑惠,换来伏黑惠的冷脸。

虎杖悠仁纳闷地想,宿傩到底用我的身体做了什么啊?

不过他也没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了,随着他吞噬的宿傩手指越多,宿傩的能量越强,那些闻着宿傩味道的咒灵从世界各地汇聚过来,最终之战已经打响。

虎杖悠仁已做好赴死的准备,可他想象中与宿傩的殊死搏斗并没有降临,这个一直打算夺取他的身体复活的诅咒之王居然提出了要当伏黑惠式神的要求。

如果宿傩成为了伏黑惠的式神,那么伏黑惠的影子就是宿傩的牢笼,只要伏黑惠不召唤他,他就会在这个牢笼里囚禁一辈子,直到伏黑惠死去,他也将消亡在伏黑惠的影子里。

虎杖悠仁当然不会同意,他认定了宿傩是在打别的坏主意,可伏黑惠却很干脆地同意了,并且催促虎杖悠仁赶紧进行仪式,让宿傩成为他的式神。

虎杖悠仁百思不得其解地说:“伏黑,宿傩用我的身体时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同意这么离谱的要求?”

伏黑惠说:“关你屁事!”

虎杖悠仁:……

27

宿傩对这个无趣的世界失望透顶,他决定将自己封印起来。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当这个世界又有了点乐趣后,他会再度苏醒。

然后在很久很久以后,他闻到了那个熟悉的味道,属于他的小孩的味道。

啊,这个世界总算变得有趣了。

28

宿傩成了伏黑惠的式神,闲暇时,他会跟伏黑惠说一说千年前的事。

伏黑惠听完后,面上并没有什么波动。

伏黑惠:“没想到诅咒之王还会养孩子。”

宿傩:“嗯,以后本大爷也养你。”

伏黑惠:“严格来说,你是我的式神,是我养你才对。”

宿傩:“那你可得好好养着我,我很难养活的。”

伏黑惠翻了一个白眼,过了会儿,他说:“诅咒不会拥有爱这种感情,那你爱那个小孩吗?”

宿傩盯着伏黑惠,笑了,“我本是因恶意而生的诅咒,但现在不是了……”

伏黑惠眨了眨眼,也红着脸笑了。

29

从今往后,我因你而生,因你而死。

我是只属于你的诅咒。

我的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