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那个小孩(咒回 宿伏) 象八亿 > 2. 二

2. 二

小说:

那个小孩(咒回 宿伏)

作者:

象八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1-22

9

小孩儿长大一点后,学会了用亲亲来表达自己的喜欢。

喜欢的玩具,亲一口;

喜欢的小动物,亲一口;

喜欢的宿傩,亲一大口!

吧唧~

宿傩的脸上又沾上了惠的口水,这小孩儿还咯咯咯地笑,抱着宿傩的脖子一个劲儿地亲啊亲。

宿傩被亲得烦不胜烦,一只手指戳着惠的额头,不让惠靠近他,“你属狗的吗?”

惠咿咿呀呀地又去抱住宿傩戳他的手指,吧唧一口。

惠:“宿傩!喜欢!”

宿傩:“我不喜欢你,滚开!”

惠:“宿傩宿傩!抱!”

宿傩嘴上说着不喜欢,但当惠张开短短的胳膊要他抱抱时,他还是把人给抱起来了,并让这个小孩儿坐在他的肩膀上。

惠开心极了,又抱着宿傩亲了两口。

宿傩:……

人类幼崽真烦人!

10

伏黑惠人傻了。

他揉了揉自己被宿傩亲到的脸,又揉了揉,再揉了揉,然后他受惊地从宿傩怀里跳起,仿佛脸上沾染了什么不得了的脏东西似的疯狂搓揉,很快就把那一片皮肤给搓得红红的了。

宿傩微眯了眼,说:“伏黑惠,你这是嫌弃本大爷?”

伏黑惠大骂:“你神经病啊!”

宿傩大笑起来,“你问一个诅咒是不是神经病哈哈哈哈哈哈哈!”

伏黑惠:……

伏黑惠完全不知道宿傩要做什么,先是让他说奇怪的词,又玩什么抛高高,最后还亲他一口,这个诅咒之王到底是什么特殊癖好?!

伏黑惠决定不去尝试理解宿傩的脑回路了,“我完成了你的要求,你该让虎杖悠仁出来了。”

宿傩:“还有一个要求。”

伏黑惠:“什么?”

宿傩揪着伏黑惠的前襟,把人揪到面前,点了点自己的脸,“你们人类讲究礼尚往来,我亲了你一下,你得还回来。”

伏黑惠:!!!

11

惠很喜欢宿傩,明明他是一个弱小的人类幼崽,却完全不惧怕这位诅咒之王。

在惠小小的天地里,宿傩就是他的全部啦。

他总是毫不吝啬地对宿傩表达他的喜欢,也希望宿傩能够回应他。

于是,每次惠在亲完宿傩之后,还会很乖很乖地把自己的脸贴在宿傩的眼前,让宿傩也亲亲他。

宿傩可没耐心跟人类幼崽玩这种过家家,每次都把惠给推开,惠就好失望好失望,瘪着嘴一副要哭的样子。

惠抱着宿傩的大腿,委屈地说:“宿傩,喜欢……喜欢宿傩,惠。”

惠还太小了,连完整的句子都不会说,只能捡几个会说的词儿,拼拼凑凑地组成一句话。

宿傩被惠吵得不耐烦了,把小孩儿抛起来接住,问:“你到底想干嘛?”

惠就嘟着嘴说:“宿傩,亲亲,亲亲嘛。”

他这么说时,眼底泪汪汪的,小鼻子一抽一抽的,满脸都是期待。

宿傩一瞬间像是被什么给击中了,莫名地就妥协了。

他捧起惠,像捧着一个易碎的玩具,很轻很轻的,在惠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

12

伏黑惠再一次确定了他的猜测,宿傩有毛病!

这个诅咒之王也许是因为还没有成为完全体所以思维混乱了,总说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举动。

伏黑惠不想跟疯子胡闹,可这个疯子的武力值碾压他,并且把他最好的朋友当做了人质,他没有资本和宿傩对抗。

伏黑惠眼瞅着宿傩的脸离他越来越近,那脸上的第二双眼还微微睁开笑看着他,这简直让伏黑惠生出了一拳揍上去的冲动。

我要是跟他拼命的话同归于尽的概率有多大?救下虎杖悠仁的概率有多大?

伏黑惠迅速地在脑子里计算了一下概率问题,最终放弃。

宿傩催促道:“快啊,还要我教你怎么亲吗?”

伏黑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宿傩皱眉,“你是复读机吗?这个问题你问了很多遍了。”

伏黑惠:“……你知道亲吻对于人类的意义是什么吗?我不认为身为诅咒的你需要人类的亲吻!”

宿傩冷笑,说:“你再说一句废话,我就再杀一次虎杖悠仁,你说我这次会不会再让他活过来?”

伏黑惠:“他要是死了,你也无法复活。”

宿傩:“我无所谓。”

伏黑惠见识过宿傩的无所谓,因此他不敢赌,要保住虎杖悠仁,他就必须按照宿傩说的话去做。

伏黑惠红了脸,闭上眼,抱着必死的信念,亲上了宿傩的脸,可此时宿傩恰好转头,这一亲,就亲到了宿傩的唇上。

伏黑惠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宿傩却一把搂住了伏黑惠的腰,在他的背上一按,伏黑惠不仅能没后退,还紧紧与宿傩相贴了。

伏黑惠:“你……”

宿傩趁着伏黑惠张开嘴的间隙,加深了这个意料之外的吻。

宿傩吻得很用力,吻得很深,彻底掌握了主导权,把没有丁点经验的伏黑惠玩弄于股掌之间。

伏黑惠很快就抵抗不住了,他双腿发软,头皮发麻,两手紧紧地攥着宿傩衣服的衣角,像是要把人推开,又像是要把人拉近,欲拒还迎似的。

为什么会这样?伏黑惠的大脑一片混乱。

13

小孩儿的初吻献给了宿傩。

这事说起来跨度有点大,当时惠进入了青春期,他偷偷瞒着宿傩看一些青春爱情类的小说和漫画了,懵懵懂懂的少年人对这种青涩的情愫有着天然的憧憬。

然而惠的身边除了宿傩之外并没有别的人,他的憧憬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宿傩的身上。

惠还是很喜欢和宿傩亲亲,亲亲脸蛋,亲亲头发,是小孩子对大家长的亲昵,也是大家长对小孩子的宠爱。

这些亲亲和那些爱情小说里的情啊欲啊可没有半点关系。

啊,接-吻是什么感觉呢?惠歪着头,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宿傩见惠近日里成天不是发呆就是走神,难得主动来关心下这个自己养大的人类崽子。

宿傩:“你怎么了?”

惠:“我在想象。”

宿傩:“你在想象什么?”

惠:“我在想象宿傩的嘴唇是什么样的触感。”

宿傩:“???”

惠的世界里只有宿傩,因此无论他有什么想法,他都毫不吝啬地跟宿傩分享,反正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宿傩都不会对他怎么样。

宿傩虽然不是人类,但他对人类的欲-望一清二楚,他轻易地看穿了惠的想法,这个小子思-春了。

宿傩兴起了恶作剧一般的念头,他对惠勾了勾手指,说:“过来。”

惠向来很听宿傩的话,他一步一步走向宿傩,脚下踩到了宿傩的和服下摆,被绊了一下,他往前一倒,就倒进了宿傩的怀里。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宿傩居高临下,能清晰地看到惠长长的睫毛在不安地扇动,也能看到惠的嘴唇微微张开,像在等待一个亲-吻。

“想知道我的嘴唇是什么触感,”宿傩抬起惠的下巴,用一种近似蛊惑的声音,说,“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吗?”

惠的脸刷的红透了,连耳根和脖子都泛起了一层一层的红,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很了不得的话,整个人都僵硬成了一块石头。

宿傩好整以暇地看着惠,并不打算帮他解围。

惠悄悄咽了口口水,小声说:“宿傩。”

然后他探身往前,豁出去般吻了宿傩的唇。

很轻很轻的一个吻,像是蜻蜓点了下水,在湖面荡出一圈圈的波纹。

14

伏黑惠食不下咽。

他状态很差,晚上睡不着,白天吃不好,一见到虎杖悠仁他就冒出无名怒火。

虎杖悠仁对于伏黑惠的怒火摸不着头脑,虚心请教对方自己哪里得罪他了,伏黑惠就高贵地送给他一个“滚”字。

虎杖悠仁心塞塞地想,他被伏黑讨厌了。

伏黑惠当然不是讨厌虎杖悠仁,他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虎杖悠仁,而且只要虎杖悠仁一在他附近,他就能感受到另外一道焦灼的视线,这令他如坐针毡。

伏黑惠总会回想起那个吻,属于宿傩的——霸道的、充满侵略的、让人心悸的吻。

伏黑惠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可越是这样想,他越忘不不掉那个吻的滋味儿。

他清楚地记得宿傩的嘴唇落在他的唇上,宿傩的舌头扫荡他的口腔,宿傩的牙齿轻咬他的舌尖……那一刻,他被宿傩的气息牢牢地包裹住了。

这气息非但没有让他害怕,反而隐隐有种安心,他竟不自觉地沉沦其中。

沉沦在这个吻里,沉沦在宿傩的强势里。

宿傩结束这个吻时,笑得十分张扬,他说:“伏黑惠,你是我的。”

一说完,宿傩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虎杖悠仁。

虎杖悠仁懵逼地挠了挠后脑勺,说:“咦,伏黑,你怎么在这里?不对啊,我怎么在这里?这是哪儿啊?”

伏黑惠松了一口气,看来宿傩在使用虎杖悠仁的身体时将本尊给屏蔽掉了,这样虎杖悠仁就不知道他刚才和宿傩的事了。

伏黑惠强压下那些烦乱,说:“这次的任务完成了,咱们回咒术高专吧。”

虎杖悠仁:“好啊好啊,我们要不要买些特产给五条老师和野蔷薇啊?”

伏黑惠:“别吵!”

虎杖悠仁:“伏黑你好凶哦!”

伏黑惠:……

虎杖悠仁问过伏黑惠那次任务中宿傩出来后都做了些什么,伏黑惠只说宿傩没有乱杀人,别的闭口不谈。

伏黑惠想,宿傩对他做的事可比乱杀人还要糟糕,这个诅咒之王到底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