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那个小孩(咒回 宿伏) 象八亿 > 1. 一

1. 一

小说:

那个小孩(咒回 宿伏)

作者:

象八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1-22

1

宿傩曾经拥有过一个孩子。

那是一千多年前,他才诞生不久的事。

宿傩诞生于人类的恶意,因此他对人类也充满了恶感。任何踏上他领地的人类,都会被他杀死,成为他的养分。

当然,宿傩起初也不是诅咒之王,毕竟他新生不久,根基不稳,不少咒灵闻着他的味道跑过来,想要杀了他,吞噬他,然而那些送上门的咒灵都被宿傩给收拾掉了。

所有挑衅宿傩的人,都成了他王座下的尸骨,装点他的地位。

日复一日,宿傩感到了无聊,直到他在垃圾堆里捡到了一个小孩儿。

这是很小很小的一个小孩儿,他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在襁褓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宿傩拎起小孩儿,想要直接吞掉,可此时小孩儿却尿了裤子,还尿-湿了宿傩的手。

宿傩:……

宿傩觉得这个尿裤子的小孩儿实在是臭烘烘,没了食欲,又把小孩儿扔进了垃圾堆,不管了。

小孩儿哭得撕心裂肺,哭着哭着,许是饿得没了力气,小孩儿的哭声越来越小,渐渐地消失了。

宿傩知道,这个小孩儿要**。

宿傩无所事事,蹲在小孩儿旁边,等着这个小孩儿死去,可小孩儿哭不动了之后,慢慢地睁开了他的眼睛,像是要在临死之前把这个世界刻印进他小小的脑瓜里。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睫毛沾染着泪水,鼻头红红的,看上去可怜极了。

鬼使神差地,宿傩又捡起了这个小孩儿,把他抱回了自己的领地。

宿傩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他救下了这个没人要的小孩儿,并给他取了一个名字。

惠。

2

宿傩通过虎杖悠仁的双眼,看着伏黑惠发呆。

这个咒术师有着很特别的术士,脸总是臭臭的,偶尔笑起来时却很好看,睫毛很长,扇动时就像是有两把刷子在宿傩的心上轻轻刷过,和那个小孩儿很像。

宿傩已经想不起他曾经拥有过的小孩儿具体长什么模样了,但每次看到伏黑惠,他就会想起那个小孩儿。

他们连名字都一样呢。

那个小孩儿是什么时候死的呢?宿傩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小孩儿死的时候他很难过,他漫长的生命中,连唯一的乐趣都失去了。

那是失去乐趣的难过。

伏黑惠,宿傩在唇间低声念着这个名字,这个咒术师也许能成为他新的乐趣。

3

宿傩并不会照顾人类,这个叫做惠的小孩儿才被捡回来时差点直接饿死,还是手下里梅提醒他说人类需要进食食物才能存活后,他让手下人去抓了几个产妇回来,专门给惠提供新鲜的人-奶。

惠很好养活,吃饱喝足后就不哭也不闹,乖乖地躺在宿傩给他准备的小床上,还伸出双手想要一个抱抱。

宿傩当然不会抱他,他拍开惠的小手臂,尽管他没用什么力气,可对于小小的惠来说,他的力气已经足够让小婴儿感到疼痛了。惠的眼眶里顿时就涌上了泪水,但是他坚强地没有哭,仍然执著地伸出手要宿傩抱他。

宿傩新奇地说:“你不怕我。”

宿傩第一次遇到不害怕他的人类,而这个人类还是个小小的孩子。

惠到底没有得到宿傩的抱抱,而他的手也举累了,只好瘪着嘴放下手,委委屈屈地睡着了。

4

伏黑惠是个很有天赋的咒术师,但是他对自己的天赋没什么自信,并且年纪轻轻跟个没有世俗愿望的和尚似的,动不动就想跟人同归于尽。

宿傩对于伏黑惠的这个特性有点头疼,他看上的人,怎么可以轻易死去呢?

就算要死,也得死在我手里吧。

跟那个小孩儿一样。

抱着某种“本大爷的人谁也别想动他”的心理,宿傩多次救了伏黑惠的性命,而伏黑惠似乎也在这些战斗中成长了起来,这让宿傩感到愉悦。

你还有多少惊喜给我看呢?伏黑惠。

5

小孩儿很粘人,准确地说,他很黏宿傩。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雏鸟情节,惠睁眼时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宿傩,抱他离开垃圾堆的人也是宿傩,所以他潜意识里将宿傩当做了他可以依靠的港湾。

惠时常挂在宿傩的和服上,就跟一个人形的小挂件似的,他胖胖的小手用力地揪着宿傩和服的一角,把宿傩当成一座山,往上爬啊爬,爬几步又掉下来,眼瞅着要掉到地上时,宿傩就会在他的小屁-股上托一下,他就又重新爬到宿傩的肩膀上去,笑得咯咯咯的。

宿傩向来觉得人类的笑声很吵,他本是人类恶意的化身,天生厌恶人类,人类高兴,他就不高兴。然而惠的笑声,却让他觉得悦耳,甚至想让这个渐渐长胖的小孩儿多笑一笑。

惠有时候会调皮,从宿傩的大袖口钻进去,爬到宿傩的胸口上,一口咬住,拼命地吃-奶。

当然,他什么都吃不到,这让惠难过极了,趴在宿傩的胸上哇哇大哭。

宿傩拎着惠的衣领,把小小人儿从自己的和服里扯出来,无语地说:“饿了找女人要奶吃去,找我要什么奶。”

惠:“呜呜呜哇哇哇……nei……nei……”

宿傩:!!!

宿傩惊讶地发现,他的小孩儿会说话了。

6

伏黑惠的唇一张一合,宿傩完全没听到他在说什么。

此时,宿傩占据了虎杖悠仁的身体,盘腿坐在又被打得半死的伏黑惠面前。

伏黑惠头破血流,全身多处骨折,好在意识尚在。

太惨了,宿傩想,这小子怎么总是这么凄惨。

伏黑惠警惕地盯着宿傩,说:“我现在无法召唤任何式神,你可以轻易地杀死我。”

宿傩回过神,说:“我为什么要杀你?”

伏黑惠:“你为什么不杀我?”

宿傩:“我留着你还有用。”

伏黑惠:“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无论你有什么打算,我劝你**这条心,我不会为诅咒做任何事!你要是不杀我,我迟早会灭除你!”

宿傩趋身上前,捏住伏黑惠的下巴,恶劣地笑了,“你的进步很大,但要杀我,你这辈子是没希望了。”

宿傩又把手放到伏黑惠的心脏上,施展反转术式,顷刻间就治好了伏黑惠一身的伤。

伏黑惠伤一好,立刻后退避开宿傩,摆出了攻击的姿势。

宿傩:“你攻击我,我就掏出虎杖悠仁的心脏,你想看着他再死一次吗?”

伏黑惠:……

宿傩:“只要你为我做一件事,我就暂且放过虎杖悠仁。”

伏黑惠:“……你要我做什么?”

宿傩:“说neinei两个字。”

伏黑惠:???

7

小孩儿慢慢地会说越来越多的字了,他学会了叫宿傩的名字。

宿傩这两个字对小孩儿来说好似格外有趣,他有事无事就“宿傩宿傩”地喊,喊完也无需宿傩应和他,就自己开心地笑。

“宿傩!”惠又在脆生生地喊宿傩的名字了,“宿傩,玩。”

这是想跟宿傩玩了。

所谓的玩,就是宿傩把惠抛到天上再接住,这是惠最喜欢的小游戏了。

宿傩看都没看惠一眼,随手把小孩儿抓起来往天上一抛,跟抛个什么玩具似的随意,等小孩儿掉下来了,他再慢悠悠地把人小孩儿给接住。

宿傩:“你也不怕我没接住你你就摔成肉酱了吗?”

惠:“宿傩!”

惠才听不懂宿傩说什么呢,他就是想跟宿傩玩,这是他短短的人生里最快乐的时刻了。

8

这么羞耻的词伏黑惠自然是不会说的,他只认为宿傩有毛病。

伏黑惠瞪着宿傩,脸上不自觉地泛着红,长长的睫毛垂下,在眼睑处投下阴影。

宿傩颇觉无趣地耸耸肩,“那你叫我的名字来听听。”

伏黑惠:“你到底要做什么?”

宿傩:“我太无聊了,让你陪我玩玩。”

伏黑惠:……

宿傩扯出一抹笑,说:“对了,我们来玩飞高高的游戏吧。”

伏黑惠忽然有了不妙的预感,他打算结印召唤式神,可他的召唤还未完成,宿傩就瞬移到他的面前,抓住了他的手。

当初在少年院和宿傩交锋时,宿傩才吸收三根手指,而如今宿傩已经吃掉了十几根手指,实力即将到达巅峰时期,伏黑惠在他面前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伏黑惠尝试用体术反击,宿傩却轻而易举地将他整个人禁锢住,抱在怀里,在伏黑惠的咬牙切齿中,把伏黑惠高高地抛到了天上。

完蛋,会摔死!

伏黑惠摆出防御的姿势,已做好了摔得粉身碎骨的准备,可下一秒,宿傩竟飞了过来,把他给接住了。

伏黑惠诧异地看向宿傩,宿傩笑了笑,再一次抛高伏黑惠,然后在伏黑惠下坠时又把人给接住。

伏黑惠:!!!

伏黑惠仿佛变成了一个球,被宿傩抛来抛去地玩,而宿傩无论是抛他的动作还是接他的动作,竟然都轻柔得不可思议,没有让他在这个玩耍的过程中受到半点伤害。

宿傩到底想做什么啊?伏黑惠一边无能狂怒一边满脑子问号。

宿傩玩够了之后,抱着伏黑惠回到了地面。

尽管在这个游戏里伏黑惠不用出什么力,但被人在高空中不断地抛来扔去还是一件很累人的事,伏黑惠的体力耗光了,缩在宿傩怀里没力气动,任由宿傩把他抱着。

宿傩低头看了眼伏黑惠,说:“真乖。”

说完后,他在伏黑惠的脸上亲了一口。

伏黑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