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斗罗之言灵法则 星不是三金 > 攻城拔寨

攻城拔寨

小说:

斗罗之言灵法则

作者:

星不是三金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8-07

“荣荣自己没媳妇儿抱还嫉妒我。”纪芜揽着朱竹清的细腰,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呢喃,语气中幽怨。

“你说什么?!”马车里空间有限,纪芜的身音虽然小却足以让五感灵敏的魂师听到,宁荣荣陡然炸了毛,气呼呼地看向朱竹清,控诉道:“竹清,你管管她!整天不干正事,没个正型。”

一边是含情脉脉注视着自己的爱人,一边是被爱人惹毛的伙伴,朱竹清为难地皱起眉,捏捏纪芜的小手,在她耳边轻声道:“现在乖一点,等下回去都依你。”

宁荣荣:当我是聋的吗?!我可以听到的,不要忽略我这个大活人好吗?光天化日明目张胆地调.情,也要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啊!!

一听朱竹清的话,纪芜立马正襟危坐,淡金色的眸子里仿佛亮起了耀眼的光芒,面上规规矩矩地坐着目不斜视,背地里却小动作不断,右手流连在娇躯上轻拢慢捻抹复挑。

许久未曾被她触摸过的身子无比敏感,朱竹清难耐地按住她的手,另一手扣在座椅上紧捏着软垫,身体微微颤抖,因为隐忍白皙的俏脸上慢慢染上红潮。

柳眉微蹙,眼波含情,欲语还休。纪芜嫌弃地看了眼直愣愣坐在她们对面的宁荣荣,歇了手上的动作。

撩得不仅朱竹清难受,自己也是心痒难耐,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这个电灯泡也太持.久太亮了一点。

宁荣荣:在她们眼里,我不仅聋我还瞎,有本事当着我面那啥啊,我的小本子还能多个素材!

在三人的煎熬中,皇宫缓缓进入视野。宁荣荣有千仞雪给的腰牌,在宫内畅通无阻,很快三人就踏入了太子寝宫。

“雪清河!本大小姐又回来了,快来接驾!”终于不是我一个人莫名被喂得很饱,千仞雪,我好想你啊!

在书房的千仞雪心中划过一丝欣喜,忙不迭扔下正在看的折子,出门迎了上去,走进时却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淡然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怎么?来不得?本大小姐就是要赖在这儿,吃你的用你的穿你的。”宁荣荣双手叉腰,颇有一番泼妇的姿态,千仞雪眼中闪过宠溺,优雅地点点头,“当然可以,我的大小姐。”

什么你的大小姐,道貌岸然的讨厌鬼!

见宁荣荣脸色红润,千仞雪嘴边含着一抹浅笑看向那一个不甚熟悉的黑衣女子,行了一个宫廷礼,“朱小姐,你好。”

朱竹清点点头,同样以星罗帝国的礼数还回去,“太子殿下。”

什么嘛,见到别人就这么温雅守礼,混蛋!

纪芜余光看见宁荣荣不满的小脸,嘴角勾起一个坏笑,看着千仞雪道:“阿清还是我的爱人。”说完面露得意,小眼神瞥了宁荣荣一眼。

有老婆了不起啊!老娘一点都不羡慕!

倒是千仞雪眼中划过深思,仔细打量了下面前这个黑发墨眸的女子,突然发现,这人的形象和荣荣的小黄漫上一模一样。

难怪两人的氛围难以插入其他人,这段感情本以为是荣荣臆想的,竟然是真的吗?两个女子……

这一瞬千仞雪的内心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看向宁荣荣的眼神也不由自主地变得幽暗深邃。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长成茁壮的大树,结满了甘甜鲜美的果实。

宁荣荣被她看得寒毛直竖,底气不足地强撑着,“喂,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要吃了我吗?凶什么凶啊!”

身为过来人的纪芜了然一笑,可不是要吃了你吗?翻来覆去、从外到里地吃。

暧昧的眼神投向朱竹清,小拇指勾着她的,轻轻揉捏。

“没有,没有凶你。”千仞雪垂下眸子,藏起自己一瞬间冒头的阴暗心思,语气平淡。

“没有最好,哼!”宁荣荣傲娇地转身,像寝宫的主人一样手臂箍着朱竹清带她四处逛逛,远离这两个坏家伙。

小拇指骤然失去了柔软的依靠,纪芜眉头微皱,大声冲远去的两人喊道:“宁荣荣!你要带阿清去哪儿?!”说完连忙追上去,留下千仞雪一个人在原地神色晦暗。

荣荣,你是我的。

/*没法改删掉了嘿嘿嘿*/

太子寝宫的早膳时间是固定的,当千仞雪坐在桌前时,与宁荣荣面面相觑,派了人去叫人,传来的消息是,两位客人还在休息。

“禽兽,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宁荣荣咬着牙,手里的调羹捏出一丝裂痕。太可惜了,昨天要不是千仞雪缠着,我就能偷看到她们两个……

“我很温柔。”

千仞雪冷不丁冒出一句,说完便低着头优雅地用餐。

“我没说你!”宁荣荣疑惑地看着她,怕她误会特意解释了一句。

“嗯,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我会对你很温柔。

日上三竿,洁白的床单上依偎着亲密的两人,女子的睫毛颤了颤,下一秒睁开眼睛,淡金色的眸子在刺眼的光线下瞬间闭上眼缓解酸涩。

身旁的女孩嘤咛一声,却没有睁眼的迹象,显然是累极了。

纪芜侧过身子支着头,手指轻轻在她的脸上滑动,“宝贝,我的宝贝。我的,这里,我的,这里也是我的,都是我的。”

肚子咕咕叫了几声,昨晚不仅是朱竹清一人在受累,在上方出力的纪芜耗费了不少体力。

“宝宝,我去拿早饭了。”纪芜在熟睡的小奶猫脸上亲了一口,才起身穿衣。

微微颤抖的右臂显示着昨晚的激烈,纪芜苦笑一声,以后要节制啊!

一开门,不远处的角落里蹲着一人,眼神幽幽地看着她,纪芜心里突然一阵阴风扫过凉飕飕的,“你蹲在这里干什么?”

宁荣荣起身晃晃悠悠地走过来,“哟,还知道起床呢!”

“你干什么阴阳怪气的?”欧柒走近一看,俏脸上满是幽怨,眉头一挑,“怎么?欲求不满?”

仿佛被说中了心事,宁荣荣瞬间炸了毛,正准备酝酿好情绪冲她发难,结果被她一手堵住嘴,喉间梗着几句话说不出来。

“小声点,阿清还在睡。”

“哼,饿了没?我找人现做了几碟糕点,等会儿就送过来。”

嘴硬心软的小公主。

纪芜轻笑一声,“谢谢,我去陪阿清了!”

“去吧去吧。”宁荣荣挥挥手,突然想到什么,连忙拉住她,“我可以去看看竹清吗?”

纪芜一脸狐疑,“你去干什么?不行!”语气严肃坚决,宁荣荣失落地耷拉下肩膀,“好吧。”

呵,阿清一身吻痕的绝美画卷怎么能被你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