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血猎少女误入JO家族谱 梣音 > 改变,直面

改变,直面

小说:

血猎少女误入JO家族谱

作者:

梣音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8-10

花了几天时间整理迪奥住所里的所有东西后,乔瑟夫、承太郎、罗娜莉丝还有花京院带着伊奇和夏普回到了日本。

回来后,罗娜莉丝第一时间问医疗团队要到了荷莉最新的体检报告,在确定荷莉的的确确没有任何大碍了之后,乔瑟夫就被丝吉Q拽着耳朵拎回了纽约,去处理房地产公司的一些重要事项去了。

原本伊奇是应该和乔瑟夫一起前往纽约的,但索拉纳表示会尊重伊奇自身的选择,这也是当初和宠物店伯爵定下的契约之一。

大概是仗着这一条,又或许是对荷莉的温柔无法拒绝,伊奇理直气壮地就在空条宅住下了。

将花京院典明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罗娜莉丝,在回到日本的当天夜晚就带着花京院前往了他自己家,向他的父母亲自谢罪。

期间,遭遇花京院父母对她怨怼的眼神和不留余地的逐客令是在她的预料之中的。只是她没想到最先软化的,是花京院的母亲。

她是最不能接受这一事实的,可知道自家儿子死过一次之后,比起死亡,她更能接受儿子变样的事实。

罗娜莉丝亲口承诺会让花京院日后入职SPW财团,并承诺会努力找到逆转化的方法,这才让两位长辈对她的态度有所好转。

在那之后,她联系了玖兰枢,从他那边,她知道了黑主学园的夜间部在他的带领下重新开放了,因此,花京院也在不远之后转学进了黑主学园,去学习如何掌握作为上位贵族吸血鬼该有的能力。

平凡的日常,看似没有任何改变地重新回归到了几人的生活中。

她和承太郎一如往常,出门前接受来自荷莉的吻,一起上学,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放学。只是从他们重新回到校园生活的那天起,那些校霸和校花在一起的谣言成了石锤。

“罗娜莉丝同学,你就告诉我嘛!你们到底出去干嘛了啊,你知道嘛,隔壁班转学来的花京院同学也跟你们一样旷课了那么长时间,而且一回来就立马办了转学手续,你们是不是闹矛盾了?”

“难道说是那种经典的两男争夺一女的情节?”

“转学来的秀气男生对本校的校花一见钟情,可惜校花的边上还有一只凶神恶煞的地狱犬守卫,忧郁系的王子不忍公主被如此对待,只好设计让守卫自愿离开公主,可谁知,公主与骑士之间的羁绊无人能比,王子只好郁郁而终,心灰意冷地离开了这片伤心地。”

罗娜莉丝听着同桌女孩儿的叽叽喳喳,有些耳朵疼,不由好笑地摇了摇头:“你都跟野崎同学学了些什么啊,我们之间的关系才不像你想的那样,花京院和我们是出生入死的好朋友。他转学是因为身体的原因,没有佐仓同学你想的那么复杂。”

“诶是吗?”同样扎着双马尾的橙发女生眨了眨眼睛感叹了起来,“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们出去那么久是去干嘛了,罗娜莉丝同学自己可能察觉不到,我们大家都觉得你变了很多呢。”

“很明显?”

“嗯,很明显。”佐仓拖着腮帮子看着正在写笔记的罗娜莉丝,“之前的罗娜莉丝同学冷冰冰的,很难亲近,只有在空条同学的身边才会稍微有点人气味,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不过还是有一点没有改变呢。”

罗娜莉丝手一顿,偏头看她:“哪一点?”

也正因如此,她才能看到从老师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承太郎,眼尾添上了点笑意。

“和空条同学在一起的时候,你的眼睛会变得很好看,就像现在这样。”佐仓说到这里,回头一看,果不其然看到了进来的空条承太郎,耸了耸肩,“看眼睛识空条同学在不在,这大概是我们班女生的特殊技能了吧,说起来这到底是个什么原理,怎么你的眼睛看到他之后就会变得亮闪闪的,作为女孩子,我都快陷进去了。”

罗娜莉丝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包,若非承太郎被老师叫过去了,她倒也不会放学后还在这里坐着。她冲佐仓淡淡笑了一下,宛如说暗号一样地说出了一句话:“马尔代夫的星星海,是他带给我的。”

说完,她就带上了自己的包,走到了承太郎身边,稍微聊了两句,手自然牵在一起,就这么离开了教室。

佐仓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有点摸不着头脑:“马尔代夫的星星海?那是什么?”

“是在说空条同学的胎记吧,之前找他当模特的时候有看到过。”野崎站在教室门口一边速写一边说,“这两个人真的是绝佳的素材采集对象,我们跟上去吧!”

“啊??”佐仓愣了,后知后觉地叫了起来:“这不是偷窥了嘛!!”

“漫画家取材的事情怎么能说成偷窥呢。”野崎一脸正直地说,直接拉上了佐仓的手,“搞快点,不然他们就要跑掉了!”

“诶??!!!等!”

至于被跟踪的罗娜莉丝和承太郎,在经历了埃及之旅之后,那两个人的跟踪早在一开始就被他们注意到了,只不过他们都不说破就是了。

“你知道吗,佐仓同学刚刚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罗娜莉丝说。

“什么?”

“她说你是地狱犬,花京院是王子,我是公主,而花京院转学是因为爱而不得。”

“漫画看多了吧,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现实里。”

嘴上这么说,承太郎却收紧了两人牵着的手,他仍旧记得在海上的那天夜晚,花京院曾说过喜欢她的事情,即便那是为了让他说出真心话。

人行道的红灯跳成了绿灯,他们随着路人一通度过长长的斑马线。

“今天一定要去那个叫什么日暮的神社?”承太郎皱了皱眉头,他并不是很喜欢那种会聚集很多女人的地方,世人的悲喜并不相通,他只觉得她们吵闹,“周末去不行吗?”

“周末不是要去並盛町去看望荷莉阿、不对,是荷莉妈妈的朋友吗?”罗娜莉丝说。

承太郎想了想,移开了眼神:“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来着。”

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看样子,在讲这件事的时候你完全没有听嘛。”

她拉着承太郎走进了一家蛋糕店,打包了一份草莓草莓蛋糕,又去隔壁的鲜花店要了一束桔梗花。

看着那束花,罗娜莉丝苦笑了起来:“说起来,我还没有跟你详细地说过我在黑主学园里经历的事情吧。日暮神社主人的孙女日暮戈薇是我第一个朋友。”

“她是个很率真的女孩儿。即便我当时全身心都关注着学院里的吸血鬼,对同班的人都漠不关心,只有她还会来和我搭话,说要做我的朋友。”

她耸了耸肩,叹了口气:“只是可惜,对她来说我就是个‘骗子’。这两年我都没有鼓起勇气去见她,一般不会有人高兴看到不告而别的朋友嘛,所以我还是不要过去惹人不开心好了。”

“那怎么现在突然想起来了。”

“因为‘第一个朋友’的重量总是不一样的,我想去确认一下她现在的生活,希望黑主学院的经历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影响。”

“やれやれだ,明明自己还没处理好自己的生活,还有精力去关注别人,真是会给自己找事情做。都过去两年多了,就算有什么影响也早就淡了吧。”承太郎评价道。

“我知道,所以我才想远远地看一眼,确定一下就好了,说得好像你不想知道花京院在黑主学园的生活一样。”罗娜莉丝回嘴道,“你让夏普给花京院送信这件事我知道的一清二楚。”

“啧,那只臭鸟,回头就炖了它。”

“又不是夏普的错,我晚上工作自己看到的。”

在远处看着的佐仓愣了愣,她不禁小声对身边奋笔疾书的野崎说:“还是第一次看到罗娜莉丝同学有那么好看的笑容,稍微有点嫉妒空条同学了。”

“这有什么好嫉妒的。”野崎头也不回地说,“她本来就长得不丑,笑起来当然好看。”

“不是这个意思啦!”佐仓反驳道,“是那个了啦,之前就觉得她不像是会笑成这样的人,毕竟之前不是一直都是冷冰冰地板着一张脸嘛,就算笑也只是那种感受不到温度的笑容,像这样能感觉到温暖的笑容还是第一次看到。”

“这也并没有什么。”野崎看着街上一红一黑两个背影,“有些事情是我们这些人永远无法触及的,他们两个的世界就是这样。”

就像人永远都不知道水火在什么时候才会相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