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黑化反派三岁半(综武侠) 圆啊圆 > 第 29 章

第 29 章

小说:

黑化反派三岁半(综武侠)

作者:

圆啊圆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29

在杨桃师兄妹三人的努力下,终于把花满楼骗回了门派,二师兄还答应治好花满楼的眼睛,大师兄是为了哄杨桃开心,花满楼是没有办法,杨桃一直扒拉着他,花满楼答应去他们门派做客游玩,反正他也没什么事情要做,去哪里都一样,才不是因为被人家姑娘三两句好话一哄就心软了。

等花满楼的叔叔回来的时候,发现侄子已经跟人走了,找上门来,发现他辛苦寻找的神医花满楼自己找到了,本来以为神医都脾气古怪,结果已经在给花满楼治病看眼睛了。

二师兄很少在江湖上行走,但是偶尔被他治过的病人还是流传出了海外小岛上有个神医的传说,花满楼的叔叔得到的消息更确切,花满楼的眼睛在江南寻找楼很多大夫都没有办法,只好带他到处找所谓的神医试一试。

带着花满楼来到岛上,花满楼的叔叔被朋友找出去帮了点小忙,没想到回来花满楼就自己找到了神医,还住进了人家门派,手里还牵着人家门派的小师妹,叔叔自己都有点怀疑,莫非自己这个侄子还有做小白脸的天赋。

花满楼想说这并不是他想牵的,是被杨桃拉着根本甩不开,就算甩开了,过了一会杨桃就会黏上来,花满楼在一边喝药,刚喝完药就发现有人拿着鸡腿想要喂他。

二师兄劝杨桃:“他刚喝完药不要吃太油腻的东西。”

喝完了药杨桃还贴心地给花满楼擦擦嘴,擦得花满楼脸都红了,自从系统把杨桃养的雪球兔没收了之后,杨桃就一直想养点什么,她在门派里仔细寻找了之后,发现只有竹鼠可以养,可是云师兄烤的竹鼠太好吃了,养了几只都没有忍住。

这次杨桃决定养个一定不能吃的,不能再让云师兄用什么竹鼠打架了,竹鼠中暑了之类的借口把她的宠物带去烧烤了,想起自己养的那些忧郁的竹鼠,杨桃含着泪抱住了花满楼,她一定要保护好他。

被抱住的花满楼脸又有点红了,他这些天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了,怎么挣脱出来又不伤着小姑娘,学了多年的近身擒拿术这几天练得越发熟练,哪怕眼睛看不见,也能精准的捏住杨桃的手臂让她抱不住他。

但是今天推开杨桃的时候,花满楼的手指擦过了杨桃的眼角,摸到了一点湿湿的痕迹,他惊异了地发现这个小姑娘竟然哭了,花满楼心虚了一下,难道是他用力气太大了,把她抓痛了,但是不用力根本推不开她啊。

因为心虚,花满楼放开了杨桃的手,一瞬间他又被杨桃紧紧地抱住了,杨桃以前就喜欢每天抱着自己养的雪球兔,可惜的是花满楼没有毛绒绒的毛,但是花满楼身上味道很好闻,长得也很好看,虽然花满楼会推开她。

这一次花满楼没有推开她,还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杨桃的头发柔柔软软地,摸上去手感非常好,花满楼忍不住多摸了两下。

花满楼是个善良的人,发现杨桃哭了,以为她是心里面难过伤心,其实她每天没吃到蜂蜜果子也要哭一两次,她经常说牙齿痛,二师兄劝她少吃点甜的,于是云师兄都不带她去吃甜的东西了,气得杨桃经常抱着云师兄大腿哭。

二师兄有时候真不相信这么个惹到一点就要哭的东西,居然是个剑道天才,他们门派还要靠她去参加剑道大会。

云师兄痛苦地捂着脸说:“不要说你,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你要是几个月之前告诉我有人能领悟听雨剑的剑意,我也以为你在逗我发笑。”

想起杨桃一剑切断周围十米的竹子,云师兄又陷入了痛苦的沉默了,作为一个练剑十多年,始终都无法领悟剑意的人,他差点都以为他们门派的剑法其实都是骗人的,都是师父编出来骗他们留在门派的手段,其实不需要师父骗他,他小时候也跟杨桃一样父母不管他,门派就好像他的家一样,师父不骗他他也会一直留在门派里面,况且这里还有更废材的师弟们,没有了他的照顾他们要怎么办啊。

听到云师兄这个废人的说法,二师兄翻了个白眼,谁要他照顾,凭他的医术,走到哪里别人不得喊他一声爸爸,留在门派主要是为了悄悄练成绝世武功然后惊艳世人,经过他的刻苦研究,现在他都能练内功了,但是千万不要去想杨桃练到了第几层。

杨桃每天除了吃喝玩乐,也有好好的练剑,自从掌握了使用剑气的方法,她就在想要怎么像云师兄那样,一剑斩断周围五十米的竹子,她发现原来剑气这个东西也是需要内力的,内力越高的人,剑气自然越厉害,恰好她学了一点内力。

其实系统里面也有内力,系统把它称为一种特殊的呼吸方法,在呼吸中锻炼肌肉群,增加身体内对自然能量的吸收,系统哪里想得到还有二师兄这样的天才,能发明出用药物针灸刺激人体细胞的方法。

系统告诉杨桃:“目前联邦政府中其实也有这种加速内力修炼的方法,但是会的人很少,因为我们那个年代还学习古医术的人已经非常稀少,能学到你二师兄那种程度的更是少之又少。你运气真是太好,能遇到这种医学天才。”

学了内力,而且把门派呼吸法练到第八层的杨桃,觉得自己最近力气都变大了很多,所以她看到花满楼就想把他搬走,这个小姑娘的脑子里想的是,只要她看上的,那就是她的了,她爸爸也一直是这样教她的。

力气大了有很多好处,比如砍竹子砍得更快了,不好的地方是有时候她也控制不了,拿着剑的时候把竹子砍得乱七八糟,不能砍成一个完整的圆,杨桃在系统里看到,那个练听雨剑的人,拿着剑的时候剑招挥动,整个剑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形,连雨水都落不进去。

杨桃非常苦恼要怎么才能做到那样,她好像是个笨蛋,怎么都学不会,要是她是云客师兄那样的天才就好了。

自从看见大师兄一剑砍断五十米的竹子之后,杨桃越发确定大师兄绝对比她厉害,最厉害的是,云师兄平时看起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美男子,好像一点都不像一个厉害的剑客,也没有像杨桃一样暴力,动不动就在街上抢个人回来。

面对杨桃崇拜的眼光,云师兄已经非常淡定,还有心情教育小师妹两句。:“师妹你觉得什么样的才是厉害的剑客?不是那种看来嚣张冷酷无情的,那种只是下等,真正厉害的剑客,就好像普通人一样,寻常无奇的样子,让任何人都忽视,只在关键的时候出剑,一剑就斩杀自己的敌人,然后飘然远去。”

云师兄那是话本小说看多了,他最近非常喜欢看那种装猪吃老虎的主角装比打脸流话本小说,主角往往看起来跟他一样平平无奇,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废物,连未婚妻都要退婚,或者是个赘婿,被丈母娘看不起,其实身怀绝世剑法,任由对手百般羞辱,却一声不坑百般忍耐,最后终于忍无可忍,拔剑轻松一剑戳死了对手,然后歪嘴一笑。

云师兄继续他的邪门歪道教育:“我们练剑之人,并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只要最后能打败对手,活到最后的才是最厉害的,对手越轻视我们越好,我们最好根本不解释,只耐心潜伏,等待一个一击致命的机会,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剑不出则已,一出必须染血而归。”

这番话把杨桃哄得一愣一愣的,虽然她听不太懂,但是觉得云师兄真的好厉害,不愧是她的偶像,她以后一定要像云师兄一样心狠手辣,不搞事则已,要搞就搞个大的。

二师兄提出意见:“那一直装模作样然后搞暗杀,做什么剑客,不如去做刺客好了。”

云师兄喝了酒有点上头,继续胡说八道:“你懂什么,剑道就是杀人之道,杀了对手你就赢了,就算突然袭击暗算又怎么样,作为一个剑客,要是连提防暗算的本事都没有,那死了也是活该,能提防暗杀的人本身也绝对精通刺杀,只不过有的人不屑,认为剑客就该光明正大,我辈之人,能明能暗,潜如龙藏海底,等待时机凤鸣九天,哪里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评论,活到最后的人才有机会对别人指指点点。”

二师兄真想劝他少喝一点,看把杨桃教的,眼神都变了,原本开朗的圆脸都变得阴险了起来,过几天他们还要带她去报名参加剑道大会,要是她真的跟着大师兄教的那样做该怎么办啊,虽然是剑道大会,其实他们这些门派交流还挺和谐的,每年也就打死几个人,莫名其妙被灭门几个门派而已,像他们这种小门派,在第一场比赛就输了,根本就没有人搭理他们,侥幸逃脱了很多灾难,二师兄担心杨桃要是下手太狠了,给他们门派招来很多麻烦,那他现在收拾行李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二师兄的理念是,遇到危险,先跑为敬,他们门派虽然普遍剑法不好,但是轻功都好得要命,逃起命来一个比一个快。

掌门和云师兄反而不怕。

“有你师妹这个打手在,小麻烦我们都不怕,反正她多赢几场,我们就宣布弃赛,到时候赚得盆满钵满。“

掌门已经带着这样美好的愿望把全部身家都押了杨桃会赢,等杨桃赔率高起来之后,他又准备压杨桃输,然后让杨桃宣布弃赛,这样一番操作,说不定以后白云城的首富就是他了,至于打假赛会不会被人打死,那要看他们找不到得到他了,凭他的本事难道还不能躲着就把钱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