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综英美]妖精探员 机械松鼠 > 63

63

小说:

[综英美]妖精探员

作者:

机械松鼠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30

[1:众所周知, 没有回应说明是委婉的拒绝。]

[2: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往好处想,对方说不定只是忘了, 毕竟你说隔了很久]

[3:那么问题就来了, 很久到底有多久]

[楼主:隔了很多年……当时我在执行一个很危险的任务,以为自己绝对不可能活下来了, 所以就……那个时候信号环境特别糟糕,我其实都不清楚对方到底有没有听到。]

……

[17:啊这, 楼主一听就是跑外勤的,前几年变种人闹得凶的时候确实有那么几次出外勤要命。]

[18:文职岗成天羡慕外勤工资高,这就是工资的代价]

[19:那还是研发人员性价比最高了, 钱多安全]

[20:得了吧, 你坛研发人员天天被托尼·斯塔克吊起来锤, 他上次公开说实验室搬砖民工不算科学家]

[21:这不是很正常吗, 说得就好像什么人没被他嘲过一样。]

[22:他的话偶尔听听就得了, 成天听对心脏不好,真的]

这楼很快就歪了。

好在史蒂夫本身就没对论坛报以什么太大的期待, 现在他的业余时间主要都用来考摩托车和汽车的驾照。

实际上野战摩托车他是会开的,二战时期他们突击队的成员人均摸过摩托车, 一个人驾驶另一个人射击是保留技能, 但如今这个时代干什么都需要执照和证件,史蒂夫本人也并没有打破规矩的打算。

托尼很是慷慨地直接让出了斯塔克工业在纽约的研发主楼来当复仇者联盟的基地,自己另买了一块地皮来安置公司, 也因此,林德尔他们原本就没住多久的神盾局探员公寓很快就又要面临搬家的局面。对此,托尼本人倒是很放得开,他说人有好几套房子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你们原来的地方不需要挪,这边的房间也重新准备就好。

这种土豪发言让作为工薪阶层的克林特羡慕不已。

——工薪阶层是他自己的描述,按照托尼的原话,“不好意思你那叫赤贫”。

不过他的心情调整得也很迅速,很快就打算重新跑到训练室里再度挥汗如雨,结果却半途遭到人工智能的友情提醒,说现在训练室正在占用中。

“还有谁能用?”

克林特感觉非常意外:“nat今天应该有任务去加拿大。”

“是林德尔先生和巴恩斯先生。”

人工智能回答道:“他们预计今天一下午都会在训练室里度过。”

啊,真罕见林德尔会想运动一下……克林特摸着后脑勺,仍是往训练室里走去,就算他没有和林德尔过招的打算,能旁观一下也是好的——毕竟这家伙在非战斗状态下大多数时候都是随便找个地方休息,能坐着绝对不站着,一点也不健康还总是振振有词。

想想那些让他听了耳朵都要起茧子的话吧……

“我既不会因为训练而变得更强,也不会因为不去训练而生疏技巧。这具身体是一开始就设定成这种样子的,从肌肉的数量到肢体的力量都有额定数值,不会也没有必要额外增加。”

那会儿他自己才刚刚入职神盾局,是个小有名气的神箭手,在出外勤的探员里面算是盛名翘楚的佼佼者,而中神盾局的影子探员。

对方留着在战斗当中很碍事的长头发,手里捧着果汁小口小口地喝,看上去一点也没有传言当中“**的效率比机关枪还高”这种让人闻风丧胆的凶名。

“总的来说,差别在于‘未来的可能性’。”

林德尔说:“人类的未来拥有无限的可能,也正是因为这种特质,那些已经变得永远恒定的生物才会退居于世界的里侧嘛。”

当初他对于这句话毫无感触,而现在复仇者联盟已经建立,面对性格习惯发型爱好都没有变化的某个家伙,巴顿才勉强琢磨出一点点之前没有体会到的感觉。

训练场的橡胶地板上,林德尔和巴基两个人缠斗在一起。这是最为简单的自由搏击,甚至看不出什么训练过的流派的影子——比如拳击、柔术、巴顿术或者八极拳——只是在用相当原始的手段互相角力。

林德尔已经展现出了充分的妖精形态,他的脖子和一小片面颊上都覆盖着细鳞,瞳孔拉成一条细线,金色的眼睛看上去像是什么危险的大型猫科动物。而詹姆斯的情况也不遑多让,他保持着前脚掌着地的姿势,整个人的动作轻盈极了,竟然能毫不犹豫的跟上前者的速度,两个人搏斗得有来有回。

那些覆盖在皮肤上的透明硬鳞甚至可以挡住**,巴顿见过一次对方没回头就用魔力强化自己防住**的场面,开火的倒霉蛋震撼的神色让他记忆犹新。

“关键的地方在于情绪的感知。”

林德尔说道:“人不是机器,只要是有思想的生物,对手想要攻击你什么地方,就会预先在心里做好准备,你要追踪对方的视线,提前感受这种即将攻击的意图。”

这是妖精的战斗方式,如果对对手情绪的读取足够精准的话,甚至能够在脑内拟合出一两秒钟之后的未来。人类的法师其实也有类似手段,利用复杂的灵子演算机能来达成相似的目的,而对于妖精来说,这是天赋的使用方法之一。

克林特就在这个时候推开了训练室的门,两个人同时转过头来看向他,后者尴尬的挥了挥手,说你们不用管我,继续。

于是詹姆斯眯起眼睛,再度摆起了进攻的架势。

这不是一场用来增加身体性能的训练,而是为了教导对方如何更合理的使用妖精的力量。詹姆斯作为由人类转化而成的长命物种,没有办法像是林德尔一样直接汲取地脉或者空气当中的魔力,但作为人类所保留下来的机能,通过正常进食来获取力量反而更加方便。两人你来我往拳脚相加,下手毫不留情,克林特暗自估摸了一下,如果他自己加入战局会被打得多惨,转瞬之间就打消了自己和他们一起训练的念头。

——对视线的读取,以及对灵魂的感知。

巴基的记忆现在仍旧没有恢复完全,但比起一开始浑浑噩噩的状态已经好了太多,按照林德尔的说法,在现在这种状态之下,刻印下来的战斗技巧反而比较容易记得牢靠。这位同样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优秀狙击手并没有所谓的“妖精化的形态”,但一双绿色的眼睛迅速的追踪着林德尔的动作,有着被魔力所强化过的、优秀的动态视力。

在林德尔不使用任何魔术,詹姆斯手里也没有任何**的情况下,他们两个人就把原本应该点到为止的训练打得效果惊人。等到史蒂夫骑着摩托车在公路上溜了一大圈以后,回到基地就大惊失色的发现,林德尔的脸颊上有一处明显的红肿,而巴基的眼睛青了一块。

他们两个人看上去倒是很友好地缩在沙发上,拿着平板电脑看动画片,甚至林德尔的膝盖上还考究的盖着一截毛毯,从花色和质感上都能看出来这东西绝对造价不菲。

“谁打你们了?!”

这是史蒂夫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能让他们吃瘪的人几乎不存在,克林特刚刚在跑步机上完成了一场十公里长跑,此时脖子上搭着湿毛巾走出来:“队长,你觉得除了他们自己以外,还有谁能把对方给揍成这样吗?”

“这是……”

史蒂夫有些怀疑的问道:“——在训练?”

“在力量的运用方面,有些技巧可以交流一下。”

林德尔点了点头:“如果只会大开大阖地消耗魔力,他这具身体能够承载的魔力量本身就比大多数妖精要少得多,维持长时间的战斗对自身的负荷会相当大,所以需要有节制、有技巧地运用些妖精那一边的天赋。”

这句话里的大部分内容他都没怎么听懂,但史蒂夫还是表示了认可:“那么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暂时没有。”

林德尔是不会撒谎的。

史蒂夫顿了一下,表情不变:“那至少去处理一下外伤吧,就算可以用魔力来恢复,清理一下创面起码不那么疼。你们先等在这里,我下楼去拿医药箱。”

说完,他没给他们留下拒绝的机会,直接转身按了电梯的下行按钮。

一个人站在电梯箱里,史蒂夫觉得自己的心理状态有些复杂——那明明是他最好的朋友,和……明明是这样,而且他清楚妖精这种生物的思维模式和人类不同,可正因如此,才会难以避免地觉得只有自己被排除在外。

网上说美国队长的精神不存任何在污点,现在想想这样的描述实在是太过誉了。

他打开手机,翻开一连串的论坛消息提示,里面已经有人吵着要让他追加信息量。

[31:毕竟如果不说你表白过的那个人的情况,很难帮你推断啊]

[32:我觉得年轻人就是要勇敢一点!我当初追我老婆的时候……嘿嘿嘿嘿是我老婆主动表白的]

[33:秀恩爱的爬开!]

[34:而且也要先确认对方是不是已经有恋爱对象了吧,毕竟楼主你都说很多年过去了。]

史蒂夫皱了皱眉头,用一根手指头敲屏幕。

[楼主:应该是没有恋爱对象的……他也是神盾局的探员,我们关系很好,他加入这里比我早一些,但是他是那种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的性格,所以就更别说交往的对象了……其实当初能和他做朋友都是因为意外。]

[36:看来你坛性格怪的人又多了一个。又想起之前新人入职时的场面:我到底上了个什么班啊!我的同事都不对劲!]

[37:这种性格让我有点既视感。]

[38:有既视感的多了,不过我猜楼主说的应该是外勤的武装探员]

[39:毕竟大家都公认跑外勤的人里有病病的概率最大]

[40:工作压力也大啊……武装探员小小声抱怨,上次离浩克比较近,我差点下辈子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

[楼主:是这类探员没错,他也是去一线的,我们大多数时候执行任务的方向不太一样,不过偶尔能碰到。他是那种比较喜欢单打独斗的类型,和别人配合的机会不起很多。]

[42:既视感更强了]

[43:啊这,楼主该不会……用“他”来掩饰是没用的!你该不会想追罗曼诺夫探员吧!]

[44:战术后仰!看看楼主的描述,把性别问题排除的话,这真的有可能!]

[45:那我建议快进到趁早放弃]

[46:别歪楼了,没看见楼主说他们做朋友关系还不错吗?你见罗曼诺夫探员和谁私交特别好吗。]

[47: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连斯塔克的巴掌都扇过,惊为天人]

[48:不局限于外勤武装探员的话,她和班纳的关系不是还行]

[49:其实局限于外勤武装探员的话,她和巴顿探员还有你坛you know who的关系也挺好……]

[50:能和you know who关系好的大多数也都是行走的怪物了。]

[楼主:怎么可能!我说的绝对不是娜塔莎!你们怎么会这么想!]

[52:看来新人是个老实人,他们就是在开玩笑而已,说真的,如果你担心对方当时没听到的话,建议你重新表白一次。]

[53:楼上靠谱,而且当时你都说了信号环境糟糕,听到了说不定还会觉得是自己听错。]

[54:这能听错?瞳孔地震]

[55:年轻人总要做点白日梦才行。]

[56:楼上说的对,我就是这么被拒绝的]

史蒂夫:“…………”

他关上了手机屏幕,身后有脚步声由远及近。

“林德尔?”

金发的二战老兵转过身:“不是说让你在楼上等着……怎么突然下楼?”

对方一侧的脸还肿着,看上去有几分滑稽,显然和巴基的那场“训练”里他们根本没有互相留手,用了十成的力气。

“你知道的,我能够读取人类的情绪,但永远都没办法弄明白他们在想什么。”

林德尔突然说道。

“嗯……所以?”

“——所以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我就没办法知道你为什么不高兴。”

有着金色眼睛的妖精说道。

他的手里握着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的两块巧克力和一颗水果糖,那双金色眼睛在无数次的战斗当中像是凛冽的雪风,但现在却看上去形同是童话故事里描述的那样,是永远不会结冻的蜂蜜之河。

“人类的话,摄取糖分可以让你们生成更多的内啡肽。”

他说:“虽然我没办法亲自体验这种感觉,但是医学上都说这非常有效。”

他把几个小糖块放在了史蒂夫的手里。

时间就好像转瞬之间倒回了上个世纪初。二十世纪初叶,经济下行,一切尚且没有现在这么先进,他们游荡在布鲁克林的街头巷尾,对未来即将遭遇的一切一无所知,快乐而纯粹。

那个时候,学校里同样羸瘦的他自己,分给了另一个新面孔转校生一枚巧克力。对方带着嫌弃的表情看着他哮喘发作,明明是如此尴尬又难堪的第一次见面,却成为了一个漫长故事的开端。

他注视着那双眼睛。

——妖精的记忆力很好,他们什么都不会忘记。,,网址,:.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