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六十年代黑天鹅 张大姑娘 > 起复

起复

小说:

六十年代黑天鹅

作者:

张大姑娘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31

鸡蛋就跟油里面炸过的一样, 金灿灿的,西爱一口一个,吃的干干净净的, 她其实蛮喜欢吃鸡蛋的,各种各样的鸡蛋, 只要是热的, 都喜欢。

“好了, 别喝水,你躺着,等着看看咳嗽不咳嗽。”

西爱就躺着在那里, 看着外面, 虎子一会儿进来,“今天你歇着吧,我知道怎么弄。”

这得收拾收拾雨后, 这一批玉米看看不行的话, 得补救一下,西爱最大的缺陷就是她没有不露天的试验田,她做的基本上是前期室内育苗,后期的时候就是完全室外了。

虎子想了想,“其实姐,我听说有大棚可以用, 以前咱们在北京的时候, 不是吃洞子菜呢, 就是温室里面的, 我觉得我们也可以试试的。”

洞子菜呢,就是冬天温室里面的菜,赶着年节的时候卖的贵得很。

早先的时候, 不仅仅是菜,就是那花,您想着大年初一开,它到时候要是不开,时节晚了,也可以给人家送过去,有专门做这个的,给您照顾的妥妥的,保管正月初一的时候盛开着送到跟前儿。

先前呢,伺候花儿草儿的本事,这样的能人,真是不少啊。

西爱就耷拉着眼皮,“我们今年给放到温室里面去了,花了大价钱,花了大心思,那我就想着,这要是咱们东北这一片的老农民家里不晓得有没有这个钱呢?”

说完,眼神飞起来,看了虎子一眼,不切实际,你做大棚,你是种玉米的,成本就在那里,你话那么多钱,别人能花那么多钱吗?

她要做的,就是一个铁将军,风吹雨打都能保证产量的铁将军,什么时候了,那玉米一个个沉甸甸的,上面没有缺门牙的,头子那里没有被虫子吃的,根系那里能抗风雨的,那就是好玉米。

“你记住了,我们就想着种好一颗玉米,那就行了。”

不用量产,只要有一颗玉米是好的,那一颗玉米就是好种子,后面给选种做好杂交,那么所有的玉米就都是好的。

产量提升起来,快得很。

虎子就是觉得今年白费劲了。

也觉得西爱在这方面投入的少了,毕竟是结婚了,去地里的时间也少了,经常是跟伸伸在家,或者是一起玩儿,精力也是有限的。

看着伸伸不在,就说了,“姐,你在我眼里不一样。”

“嗯,不用你说,我知道我很女的结婚了相夫教子的,我觉得不对。”

西爱扯了扯嘴角,她最近投稿的也少了,实验也做的少了,确实是没精力,人也懒了,“我知道,你去吧。”

“那什么,我走了,姐你好好休息。”

虎子现在是干劲十足的,所以他怕,怕什么呢?

怕西爱恋爱脑子,到最后自己相夫教子去了,那得多浪费啊,有时候男孩子跟女孩子想的不一样。

绝大多数时候,男的心里面想的都是事业,想的是怎么更进一步,更好的发展。

女的就不一样了,情绪化的时候多,容易受到影响,自己而且更具有牺牲意识,往往就是逃不过一个宿命,在发展的时候选择过着居家的小女人的幸福生活。

虽然很幸福,虽然也很好,但是未免有点对不起自己了,做人呢,最重要的是要对得起自己。

西爱嘴上不说,但是也会检讨自己。

她自己翻个身,觉得刚结婚,精力侧重一点是正常的,谁没有享受生活,享受恋爱的时候呢,要你个毛孩子来教我做事,能的不轻了。

悠悠然的,她自己有数的很,玩的时候就是玩,轻松的时候就是轻松,要奋斗的时候自然就奋斗起来了,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

她这病到最后,就连自己都没想到,竟然成了肺炎。

田叶叶去医院看她的时候,就看她颇为忧郁的躺在那里,拉着田叶叶的手,“大姐,大概老天爷总是极为公平的,人呢,有什么了,也会失去什么。”

田叶叶觉得很对,太聪明了,人家不是说了,太通透的人呢,老天爷是要带走的,人间不留。

“包饺子吃不吃?”

“什么馅儿的?”

“酸菜肉的。”

“我不吃。”

诧异的看她一眼,“那你想吃什么?”

“白菜肉的。”

田叶叶顿了顿,你说多么大的人了,她起来,回家去了,包白菜馅儿的了。

伸伸跟在后面就不好意思,“大姐,她脾气就那样,这回生病了,有脾气。”

“我知道,我还不知道她吗?没事儿,你在这里陪着她,有事情你也担待。”

彼此之间都觉得很抱歉,你拿着她没有办法的,你要是说她,这会儿生病呢,还全是理由,“刘伸伸,你说我一年到头来,能吃几次饺子啊,我这都病成这样了,吃也吃不上,喝也喝不上,人都快没了,我要吃个想吃的,不过分。”

“你就全是理由,那酸菜的跟白菜的不差不多,你怎么就不能吃了,就挑刺儿。”

“那能一样吗?都一样的话为什么名字不一样呢,你这话说的。”

躺在那里,虽然人没有精神,但是话儿嘚吧嘚吧的,那敏捷的思维,一点也看不出来是生病的。

有的人,并不能因为生病变傻,反而变得更敏感了,因为她躺在那里没事儿啊,她闲的难受,当然想着怎么折磨人了。

田叶叶回家你说说,给买了一颗大白菜,挺大个的,抱着上楼去,在楼道里面,剁馅儿呢。

婆婆就看见了,“怎么了这是?”

“嗯,没事儿,我捏点饺子。”

“不是刚包了,怎么要捏饺子呢,那些不够吃的啊?”

“不是,西爱说是吃白菜馅儿的。”

婆婆那脸,就呱嗒到地上去了,你说是还小还是怎么着呢,酸菜的不吃还得吃白菜的是不是?

抱着衣服就走了,洗衣服去了,跟人家就说了,“什么天仙一样的,三天两头就生病,还不是吃个药就能好的,动不动就进医院,要我说,就是打小养的娇气了,进医院习惯了,在乡下摔打几年,什么病都好了。”

她就讨厌闹病,觉得西爱就是闹病的,觉得生病是好事是不是呢?

人家熬一熬就过去了,感冒发烧都不是事情,结果到她那里,回回都得去医院,哗啦啦的都是钱啊,住院跟买东西一样方便。

田叶叶就隔着那么远,菜刀一顿,就听清楚了。

端着馅儿就进屋子了。

你说人生病了,就爱吃个白菜馅儿的饺子,怎么到她那里就跟不配活着一样的,合着全天下的女的,跟自己婆婆一样就是好的了。

西爱要不也说是命不行,不够硬,那么大的个子,说倒下来就倒下来了,晚上退烧了,吃了饺子,也蛮喜欢吃的,田叶叶也放心了。

自己就回家了,伸伸在那里还陪着挂水呢。

西爱卡巴着眼看着伸伸,笑了笑,“我觉得我快好了。”

“我今天一定能好。”

“嗯,是,你肯定会好,今晚挂完水我们就好了。”

“好了我想吃肉,出去吃点肉,家里肉没有味道。”

“哪一家啊?”

“就是那一家朝鲜族的烤肉。”

“行。”伸伸低着头坐在那里,抬手就把她头发,都归拢到一边去了,然后就摸着她的额头,觉得不热了,退烧了。

他就坐在那里,拉着西爱的手,看着点滴瓶子,出神一样的,然后一会儿,抬起来她的手,亲了亲,然后再放下来。

上面好几块淤青,一片连起来的,“还疼不疼?”

其实不碰就不疼,扎针留下来的淤青而已,西爱说,“还是很疼。”

伸伸就一直拉着那手。

西爱有点累,但是她还是想说话,她说很多,什么事情都说,“你说我们未来能攒下来多少钱啊,你想要多少钱啊?”

“够花就行。”

“多少才够啊,钱是永远不够花的,有钱的人要去买钻石买黄金,永远得不到满足。”

“那自己觉得满足就行,够吃够用的,中等人的水平。”

说着,伸伸抬手,又去摸摸她额头,觉得没有那么热了,等着挂完水了,烧大概也退下去了,看着她这会儿也像是有精神一样的。

西爱看着头顶的灯光,温和而不至于刺眼,朦胧而不至于教人昏昏欲睡,“我不一样,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钱,越多越好,我喜欢钱。”

“你怎么那么喜欢钱呢?”

伸伸的声音,像是桐油里面浸润过的,微微带着几分疼,听西爱笑嘻嘻的说,“因为钱从来不讨人厌,且带给我很多很多好处,达成我想要的事情,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看钱有坏处的。”

钱是真的爱,不掩饰的爱,她从来没有吃过钱的苦头,反倒是穷的时候,吃够了没钱的苦头。

“所以我才说,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想了想,给他拍了一个彩虹屁,“我现在你好好照顾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所以你现在可以有大胆的梦想先想好了,到时候我有很多钱的时候好满足你。”

伸伸就笑了,“是吗,你这么有良心啊?”

“可不是,我一直很有良心,我跟你可是患难交情,你生病了以后,我肯定也会这样照顾你的。”

瞧瞧这话,多暖人心啊。

伸伸抬眼看一眼点滴,很慢很慢,这个抗生素很特别,不能快了,快了人体会引起不适,西爱现在的手,其实是一直疼的,只要在注射点滴,就是疼的。

再快一点的话,肚子就会疼。

“等咱们好了,也不用抗生素了,以后看看有没有别的法子。”

抗生素不能一直用,西爱从小用到大,感冒发烧之类的,几种抗生素就轮流用,现在已经慢慢的产生抗药性了,再往后的话,她免疫系统大概就会崩掉,没有什么抵抗力了。

到十一点,才挂完最后一点。

伸伸觉得退烧了,西爱也觉得是,然后拿着体温计量一下。

西爱拿出来的那一瞬间,脸就掉下来了,没有退。

还升了。

现在就是388

成年人一直这样子反复烧不行的,尤其是晚上还烧着,那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更热了。

“你给我拿退烧药来,我再吃一点。”

“不能吃,太多了。”

已经吃过一次了,现在再吃,伸伸自己都觉得害怕。

西爱其实内心很崩溃,她现在就特别想发脾气,手都有点发抖,伸伸摸着一直说退烧了,她也以为自己退烧了,所以精神就一直很好。

结果现在,水挂完了,还升了温度。

她现在就一口气,一定要把这烧推下去,“我就不信了,我凭什么就不能退烧了,凭什么就来回的欺负我一个人,是看我身体虚是不是?”

一边说,一边睁大了眼睛,眼泪就下来了,病也是欺软怕硬的,身体好的根本就不靠着,越是身体不好的,越是来回反复的折腾。

她就咬着牙,“我就不信了,我一定要吃药,一片不行就两片,我就看看是病先好了,还是我人先没了,遇上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我弄死它。”

咬牙切齿的,自己硬生生的,吃了两片。

伸伸心里面,就跟有刺一样的,抱着西爱,揽着她,“你睡觉,多休息,明天就好了,好了。”

能信吗?

伸伸一直对她说马上好了好了,可是还是反复烧,有时候白天退下来了,下午又开始上去了,有时候晚上下来了,早上起来又开始烧了。

她拉着伸伸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觉得明天睁开眼的,不一定是什么。

如果继续烧,她就要去大医院了,这边不行了,已经一个星期了。

“我手疼。”

她动了动。

伸伸拉着她的手,放在嘴巴,“不疼了,揉揉就不疼了。”

他很疼她,在大多数时候,并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任何表示。

但是如果她说话的时候,哪怕絮叨一个晚上,他还是不会觉得烦,也许不能全部听进去,但是不会喊她闭嘴。

她出现的时候也许不会上前去打招呼,但是总是一会看一眼,一会看一下。

她喊着疼的时候,无论多么滑稽的理由跟借口,他都当真的,即使知道能有多疼呢?

针孔扎的淤青。

他对她,总是耐心最多。

所以这种时候,她哪怕就是作死了,伸伸也不会扔下来不管。

等着早上起来的时候,伸伸就拿着体温计给她,摸了摸额头,“我觉得不烧了。”

“你昨晚上一直说我退烧了,结果呢?”西爱半死不活的说一句,她现在内心一点忐忑,把体温计放好,“如果还烧,你就带我回北京吧,我要去北京那边看。”

“行,到时候我们好好做检查。”

结果体温计拿出来的时候,西爱还没等看清楚,伸伸就拿过去了,自己举起来看,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西爱啊,退烧了退烧了,你好了。”

医生就说了,有炎症就会发烧,一直有就会一直烧。

反复烧呢,是因为就是这个过程,验证跟药物一直在战斗,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所以才反复。

她体质不行,反复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自己就屏住了呼吸,你说大夏天的自己盖好床单,安安稳稳的看着乖巧极了,“快点,我要喝水,我还要吃饭,我得保持住,不能再烧起来了。”

伸伸整个人,你看着他啊,就跟卸下来一百斤的包袱一样的,西爱就是多吃一点,多喝几口水,他心里就轻松。

自己去上班去了,不能一直请假不是,去了那边支书就喊着,“小刘,你看看,要不要报名的?”

伸伸看了一眼,“我能做这个啊?”

“我觉得你行,平时写写画画的,很好,你不是给我们写宣传,还上过报纸呢。”

这是招工的,就是这边小县城里面政府机关,要找一个临时帮忙的,去给整理材料档案的。

专门要下面推荐的。

这地儿,能写能说的,有文化的,也就是伸伸了。

就去试试呗,人家也要考试。

伸伸想了想,“我的家庭成分您也知道——”

支书嘿一下就笑了,“这一位领导不一样,用人不拘一格,只看有没有才的,人家都要,不管你是什么黑帮白帮的。”

很大胆的用人。

这政治风向,其实是在慢慢的转变的。

要是在以前,这样的领导,绝对就当不上领导的。

伸伸心里面,一下子就活了。

作者有话要说:  伸伸的人生才刚开始,有些人,要用很久才会让人看得出来值得。感谢在2020-10-14 17:59:56~2020-10-16 23:08: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6193835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