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八千里路 玖月晞 > 第50章 番外一番外一

第50章 番外一番外一

小说:

八千里路

作者:

玖月晞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4

番外一

陈樾回上海读书后,跟孟昀正式同居,外加一只云朵。余帆没支持,也没太反对,自己女儿谈了一年异地恋还没分手,实在稀奇。且这一年孟昀对余帆态度好了不少,应该有陈樾的功劳。

不过,她坚决反对过早结婚,认为要再观察两三年,还私下警告孟昀,要是搞婚前怀孕这种事,绝不绕过她。

孟昀很无语,说:“你想太多了。我还想多玩几年,多过几年二人世界呢。未来七八年都不会要小孩。”

余帆听她这么一说,又道:“七八年?说什么瞎话,你晓得高龄产『妇』多危险吗?”

孟昀说:“那就不要,反正我无所谓。”

余帆说:“你无所谓,对方也无所谓?”

孟昀纳闷:“啊,他无所谓。他说要不要小孩,要几个,全都看我。诶,你奇怪的吧,你又不喜欢他,不准我跟他结婚,你又『操』心我跟他小孩的事情,你好有意思哦。”

结果余帆道:“路还长着呢,你就一定跟他结婚,小孩爸爸就一定就是他了?”

要是以前,孟昀得气炸,但现在她呵呵一笑,假装没听见。

跟母亲的对话,孟昀没跟陈樾讲。并非特意隐瞒,而是没放心上。无论陈樾还是孟昀,对结婚这事本就不着急。结不结婚于他俩不过一张纸而已。至于小孩,更别说了。陈樾精力在学业上,孟昀心思在事业上,且两人都想再过几年二人世界。总而言之,对现状相当满意。

不过,要说两人生活中全无摩擦,却也不是。

陈樾学校离孟昀家不算近,但他不住宿舍,哪怕课业重,也一定回家。

有段时间陈樾写论文,孟昀负责一个歌手的新专辑。两人都很忙,一连好些天没在一起吃饭。夜晚在家里碰上,往往他在客厅对着电脑,她在工作间里对着键盘。有时候她会出来趴在他肩上从背后搂着他脖子,看他电脑上的论文资料,看不懂也要趴半天。有时候他会进去坐在她身旁,拨一拨吉他弦,戳几下琴键。

云朵有时趴在陈樾怀里,有时蹲在孟昀身旁,有时在沙发上打滚,有时在小窝里睡觉。

工作间的门从不关,两人待在两个空间,坐的位置却正好一抬头就能看到彼此。各自忙碌,相安无事。任何时候目光移向对方,瞧着他她认真工作学习的模样,心里便安定。

后来陈樾的论文先写完,便夜夜拿着书坐在她旁边的小沙发里看,时不时给她准备水果,提醒她喝水。有时孟昀工作到很晚了回身,陈樾已歪在沙发里头睡着。

曾经,孟昀在深夜结束工作,站在落地窗边看着都市高架桥上来往的车流,会忽生空『荡』之感;如今和他一起入眠,每一天都画上了完美的句点。

忙碌的工作期结束后,孟昀拒绝了同事的聚餐邀请,第一时间跑去学校想给陈樾惊喜。她想跟他一起逛校园,在食堂吃饭,吃完饭了去看电影,看完电影回家嗯嗯嗯。孟昀计划得美妙,走在林荫道上,脚步轻快。

她经过学校的一间咖啡屋时,忽又想起曾经。

正是她面试驻唱歌手的那晚,她在公交车上一路哭回学校,下车后她不哭了,跟在他身旁蔫蔫儿地往宿舍走。

经过那间咖啡屋,陈樾忽然说:“你想喝『奶』茶吗?”

孟昀没吭声,但因为他停了脚步,她也跟着停了。

冬夜很冷,北风刮着几片树叶在地上跑。

陈樾说:“喝一杯吧。”

孟昀跟着他进去。店里没几个人,两人坐在角落的玻璃窗旁,一人捧了杯温热的『奶』茶。

孟昀喝到一半,像是终于从一晚的消沉情绪中挣扎出来了,抬起眼皮看小桌对面的陈樾,说:“第二圆舞曲。”

陈樾:“啊?”

孟昀指了下头:“店里放的音乐,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二圆舞曲,我很喜欢。”

陈樾安静地听了会儿,说:“很神奇的曲子。”

孟昀问:“怎么说?”

陈樾说:“感觉放在哪里,什么时候,都很适合。”

“比如?”

“成功的场合,失意的场合,高级的宴会厅,吵闹的菜市场,都适合。”

孟昀看他半刻,忽然微笑了,她在这个冬夜第一次『露』出笑容,眼睛里有光闪了下,说:“你还蛮会欣赏音乐诶。”

陈樾一愣,不知是尴尬还是不好意思,眼神躲避地垂下去,小声:“没……”

可孟昀并非调侃或逗弄:“我说真的呢。”

后来,她在偏远山沟的集市上听到了《第二圆舞曲》。她很喜欢的一首曲子,被他用口琴演奏出来。

他还藏着多少喜欢她的秘密呀。孟昀怅然想着,走进图书馆。她有他的课表,这个时间段他没有课,按习惯一定会在图书馆。

孟昀很快找到了他,他坐在靠近落地窗的座位上,正认真看书,手里的笔在写写画画。孟昀又有些遗憾,她多想把错过的大学生活弥补起来。正想着,一个女孩轻手轻脚地从她身边小跑过去。快到晚餐时间了,图书馆里有多处空座,但她坐去了陈樾身边,递给他一杯金桔柠檬。

陈樾似乎愣了一下,摆了下手。但那女孩直接把吸管『插』在杯子里,递到他跟前。他没多说什么,低下头继续看书,也没碰那杯金桔柠檬。

女孩立刻翻开一本书,往他身边挪了挪,一手指着上面的内容问他问题。陈樾扭头看一眼她的书,没凑过去答话,但翻了下笔记本,在上头写了一串字,撕下来递给她。那女孩拿了纸,笑着坐回去了。

这时陈樾无意一抬眼,看见了孟昀,稍稍一愣,旋即冲她笑了。

因为他的笑,孟昀心里的一丝不舒服瞬间压抑下去。她小跑去他身边,陈樾往椅子外挪了一点,孟昀坐了半边,和他挤在一起。

他声音很低,笑道:“你怎么来了?”

孟昀说:“给你惊喜嘛。刚好经过,蹭个饭。”

陈樾看时间,确实到饭点了,他收了书,说:“走吧。”

陈樾走的时候,忘了那杯金桔柠檬,也没解释那女孩的事,因为他完全没放心上。吃饭时,他得知孟昀接下来有段假期,跟他暑假重合,他琢磨着两人去哪里待一段时间比较好。甘肃,青海,或是她还想去云南。

可孟昀有点不舒服,她不是那种处处防备的人。但那女生明显是陈樾的博士同学,刚才孟昀坐下时扫了眼她的书,确认了。

陈樾几乎不发朋友圈,不分组不设置几天可见。一年多前她跟他十指相握的照片仍在朋友圈里,同学不可能不知道他有女朋友。何况陈樾目前的几个男同学,孟昀全见过。

但这事儿乍一看也没什么,说出来就太小气了,还破坏气氛,何必呢。孟昀就说:“我们晚上去看电影好不好?有个电影《少年的你》上映了,据说特别好看,我朋友圈都看了。”

陈樾笑说:“好啊。”话音没落,来了微信,导师临时飞北京开会,让他晚上去实验室记录数据。

陈樾看孟昀一眼,孟昀忙道:“没事。”她摇了摇手机,说:“今天同事们在聚会,我去跟他们玩好啦。”

陈樾有些歉疚,说:“周末把电影补上好不好?”

孟昀笑:“好呀。”

脸上在笑,心里撅了嘴巴。

孟昀去到同事聚会的酒吧,把手机静音,塞到包包最底下,决定好好玩一晚上,不看手机。她真没看,但玩得很不尽兴,听不进歌,也懒得跳舞,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闷酒。不过她晓得分寸,没多喝。

有男同事见她一个人,过来调笑:“怎么喝了半天还是这杯啊,孟昀你这样不行吧,来,这杯干了,我再请你一杯。”

孟昀说:“我以为今晚聚会,公司报销呢。”

男同事笑:“我代表公司请你,行不行?来,干。”

孟昀心想,要不是陈樾这傻子,她至于来这儿忍受这傻叉吗?但她居然没跟他说重话,和他碰了下杯,抿了极小一口。

男同事得寸进尺:“诶,我喝完了,你就喝这么一小口?不行不行,必须得干了。”说着竟抓着她手腕要送酒。

孟昀的手“不小心”一歪,猩红『色』的鸡尾酒倒在男同事衬衣上。男同事胸前一片血红,还没来得及反应,孟昀先急了:“哎呀,你撞我手干嘛?我裙子都脏了。”她指着裙子上飞溅的几滴小酒渍,气道,“我裙子好贵的。”说完拎上包去了洗手间。

孟昀洗了把脸,不知道几点了,终于没忍住『摸』了下手机屏幕,零点过一刻,七条微信跟十三个未接来电。

她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么晚了,心里也『乱』,赶紧滑开手机屏幕,陈樾的电话又来了。她接起来,舌头不太直:“喂?”

陈樾说:“你在哪儿?”

孟昀报了位置,说:“我马上回家。”

“我就在附近。”他那边也很吵,似乎也在酒吧,“你别『乱』动,我马上过来。”

孟昀点头:“好。不『乱』动。”

傻子在一家家酒吧找她呢。

孟昀走出洗手间,被酒吧的音乐吵得头昏脑涨,她坐回原位,靠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儿。大概五分钟后,陈樾来了。

他到她面前看一眼,转身走了。

孟昀:“???”

结果,他去吧台买了水,拧开瓶盖,喂到她嘴边。她喝掉小半瓶。陈樾把她扶起来,孟昀很听话,乖乖被他搂着走。刚出卡座,刚才那男同事穿了件外套过来,不太客气地推了陈樾一下:“你干嘛呢,想捡尸啊?”

陈樾脸『色』不太好,挡开他的手,说:“让开。”

那人不让:“搞笑吧,进酒吧捞个漂亮姑娘就走,你谁啊你——”他刚要上前,孟昀把他一推:“我男朋友。怎么了?”

男同事一愣,多看陈樾一眼,又看孟昀,笑:“哎呀我误会了,我是关心你。”

孟昀说:“要你关心,你谁啊你?神经病。”

男同事见孟昀“不领情”,变了脸,许是想说什么过分的话,但看陈樾脸『色』,咽了回去。

上了出租车,孟昀歪在陈樾怀里喘粗气。陈樾一路没讲话,孟昀有些怀疑他生气了,她知道是自己理亏,于是悄悄决定过会儿自己先生气,握紧主动权。

陈樾把她搂上楼,抱到床上,给她脱鞋的时候,孟昀先发制人:“你怎么不跟我讲话?是不是生气了?”

陈樾抬起头,有些意外:“我以为你酒喝多了,在车上睡觉。不想吵你。”

“……”孟昀稍稍哑火,说,“没喝多。”

虽然有点儿晕,但不至于醉。

陈樾想了一下,问:“因为那个女同学?”

孟昀瞪他半晌,人一倒,打了个滚。

她半张脸埋进蓬松的被子,撅着个屁股对他,咕哝:“我怎么啦?我不高兴,但我不想跟你发脾气,我就生闷气,不行啊?你看见没,我改了的,我现在脾气真是,好得不行哟。你看,我没跟你发脾气吧。我就去喝酒,才喝一杯半,怎么,喝酒都不行啊?我不喝酒,难道喝金桔柠檬?又没有女同学给我买金桔柠檬。”

边说,边生气地扭动几下腰肢跟屁股,脚丫子也跟着蹬一蹬被子。

没有回应。

孟昀扭头看,陈樾唇边含着笑。

她蹬脚:“你笑什么?”

陈樾笑容放大,眼里有光芒在漾动。

孟昀抓他手:“问你呢,笑什么?”

陈樾含笑:“我在想,你怎么这么可爱。”

孟昀:“……”

嗷~~~

生气的小火苗奄奄一息。

她觉得自己要绷不住了,但必须维持,把身板扭过来对着他:“你不要岔开话题。”

陈樾点头:“好,你说。”

孟昀脑子转了好几圈,回到刚才的点上,道:“你飘了。陈樾,你来上海之后,你飘了。”

陈樾问:“我怎么飘了?”

孟昀说:“你水『性』杨‘柳’,不守‘夫’道。”

陈樾说:“林奕扬挽回你那么多次,你心动过吗?她在我这里,连林奕扬都不是。”

嗷嗷~~~~

完蛋,余烬熄灭,呜呜冒青烟。

孟昀心里顿时就跟被熨斗熨过似的,抚得平平的。其实,她哪里不知道呢。她没有半点担心,就是想要他哄哄罢了。

她借着一点点酒意,得寸进尺:“哼,不管。你再也不是清林镇上那个单纯的陈小樾同学了。”

陈樾说:“那你把我带走嘛。”他侧躺来她面前,说,“要放暑假了,你把我带走嘛。”

嗷嗷嗷~~~~

孟昀搂他的腰,钻进他怀里:“你为什么不亲我?跟我讲这么久的道理,都不亲我。其实我一点都没有担心,我就是,最近跟你亲亲太少了,不高兴。”她哼哼,“好了,话讲完啦,你可以亲亲我了。”

陈樾笑着吻她的唇。

她搂住他的脖子,感受着他的炙热,嗓子里溢出一声轻哼。

他轻声说:“以后在外面,嘴巴忍一忍,不要跟别人起冲突,尤其是男的。”

孟昀想起她今天就怼了那男同事一下,比往日的她收敛多了。她小声:“你很讨厌我跟别人吵架吧。”

“不是这个意思。”

“什么意思?”

“我知道,碰上那种讨厌的人,你忍不住想怼的。但是,有我在的时候,随便;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不行。”

孟昀窝心地憨笑:“噢。知道啦。以后你在不在,我都不怼别人了,好吧?莫跟傻叉论长短,嘻嘻。”

” target=”_bn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