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修真 > 追妻你就拿命来 霖木凉 > 第20章 老天居然派Ta来营救(20)

第20章 老天居然派Ta来营救(20)

小说:

追妻你就拿命来

作者:

霖木凉

分类:

玄幻修真

更新时间:

2020-11-27

秦挚抬头,心中想的却是,是不是姐姐终于又一次招来百鸟,乌鸦也在其中?

着很有可能嘛。毕竟乌鸦也是鸟类。

他没去多顾虑。单纯觉得风临城里乌鸦比较多,继续对抢来的回转刀留恋不舍。

--------

至于被捆上榆树树干,专门吸引虫子来咬的多拿,今夜着实难熬。

这个季节里,榆树本来就虫子多,加上多拿招来百虺入城,爬上榆树的虫子,数量不仅仅多了一倍,杀伤力也更加强大。

不一会儿功夫,多拿肥硕的肉身就吸引来了一群又一群的虫子,高贵的西泽二王子被整得无比悲惨,想要大叫大骂,想要把那该死的两个蒙面人全部千刀万剐,想要赶紧找到回转刀求助千年尸鬼,可惜他被捆得死死,一动都不能动。嘴巴还里面塞了布条,喊不出声音来。其实,布条这在某种程度上保护了他,因为阻止虫子直接爬进他嘴里。至于没塞布条的鼻孔和耳朵,可就是大开的门户,虫子围着边缘试探,然后爬进爬出,可叫他遭殃,难受得死去活来。

在这一群折磨多拿的虫子中,有一种名为金龟甲的,恰好是乌鸦喜欢的食物。于是,不一会儿功夫,榆树周围飞来好几只大乌鸦,这群鸟儿也称得上神奇,它们并不像生活在地面的生物那样惧怕虫群,因为有了一双翅膀,乌鸦可以随时飞离,或者突然俯冲过去,精准无比地叼起金龟甲,美美饱餐一顿。

如果乌鸦的猎食范围是整棵榆树上所有虫子就好了。单纯几只肥肥的金龟甲被啄走,并不能减轻多拿的痛苦。

该死的奴才都哪儿去了?主子失踪,你们还在安稳睡觉?多拿又气又苦,要这样捆在树干上、被虫子咬到什么时候啊?

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走来。空中一只乌鸦落在了她肩膀上。

“救命……呜呜呜……救命……”虽然不知道是谁,可好歹有人来,多拿好像看到救星一样,忙不迭喊救命,鼻子哼哼,布条塞着嘴巴,吐字不清。

那个白衣女子却停留在稍远的距离,不再靠近。

“快……快救我……”

她的身后跟着位公子,寸步不离。

“呜呜呜……站着看什么?赶紧把我放下去……”

公子向她低声问:“阿凝,你要救他?”

来者正是神秘起死回生的崔家小姐与公子柯。

崔小姐抬起浑浊的双眼,看向捆在树上沦为虫子食物的肥胖多拿,用公子柯听不到的鼻息喃喃自语:“西极渊传授乱石山亡灵附骨生肉之秘术。金鱼族不打算欠千年尸鬼的。就此还你吧。但是在那之前——”

接着,她驱使几只灵鸦,以翅膀扇开爬上多拿脸的虫子,还啄走了几条钻进他鼻孔耳朵的,好叫多拿能回话。

“救命哇快放我下来……”多拿拼命甩头,生怕虫子重新爬上脸。空中盘旋的乌鸦咯咯笑他。多拿定睛看去,那女子面色苍白枯槁,恍恍惚不像个真人儿。

“你是谁?快放我下来。本王金子银子最多,你要多少给你多少,赶紧救我下来。”

崔小姐当然不为所动,以冷冰冰的口吻问他,而且一开口就触及了西泽二王子的天大秘密:“西极渊叫你带来风临城的九圣物,现在在哪里?”

身后跟着的公子柯大气不敢喘。

多拿愁苦极了,他非常努力地秘密行事,怎么一个两个三个人全都晓得了?

“你又是谁?你怎么知道?你跟他们一伙的吗?”

乌鸦翅膀扇风变小,虫子没有了风力和鸟喙的阻挠,又企图爬上多拿的脸,他立刻明白这个白衣女子的身份不同寻常,老老实实地求她:“别别,那虫子弄得我又痒又疼。”

崔凝继续问:“箱子在哪里?”

“唉……”多拿只能把位置以及第三口箱子丢失的实况说出。

“丢了……”崔凝又问,“你召唤西极渊的回转刀,在哪里?”

多拿嚷嚷:“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这么多?回转刀没啦,丢啦,你赶紧去追刚才有两个蒙面人,帮本王抓到他们,本王重重有赏!”

崔小姐颔首:“好,那我自己去找。还有西极渊的九圣使——已经进城了吗?”

心里藏着的密谋居然全部被这个陌生的女子揭穿,多拿的表情无比郁闷了:“那群乌龟爬,要是及时进了城,本王也不至于召唤不来更多百虺。”

公子柯小心翼翼提醒:“前几日边界道路全部因为山崩阻塞,至今未能清理干净,可能没进来。”

多拿苦恼:“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对我西泽一清二楚?我已经把知道的全说啦,赶紧放我下来。喂,喂喂!问完话救走啊?给我回来……唔……”

乌鸦飞离,虫子再一次源源不断地爬上多拿的脸。西泽二王子开始了又一轮杀猪叫。

崔小姐心中道,好吵。紧接着几只乌鸦中个头最大的,忽然飞上多拿的鼻尖,冲着他的两眼扇动了下翅膀,二王子满眼眩晕,中了邪一般变成僵硬的木头人,任凭虫子爬咬,身体都不再动,也不喊一句话。

吵闹的夜晚瞬间安静。

公子柯紧紧跟上崔小姐:“凝儿,你有何打算?你从不与我说这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你如何知道百虺入城的秘密?九圣物和九圣使——到底是什么?”

他十分担心:“你究竟遭遇了些什么事情啊?”

崔小姐木呆着表情,停靠在肩膀上的大乌鸦盯得公子柯心里发慌。

“风临城是……”她喃喃,“金乌神的城。”

“凝儿你说什么?”公子柯不能听清。

“……无能的星辰塔主守护不了的……”

“凝儿?你的声音好小,我听不见。”

“让她来接管吧……”

--------

紧跟在崔凝和公子柯后面的,是惊醒了的西泽奴才,为首的巴旦大喊:“主子呢?刚才一男一女呢?没找到?唉,他俩可能是绑架主子的凶手啊。”

“找到啦,主子在那儿!”

“在哪里?”巴旦三步并作两步。

“有人……把主子捆到树上啦!”

巴旦惊呼:“主子啊!赶紧把主子救下来啊!”

奴才们手忙脚乱,以火把驱赶树上的虫群,巴旦察觉主子多拿有些不对,宛如昏昏睡去一般,紧闭双眼,不做声响。

“主子?主子?您醒醒。是哪个不要命的家伙敢对您下毒手啊。”

多拿没有回音。

众人麻利地切断绳索,却因多拿捆上树的位置比较高,且相对于瘦巴巴的奴才而言,身形实在肥硕,众人都去借他还是没能完全借助,可把西泽二王子摔了个屁股墩。奴才们个个吓得面色苍白,扑通扑通跪倒在地口中大喊:“奴才错了奴才错了,不该摔着主子。”

可是,他们并没有等到“本王要把你们这群死奴才倒挂树上晒三年”之类的破口大骂。

巴旦小心翼翼上前查看:“主子?您醒醒?主子您怎么了?您听不见我们说话吗?”

“呼——呼——呼——”多拿鼻孔冒泡,昏睡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