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修真 > 追妻你就拿命来 霖木凉 > 第6章 第一尊十金乌像(6)

第6章 第一尊十金乌像(6)

小说:

追妻你就拿命来

作者:

霖木凉

分类:

玄幻修真

更新时间:

2020-07-14

祁北正要大力吸一口气,用尽肺活量一股脑儿吹跑讨厌的蚂蚁,好赶紧挖出来金乌石像,搞定西城门外的一切,去跟馨小姐筹划百花大会。经小碎一提醒,立刻意识到腹中所有的气息一口出来,肯定把危险的黑蚂蚁吹到满天飞,这不等于扩散毒物的攻击范围么,他赶紧松了些力气,依照小碎的方法,轻轻用气息带起黑蚂蚁来。

这帮小毒虫虽然咬人狠辣,可身体小小的、轻飘飘的,自然界中风大一些都能吹翻,更别说云驹掀起来一阵风了。于是,在人们的惊呼声中,地上一片片黑虫子全都漂浮了起来,虽然个个左摇右晃,说明祁北气息不算太稳,可云驹的确不笨,甚至可以说一点就通,很快平稳了气流,小碎直叫好:“对,就是这样,稳住、稳住,看准了金乌石像的位置,对准了吹,先辟出一条路来,赶紧叫人上前去挖。”

祁北吹风扫过。很快,不仅附着在石像上的黑蚂蚁吹飞了起来,他还成功吹出来一条通往石像的安全道路。

徐奕和辛林大喜过望,连声感谢金乌神使,一边命人赶紧带着挖掘工具深入蚁群中间。这些人胆战心惊地看着飞在眼前密密麻麻的黑蚂蚁,这些小虫好像被人施展了定身术并悬挂在空中一样,不知情者远远看去,可能觉得是一团紧贴着地面的黑雾。

稳住较小的力道并不比施展大力来的容易,因为对控制力要求十分高。加上祁北很快发现,他要一口气吹到所人们挖出石像再停止,不然的话黑蚂蚁会在他换气的刹那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伸入洞中的挖掘工人们就危险了。他这一口气憋的时间很长,脸色通红,息基本上是从牙缝里钻出来的,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气流浮起蚁群且不至于迅速缺氧。

小碎看到祁北难以换气的憋闷,怕他支撑不了太久,招呼徐辛:“快点叫人挖。”

黑衣女子惊讶地看着漂浮在空中的黑蚂蚁群,再看祁北噘着嘴十分艰难地小口吹气,方知他果真深不可测,顿时心生交手过招的瘾头,很想知道除了会运用气息吹走黑蚂蚁,这人还会什么招数。

众人不能再浪费时间去担心飞舞的黑蚂蚁会不会降落下来,轮器锄头铁铲拼命挖掘,金乌石像很快露出了大半截身子,大家齐心协力往外拉扯,石像周围的地面土壤有了进一步的松动。

小碎给祁北鼓劲儿:“加油,稳住。”

祁北这一口呼出来的气拖了很长且不间断,渐渐地,憋气越来越严重,但是他一定要坚持下去,坑洞里有好几条人命呢,他可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无辜人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死掉。于是,祁北捏紧了拳头,强撑住不松口,虽然缺氧缺到头晕眼花,浑身要**一样叫嚣着需要吸气,他通通忍耐了下来。要说别的不会他都认命了,毅力这东西和执着到底的精神,他绝对不缺。

事情真的这样简单便好了。祁北撑到人们挖出金乌石像,接着安心消灭蚁群,风临城平安,一切皆大欢喜。可是——

不如我来试他一试。

黑衣女子暗中笑道。

她见所有人的关注点要么在金乌石像上,要么在吹起黑蚂蚁的祁北身上,总之没人注意自己搞搞破坏,便暗中捡起一块指节长短的石头,手指一弹,正中祁北的膝盖骨。白貂瞅见了女主人使坏,龇着小牙看好戏。

“噗——”

长时间维持呼出稳定的小气流,可是需要调动全身每一块肌肉力量才能做到的,祁北本来处于一个还算能维持平衡的状态,哪里知道突然间左膝受到攻击,不由一弯,整个身体请客失去了平衡,一口气喷了出来,稳定的气流立刻被打乱。

“哎呀!黑蚂蚁掉下来啦!”

坑洞里齐心协力往外拔金乌石像的人首先倒霉,金乌神使吹起的黑蚂蚁就悬浮在他们的头顶和周围,基本上算是一团包围着的黑雾,这下可好了,祁北一松劲儿,切断了托起蚁群的气流,黑蚂蚁立刻重新落到地上,冲着挖掘工人们就群袭过去。

“金乌神使!神使救命!”

小碎大叫不好:“快快,再吹一次,把蚂蚁吹走!”

祁北同样惊慌,懊恼和自责的情绪一下子全部上来,做错了事一样被顶在原地不动,手脚冰冰凉,心脏快要撞破胸膛了,哪里还能稳得住气流?接连好几口气都吹得断断续续,虽然不能像第一回那样将蚂蚁群固定在空中,却也暂时打断了蚁群的进攻。他都慌了,别人还不得更慌。徐奕和辛林不好叫更多人跳进坑洞里送死,无奈自身修为不高帮不了祁北,只能干瞪着眼着急。

耳边全是挖掘工的求救声,祁北意识到不能继续自责无能,因为脑袋里自我批评的声音没有任何帮助。他要救人、救出那些无辜的受害者,必须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

这一刻发生了很奇妙的事情,乱糟糟的大脑一下子全部清空,就好像黑衣女子的白貂跑进了脑壳里面,甩动大尾巴,把他所有杂乱、自卑、焦躁还渴望赶紧完事儿去找百灵夫人的思绪全都清扫干净,顿时间他耳目澄明,空中和地上的杂乱黑点,居然每一只都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连蚂蚁的头胸腹三段和三对步足这等细节都能捕捉到。

相比之下,恶毒的黑蚂蚁行动忽然十分缓慢了,地上爬着的和低空飞舞着的,就好像在数九天寒下被冰冻住,全都一动不动,爬上挖掘工腿上手臂上的,全都放缓了前进的脚步,亮出来的毒牙就定格在皮肤之外。

他大感惊奇,睁圆了眼睛好好观察这奇异的景象。

其实被定住的不仅仅是进攻的蚁群,还有身边所有人,比如距离他最近的小碎,正伸手指着蚁群张大了嘴巴要说些什么,但他也中了定身术,嘴巴就这么张着,但是发不出来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