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只要你是大佬你就是我爹 云弎 > 第 63 章(一百年,我不反悔...)

第 63 章(一百年,我不反悔...)

小说:

只要你是大佬你就是我爹

作者:

云弎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1-24

瞿英珺站在人群后方,垫着脚拼命往外看,却什么都没看见,目之所及全是比她高大的背影。

她的小短腿在这个时候劣势就很明显了,前方一排排背影遮住视野,她在人后方甩着小短腿使劲蹦跶,无果。

最后一气之下干脆爬上后面的树,单手叉腰站在树干上,视野果然开阔了很多。

有些人似乎天生就自带光环,瞿英珺打眼望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人。

哪怕离得远有些看不清具体面容,但瞿英珺知道,是他。

穿着一身白色长袍,墨发如藻规规矩矩盘在脑后,脸看不清,瞿英珺想象了下,一张漂亮至极的神颜大概面无表情,坐在那里哪怕不说话不动作都能把别人衬成凡夫俗子,而他不染尘埃。

系统:“呵,颜狗。”

瞿英珺承认自己有些小激动,都两年多了,漂亮仙尊当时从天上飞下来,站在她面前冷冷淡淡问“可有去处?”时的样子,她大概能记一百年。

此时高台上。

鹤发童颜的老者捋捋胡须,看了许久,最后一叹道:“罢了罢了,没有眼缘,这弟子不选也罢。”

说完又嫌弃道:“现在的年轻小娃娃一点都不可爱,年纪轻轻何故板着一张脸?莫非学道致师弟?学他可不行,太无趣了。”

跟着转头问身旁人:“道致师弟,你这么多年一个弟子也没有,不如选个娃娃回去也好热闹热闹?也好改改你这破毛病!”

他碎碎念:“师父飞升前最放心不下你,师兄也是为你操碎了心!”

诚如瞿英珺所想那样,男子依稀看得见是白衣墨发,白雾遮颜,连片衣角都显得高矜清冷。

哪怕身旁人不停唠叨,他也不置一词。

老者没得到回应,最后气哼哼道:“也罢,懒得管你。既然如此,那便走吧。”

说完,老者便要起身。

忽而,清清凌凌如山泉般的嗓音响起:“她罢。”

老者还没抬起的屁股又坐下,高台上,包括老者在内的所有门派大佬都看向左前方。

不远处,瘦小的女孩子站在树上,背靠树枝,努力瞪大眼睛,双手手指弯成圈圈放在眼睛前,作瞭望状。

系统问这是干什么?瞿英珺答:“人肉望远镜。”

系统:“……”

周围不知为何安静下来,只剩下树上的女孩一无所觉。

大概安静了有十来秒,瞿英珺终于后知后觉发现了不对劲。

她尴尬放下瞭望的“人肉望远镜”,伸出鸡爪似的小手挥了挥,“嘿……”

人群依旧奇异而又沉默地望着她。

有人被她搞怪的动作逗乐,忽然笑开,而后又有人科普道:“这不是那日在外门大比上把掌门认成她爹的小丫头吗?”

“哈哈哈我想起来了,就是这丫头,古怪得很。”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掌门闺女。”

“不是不是,我都打听了,听说那日被掌门夫人抓走教训了一顿,现在老实多了,人也没抱上掌门大腿,还搁外门待着呢,要真是掌门千金,能在外门受苦受累?”

……

瞿英珺只听到有人在笑,有人在对着她窃窃私语,但具体说了什么听不大清。

但台上的大能们,都何等修为,最差的也是元婴修为,自是耳聪目明,将弟子们那些讨论听在耳中,有几位当日早已见过瞿英珺的,知道其中内情,都忍不住摇头露出笑意。

掌门尴尬咳了咳,正要说话,为新得来的便宜闺女说两句好话。他夫人一个眼神制止了他,虽不解,却也闭了嘴。

恰在此时,老者饶有兴致盯着树上的小丫头看了会儿,又将那些窃窃私语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脑补出一场有趣的大戏。

他捋着胡须朗笑道:“小丫头,过来。”

话音刚落,瞿英珺便被一股吸力托走,再落下的时候,人正站在高台正中间,面前是一群大佬。

正如那日在外门大比时的那样,瞿英珺再一次成为了焦点,此情此景和当日何其相似,唯一的区别是那日她“主动”认了爹,今日并非强行碰瓷,而是一无所知被迫卷来。

然而,或许是心大,也或许是颜狗的力量无穷无尽,瞿英珺第一时间抬头看的正是念念不忘的道致仙尊。

两年前,那场尴尬的“爹”事件,完了后仙尊一言不发将她从凡界街头带到修仙界,扔在天元宗外门,只留下一句“好生修炼”,便消失了。

因为连短暂的交流也无,这让瞿英珺对仙尊该死的好奇。这种好奇心起于她对仙尊这个恩人天然的好感,也起于仙尊没有满足她话痨的本质,没给她开□□流的机会,这让她念念不已。

出乎瞿英珺意料,她抬眸时,仙尊似乎也看过来,这时,她才发现,她竟有些看不清楚他的容颜,似被一层白色的薄雾遮住,迷迷蒙蒙的,只看得清楚大致的身影。

本以为离得近了,她怎么也得看上一眼,好回个本。

没想到,离得近了,反而什么都看不清楚。

老者笑道:“你看道致为何?”

周围有好些个峰主长老笑开,冲掌门洛月挤眉弄眼。

洛月:“……”

小丫头两只小爪子交握放在身前,要多老实有多老实,腼腆道:“看、看仙尊面善。”

“哈哈哈哈哈……”

那些峰主长老不约而同笑出声儿。

老者不解,问:“你们为何笑?”

白霜峰主勉强止住笑意,咳嗽一声道:“笑这丫头怪有趣的,凭她的修为如何能看得清道致仙尊的脸,竟是大言不惭。”

实则是……

她转过来脸背着老者和几位长老峰主互相对眼神,乐不可支。

这丫头,当日认掌门为爹的时候也是这个说法,今日又是一套,难道还想碰瓷仙尊不成?

洛月同样尴尬地以手扶额,对新闺女这点出息很是恨铁不成钢。

再有,当日他问了句:“本座和仙尊谁更好看?”今日当着仙尊的面,想起来,却是有些窘迫。

论容颜,修仙界谁与其争锋?

老者感兴趣道:“我师弟看上你了,要收你进门……”说完他自己愣了下,看看小丫头平板瘦小的身材和清澈的眼神,觉得“进门”一词有些令人误解,故而重纠正道:“收你入门为徒,你觉得如何?”

还没等瞿英珺开口。

隐藏在薄雾中的男子清清冷冷道:“并非。”

“右之师兄,给你选的。”

老者这才想起,方才他为了逗师弟说话,有问过他的意见,此行来这里便是为了选上最后一个徒弟。

他顿了下,差点把自己胡子揪下来一根,心疼得直吸气,哈气道:“给我?”

“你给我选这丫头???”

话音刚落,只见白雾一闪,他师弟已然离开此地。

老者:“……”

瞿英珺与老者大眼瞪小眼,外带周围一片吃瓜看戏加震惊表情包的吃瓜群众。

一大一小默默对视大约有百息功夫,周围安静得吓人。

就在掌门和长老们甚至弟子都觉得这小丫头怕是会被太上长老嫌弃的时候,他竟摸着胡须点头应了。

甚至哈哈大笑,“师弟的目光果然与众不同。小丫头六脉不通,何以修仙?也罢,今日遇上我算是缘分。”

洛月惊异地看了眼新闺女,六脉不通?

本以为是灵根多且杂的缘故,故而修炼天赋弱……但此时,太上长老一句六脉不通何以修仙,让他不由得凝神观察。

老者一挥手,将数道探查的神识阻拦在瞿英珺身体之外,浅显解释道:“小丫头五行俱全,先天灵根宽且长,修炼虽艰辛,但若有合适的功法,日后修炼起来必然不弱于单系天灵根,或更甚之。但奇异的是她先天六脉不通,且隐于灵脉深处,故而修炼起来进展缓慢,几近于零。”

“若要强行修炼,日后再修炼个百年恐怕也只能终止与练气层次,直至耗尽寿数。”

洛月忧心忡忡地看着小丫头,“那有何办法?”

老者道:“本座可将她收入门下,助她打通筋脉,但还需一味天阶九转灵脉丹,此丹除神药门掌门,世间唯师弟可炼,然而药材珍稀难寻,得花费一番功夫。”

他没说的是,就算打通筋脉,如果没找到合适的功法,以瞿英珺的灵根,修炼速度依旧缓慢,她的修炼速度如果赶不上寿数,照样无解。

但这些话就没必要说出打击小丫头了。

瞿英珺这回没碰瓷也没认爹,系统出乎意料乖巧安静得很,没半点作妖,她爬个树围观仙尊,竟给自己碰来了个师父,这回没靠爹,也没靠嘴巴,她托了恩人仙尊的福,认了个大佬师尊。

直至拜师敬茶的时候,瞿英珺方知师尊的名号,姓崖名右之,号驳轮,今年五千多岁,卡在大乘则整整两千八百年,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古董。

比起来,道致仙尊虽然是他的师弟,却与徒弟儿子没什么差别,当年他师父收了道致进门的时候,没多久就飞升上去了,说是师兄,实则驳轮仙尊是将道致当成自个儿儿子徒弟一样带着的。

这一份亲近,他名下那几个徒弟也比不上。

瞿英珺成为太上长老驳轮仙尊的弟子后第二天,全天元宗都在流传关于她的传说。

且传言越来越过分,瞿英珺推断是因为嫉妒她的过于优秀。.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