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我真的只想打个网球 茶咖 > 第186章 爆衣

第186章 爆衣

小说:

[综]我真的只想打个网球

作者:

茶咖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25

由于赛程很满的关系, 每天一场的小组赛并没有留给参赛队伍们多少喘息的时间。

因此,连赢两场小组赛的日本队也迎来了第三天——决定他们小组赛排位的最后一场比赛。

“就是这样的安排。”休息区内的三船教练合上了手里的参赛人员名单表,“给老子好好干!”

“是!”被念到名字的七人应声道。

“终于有本**展身手的机会了。”镜片接连反光的木手用右手扶了扶左侧的框架, “我会通过这场比赛,让全世界都体会到冲绳的魅力的。”

“饶了我吧。”作为木手搭档的大曲仿佛从他身后看见了无数由苦瓜组成的背景, “请正常一点, 我可不想每次都摊上奇奇怪怪的双打搭档啊。”

“龙次,你这是什么意思?”坐在沙发上的种岛夸张地捂着胸口向后倒, “听到你的这种评价, 我的心都碎了。”

入·表演指导老师·**【满意点头】:嗯, 很好, 这场表演该有的情感很到位。

大曲没看歪在沙发上乱入的前搭档, 他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没想到种岛你还有这种自知之明啊。”

一脸‘错付了’表情的种岛‘哀怨’开口:“那是因为我只和龙次你组过双打嘛。”

“别在这里唧唧歪歪的, 有空把时间浪费在聊天上,不如打起精神去迎战瑞士。”不耐烦的平等院已经率先休息区外走去,“排名第二的队伍可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

“出来集合!”

“是, 头儿。”一脸和气的渡边随即起身。

因为不合群以至存在感有些微弱的亚久津也插着口袋站起身来,他一脸桀骜不驯地夹着拍子跟上。

目送着平等院离开房间后, 种岛再次开口:“龙次, 现在后悔没有早几场出赛了吧。”

“哎。”叹了口气, 没接话的大曲招呼了木手,“走吧, 我可不想惹平等院那个家伙发火。”

毕竟不是谁都像种岛那个家伙一样有胆色去撩虎须的啊。

眼见木手他们也已经走出门外, 大家不禁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还没行动的大石身上。

“大石前辈,你没事吧?”看着周身紧张几乎化为实质的大石, 大道寺有些担忧地发问。

“什, 什么?”心神不定的大石后知后觉地抬起头。

这下连不二也有些担心了:“大石, 你还好吗?”

“没问题的。”接收到了不二以及众人关切目光的大石努力扯开嘴角,他不知是在劝慰自己还是在劝慰大家,“我们会把胜利的好消息带回来的。”

“就算是世界杯的比赛,也只是比赛而已,”浑然不记得自己昨天被澳大利亚国歌影响到发球失误的真田一把拍上了有些焦虑的大石,他提高了声音,“有什么好紧张的,放轻松!”

“谢谢,听真田你这么一说,我好多了 。”被同伴们关心与鼓舞包围的大石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他可不能给大家丢脸了。

“好了好了,别在那里感动了。”特意在旁边等大石的入**转身向门口迈步,“只剩我们两个了,要是再不抓紧的话,平等院就可就要发飙了。”

“抱,抱歉!!”才意识到这一点的大石小跑着跟上了入**。

“第一场就是大石的比赛,希望他能快点进入状态吧。”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蹙眉的幸村拢了拢外套。

……

“大石,大石!”

跟着平等院列队进场完毕的大石站在场边,正思考着待会儿比赛该如何应对的他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呼喊。

还以为是幻听的日本少年转过头,却不料真的在斜后方的观众席第一排看到了菊丸,还有其余的青学小伙伴们。

“英二,还有大家……”

“终于等到大石你的比赛了!”头上扎着猫猫应援带的菊丸做了个加油的手势,“这次我们可是特意抢到了最前排的票呢。”

这场比赛虽然是排名世界第二的瑞士和在表演赛以及小组赛上一路黑马前进的日本队的对决。但就算加上今天迹部后援团入座的人数,这场比赛的上座率还是远不如昨天对战澳大利亚的那场。

毕竟值得注意的比赛有很多场,这在无形之中导致了观众们的分流。

更何况没有爱国情怀和当地粉丝的加成,想要在小组赛观众席座位爆满,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头上绑着红色应援横条的桃矢奋力地挥了挥手臂。昨天他们坐的位置没法给不二前辈当面加油,现在可不能错过这个地理优势了。

“大石前辈,加油啊!我们会一直坐在你身后替你加油的!”

目光从河村,海堂……还有拉着应援标语的堀尾等人身上划过,大石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

大家,大家都……

大石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豪气。

好,不过是世界杯的小组赛而已。哪怕对手是世界排名第二的瑞士队又怎样?

我们日本队可是想要成为世界第一的队伍啊!

……

当笼罩在对方双打二‘庞大’身躯阴影下的时候,大石心中的豪气陡然消退了。

——那个,瑞士毕竟还是排名第二的队伍啊。

他们真的可以……面对着两名瑞士肌肉壮汉,被对比到仿佛纤细竹竿的大石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放轻松。”内心不输技巧细腻的渡边看出了大石的不自在。

“不用把所有压力都担在肩上,还有我呢,这可是双打不是吗。”他如此安慰着后辈。

对啊,这可是双打比赛,被点醒了的大石抬起头,自己最擅长的——双打啊。

商量好了阵型,大石和渡边走到了合适的地方站定。

在澳大利亚的澳大利亚阵型?

将对面的站位收入眼底,络腮胡的艾伯特和光头的兰迪互看了一眼。

“没想到出乎意料的有斗志嘛。”

“没关系,先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好了。”

开场是瑞士队的发球局。

“砰——”有些沉闷的响声自球与拍面相接处传来。

并不是惯常的高速发球,而是足以让人感受到扑面而来压迫感的力量型。

渡边迎上了那堪比实心炮弹的一球,他的手臂滞了滞,又猛地挥出。

对方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

就算只看渡边的接球姿态,大石也判断出了这一点。

往来几球后,寻不到突破口的回球兀然直奔大石而去。

想来也是,没有人会放着双打之中显而易见更弱的国中生缺口不用不是吗?

被认为更好对付的大石深吸了一口气,你们猜的没错,但是——

他迎上了不偏不倚砸来的网球。

被击出的黄绿色小球仿佛一道新月划过上空。

“嘭!”

“15-0,日本队领先。”

艾伯特和兰迪都有些惊讶,他们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日本国中生拿下了开场以来的第一分。

“是大石前辈的攀月截击!”堀尾手舞足蹈地兴奋道。

还维持着挥拍姿势的大石不着痕迹地放下了拍子,至少对面的艾伯特和兰迪并没有注意到他那微颤不已的双手。

力气也太大了吧,大石暗自甩了甩手。

……

等到瑞士队的两人再抬起头时,大石已经和渡边交换好位置,站到了前场。

这家伙不是个典型的防守向选手吗,怎么站到了前场?澳大利亚阵型也不应该这么站才对吧?

难道说他们准备让作为侵略型底线选手的渡边发挥完全实力?可那样的话,难道不是应该采用双底线的站位吗,那样才能最大限度发挥两人的水准,这究竟是……

并没有猜出对手心思的兰迪和艾伯特有些摸不着头脑。

比起对手欠佳的想象力,熟悉大石的日本队众人则是轻而易举地猜出了两人的策略。

“渡边前辈,右后方!”动用洞察力的大石瞬间说出了行动指令。

没有任何怀疑,接收到指令的渡边一个反手,将球削向了瑞士队右后方的防守间隙内。

“是‘大石领域’。”十分肯定的堀尾点了点头,“好,这下就可以扭转局……”

堀尾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看见对面的那个应该叫兰迪的家伙轻松捞起了快要落地反弹的小球。

诶?!

刚刚还准备和胜郎他们庆祝的堀尾倒抽了口冷气,他转换了想法:“难道大石领域在这种场合根本不起作用吗!”

被回击的网球落到了顺手的位置,回头和渡边来了个眼神交汇后,大石瞬间错步让出了球路的位置。

在后场的渡边上跨一步,他手臂上的青筋在鼓起肌肉的映衬下,更加明显了几分。

“杜克全垒打!”他沉声道。

“好极了!”尾音一拐的堀尾几乎在瞬间接上了话,“我就说不愧是大石前辈的‘大石领域’嘛!完全让渡边前辈的强项得到了发挥。”

带着让人心颤力量的网球呼啸着砸向了在其必经之处伸出的拍子。

接球的艾伯特生生被震退了好几步。

“居然力气大到让艾伯特他们都难以招驾?!”

“居然有着渡边前辈七成力气的全垒打都没有把那个家伙打飞?!”

场边的瑞士队选手和堀尾同时惊呼出声。

“力气大不稀奇,毕竟是那个‘破坏王’嘛。”场边的另一个瑞士选手拍了拍惊讶的同伴,又颇有些傲慢地开口,“不过称得上有实力的也只有他一个罢了。”

完全没把大石放在眼里的瑞士选手用手指敲了敲臂腕:“艾伯特和兰迪,可是两个人呢。”

在下一场双打一才上场的皮特·兰比尔也开口下定论道:“不用太过担心,破坏王杜克是个更偏向于单打的选手,他在双打中有不少施展不开拳脚的地方。”

“所以总的来说,还是我们这边占的优势更大。”

观众席上。

“想要打飞一个大活人也挺困难的吧,”坛太一望着场内有来有往的比赛,顺便也安慰前一排的堀尾道,“对面那两个瑞士选手的体格这么魁梧,打不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是当时石田前辈的重量也没有差到哪里去吧,还不是被渡边前辈轻轻松松的一个回球就打飞了。”浦山椎太那带着奇怪红晕的脸上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但这次完全不一样——杜克全垒打甚至都没让对手的脚离地。”

“我说……”堀尾试图插话。

“所以现在,大石前辈他们的处境非常不太妙了吗。”十分担忧的坛太一扶了扶自己额上的吸汗带,“不,不会那样的,日本队的大家一定都会赢下比赛的……也包括之后的亚久津前辈。”

同样希望大家拿下胜利的浦山也用力地点了点头:“嗯,他们一定会赢的。”

终于找到时机的堀尾再次插话:“喂,我说……”

“你们俩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啊?”

旁边的胜郎和胜雄异口同声地问出了自己内心中升起的疑问。

被抢了话的堀尾【骤然一口气哽在了气管】:……就不能让我自己把话说完吗!

“我们?”接收到胜郎和胜雄视线的坛太一奇怪地指了指自己和浦山。

“一直都坐在你们后面这排啊。”浦山摊了摊手。

柳生推了推眼镜:“青学的堀尾君,还有两位不知名君,请注意一下,坐在你们后排的也并不止他们两个。”

(胜郎和胜雄:谁是不知名君啊,我们不仅有名字还超好记的!)

“你们居然到现在才发现吗?”没想到会被忽略的千石‘兴致缺缺地’撑半边脸,“ uncky~我们还真是没有存在感呢。”

……

仿佛球与拍面相撞的余波能够传到休息室里一般,看着屏幕上堪称以一敌二的力量对决,休息室内的众人都不禁提起了一口气。

“这种纯力量的碰撞也太恐怖了。”想起当初队里的石田被渡边打到吐血模样的白石拧起了眉,“不要说是大石了,就算让阿银上场估计也没有插手的地步。”

同样想到当初队里河村被石田打到吐血模样的不二睁开了眼:“没想到在双打场上,大石目前最需要做的事情是保全自身安危。”

“uri~你们两个别那么担忧啊,”虽这么说,仁王的却也收起了调笑的神情,“那个鸡蛋头也不是什么都没做的嘛,至少他把控着半边的双打节奏,还帮渡边前辈调整到了合适的步调?”

“反正现在场上的节奏,可比渡边前辈之前和某人比赛时的顺眼多了吧。”

迹·某人·部停止了撩刘海的动作:“啊嗯?仁王你想点本大爷的名字就直说,最近光吐槽真田已经满足不了你的兴趣了吗,嗯?”

真·关他什么事·田黑着脸抱起了双臂:“别吵了,现在最应该关注的是比赛,而不是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结合了上下语境和歧义的切原憋着笑凑近了大道寺:“哈哈哈哈哈,阿泽你发现了没有嗝,副部长居然说自己是‘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诶,哈哈哈哈。”

看了一眼嫌自己命长的小伙伴,大道寺默默伸手帮切原的头先一步转向了屏幕:“赤也,珍爱生命,注意吐槽音量。”

已经感受到背后真田火辣辣视线的切原咽了咽口水:(咕咚)。

还没将注意力再次转回实时屏幕,大道寺的口袋里就传来了手机的震动。

是简讯?

发现只震了两下的金发少年摁开了新消息那栏。

……

“嘭!”

“2:1,瑞士队领先。”

并没有满足于比分领先,甚至还对比赛进程过慢而感到不满的瑞士队双打二在交换完毕后的新半场站定。

艾伯特看了一眼渡边和大石,又扫视了一番自己和搭档:“真是碍事啊。”

不知他亦有所指的在说什么东西。

“的确。”明白搭档是指什么的兰迪毫无障碍地接上了他的话,“那么你准备如何?”

“我觉得该认真起来了。”艾伯特笑着转了转手腕,“我们出手吧,兰迪。”

作为成绩一直排在年级第一的优等生,大石自然听懂了他们两人的对话,更察觉出了话中的傲慢。

抿了抿唇,他默默攥紧了手里的拍柄。

“欺人太甚。”场边的堀尾在柳生的实时翻译下,义愤填膺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居然说‘该认真起来了’,就好像在说他们之前一直没有用出全力一样。”

本就在第一排的堀尾顺势趴到了前面的栏杆上,他冲场内挥舞着手臂:“大石前辈,千万不要被影响,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听到后辈从场外隐隐约约传来的鼓劲声,本就没有动摇的大石也更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渡边前辈。”大石看向了身旁可靠的高中生前辈,“那么我们也全力以赴吧,不必再顾及我们的实力差。我会尽可能做到我可以做到的最大限度!”

“无论你们要做什么,我会努力赶上你们的步伐……”

大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对面突如其来的声响打断了。

“呲啦!”

“呲啦!”

这种声音就像是……

带着迟疑的大石转过头,瞪大了眼睛。

——衣帛撕裂的声音

数十片条状的瑞士队队服碎片晃晃悠悠地从空中飘落。

**着上身,胳膊比一般**腿还粗胳膊的艾伯特和兰迪居高临下地冲大石扬起了嘲讽的弧度。

“呲啦!”大石的耳边响起了熟悉但距离更近的声音。

同样爆掉上衣的渡边走到了大石身边,他轻柔地拍上了后辈的肩,并将后辈往自己身后推去。

“不用勉强,你先到后场去吧。”

站在三个魁梧到黑熊遇见都会抓紧逃命的爆衣选手中间,大石【恍恍惚惚】:勉强?勉强什么?这种东西想勉强也勉强不来啊!!.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