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闲妻不下堂 月光流 > 225 互相背靠

225 互相背靠

小说:

闲妻不下堂

作者:

月光流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09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闲妻不下堂最新章节!

但阮小满还是想听听陆远峰的意见,这事他说了才算。

这一次陆远峰出去了差不多一个多月才再次回到兴隆镇,因为不是别人主动找的他,而是他主动找的别人,这商谈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自然还是有识货的,陆远峰稍微做了点让步,接了张大的订单回来。

只是作坊那边却是鸡飞狗跳的,乱作一团了。

陆远峰直接回的作坊,看到她们什么都不干,三五成群的在议论纷纷,直皱眉头。

那些人见陆远峰回来了,脸色不大好,这才停止了议论。

“你回来了。”阮小满见陆远峰回来了,高兴不起来,他回来的不是时候。

“发生什么事情了?”陆远峰隐忍着怒火,还是决定先问个究竟。

“这个,你跟我来吧。”阮小满叹了一口气,把陆远峰带到她研制新品的房间,心想谁会想到她这点年纪就会遇上这么荒唐的事情呢。

魏大娘则是在外面好生管教着那班工人,都是闲的。

待关上了门,阮小满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陆远峰说了一遍。

原本只是作坊的一名女工风花雪月的事情,可她偏不承认,闹着闹着竟被其他人说成是这兴隆镇出现了采花贼,害得镇子上的人有段时日都人心惶惶的。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阮小满知道那人在撒谎,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她有意中人,对方还想要提亲,只是不喜她成亲之后还在作坊里干活,两人有了点分歧。

本就是那名工人不守规矩晚上夜会情郎,还非要说成是遇上登徒子,这传着传着越说越过分,作坊其他人都跟着惶恐不安,有人甚至想要不干了。

阮小满一怒之下便辞退了那名女工,她的家人还来闹了一回,被她打压了一番才老实了。

这事没有说破,兴隆镇就这么点地方,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而且没有真凭实据,单凭她一张嘴可没那么容易让所有人都相信她。

再说了这样子的事情传了出去怕是会逼那女工上绝路,她和魏大娘都是知道事情真相的,便卖了个人情给他们。

“人家未必会领你的情。”陆远峰听完是一脸黑线,回过神来只笑她天真。

“我知道。”阮小满早就猜想过最坏的结果,她又不是傻的,绝不会烂好心,万一还有下文,她是占了个理字,也绝不会再心慈手软。

那人刚进来的时候还是挺老实的,在作坊里呆久了,竟生出了几分傲气来,做错了事还以为死不承认,以为能够瞒天过海,她是不敢再用了。

这荒唐的事情竟让好几个女工都离开了作坊,阮小满留都不留一下,单子还是要接的,重新招了几个人新来,每个人负责的程序稍作调整,她和魏大娘盯紧一点,比平日里更加忙碌点,还是可以按时交货的。

经过这次事情之后,魏大娘和阮小满两人挑了几个聪明点的,多学几道工序,以防万一。

人回来了,芙蓉坊便正式推出了舒痕膏,阮小满以为这东西卖个二三十两银子已经是顶天了,结果陆远峰直接定价六十八两。

六十八两的东西还免费给人试用,推出当天想要抢这免费名额的人在芙蓉坊门外排成了长龙。

阮小满一番比较之下挑了十个人出来,这十个人是通过抽签来决定谁才是幸运儿。

这事都成了其他人的饭后谈资,阮小满只能是叹气,她还是低估了女人的爱美之心。

还是胡敏儿大方,问都不问效果便买了一盒回去以防万一,虽然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但自己用不上还可以拿来送人。

胡敏儿买了舒痕膏,她的小姐妹自然是跟着买了一盒,剩下的就靠这舒痕膏的口碑了。

她只负责挑人,剩下的事情不归她管了,钟二贵送她回作坊那边。

陆远峰在县城里呆了一晚上之后也回了医馆。

他这次回来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他想在县城开家济世堂,这边给傅采禾来看着。

傅采禾自幼跟着父母,耳濡目染的知道不少草药的药理,又和田七学了那么久,一般小病小痛的都可以处理得了,若有什么疑难杂症的,让田七回来帮帮忙就行了。

陆远峰的话说完了,田七看了看傅采禾,青出于蓝胜于蓝,他这个做师傅的有点欣慰,还受到了一点点打击。

“你觉得呢?”田七问傅采禾,其实他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的。

“我还不行。”傅采禾却是直接拒绝了陆远峰的提议,他自己的本事自己清楚,还远远没有达到田七的水平。

“没关系,我都想好了,田七你每隔七天便回来这边,或者是你去县城跟着你师傅一天,该学的还是要学的。”陆远峰不以为然地说。

芙蓉坊打的是用药调理的理念,济世堂是芙蓉坊的背靠,济世堂也得打出点名堂来才行。

心里的想法自然不会告诉他们,事情却是势在必行,芙蓉坊是茶园的背靠,而茶园和芙蓉坊都是留仙楼的背靠。

济世堂,芙蓉坊,茶园,还有留仙楼这四门生意便是元丰商行最大的背靠。

“我同意。”田七点了点头,想要医术有所长进,他不能总呆在兴隆镇这种小地方,只是这安逸的日子叫人不舍啊。

“我也同意。”傅采禾见田七都同意了,只好也跟着同意了。

“我相信你。”阮小满笑着对傅采禾说道,这人平时看着胆大包天的,想不到这会儿还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

傅采禾冷哼一声,谁要她相信来着。

事情就这样子定下来了,青阳的留仙楼没开成,说好的茶园之旅也没做成,反倒是在县城开了一家济世堂。

县城已经有了一家医馆,一家在城东,济世堂在城西,病人和大夫也讲缘分,算不上竞争,自然是相安无事。

田七和傅采禾轮流走动,互相学习,可比两人都在兴隆镇的时候过得充实多了,学习到的东西也多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