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莓子兮 > 182、第 182 章

182、第 182 章

小说:

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作者:

莓子兮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3

("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玩家所属的四类阵营,
各有各的优劣势与特殊属性。

身为光明骑士的玩家,不仅不会染上瘟疫,还有众多优渥的待遇。

而狼人玩家,
除了武力值翻倍之外,同样也是女巫与平民的天敌。

不过平民会受到光明骑士的庇护,
除此之外,所有平民的身上还叠加着唯一存在的普光天性。

意思就是说,
即使他们什么都不用做,
仅仅是活着,系统就会给他们发放固定的联赛积分。

平民玩家的联赛积分是按天计算的,每天早上八点准时统一发放,但今天并没有计算在内。

毕竟他们进入游戏时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半,
尚未到平民玩家积分发放的点。

不然,
此时此刻冲上榜的玩家恐怕都是清一色的平民玩家了。

春季联动赛和秋季赛有着很大的不同,
春季赛没有荣誉积分,也没有战队积分,只有联赛积分。

而联赛积分非常难以获取,
除非完成剧情npc交代的任务,
或是击杀敌方阵营玩家,
才能获得较少的联赛积分。

它不像秋季联动赛那样,
动辄上千、上万的奖励积分,春季赛里每获得的一积分,就代表着一名玩家的死亡。

当玩家的个人联赛积分达到50以上,
他的身上就会出现悬赏积分,而悬赏积分则会随着玩家积分的增多而上涨。

意思就是说,只要猎杀一名高分玩家,就能额外获得该玩家身上的悬赏积分,
以此鼓励玩家之间互相竞争。

而春季联动赛和秋季最大的不同则在于,春季赛与秋季赛的结算方式。

春季赛采取的是均分制,而秋季赛则是总分制。

一只战队的最终得分,取得是所有成员得分后的平均数。

即使该战队拥有许多支附属战队也同样,最终得分是主战队加上附属战队一起的平均数。

这就意味着,在春季赛中,拥有较多的附属战队,不再是一项加分项,而是会拖后腿的累赘。

所以宜图限制了寒殿其他附属战队的参赛,仅仅只带了花伞以前的战队,星恒。

而就在刚刚,看完其他战队信息栏后宜图才知道,除了梅花king夜王的猎奇,仍然带了四只附属战队之外,方块king的狂徒,以及红心king的迟雀,都没有带任何的附属战队。

也正是因为夜王附属战队的人数太多,他们理所当然的被系统分到了平**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而狂徒则被分到了狼人阵营,和江寒屿的魔牙属于同一方。

红心king的迟雀则归属于光明骑士团,勉强和排名第二的黑鸦战队共事一个地方。

剩下的女巫阵营,除了寒殿与星恒的成员之外,排名在前十的还有一只非王座玩家战队,绯夜。

绯夜现在的排名还在寒殿之前,排名第六。

宜图尚未见到他们,但心理早已预料到,他们的相处势必不会太过愉快。

因为按照现在的游戏背景设定,正在进行中的唯一剧情任务名为:女巫族族长的最终托付。

宜图并没有门锁的钥匙,正当他在想要不要用暴力手段直接开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昏暗的烛火下,一个被无限拉长的身影,尖尖的女巫帽几乎快要捅破头顶。

“你在这里做什么?头脑不清醒的家伙。”

那是一张皱巴巴的女人脸,身穿暗红色的长袍,佝偻着腰,语气相当不客气。

系统弹出的信息提示很及时,宜图快速瞄了一眼,这个女人是女巫族的长老之一,名叫凯拉。

凯拉今年36岁,外表却像是六七十的老人一样沧桑。

她从口袋里掏出铁门的钥匙,边抖着手边对宜图说话,语气依旧很不友善。

“你难道不知道族长正在召集族人,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么?”

“这群只知道吃吃的脏东西!”凯拉低头,一脚将缩在宜图长袍下的老鼠们,踢飞好几只。

“它们难道没有给你带路么?什么时候女巫哨对这群蠢东西都失去约束力了?”

听到女巫哨的名字,宜图心里一动,想了想开口道:

“凯拉长老,我听说....族长快要不行了,所以才用女巫哨召集我们,这是真的么?”

凯拉眼皮抬了抬,冷笑一声:

“你既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做什么还故意再多问?”

“快点吧,你这个听到点风吹草动就惶恐不安的蠢家伙!还在等什么呢?”

尽管凯拉再三嘲讽,宜图的情绪仍然没有什么波动,毕竟他总不能和一个剧情npc计较吧。

“好的凯拉长老,我们再等一会儿好么?后面好像还有两个伙伴就要过来了。”

宜图看着其他成员的移动位置,沈月舒和楚惜隐两人正在靠近。

“恩?你怎么知道的?”凯拉疑惑的转头看去。

“因为我听到了老鼠的叫声。”宜图随口扯了一个理由。

“说谎,我可是什么都没听见!”凯拉嘟囔着。

而这时,沈月舒和楚惜隐两人的身影终于一前一后的出现。

沈月舒先是看到了宜图,眼里闪过一丝激动,紧接着又看见了站在一旁的剧情npc凯拉,立马改变说辞道:

“我想我们来的还不算迟。”

凯拉“哼”了一声,拉开铁门走了进去。

“知道我们女巫为什么人数越来越少么?就是因为你这些愚蠢、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们!”

“虽然光明骑士不屑于钻地洞,但那些发了疯的平民仅仅会为了一口吃的!就能将我们活生生的捅死!”

“而你们!居然敢不听长老的警告,到处乱跑!真想把你们通通变成听话的老鼠!”

“最起码,女巫哨一向对老鼠很管用,尤其是.....”走着走着,凯拉突然回头冲三人咧嘴一笑,神经兮兮道:

“那些强壮无比的鼠人!”

宜图忍不住皱眉,他和沈月舒对视一眼,三人谁也没有去接凯拉的话。

按照现在的故事背景,女巫族的族长岁数已至,即将死亡,临终之前会将女巫哨交付给她最满意信任的后辈。

通过系统的介绍,他们并不难得知,女巫哨的作用。

女巫哨的普通哨声能召唤出10到100只老鼠,短哨则会召唤出5到30只巨鼠,而长哨则会召唤出1-4只鼠人。

即使现在他们还不清楚所谓的鼠人到底有多强,但女巫哨这东西仅有一只,与其让给别人,不如自己拿在手上来的安稳。

而宜图清楚的知道这一点,那么其他身为女巫阵营的其他队长,自然也心里明白。

跟随凯拉一路向前,穿过数十条像是迷宫的地下通道,女巫们在这里做了太多迷惑人的设置。

直到来到一面被啃食的斑痕累累的石墙面前,凯拉踢了踢脚下那群乖巧跟着过来的老鼠们。

“嚯!去!都去开门!”

她的一声令下,那些老鼠便叽叽叫个不停,一边叫一边顺着墙壁的缝隙爬了上去。

它们的爬行并非没有规律,恰恰相反,像是通灵性一般,按照固有的路线一个一个向前。

潮湿的爪子在砖块上印下一个又一个脚印,也不知道这其中到底藏着什么机关,老鼠们爬过特有的轨迹之后,中间突然弹出一块凸出的短砖。

凯拉用袖子将那些家伙拍下来,伸手抽出那块短砖的瞬间,石墙“轰”的一声,向两边打开。

宜图放眼看去,简陋的大厅内,坐满了和他们一样身穿巫师袍的人们,有些是玩家,而有些则是npc。

“凯拉,你怎么现在才来!”一名矮个子的男人跑上前来,低声道:

“你姐姐她疯了!她竟然不遵守女巫族的约定,要将女巫哨奖励出去!”

凯拉面色一变,便急匆匆的和那名男子跑了过去。

剩下宜图三人,很快也找到了自己的队友,坐到了角落里。

“你们三人怎么来得这么迟?绯夜的人可早早就到了。”许蘅低声问道。

宜图也很无奈,“出生地点都是随机的,运气不好....你们是跟谁一起进来的?”

他看向宋景琛和花伞几人,询问道。

傅恒一指了指坐在右侧的那伙人,分明也是一只战队。

“我们四个被随机分到了银猫战队里去了,有专门的npc带我们进来的。”

宜图点点头,视线和一名眼角带疤的男人对上,很快又错开。

银猫的队长,卫武。

银猫在战队排行榜上排名67,名次不高,也几乎不会主动和别的战队发生冲突。

宜图对他们也只是有着最基本的了解,注意力很快就被坐在大厅首席位置上的苍老女人所吸引。

那是女巫族的族长杰奎琳,而她的胸前就挂着那只只有七八厘米长的女巫哨。

女巫哨是用老鼠的骨头与石化的爪子制成,每当鼠灾泛滥,女巫就会用这只哨子将老鼠转移到其他的地方。

但随着历史的演变,平民对女巫们的误解加深又再度魔化,导致女巫成为了邪恶的存在,人人除而后快。

杰奎琳的右手边站的就是长老之一的凯拉,而凯拉则是杰奎琳的亲妹妹。

两姐妹一番交谈之后,即使凯拉一脸的气急败坏,仍然改变不了姐姐的决定。

“今日.....”杰奎琳的声音很苍老,嗓子像是被砂纸打磨过一般。

“在这里将大家召集过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

杰奎琳耗尽所有力气,扯出了一个疲惫的微笑。

“正如你们看到的那样,我即将走向生命的终点,拥抱死亡,与我亲爱的哥哥儿子团聚。”

由于只有血统最纯正的女巫,才能吹响女巫哨,所以这么多年以来,女巫族人一直都是亲近结婚。

所以女巫族人平均寿命很短,只有三四十岁,虽然他们大多没有明显的残疾,但寿命却大打折扣。

杰奎琳的丈夫,也是她和凯拉的亲哥哥,死于十年前的一场追捕。

“在我离开之前,我应该按照传统,将女巫哨传递下去,以便期盼着女巫会有光明的未来。”

说到这,杰奎琳脸上露出一抹自嘲:

“但我想,女巫族不会再有什么未来了。”

“等待我们的,只有黑暗、老鼠、与饥荒与瘟疫。”

“艾德里安的国王、艾德里安的士兵,他们坚信不疑,是我们带来了灾难,是我们将红色丽花播种在了平民的肌肤上!”

“多么荒谬的言论!”

“我再也不祈祷这个国家的国王能改过自新,祈祷艾德里安的贵族们能接受异族的存在。”

“我的心脏逐渐衰竭,但我的双眼却饱含着复仇的火焰!”

“是的没错,我想在我临终之前,再看一眼莱斯利·伯克的佩剑,那把十年前杀掉我的丈夫、十年之后又杀掉我儿子的光明之剑!”

“谁能杀掉莱斯利·伯克!谁能拿回那把光明之剑,让它与它主人的灵魂栖息在肮脏的地下,受尽老鼠的啃食,生生世世永不超生!”

杰奎琳喊出这句话后,浑浊的双眼瞪的极大,几乎快要掉出眼眶。

她的双手死死的抓住胸前的女巫哨,仿佛快要断气般,抽搐道:

“拿、拿回.....那把剑的人,可、可以得到....我的....女巫哨。”

当杰奎琳的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眼前都弹出一条系统任务提示。

【女巫·任务一:拿回署名莱斯利·伯克的光明之剑,得到女巫族族长杰奎琳的女巫哨。】

【任务完成奖励:5点联赛积分】

【请玩家注意:本次任务为非玩家强制任务,时间期限:24小时。】

【在此期间内,玩家不得攻击剧情npc,强行夺取女巫哨,否则将得到警告,扣除联赛积分!】

看完最后一条提示后,宜图又看了看自己当前的联赛积分,0。

如果攻击剧情npc,那么....是不是很有可能联赛积分会变成负数?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并没有真的想去做。

杰奎琳被其他npc抱走之后,大厅内只剩下他们这些玩家。

宜图刚想带着许蘅他们离开,突然有人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绯夜的人并没有将各自头顶上悬浮的战队标志取消,明晃晃的亮了三下,才自动消失。

而为首的那人带着一双黑色手套,双手交叉之间,走到了距离宜图一米左右的距离时,停住了。

“你好,久仰大名,红心queen。”

“我是绯夜的队长,沈识。”

宜图抬抬眼皮,看了一眼沈识,那是一个长相过于清秀的男人。

“你好啊绯夜队长,此时此刻你拦住我的去路.....显然还有别的话要说?”

宜图的语气随意,如果仔细听,是能听出一些不耐烦的情绪的。

沈识显然被他的这番态度弄的有些错愕,红心queen好像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而事实上,他也很快的意识到了这一点,立即表明态度道:

“抱歉,绯夜对寒殿并没有任何恶意,我们既然属于同一阵营,谈不上多么愉快,但基本的共处,我想应该没有问题。”

“当然,系统发布的任务,我想......”

早已听出他话中意思的宜图,淡淡打断道:

“公平竞争。”

沈识一愣,随后点点头:“这样自然最好。”

宜图冲他笑笑,随后朝前走了两步,轻声道:

“放心吧沈队长,除非你犯傻,否则在解决掉其他阵营的玩家之前,我想还暂时轮不到绯夜....”

听到这话的沈识僵在原地,而那些人却早已擦肩而过,走远了。

“队长!”

沈识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脸色沉了下去。

“不一样了。”

“什么不一样了?”绯夜的队员问道。

沈识摇摇头,不想就这一话题谈下去。

“任务时间只有24小时,等明天天一亮,就去找莱斯利·伯克。”

这边宜图带着许蘅几人回到了女巫居住的地下鼠窝,房间很矮也很窄,只能一人一间。

许蘅在旁边叹了一口气,“我以为寂静领域时就已经够惨了,事实证明,呵呵。”

由于房间太过窄小,也毫无隔音效果,许蘅的一句话,其他人都能听见,是真正的鼠窝。

“这个女巫任务我们必须得完成,拿到哨子。”沈月舒的心思还在任务上,“刚刚大厅内,除了我们和星恒之外,还有七只战队,人数已经不算少了。”

“真正有威胁的只有绯夜,其他的不用管。”花伞懒洋洋的开口道。

“莱斯利·伯克是一名npc,想要找到他,恐怕得想办法混进光明骑士团,或是制造**引他们出来。”宋景琛分析道。

“前者恐怕不行,但后者还能一试,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任务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楚惜隐跟着补充。

“黑鸦战队属于光明骑士团。”良久没说话的欧骋,突然开口道。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拿到女巫哨是有风险,而这风险十之八

九是要正面与光明骑士对抗。

而游戏设定的属性,对他们来说很不利,更何况枪打出头鸟,还没到时候。

“不需要正面对上他们,我能找到莱斯利·伯克。”

这时,宜图淡淡的开口道。

沈月舒心里一动,“宜图,你打算怎么做?”

宜图将蹲在自己头顶上的那只灰皮小老鼠抓了下来,按住柔软的肚皮,那小东西就格叽格叽的不停叫。

他笑了笑,“老鼠无处不在。”

是夜,宜图将手里的老鼠扔了出去,随后缓缓的闭上眼躺下。

神念控制住的小东西在下水道里爬动的极快,就是这只小老鼠好像不太熟悉地形。

宜图废了好长时间,才终于爬上地面,空荡的街道看不到任何人的影子。

好极了。

光明骑士团所居住的圣殿,在一群红瓦建筑中,格外的显眼。

金光色的宫殿,高大雄伟,又辉煌无比,谁也不知道有一只小老鼠偷偷沿着墙角溜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  我希望我明天也能日五,如果我不能,那我....给大家表演一个鸽子叫qaq感谢在2021-10-12
21:32:54~2021-10-13
21:59: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阿根廷探戈萨杰、那我可真是不会起名了、月城雪兔、归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1430447
53瓶;月下长安
15瓶;我超乖、珩珩子、鹿鸣与渊、海上落影
10瓶;犯困嫌疑人
5瓶;顾、焦茶
4瓶;枫戈
3瓶;马甲三两件
2瓶;楼兰月瑾、皮友a不知道、咖比非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