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小宝(《张公案》番外) 大风刮过 > 7. 第七章

7. 第七章

小说:

小宝(《张公案》番外)

作者:

大风刮过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1-24

酒楼,雅间,大桌。

烛光胜过白昼,王砚举起酒盏:“菜已摆上,话也都摊开说吧。”先转向虞玧,“第一你来说说,怎么看出了田氏有异?”

虞玧笑道:“自然比不得你预先能推出真相,我是瞧那女子站姿步态与常人不同。东瀛舞姬,我见过不少,她们日常穿木屐,行走步履与我朝女子不同,且站着低头时,姿态也不一样。那女子出来时,走路步子有些怪,低头站立时与东瀛女子相似,加上她说话尾音短促,我便问她是哪里人士。”

温意知一脸顿悟:“难怪,我还纳闷了你怎么突然跟个登徒子一般缠着人家问东问西。”

王砚呵呵一声:“编,接着编。”

虞玧眨眼:“阿砚你说什么?”

王砚将笑意一收:“本案牵扯略多,若想速速找出真相,谁都不能再藏私。第一项,就是虞大人和薛大人先说一说,到底是什么隐情能同时惊动鸿胪寺和门下。为什么要把我诓进这个案子。”

温意知目瞪口呆:“你说的什么意思?”

王砚面无表情:“他们俩耍了咱俩。他们本来就是奉命要查这个案子的。”

薛沐霖露出无辜的微笑。虞玧摇头:“阿砚,你不能看谁都像疑犯哪。我区区一个门下给事中,不过是做做归置文书之类,跟案子有什么干系?”

冯邰沉着吃菜,王砚不紧不慢道:“你分管的,是兵部这一块儿吧。一些兵部不便为的事,都是你们做。东瀛跟珊斯国到底在找什么要紧的东西?究竟什么隐情不便让京兆府知道?”

虞玧再笑:“阿砚你真是,意知才是正经兵部的,你怎么总往我这疑惑。”

王砚将酒杯往桌上一搁,起身。温意知亦推碗而起。冯邰抹抹嘴,也跟着站了起来。薛沐霖抓住王砚的袖子:“阿砚,我们两个有命在身,不敢擅自泄露,并非故意隐瞒。你看,我明知道在古罕德的宅子那里会被你瞧出破绽,不还是照样做了应当做的事儿?”

王砚淡淡道:“露底的并不是你,也不是在礼公坊。你们两个把那伊西娅绑来的时候,我就瞧出不对了。每日里跟在你们后头的姑娘成群,你们怎突然留意起了一个胡女。你和虞玧再不说实话,这案子恕我没能耐陪你们往下查了。现下冯大人已在,不然,你们同他接着聊,我这外人先走?”

虞玧叹了一口气,拱拱手:“罢了,砚少,我给你赔个不是。你想知道什么,我们都说,成么?”

王砚回身落座。冯邰跟着坐回去。温意知冷着脸仍站着:“我这个真正的外人能一起听么?”

冯邰接着吃菜,其余三人都充满温暖地看向了他,没有吭声。

温意知脸色僵了僵:“若你们觉得不便,我走。”

另几人仍不做声,虞玧微笑道:“意知,回去让阿浺别再喝了。”

温意知猛一拍桌:“混账!你个栽赃嫁祸的,想说自己回去说!我偏不遂你们的意!”一拉椅子重重坐下,“有本事你们就灭我的口,要么啥也别说,反正我就坐这了!”

虞玧和薛沐霖都又眨了眨眼,冯邰继续吃菜,王砚又自斟了一杯酒。虞玧将脸上的嬉笑一收,正色端坐。

“那我从头说起吧。前月,泊罗国遣使来向朝廷禀报,东瀛正兴练水军,密谋夺泊罗所辖某岛。加之倭国水寇在东海一带也频有异动,兵部那边便略关注了一下。刘侯爷这趟回京,此也是缘故之一。”

泊罗国乃本朝属国之一,年号礼法无不遵从上邦。国主需朝廷册封方可称王。王袍服色正红绣鹤纹,戴双翅乌纱冠,与朝中二品文官同。

现国主李密达在位已二十余载,按节朝贡,恭谨知礼,声称这次实在是被东瀛欺负得狠了,才来求朝廷做主。

王砚道:“那老侯爷逛花市……”

虞玧道:“花市确确实实是侯爷他老人家一时兴起去的。但当时到徐氏铺子,并非因为松鼠鹦鹉,而是见那铺子的桌案上放了个木雕偶人,乃东瀛之物。”

然刘侯爷与徐氏夫妇闲聊数句,觉得这二人只是寻常百姓。京中市集有万国货物,说不定木偶是从哪个胡番商人摊上随手买的,未再多疑其他。之后又去,也是顺便瞧瞧,出了丢鹦鹉的事,刘侯爷也没往其他地方想。

薛沐霖接话:“泊罗国使臣知会过朝廷,有群东瀛探子一直在京城活动,图谋不轨。为证此事,也专门有人去查了,的确有一小撮倭人鬼鬼祟祟在京中蛰伏。但他们一直在监视打探的是珊斯等国客商举动,看似因为私怨。”

王砚挑眉:“东瀛与珊斯国相隔十万八千里,应无冲突才对。”

虞玧看向冯邰:“然昨日,京兆府上报,礼公坊有个珊斯国客商**,在死者家窗台上找到了几根灰色的鹦鹉**。且看死者身上痕迹,疑似东瀛刺客所为。”

温意知愕然:“你们一开始就知道这么多!方才在死者家的时候,阿砚推出案情,你俩居然故作不信扯东扯西?真太不地道了!”

王砚转动酒杯:“既是如此,直接让京兆府继续查便是,扯我进来做甚?”

虞玧苦笑:“我的砚大公子,我同沐霖在衙门里做的事与你在刑部不同,其中许多不能明说的曲折处。这案子说不定只是凑巧,与之前查到的那些并无干系。且这些夷邦小国,多不知高低深浅,若有几丝风吹草动朝廷便回应,也麻烦,这沐霖更有体会。”

王砚挑眉:“此案若全然由京兆府继续查,就要走明路,一层层报批,各衙门按律协作,为着几个夷客整如斯大阵仗,不值当。最好是有个什么人,迅捷快速地结了案子,真查着什么不对劲的小苗头就顺手掐了,若没有就罢了,对否?”

虞玧满脸感动地一拍桌案:“咱们王神断真太通透了!”

王砚摆手:“罢罢,我这入彀的蠢材戴不动虞大人赠的高帽。雪麻糖吃京兆府鸽子的事儿,不会也是你们炮制的吧?”

虞玧立刻道:“这个绝没有!”

薛沐霖亦道:“真没有!连只鹰都栽赃是人做的事儿么?我们本想劝阿私下去找你来着,谁曾想你刚好过来了。瞒着你是我们不对,但若不是在徐家拿到了那个东瀛女子,即便眼下你同我和阿玧绝交,我们俩也不能多说。

一直沉着吃菜的冯邰放下筷子,拿起手巾揩了揩嘴角:“王大人的家隼杀信鸽一事,我们京兆府正好有些新发现。”从怀中摸出一方匣子,打开。

匣中薄棉絮上,躺着一根小箭。

“京兆府衙门附近屋顶寻到的鸽尸,初看像被鹰隼撕啄而亡,但将残尸去羽再剖验,脊骨附近有一圆孔伤,绝非鹰隼爪喙所致,而是器物伤。依据孔痕位置,鸽子乃被一尖锐物事贯穿而亡。捕快按照鸽子死前应在的大致位置搜寻,在京兆府旁的大树杈上寻到此物,对比鸽身伤痕,确定正是凶器。”

温意知、虞玧和薛沐霖都惊诧愣住。

虞玧震惊道:“当真有人这么不是东西!”

王砚捏起小箭左右端详,薛沐霖皱眉:“难道还有人想把阿砚拖进这个案子?或是雪麻糖太俊了,被人垂涎?”

温意知道:“这件凶器不像中原之物。射出它的□□应也非寻常。”

薛沐霖道:“也不是东瀛的东西,东瀛人的暗器兵器比这个精巧。”

冯邰道:“王大人的家隼确实在京兆府衙门上空飞过,我亲眼见过。鸽子的尸体,也确实在王大人的雪隼飞过去之后不久寻到的。如斯蓄意陷害一只飞禽,王大人可知是为什么?”

王砚干脆地道:“不知道。”

虞玧道:“肯定是有胡客也仰慕我们王神断,想借机亲近你。”

王砚一瞥他:“现下还理会你我真是贱得慌。”

虞玧笑:“谁让咱俩感情深呢。”

冯邰清清喉咙:“两位大人可待会儿再探讨情谊,王大人能否告知冯某,查此案之后,你都见过听过了什么?”

王砚道:“其实按照捋案子的顺序,该冯大人你先说说京兆府查到的事情才对。但为表诚意,就我先说。虞大人和薛大人二位,因为方才他们所说的种种,将我诓进了这个案子,然后,我们就去了花市口,当时,冯大人你在,之后,这两位大人逮住了一个女子,其自称是死去的胡商古罕德的侍女,名叫伊西娅……”

冯邰听王砚简略述说,垂目沉吟。

“那胡女所说的种种,只可姑且听之,不能全做案情之据。她的前主人,王大人有无查过?”

王砚道:“尚未来得及。我所知已尽数道出,冯大人能否告诉我,胡商家中密室内桌子的暗格里到底藏着什么?”

冯邰道:“此乃京兆府公务,不可私下透露。”

王砚双眉一抬:“冯大人,王某已知无不言,你这样就不地道了。”

冯邰瓮声道:“王大人将所知线索告知京兆府,本是理所应当。另外两位大人与王大人之间有什么私情纠结,冯某无兴趣过问。但如无公文或官命,请王大人莫要再继续参与这件案子,否则,冯某会按律上禀,并报与御史台。”

王砚静静看了他一瞬,起身就走。冯邰又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向他的背影道:“另外,冯某还有句话想说——我知王大人一向自视甚高,觉得一切的重点都在自己身上。但若嫁祸雪隼的案犯并不是为了王大人,而只是针对这只隼,王大人觉得,会因为什么?”

王砚脚步略一缓,甩门而出。

小厮快步跟着王砚下楼,温意知亦追了出来。

王砚沉声问:“六信与七诚几个去打探敦化坊那边的情况,可有消息?”

门外立刻闪进一条人影,正是六信,跪地禀道:“小的们方才在敦化坊查问过,确实有个女胡商叫海琳娜,在四海街上开了个卖银饰彩宝的铺子。可此女已经多日不曾出现了。铺子一直关着,她家里也没人。因欠租人又不在,房主已将屋子收了回去,转租给了旁人。她的东西房主都还留着,搁在一间小屋里。小的们已从府里调了些人手,守着这几处。她身边确实曾有个姑娘,街坊形容的模样,跟那位伊姑娘一样。不过,小的们询问的街坊和屋主都说不曾听说她有什么情郎。七诚他们在继续查,小的先回来报信。”

王砚再问此女不见人影多久了,六信回道,差不多三个月了,屋主说她在五月份快交租的时候不见人影了,跟着又欠了两个月的租,合计三个月未交租,这才把屋子转租的。她的铺子因是交了年租,只是锁着。

“小的们紧守着周围,且已和屋主说好了,大公子想什么时候查就什么时候查。”

王砚又问:“租下海琳娜住所的是什么人?”

六信道:“一户寻常人家。小的去叩门询问,开门的是个男的,又瘦又小,看着约莫三十多岁。门里还有妇人声音跟孩子哭,听口音是南边人。”

王砚道:“敦化坊一带,胡人多,屋价高,寻常人家租那里做甚?再去查查,看是不是东瀛人。”

六信忙忙称罪,道立刻去查。

温意知肃然道:“阿砚,我觉得这个叫海什么的胡女,很可能已经**,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王砚摇头:“不必。海琳娜大约是失踪那时候已经**,三个来月,该跑的早跑了,该翻的也早被翻了。需得细细查,也不急于一时。”

温意知道:“也是,现下查出来的东西与伊西娅说的有很多对不上,先回月华阁再审审她。”

王砚正要接话,忽瞥见有个小厮蹩在一旁,探头探脑,发现王砚瞧他,又缩了缩。

王砚冷冷道:“你并非跟着我的,来此作甚?”

其余随从将那小厮推搡过来,小厮跪地叩首:“小的奉二公子之命,来知会大公子,请大公子速速回府。”

王砚微微眯眼,另有一随从行礼道:“大公子,小的也有一事,本想过一时再禀报。”呈一张纸条给王砚。

王砚接过一扫,神色一寒:“意知,我有急事,须先回家里一趟。你到月华阁看阿浺也罢,在这里跟着他们也罢,总之,拜托先替我盯着些动静。”

温意知点点头,又犹豫道:“但我总是名不正言不顺,你走了我怕他们就不带我了。”

王砚呵呵一声:“怎会不带你,你今儿上午为什么去的月华阁?”

温意知道:“虞玧叫我的呀,他说阿浺可怜得不得了,我们一同去宽慰宽慰他……啊!”

王砚拍拍一脸顿悟的温意知的肩膀:“没错,阿浺虽是刘侯爷的孙子,可他不在兵部。如果查出此案真的关系军务,需由你知会衙门和刘侯爷。他们打得正是这个算盘。”

温意知磨牙:“这两个贼孙子!阿砚你放心,我再不让他们弄鬼!”

王砚又一拍温意知肩头,翻身上马,径直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