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 云吉锦绣 > 八十一杯绿茶

八十一杯绿茶

小说:

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

作者:

云吉锦绣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7

失踪了半个月的方静媛这天中午又来饭店吃饭了。

“雪绿, 快给来一份麻辣烫,牛肉丸要两串,不, 三串!”

佟雪绿把手伸到她面前:“给钱和票。”

方静媛撇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我又没说要你请。”

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钱和票, 佟雪绿接过来递给孟青青。

方静媛朝她招招手:“你过来,我有个事情要跟你说。”

佟雪绿坐到她旁边去:“什么事?”

方静媛神神秘秘的样子,朝周围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我怀疑我哥对你余情未了!”

佟雪绿翻了个白眼:“我眼瞎的时候,你哥他什么时候正眼瞧过我?”

方静媛想了一下:“也对, 那我哥现在是怎么回事?以前你眼瞎追着他跑的时候他看不上你,现在你有对象了, 他反而舍不得你了。”

“上上次他去相亲说对方没你漂亮, 上次他又问我为什么你说变心就变心, 这几天他生病了,我听见他睡梦中还喊你的名字呢!”

佟雪绿耸耸肩:“你哥这就是纯粹脑子进水了,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起他,我听着反胃。”

方静媛叹了一口气道:“行吧,我也不觉得我大哥值得同情, 对了,那个土豆男终于跟我妈说我俩不合适, 你知道我怎么做的?”

佟雪绿问:“你怎么做?”

方静媛声音更低了:“我跟他见面之前故意吃好多红薯, 然后一跟他见面我就开始放屁,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

佟雪绿:“…………”没觉得。

方静媛却一脸得意:“这个方法真是太有用了,以后我要是遇到不喜欢的相亲对象, 我就用这个方法。”

佟雪绿不动声色问道:“联欢晚会那天出丑那个孙同志,她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孙曼柔的名字,方静媛哈哈大笑起来:“她现在在几个军区里都出名了, 我们文工团的人现在提起她还想笑,我听说之前有不少人想给她介绍对象,现在都打消了念头!”

佟雪绿:“有个事情我不是很明白,她不是你们文工团的,为什么能第一个上台表演?”

方静媛撇嘴道:“大家还不是看在她干爷爷的面子上!”

佟雪绿挑眉:“干爷爷?她干爷爷是什么身份,很了不起吗?”

方静媛点头:“是挺了不起的,她干爷爷是西北区陆军司令员,姓孙的虽然是个干孙女,但因为萧司令一辈子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所以在大家眼中,她就显得很珍贵了。”

佟雪绿点点头,没有吭声。

怪不得对方敢做撬墙角的事情,原来是有恃无恐啊。

不过对方最好不要动什么歪心思做陷害人的事情,否则她想要只手遮天只怕很难。

方静媛吃了饭后就走了。

中午过后,佟雪绿继续练习厨艺,天黑后回到家,一进门就听到佟嘉信的声音。

“月饼,你不能在这里拉屎拉尿,你要在外边,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给你吃饭!”

月饼嗷呜了一声,耳朵耷拉着,看着可怜兮兮的。

佟绵绵看月饼这么可怜,抱着它道:“三哥,你别骂月饼,月饼还小呢。”

佟嘉信:“月饼不小了,姐说狗的年纪跟我们人不一样,月饼现在应该跟我差不多大!”

佟绵绵歪着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那三哥你还不是考试作弊,又经常惹姐姐生气,你比月饼还狗呢!”

佟嘉信:“……”

佟雪绿走进来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

佟绵绵看到姐姐,立即松开月饼跑上来:“姐姐,你回来了,可想死绵绵了!”

佟雪绿抱住小团子,揉了揉她的头:“你吃饭了吗?”

佟绵绵小鸡叨米地点头:“吃了,是三哥做的。姐姐,你说为什么一样的饭菜,三哥做出来就那么难吃?”

佟嘉信:“……”

佟雪绿看了一眼被嫌弃的佟嘉信,眼睛在大厅扫了一眼:“你二哥呢?他去学习了吗?”

佟绵绵摇头:“二哥说他很困,去睡觉了。”

这个时间睡觉?

佟雪绿闻言微微挑眉。

现在还不到八点,以佟嘉鸣的性格他不会那么早上床。

尤其是在她还没有回来之前,他不会把弟弟妹妹两个人丢在大厅不管,更何况按照他平时的时间安排,他应该还没有写作业。

佟雪绿觉得有点不对劲,把军挎包放下来后,转身去了佟嘉鸣的房间。

屋里没开灯,伸手不见五指,黑暗之中佟嘉鸣的喘气声显得很明显。

佟雪绿把灯打开,朝床边走过去问道:“嘉鸣,你怎么样了?”

佟嘉鸣面向墙壁而睡,她喊了两声他好像才醒过来:“姐,我……咳咳……没事。”

他的声音听着很沙哑,发音很困难。

这叫没事?

佟雪绿道:“你转过身来,我看看你是不是发烧了。”

佟嘉鸣顿了一下才慢慢转过身子来:“我没事,我就是觉得有点头痛,还觉得很困。”

他一转过来,佟雪绿定睛一看,心里顿时卧了个槽!

只见佟嘉鸣的脸上冒出了一片片红色的的东西,看着像皮疹,又好像过敏。

佟雪绿大吃一惊:“你这症状什么时候开始的?”

佟嘉鸣想了想:“昨天开始头痛,我以为是吹了风。”

佟雪绿看着他的脸,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佟绵绵和佟嘉信过来了。

佟雪绿立马喝住他们:“都不准进来!嘉信,带绵绵去我的房间,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

佟嘉信和佟绵绵两人愣住了。

佟绵绵还是第一次看到姐姐这么严肃说话,被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姐姐,绵绵很乖的,姐姐不要骂绵绵。”

佟雪绿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严肃了:“姐姐没骂你,你二哥生病了,我怕传染给你,嘉信,还不快把绵绵带走?还有你二哥碰过的东西你们都不要碰,尤其是他用的水杯和水壶!”

佟嘉信脸色也有些苍白,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好,我这就带绵绵过去,二哥他会不会死?”

佟雪绿摇头:“不会的,你赶紧去,我这就带你二哥去医院!”

她怀疑佟嘉鸣是出水痘,水痘不算大病,但传染性极强,要是几兄妹一起传染,那会把她累死。

佟嘉信带着泪眼汪汪的佟绵绵去了东边的房间。

等佟嘉信和佟绵绵两人一走,佟雪绿回头对佟嘉鸣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过去跟沈奶奶说一声。”

佟嘉鸣头痛得厉害,肚子也隐隐作痛,没力气“嗯”了一声。

佟雪绿把门关上,然后快速跑去魏家。

沈婉蓉和魏国志听到拍门声拍得那么急,两人在里头吓了一跳。

开了门看到佟雪绿白着脸,赶紧问道:“雪绿你这是怎么了?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佟雪绿:“沈奶奶、魏爷爷,嘉鸣全身出了疹子,我怀疑他出水痘!”

沈婉蓉和魏国志闻言两人同时一怔。

佟雪绿:“嘉鸣还发烧了,我现在要带他去医院,我想麻烦沈奶奶帮我看着嘉信和绵绵两人。”

沈婉蓉:“没问题,你去吧,我这就去把绵绵和嘉信两人带过来,珠珠她爷,你要不陪雪绿过去医院一趟吧。”

魏国志还没开口,佟雪绿就拒绝了:“沈奶奶,嘉信和绵绵两人跟嘉鸣接触过,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被传染了,最好还是不要让他们过来。”

“不知道沈奶奶你出过水痘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其实也不适合过去照顾他们。”

佟雪绿说到这,心里第一次涌起了一股无力感。

自从搬过来之后,她已经麻烦了魏家好多次,这次过来她也是没办法。

几兄妹都太小了,一旦出了事情,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助她。

沈婉蓉道:“你放心,我小时候出过水痘,倒是你自己,你出过水痘吗?”

佟雪绿点头:“出过的。”

其实出过水痘还是会有几率被感染到,只是几率相对比较低而已。

不过现在这情况她总不能不管佟嘉鸣。

沈婉蓉回头看着老伴道:“既然这样,你在家里陪着珠珠,我过去看着那两个孩子。”

魏国志点头:“你去吧,雪绿你去医院也要小心一点才是。”

佟雪绿感激道:“沈奶奶、魏爷爷,谢谢你们!”

沈婉蓉:“你这孩子,现在别说这些客气话了,我们赶紧过去。”

佟雪绿点头。

回去的路上,她跟沈婉蓉也说了她有可能会被感染的事情,让她不要碰佟嘉鸣用过的东西。

沈婉蓉摆摆手:“这你就不懂了,水痘只要生过一次,以后就不会再生了。”

这其实是一个很大误区。

水痘传染性很高,且潜伏周期很长,就算生过还是有可能被传染。

不过这会儿不是科普的时候,就算科普了,她估计也没办法说服对方。

佟雪绿再次叮嘱她不要用佟嘉鸣用过的水杯和碗筷,然后跑进去屋去让佟嘉鸣穿上厚棉袄,再用面巾把头和嘴巴包起来,只留下眼睛在外头。

“走吧,我现在载你去医院。”

佟雪绿自己也用面巾包住嘴巴和鼻子,然后把佟嘉鸣扶起来。

佟嘉鸣昏昏沉沉地被扶着上了自行车。

佟雪绿:“你有力气坐稳不?要是坐不稳的话就抱住我的腰!”

佟嘉鸣顿了一下,用手紧紧抓住她的衣服:“我可以了。”

佟雪绿脚下一蹬,自行车飞出去。

夜晚的风很大,吹在脸上好像刀割一般,佟雪绿浑身打了个哆嗦。

佟嘉鸣坐在后座上,明显感受到她身上一颤。

出门的时候佟雪绿在自行车前面绑了个手电筒,只是手电筒能照到的地方十分有限。

她不敢骑太快,担心路上哪里出来个坑,两人会摔得很惨。

但想起水痘好像不能吹风,所以她心里也有些着急:“嘉鸣你把脸躲我背后,你现在可不能吹风了!”

“嗯,我知道了。”

佟嘉鸣看她用力踩着自行车,声音颤抖着在风中传过来,让他心里涌起一股很复杂的情绪。

从佟家到医院,平时要用一个钟头,因为是夜晚,佟雪绿用了一个半钟头才抵达医院。

但好在有惊无险,两人总算没有被摔死。

进了医院,佟雪绿跟护士说了佟嘉鸣的症状,然后佟嘉鸣就被带进去急诊室检查了。

检查的结果是证实她的猜测:佟嘉鸣出水痘了,而且还发烧了。

佟雪绿想也不想选择住院。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这年代的医疗水平太差,还有担心佟嘉鸣会发展成水痘性肺炎。

因为水痘有传染性,他们只能住一个单间,费用比平时高了很多。

不过现在不是省钱的时候,佟雪绿把钱交了,然后其他就只能交给医生了。

医生给佟嘉鸣打了退烧针,又吃了退烧药。

佟嘉鸣昏昏沉沉睡着了,中间醒来呕吐了两次,身上的水痘也痒得十分难受。

要是换成以前,佟雪绿真不会这么去照顾别人。

可现在她不想照顾也不成。

好在到了半夜,佟嘉鸣终于退烧了,没发展成肺炎。

佟雪绿松了一口气,同时感觉整个人被掏空了。

她歪靠在在椅子上睡着了。

**

萧司令是在半夜抵达北禾省火车站。

他过来之前通知了侄子过来接自己。

萧阳华和儿子萧卫国看到萧司令从火车站走下来,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两天前萧阳华接到萧司令的电话,听说他要过来,不由吓了一跳。

尤其是在听到他买的票是在晚上半夜抵达北禾省,更是担心发生了什么大事。

萧阳华:“叔叔,我们跟单位借了车,车现在在外头,我们赶紧过去吧。”

萧司令点头:“辛苦你们了。”

萧阳华:“都是应该的,只是叔叔你这次这么急过来,是不是军中发什么事情?”

萧司令摇头:“不是,我这次过来是为了私事。”

萧阳华和儿子两人闻言面面相觑。

萧司令:“几天前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我有个儿子在北禾,我这次过来,是来跟他相认的。”

平地一声雷!

萧阳华和儿子两人听到这话,更是震惊得不得了。

萧司令一辈子没结婚,哪里来的儿子?

萧司令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脸上没有一丝疲惫:“这事情说来话长,回头我再告诉你们,不过我需要你们帮我去调查一些事情。”

他是要认回儿子,但他不是蠢货,随便别人说一句话他就会相信。

还有当年他去佟家的时候,曼芝的嫂子明明说她改嫁了,现在怎么又变成了未婚怀孕和难产而亡?

这里头的事情,他必须先调查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这章送100个红包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蓝色天堂 20瓶;lexi 12瓶;就是我、舟舟 10瓶;晴晴日常追文 8瓶;做梦去吧、roses、吾皇 5瓶;kkkwad、邪魔女 3瓶;黑妹 2瓶;coco家的兔子、卡卡卡卡西、春暖花开、乖巧的竹由、soojung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