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全职]联盟女友追婚记 妃大饼 > chapter 116

chapter 116

小说:

[全职]联盟女友追婚记

作者:

妃大饼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01

新的一天,天蒙蒙亮,作息良好的职业选手们已经开始在轮回大楼里游荡了。

江波涛一进食堂,就闻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个“闻”,还真是字面意义上的闻到了。轮回食堂的早餐略清淡,以蒸食为主,浓油赤酱的菜都放在晚餐了。所以,江波涛一进门就闻到了香喷喷的肉香油香,很是诧异。

仔细一看,原是角落里,唐晴不知道从哪弄来一个电磁炉——或许是跟后厨借的。她在一处旁人注意不到的角落,拿捏着筷子在做炸货。

周围围了一圈轮回的队员,看来都是被肉香吸引过去的。

杜明深深吸了口气,“我去,这味道真正!”

锅里色泽鲜艳的炸鸡腿,光是闻一闻就能想象得到酥脆多汁的口感。

唐晴笑了,她柔顺的头发松松的系在一起,垂在肩前,看起来温柔娇媚极了,“放心吧!也有你们的!”

“哦,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其实是专门给队长做的吧?”方明华笑道。

“嘻嘻,对啊。小周这几天因为代言广告,一直不能吃太多饭,所以我今天偷偷给他做点加餐,不要让他再吃外卖了。”

“啊啊啊啊,我馋死了。”杜明叫嚣,“比外面的闻的都香!”

“当然啦!我腌了一晚上肉呢!昨天去买肉的时候都差点买不到鸡腿肉。”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落在打饭窗口前的江波涛耳里。哦,所以。他心想,原来她昨天从他房间出去之后,立刻马不停蹄的去给小周买肉腌肉了。

过了一会儿,东西都可以出锅了。

唐晴有些抱歉的说,“其实我昨天去超市太晚了,腿肉就抢到两个,剩下的只有鸡翅了,可以嘛?”

吴启假装醋溜溜的起哄,“咳,唐大美女做的鸡腿是只有咱们队长才能吃得到的。”

方明华也连声附和,“可不是嘛,唐妹子最大的心意,谁敢抢?谁要抢,晚上自觉跟队长约竞技场。”

她的脸蛋被调侃的羞红了,低着脑袋打包饭盒。

可是她把两个鸡腿分别放在了两个饭盒里,杜明有疑问了,“唐姐,一个饭盒装不下吗?”

方明华道,“你不懂,中午一个,晚上一个。”

唐晴笑了笑,视线似有若无的飘向打饭窗口——当然,那里已经没有人了。她旋即垂下眼皮,重新带上笑容,“他吃不完啦!另一个鸡腿是给我自己的!成双对!”

“吃鸡腿还要配对,讲究人。”

众人起哄调侃完,纷纷拿着唐晴秘制鸡翅走了。唐晴将饭盒放进塑料袋系好,收拾好一片狼藉的桌面离开了食堂。

她上了某一层,敲响了江波涛的房门。

“早上好,我做了鸡腿,你吃吗?” 她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神态自若,友善极了。

也不知道刚才他在卧室做什么,总之原本心情不错,可见到她之后,那股子温软笑意就无影无踪了,他心平气和又疏远的道,“谢谢,不用了,我吃过早饭了。”

她说,“你是吃饱了,还是不想吃我做的东西?”

“你心里不清楚吗?”

“唉,”她明媚的叹了口气,把塑料袋提到两人中间,“不吃就不吃吧,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送到小周的拍摄现场去?如果我去了,被记者拍到的话就麻烦了。”

江波涛没有放松警惕,盯了她一会儿,最终还是接下了。

见他应允,她扯出了笑容。

他看到她下唇有一道小伤口,或许正是这个,今天她唯独没有涂口红。他心里顿时不是滋味,心情复杂的移开了视线,觉得那道伤口明明那么小,却真是刺眼!好似耀武扬威的昭示着他昨天被胁迫的无力。

他提着袋子就要走,想立马逃离这里,逃离她。门本来马上要合死,唐晴伸手挡住了。

“我可以进去等你吗?”她声音平和,可以说得上是温柔极了。

江波涛没有理她。这对一向礼貌热情待人的他来说,已经是沉默的愠怒了。

他的身影在楼梯口消失,唐晴看了一会儿,踏进房门。

……

江波涛故意在外面磨蹭了一点时间。

竟然有一天,俱乐部会成为他最不想待的地方……他无奈的笑笑。在外面漫无目的的转了一圈之后,他才回了宿舍。

打开房门,里面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他自己都不知道说的上是轻松还是失落——当然,失落的主要原因是,他觉得自己刚才做的心理准备都白费了。

房间里一切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动,就好像她根本没有进来过似的。喝剩的果汁仍在桌面摆着,窗帘被风轻轻吹拂,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勾画着宁静的乐章。

江波涛松了一口气,关门。

他坐到了床边,休息了一会儿。可他的细心与直觉告诉他有点不对,他扫视了一圈房间的构制,才发现其实有微小的部件被动过了。

比方说,他旁边的床褥上,有浅浅的压下去的痕迹。

她一定在这里坐过吧。江波涛无可避免的在想象,她做了什么?

他把自己想成那个人,然后顺着方向往前看。

他拿起床头柜摆着的一本书,这是他前天无聊时为了精心看的。他翻开,发现某一页,被放入了一枚漂亮的发卡。

江波涛有个习惯,无论是在荣耀还是在生活上,他都会利用蛛丝马迹来分析构想。他想,她可能在这里安静的看到了第一百零三页,许久等他不来,她便走了。

临走前,她往里面夹了个卡子,当作书签。

他猛然合上了书,没心情再想下去。

他突然有了一种,被人侵入内心精神世界的不安。她闯入了他夜晚宁静的生活,她由此知道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他的喜好,他的习惯。他明明并不想展示给她看。

江波涛再看到唐晴时,是第二天晚上。

他在健身房跑步,唐晴趴在旁边的扶手上,百无聊赖的玩着自己耳坠。

没人进来,江波涛在努力无视她,不让她打断自己一天的规划。

“我好喜欢小周,”她玩起了手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跑步机稳步运转着。

她好似在跟他说话,又好像在自言自语,“他对我很好,长得又帅,打荣耀也强的一批,他真的很完美。”

江波涛忍不住了,“那你为什么不选择一心一意?你明明可以做到。”

他终于有所回应,她满意的笑了,“我只是喜欢他啊,喜欢,懂不懂?”

“……”

他停了跑步机,叹口气,“别给你的本性找理由了。”

“你又懂了,你觉得你很了解我吗?”

“……我也不想了解。”

“对啊,没人想了解。”她转而看向窗外,一只鸟停在枝头,立马飞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波涛觉得她在伤心。

外面街道的灯光闪烁着,比月亮还要耀目,可是光照不进她的眼睛。

小江想了想,这几天跟她笑盈盈的互相捅刀,她说的那些话对他来说只是一时生气,不痛不痒。可是他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捅进她心窝了?

他竟有一时的愧疚,可是仔细想来,这不是她自找的吗。

他纠结着,唐晴突然向他望过来。

江波涛内心一跳。

她觉得,今天的他依旧很符合她的审美。而且放了这么几天,会更美味吧?

她确实有点怅然,得找点事干。那就让这个让她惆怅的罪魁祸首来补偿吧。

“我想我又要提让你感到不悦的要求了。”她说。

唐晴总是会……让他稍微对她有点改观的时候,立马原形毕露,撕开那层滤镜。

他听见她说,我想和你试试。

试什么?又怎么试?

尽管已经经历过一次,可抗拒仍旧写在了江波涛的第一反应上。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江波涛的宿舍,他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竟然在兴奋。

真是扭曲。

她把他压在了墙上,抱着他的脖颈,胡乱吻着,不知觉的抬起一条腿。邀约的意味很明显了,她在渴求他。

江波涛最后的挣扎是,“唐晴,我用手。”

她眯了眯眼,“你想把那个留给谁呢?你未来的女朋友吗?”

他重复,“手。”

他软了语气。

唐晴心神大恸,“你宁愿恳求我,也不愿意真的碰我?我又不用你负责!你真的这么讨厌我?”

他挤出一句,“是。”

她闭上眼,“……随你吧。”

他是真的讨厌她。

他太奇怪,太纠结了——一只手挡在两人之间,抗拒她,拒绝给她呵护与拥抱,拒绝她得寸进尺的贴上来,另一只手却在做竭尽亲呢之能事。

压根没有循序渐进的试探。江波涛没有对她露出一丝一毫他明明已经习以为常的亲切,更不要提是疼惜。

这一次,江波涛被迫了解了她一些事……

比方说,她真的很容易软了身子,也很容易到。愉悦到眼角含泪的时候,竟然有别样的激起男人凌|虐欲的美感。

从始至终,江波涛都没有让她卧进他怀里,只是扶着她。

他冷静的像是在比赛,又不像是在比赛。赛场上他尚且有心情起伏波动,而现在他只像一滩死水。

狼狈的只有她一个而已。

她平复了呼吸。

见她自己能站稳,他立马与她保持住了距离。

唐晴看了他一眼,冷冷淡淡的,“地板脏了,你擦吧。”

他心中一股无名怒火。

她摆明了不负责自己留下的痕迹,这是他的房间,感情他还负责善后?结束了还要再让他被迫回忆一次?

她临走前又说,“有空我再来。”

门关上了,江波涛终于受不住,胡乱摔了一件东西。冷静下来后,看着地面那滩,认命的拽出几截纸去擦。

垃圾桶明明没有装满,可他在扔进纸之后立马打包起来,放到门口等工作人员来收。想了想又觉得还不够,亲自下楼倒了一趟垃圾。

刚好遇见了唐晴,她看完这一切,有点好笑的靠在电梯墙上,抱着胳膊连声啧啧,“怎么,这么嫌弃,你还不如把手砍了。”

他真的有些累了,“小唐,这样对你我都很没意思。”

“等我觉得腻味了,自然会结束的,你急什么。你怕了啊?你怕你会等不到结束,就会喜欢上我吗?”

“这不是很难的事,是根本不可能。”

“我又没要求你真的喜欢上我。我也不喜欢你啊。”

“那你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我想和你好好相处。”

“这叫好好相处?我没听错吧?”他真是,愠怒到一定程度,竟然可以开心的发出玩笑。

唐晴自己也觉得累了,“好吧,你觉得不是就不是吧。今天实在是在我计划外,我怎么会知道变成这种地步。”

她实在没想到他会拒绝。这个在比赛风格中各方面都不出彩却很全面的、不是激进派选手的小江,竟然会这么执拗。他明明看起来跟任何人都能相处的好,性格应该会比较软啊。

从中途起,她也是硬着头皮在继续。

说实在,今天实在是自尊心一大重创。现在所谓的唇枪舌剑,不过是她在努力给自己找点脸面,当然,确实把他推的越来越远了。

这让她起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

“小江。”

“……”

“你都那么讨厌我了,你就继续更讨厌我吧,左右也算心里有我了。”

“…………小唐。这种事……,刚才那事,吃亏的明明是你。”

“我哪有吃亏,我很舒服啊。……你是第一次吗?帮女人……”

“……”

江波涛也不知自己什么心思,竟然鬼使神差的回了一句,“是啊。”

“我猜也是。”她这么说,“刚开始,太差了!你真的是职业选手吗?你多练练微操作吧!”

平平淡淡一句话,成功又让江波涛无语了。

他真的很想问,你当初有没有这么嘲讽过队长?!是只有他有这个待遇吗?